首頁 »
2015/11/23

我的生命故事 (下)


每當有人問我要找怎麼樣的工作時,總是回答都可以只要不違背我的三大原則就好,以下就是我到目前為止做過超過二十種工作,但卻都沒有違背的原則,這些原則也構成了職涯的路徑和軌跡:

 

. 我的公司所提供的產品或服務必須對社會有幫助

 

大多數的產品或服務都是因人類的需求而衍生但是人們需要它並不代表這樣東西對他們是有益的甚至算不上是真正的需求

 

藝術有益於社會但是過度的包裝或奢華的傾向卻不是

休閒有益於社會但是過分的享樂或低俗的娛樂卻不是

科技有益於社會但是耽溺於鑽研或造成人們怠惰習性的卻不是

 

人們往往無法分辨它們特別是被表象的價值所迷惑時而區分的關鍵往往不在於其提供的產品或服務而是背後所支持的理念與願景

 

一間公司理念與願景不是一個口號或是行銷手段而是由上至下由內而外貫徹實踐時所產生的力量這股力量足以使平凡變卓越使渺小變偉大

 

理想與願景所產生的力量並不隱諱也不神秘事實上它會在各個面向中不斷顯現且越見光明只要用心就能感受

 

. 我在公司所做的事必須對公司有幫助

 

這點常常會讓人迷惑也似乎缺乏邏輯一間公司一定是因為有人員的需求才會開放職缺怎麼可能會有工作是對公司沒有幫助的呢?

 

公司開放對公司有幫助的職缺並找到適合的人進來其實是個最理想的情況下才會產生的狀態然而事實上在真實社會運作狀況下往往並非如此

 

有許多缺乏策略遠見的公司會架構出不符合需求的組織架構亦或因為內部成員的私心或其他組織政治因素而使職務造成名實不符的現象

 

由於公司是由人所組成的只要是人就會有盲點和缺失會有很多時候無法分辨 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因此連組織的規劃架構上也都會跟著流行走(例如最新的管理理論或是潮流報導)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找進來的常常不但對公司沒有幫助反而是造成傷害輕則浪費時間金錢重則拖垮營運

 

雖然以一個求職者的身分很難分辨自己對公司是否能有實質的幫助但若能在求職前對於應徵的公司和產業有更進一步的認識時就能比較容易去分析自己可以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並且在面試時加以確認就能讓自己放在比較合適的位置

 

三 我所做的工作必須對我的成長有幫助

 

我想這是最簡單易懂卻最不容易做到的一點

 

在求職市場日益競爭的年代在職務上常常必須是向下調整而許多工作多年的人即使在職務上已經毫無突破也因為經濟的不景氣而缺乏勇氣離開舒適圈只能不斷運用既有的知識重複做相似的工作而無法成長

 

向下求職不見得不好畢竟只要用心每個工作都能帶來新的體驗相較起來後者是比較可怕的一旦人們停止成長只用慣性做事除了隨著時代的變化在職場上的籌碼日益下降外更重要的是其自信心工作滿意度對生命的熱情也會逐漸削減
因此對我來說要能夠維持在工作中學習並不只是剛出社會幾年內或是年輕人所該做的事而是一生必須追求的狀態

 

對於找工作的這三個原則我很堅持而且缺一不可

 

或許有人會告訴我在不景氣的年代只需要具備其中一兩項即可然而我清楚的明白找工作時若是少了任何一項都會使自己陷入某種惡性循環

 

例如公司缺乏理念與遠景時其規模和發展遲早都會遇到限制和瓶頸甚至會造成社會的反撲而工作於其中的人自然也會受害
 

你做的工作對公司沒有幫助遭到裁員只是早晚的事可能還會因此而背負許多不必要的黑鍋

 

因此只有這三項都具備時工作才能導入正向循環而能夠讓自己讓公司讓社會都不斷提升

 

三個原則我相信也同樣適用於企業若企業也能堅持這三個原則不論是求職市場 或是招聘市場都會越來越健全

 

 

堅持原則,從來不會是容易的事情。為了堅持原則以及信念,有時必須付出各種代價和犧牲。然而,以長遠來看,因為每一次的轉換和改變都是出於正念和善意,所以反而讓自己的成長得更快,也得到更多人的信任,路反而算是越走越寬了。

這些年從各方面來看,對每件事情我總是盡力而為,但很多時候因為求好心切,反而超出自己身體和心靈的負荷。

我時常加班,也曾經不只一次在工作中,因為過勞而暈倒,胃潰瘍、膀胱發炎,也反反覆覆的發作,不到三十歲脖子就因為長期低頭使用電腦等,頸椎有骨刺而必須跑醫院拉脖子復健。

 

除此,即使做得再多,我還是對於自己不滿意,因為總覺得還是離我的理想好遠,我覺得自己還是沒有足夠的能力,做出有貢獻的事情,還是汲汲營營於生活,所以只好加倍的用力。

 

2014年時,因為針對公司一些造成多位同仁離職的問題,公開提了一些建議,結果招到資遣,那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打擊,因為雖然在職場轉換過多次工作,但從來沒有一次是被資遣,除此,當時感情也並不順利,更是讓我的情緒跌入谷底。

對我來說,我的努力和付出,絕對不比任何人少,但是年過三十,感情、事業都沒有辦法穩定下來,甚至被資遣,讓我對自己產生了很大的自我否定。

不同於大學時期,較接近情緒性的創傷症候群,三十幾歲的我,在人事物都經歷許多,此時陷入低潮,反而是更深層且難解的,我沒有崩潰,在人前看不出任何異樣,但是私底下,卻喪失了衝勁和熱情。

每天早上起床第一個念頭就是想死,找不到活下去的目標,感覺這些年的努力都是一場空,也覺得自己不被了解,更覺得命運對我不公平,我夜夜失眠,每天晚上都一個人哭泣,白天也如同行屍走肉。

如果我想要,我一定還是能找到不錯的工作和對象,但是我卻厭倦了一次又一次的重頭開始和不確定。我被一個又一個負面念頭淹沒,也知道這樣下去,我隨時都有可能會做出衝動的事情。

有一天,因為一個玩笑話,我陪朋友從台北走到基隆,那一天我們走了快五十公里,腿都要斷了,還不得不吃止痛藥才能走下去,但那一天是我半年來,最輕鬆和自在的一天,身體上的疲累,反而釋放了我心靈上的壓力。

所以,我決定去走路環島,我只帶了兩套衣服,一件白天穿,一件晚上穿就出發了,沒有安排行程和住宿,在盛夏的六月天,一個人踏上旅程。

那時我每天走超過三十公里,總是走到精疲力竭才停下來,除此,我在網路上邀請任何願意陪我走的人參與我的旅程,結果真的有不認識的網友,和其他朋友,陸陸續續來陪我走一天或兩天。

那個月,我就像是流浪漢般,到處借住,睡教堂也睡學校,找不到地方洗澡,看到溪水就連人帶衣服下去洗,即使汗如雨下,衣服和襪子最多曾經一個星期每天穿都沒洗,中暑、濕疹、抽筋更是我忠實的夥伴,總共走了一個多月,才走完台灣。

雖然出發前,我並不知道這趟旅程會發生甚麼事情,但那一個多月卻對我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我發現人活著是如此簡單,活著的需求是如此的少,發現原來流浪是這麼一回事,除此,因為隨性的在旅途上交朋友,反而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了不同的看法。

當有人說,我怎麼能相信一個陌生人,我就會回答,陌生人只是還沒認識的朋友。

環島一回來的隔天,我就去旅途中面試到的公司工作,工作量比過往的更大,後來甚至被挖角去北京擔任總經理,在天寒地凍,人生地不熟的異鄉,整間公司上百個員工,只有我是台灣人,但是我卻不害怕新環境,而且最長曾經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50天完全沒休假,畢竟些工作在體力上的負荷,和對新環境的適應,跟走路環島比起來,好像都不算甚麼。

北京的工作其實對我來說是職涯的一個里程碑,因為那間公司在北京已經是小有名氣的在地文創公司,做的又是傳統工藝,對方提供我的是上百萬的年薪,以及相當不錯的福利和分紅條件。

 

這份工作,讓我有機會了解兩岸商業管理的不同,除此,也有機會接觸到北京當地文創人士,只要能撐個幾年,名和利似乎都是垂手可得的。

可是,我卻回頭了。

 

當時交往多年的男友,因為不諒解我又為了工作放棄了感情,而決心離開,而我也不經思考,

為工作失去生活、健康、還有關係的日子,我經歷過,而北京的一切不過就是強度更高,又或更大的加強版。

 

但我這樣過生活是為了甚麼。32歲到北京當上總經理,然後呢? 能把台灣文創推向中國,然後呢? 有更多的能力,幫助更多的人,然後呢?如果想要的一切都做到了,然後呢?

 

我過不了自己內心的那一關,我知道就算在事業上有再好的成就,能完成再多的理想,但卻是漂泊於異鄉旅館的淒涼,也知道就算賺的錢能夠買得起想要的房子或物品,也買不到一個家庭的可悲。

 

當我最後一次去上海談一個案子時,和好幾個身價都是好幾億,甚至幾十億的女企業家碰面,那晚的餐會是到將近12點才結束,我看著她們,想著她們家中的孩子,內心的聲音卻是如此的清晰:我不想和他們一樣。就算只要在那邊拼了兩三年,幾年後,收入、人脈、資源都會有很大的展穫,還是不值得這樣過,生命太短暫,所以最後還是回到了台灣。

 

回到台灣後,我不斷地調整自己的心態,寧願放棄很優渥的薪資和職務,也不再加班,除此,我去學習了教練、NLP和芳療,並取得一些相關的證照,然後也與自己的好友結婚了。

我從一無所有,為了夢想,開始不斷的爭取和追求,慢慢的,我又不斷的放下及捨棄,並且了解到,把自己的心定下來,把自己的生活過好,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三十幾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經歷了一切有喜有悲,有起有伏,到了現在的階段,覺得生命中的每一個事件都是禮物和祝福,都能從中獲取養分。

有很多事情,很難以用言語描述,但是你能感受到自己的轉化,也能感受到自己生命慢慢的累積出的厚度,當遇到不同的事件,看到不同的人,才會赫然發現,原來自己多了這些。

以前看不懂的,慢慢看懂了;以前無法理解的,現在能接受了;以前覺得嚴重的事情,現在卻變輕了,我明白了,當人開始接受命運,開始臣服,這指的不是認命或宿命論,而是接受生命中發生的事情,時間就將每個生命中的事件種下種子,有些會開出智慧的花,有些會結下良善的果,也有些你永遠不知道那是甚麼,但你會知道自己豐盛了。

 

還記得有一天我覺得自己真的要崩潰,再也撐不下去時,長輩帶我去找一位西藏的喇嘛,他並不知道我發生了甚麼事情,但是他跟我說,他看到我的未來會開出美麗的花,可是我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要讓花還沒開,就枯萎了。

那是兩年前的事情,當時不懂,但現在的我再往回看,我看到了他所說的花,也看到了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美麗的花。

我想走回校園,把這些年的經歷重新整理,並且結合我之後要做的事情,作為研究的論文,這些大概就是我到目前為止的生命故事。

合意識連線,是我參加社會企業工作坊之後,就寫下的組織名稱,這些文字也是當年就寫下,網站也註冊了十年以上,在經歷了這些之後,我覺得這十年用生命去灌溉和栽培的種子,是時候開始萌芽了:

 

緣起
我們的生活看似充滿選擇,各種商店、百貨公司、電子商務,任何我們生活中需要的用品,都有成千上萬的選擇。食、衣、住、行,買不完的衣服,吃不盡的美食,只要有錢也能遊遍世界各地,然而那麼多的選擇,並沒有讓我們的生命變的更加豐富。

一起上學、一起工作、一起用餐、一起出遊,也無法拉近彼此的距離; 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卻有許多的話還是說不出口; 走遍世界各地,我們的視野及思想仍舊短視近利; 臉書上百個朋友,但能談心的卻沒有幾個; 而再多的書籍和講座,卻沒有帶來內心真正的悸動。

儘管這個世界上有無數企業滿足人們物質上的各種需求,但對於生命中真正重要事情,我們卻幾乎沒有選擇。

合意識連線,希望提供一個分享交流的平台。

透過各種實驗性的工作坊、沙龍及主題性的聚會,並運用引導、諮商等各種活動設計的手法,讓人與人之間有更多深度交流及互動的機會,包含兩性實驗室,親子工作坊、夢想體驗營等,讓人們在活動中,更加了解自己及他人的想法,也能認識更多理念相近、志同道合的朋友。

關於合意識連線

合不是非營利組織,不是營利組織,合是一個以創造最大價值而非最大收益為前提的社會企業,也是以意識認同而非契約協定所創造出的連結型態,這種概念,用思考、用言語、用文字去表達都很抽象,卻能透過參與就能自然而然的體會出來。

合的存在是期望人們能夠過著更有意識和自覺的生活。意識到自己及意識到他人,意識到此處外還有彼處;了解自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並且能夠真誠的面對自己,用最真的自己與他人連結。唯有真實,才能讓自己感受到真正的快樂,而快樂的人才能讓世界變得美好。

合相信要讓生活更幸福,不一定要做大事或大改變,而是能夠做出許多有意義的小事,一樣接一樣,一件接一件,不斷的做下去便能慢慢的產生效應,如漣漪般擴散,而這樣凝聚出來的力量也會是最扎實而深厚,所以合不求快,不求大,只求能夠讓人們用自然和自在的方式去創造和革新。

此外,合想傳達一個訊息,沒有人該是一座孤島,特別是在這個時代。這個時代很混亂,卻同時有很多美好的可能等待我們去發現,我們擁有許多過去所沒有的資源可以利用,只要我們願意有所行動;當我們可以敞開雙手,張開雙眼,放開胸懷去感受和體會,我們的未來一定會越來越開闊。

合擁有信念,信念支持人無所畏懼的往前行; 合具有態度,態度展現人的靈魂和觀點; 合保有純真,純真鼓舞人發揮自己的潛能; 在這商業掛帥的社會,信念、態度、純真這三種特質變得越來越少有,卻也使得合變得格外富有,因此無論如何,對於這三點合會一直堅持下去,也希望大家能一起堅持。

 



我的生命故事 (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獻給處於低谷的人:請照顧好自己,莫讓人生之花在未盛開前就枯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