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11/22

我的生命故事 (上)

因為申請法鼓文理學院的生命教育所,需要繳交一萬字的生命故事,所以就花了一個下午,把自己這些年所做的事情還有文章都重新整理起來。

 


 

陳怡秀的生命故事 2015.11.22

 

要寫一個人的故事,似乎總是得從家庭說起,畢竟家是一個人的根,形塑了一個人的個性,進而造就了一個人的命運。

即便如此,我並不喜歡跟人提起我的童年,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家人,總覺得如果承認自己小時候過得不好,似乎就是在說父母不是,這會讓我感覺很糟,因為我並不埋怨他們,但卻也不想捏造關於過去的虛假故事。

所以只能說,因為父母在當年有他們自己的人生課題在學習,所以我的童年因此過得比較辛苦,也變得比同年齡的孩子還要早熟些,在很小的年紀,就必須自己照顧自己,也時常思考一些哲學性的問題,閱讀和寫作在那灰暗的日子,就成了我的興趣,更是依靠。

 

不管從哪個方面來看,我都是個不需要人操心的好孩子,不論是課業、才藝、社團活動,對我來說都輕而易舉,雖然也在求學時代受到過排擠和霸凌,但是也總是能咬著牙度過。

 

一直到大一那年,疼愛我的祖父去世,家裡也在那年之後陸續出了一些狀況,這樣的變化,加上初戀情人的背叛,讓過往的堅強在一夕之前崩解,我無法吃,無法睡,不到一個月瘦了七八公斤,時常恐慌的躲在桌子下哭泣,醫生說是創傷症候群,就開了一些安眠藥和鎮靜劑給我,或許也有百憂解吧,我並不太記得。

那段時間,每個星期都要到輔導室報到,但是情況卻沒有太大改善,我就是覺得自己撐不下去,無法面對未來的日子,於是在一天晚上,我一口氣吃了所有醫生給的安眠藥和鎮靜劑,也不知道那是否能叫做自殺,只是覺得好累,再也負荷不了,所以就想睡一個長長的覺。

清醒時,人已經在醫院了,直到現在也還是記不清楚那段時間的事情,總之許多時間不是哭就是昏睡。後來,又開始寫作了,但是依舊不快樂,總是悶悶不樂的,身體也變得很差,自律神經失調、二尖瓣閉鎖不全、還有一些有的沒的小問題,讓從小到大總愛在球場運動的我,變得連參加班上的戶外活動都有些吃力。

我並沒有讓太多人知道自己的情況,包含家人甚至都不知道我吃藥和送醫院的事情,大學四年就這麼渾渾噩噩的過去了。

 

2005222日那天(能記住這些日期,是因為一直以來都有寫作紀錄的習慣),我忽然意識到再一個學期就要畢業,自己卻對未來一片茫然,而且因為無心於課業,所以即使念的是外文系,卻仍舊沒辦法將語文當作一技之長,我內心感到十分恐懼,但又不善於對他人吐露心聲,更不知道能找誰幫忙,只覺得自己要再度被恐慌的感覺淹沒。


於是沒有宗教信仰的我,竟然無助到不斷的對『神』發出求救訊號,整個晚上,我只是在心裡不斷的吶喊: 『幫我吧,幫幫我吧!祢讓我吃了那麼多苦,總該幫幫我吧。我到底要怎麼辦? 我是誰?我在這裡幹嘛?我要做什麼?祢是誰都好,我真的需要祢,求祢幫幫我吧!

我就這麼樣像個傻瓜一樣,不斷的祈求著,希望能夠像電影一樣,忽然得到神的開示。


然而一夜過去了,我沒得到任何答案,拖著徹夜沒睡疲憊的身軀,我到了學校附近的麵店去吃飯,想找本書來翻,但該看的雜誌都看過了,只剩下我從來碰都不碰的商業週刊。


我勉強挑了一本封面看起來最不商業的回到座位,到如今我都還記得她那時挑的封面是燈泡做的雪人。

一翻開來。轟!就像被雷擊一樣,我驚訝到呆坐在桌前。

 
映入我眼簾的照片,是大一那年背叛及欺騙我的男友,在那篇報導七年級資優生的文章中,他說他的目標是當CEO。

當我發現那個害我生活變得一團亂的渾蛋,不但沒得到報應,竟然還出現在雜誌上接受訪問
而我卻連CEO是什麼都不知,甚至還在前一夜,可悲到開始求神拜佛,可想而知,那對我是多麼大的諷刺和打擊。

在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像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連所謂的神,如果祂真的存在,都要故意取笑我的沒有用,並且開這個玩笑來逞罰我。

看著雜誌上他像是在炫耀勝利般的刺眼笑容,我只覺得未來的前途只是一片黑暗。


但是又不甘心的想, 『就算連上天都要欺負我,至少我總該要知道CEO是甚麼意思吧』於是我天真的跑去圖書館,硬是借了五六本書名跟CEO有關的書籍。

好巧不巧的,第一本書的重點擺在CEO的人格特質,當我看完第一本書時,我不禁想CEO就是我想要做的事,這一定就是神要告訴我的。

 

看著書中描述許多CEO所需具備的特質,包含:堅毅、勇敢、負責、樂於助人等等,雖然我並不理解商業,但我開始覺得這些都是我可以做得很好的事情。如果能學到一些相關技能,當一個CEO應該不會太難吧!
 

於是就因為人生中這麼一個奇怪的插曲,從小是美術班,只喜歡藝文和創作的我,原本一心想當藝術家,突然就轉而想往商業和管理發展了。


有了可以努力的明確目標後,我開始許多商管相關的書籍評估以自己的專長和特質最適合的是從行銷開始做起

畢業開始找工作時,讀的是非相關領域,又完全沒有經驗很難找到直接相關的職務,於是就退而求其次從業務工作開始找起。

 

當時,我選擇加入主辦ATCC商業競賽的公司,藉著這個商業競賽的平台,我有機會接觸到許多企業主,並且能看到各式各樣的商業個案的提案,因為工作之便,下班有時間,我就會看學生寫的企畫書,也對於能參與各式各樣的提案感到興奮。

 

對於一個社會新鮮人來說那算是一個還算不錯的工作,也讓我在很短的時間內,累積了行銷企畫觀念和實務的基礎,我一邊工作,一邊參加創業競賽,總之是拚了命的在工作和學習,工作上的表現也受到公司的肯定和主管及客戶的讚許。

 

可是在2006年底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當時我是在網誌上這麼紀錄的:

 


從夢見這個夢的那天開始 我一直在等待的使命就隨之出現即使我試著忽視它逃避它卻不能裝做不知道它的存在更不能再任性而活

於是我得開始學會面對自己面對這個這社會即使到現在 我還不確定我能夠走的多遠 但我盡量把根扎深由這當作我夢想的起點

--

前些日子做了個夢每當想起夢境中的小孩我就會告訴自己不能放棄希望一定要堅持下去實現自己的夢想

那是個很真實的夢很短但很真實

 

一開始我在一個不知名的車站感覺得出來是一個破敗荒涼的地方我看到一群人拿著一箱箱行李急急忙忙的搭上火車每個人表情木然眼神裡帶著很深的無奈

我走出月台是一個像電影裡面廢棄的西部小鎮甚至連城鎮都稱不上只有幾個稀稀落落廢棄物搭起破爛的容身之處走了幾步 在路邊我看到幾個小孩無所事事的玩著沙土玩對著我的出現視若無睹


走近一看我發現他們的眼窩裡面是空的黑黑的兩個穴裡 什麼都沒有我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會有這種情形是誰拿走他們眼睛

接著 我又看到另一群明顯不是這個地方的外來客就像是車站看到的那些正和著村裡的人交涉著

 

我試著離他們近點想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原來他們正拿著鈔票和村民買眼睛

 

他們告訴那些村民他們只是要借用他們的眼睛一下之後就會還他們而且這不是沒有代價的 他們會給錢


村民沒有什麼猶豫就答應了他們說 眼睛沒有用 這邊沒什麼東西好看的何況只是暫時借出去現在就可以有錢吃東西了


於是 一整排人站在一個臨時的醫護站排隊賣眼睛

我看到他們留給村民很少很少的錢一個人只是一兩張小鈔不能給他们一家人溫飽 只能解決當前幾噸不挨餓

 

我現在才明白那些眼睛裡的無奈是什麼了他們根本不會也不可能再把眼睛還給那些村民而這些眼睛不論拿到哪個國家都能賣個好價錢會是厚厚的幾箱鈔票吧


然後我醒了我很難理解怎麼會夢到那麼怪異的夢又為什麼這夢會那麼真實之後的幾天 我一直很憂鬱
我不知道我會是哪一個人

使用那些村民眼睛的人?
去騙村民眼睛的外來客?
還是那些沒有眼睛也無所謂的村民?

出社會之後我看到了很多很可怕的事情我看到年輕人原本抱著希望用他們明亮的眼睛到處看看這世界那裡值得他們去探索然後漸漸的他發現在他們的世界什麼都沒有連溫飽都要很辛苦

 

有一天當有人捧著錢給他們時他們開始相信這些錢可以解決他們的問題而且相信他們目前不需要眼睛去看 因為如果沒有錢這個世界是什麼好看的


他們還相信即使他們被拿走了眼睛 有一天他們還拿的回來 只要他們先解決眼前的問題然後或著過幾天又會有人會去買他們的肺買他們的肝買他們的各種器官直到有一天他們身上沒有任何利用價值時他們才會看清楚現況 而那時想做什麼都來不及了

我也看到一些人掛著無奈的眼神做別人的劊子手為了生存去壓榨別人欺騙別人 你虞我詐 一個踩一個


他們以為他們至少沒有出賣他們的身體但是他們出賣了心 而他們的眼睛除了錢什麼也看不到了

還有另外不一樣的一群人他們懂得如何用錢解決自己的問題建造自己的世界 滿足所需 他們清楚公平交換的原則 就像是撒旦懂得做交易他們知道如何讓別人做選擇 而且不論對方如何選擇 自己永遠會是贏家 我很擔心我不知道我會成為哪一個 我害怕做出選擇

我還是相信 人可以因為做好事而致富
我還是相信 工作不只是為了錢把自己的人生出賣
我還是相信 人一生只能活一次 沒有一天是可以隨便浪費的

我希望我能做點事為了一些善良的人事物而奮鬥我希望能夠找到一個方法讓不放棄希望願意相信生命價值的人能夠找到他們的出路

在這之前我要堅強起自己 做對的事

我知道那只是夢 世界沒那麼糟 而我不孤單我知道身邊有那麼一群人和我一起努力著我很珍惜

 

說來難以置信,那晚夢中的畫面,就這麼深刻地烙印在我腦海,揮之不去,常常閉上眼睛,彷彿就能看見那群絕望的村民和眼睛空洞洞的小孩,另我想逃離。

不知不覺,我養成了這樣的一個習慣,常常會觀察著人們的眼神,看著他們散發出來的氣場,這讓我很容易憂傷,因為我確確實實的看到,許多人活得是如此茫然而絕望,像是行屍走肉般。

 

每當有這種感覺時,我就會提醒自己,要好好地穩住自己,定住自己的心,活出光彩。

 

我開始關注環境、企業社會責任、社會企業等議題,在2006年時,這些對於台灣社會大眾都還是很陌生的名詞,接觸的人並不多,我只能在網路上搜尋著相關資訊,想像能找到好的管道和方法,讓自己的生命變得更有意義。

當時,有一群哈佛和麻省理工的博士生們,想要把社會企業的觀念帶進台灣,所以聯合舉辦了社會企業工作坊,那是他們第一次嘗試,但後來也沒有再辦第二次了,我很幸運,因為一直關注著這些資訊,所以參加了五天的工作坊。

在那次工作坊,各組都必須在五天內做出一個社會企業的商業模式,作為成果報告,我融合了之前接觸過的一些案例,和組員們完成了提案,我們的提案以社會公益為基礎,建構一個人力資源的平台,以下當時我為我們的商業模式,所寫的文字介紹:


在一個寒冷的國家 遍地都是柴薪
卻每天都有人被凍死

原來 雖然大家都可以自己撿柴 卻沒有壁爐和火柴可以生火
所以大家只能抱著辛苦撿來的柴 到大地主家祈求能用柴換取一些溫暖
去的人太多 地主開始規定 柴越多的人才能越靠近爐火
於是大家搶著撿柴 卻還是有許多人進不了地主家

有一天 有一個Match maker (火柴人?)
他說 我不相信遍地都是柴薪 卻無法讓人得到溫暖
他說服了幾個最會撿柴的人 又找了製作壁爐的工匠
升起了一堆火
這堆火 吸引了很多人抱著柴來找他 也讓更多工匠願意幫忙他

他說 我們不要設立圍牆 我們該讓大家都能得到溫暖
於是他們開始請工匠敎人種樹做壁爐作火柴
接著他更找到一個辦法 讓種樹 做壁爐 做火柴 和撿柴的人 都能找到彼此
漸漸的這個國家不再有人受凍

 

 

也不知道當時是哪來的靈感,畢竟看過上百份的商業提案,沒有任何一個商業企畫書,會用這樣的文字去撰寫,但是對我來說,比起商業模式更為重要的是,描繪出自己所想要創造的世界,並且讓更多人擁有一樣的嚮往。

 

這個做法顯然是相當成功的,這個故事打動了現場許多人,也感動了我自己。我渴望能夠把這個企劃實現,但又覺得這個企畫案還是過於理想化。在我的理想中,一個社會企業,應該是結合了擁有宗教團體了理念及核心,營利組織的效率和商業模式,民主社會的運作機制,才能讓這個平台,成為足以支撐眾人理想的組織機構,而且這樣的模式,是要能夠複製且讓自由度達到最高的。

 

不過,就憑我又有甚麼能力做到呢?我憑甚麼能改變社會,又憑甚麼能告訴別人,不要放棄希望,要保持信念。我不過剛畢業沒兩年,沒有一技之長,沒有人脈、沒有資金,再多的理想也只是空談,可是我還是決定付諸行動。

 

所以我真的辭掉了工作,開始經營部落格,書寫自己的想法和理念,並且一邊接案,一邊參與非營利組織、環保團體,以及各種相關的專案和工作。

 

那幾年是相當瘋狂的日子,每當我和別人分享我做過的事情,大家都會瞠目結舌,覺得這人不是有病,就是騙子,怎麼能在幾年間,做了那麼多不同的事情。

 

我拍紀錄片、做設計,做網站、寫文案、寫企劃、辦比賽,在莫拉克風災時,我花了兩個星期整理了八十幾個網站的資料做分析,完成了莫拉克計畫的網站,也在臉書社群發起過公平貿易巧克力的活動,以及緊急救災系統建置等等。

待過非營利組織、政黨、企業,最窮的時候,曾經十個月賺不到3萬,但也曾經一個月接十幾萬的案子做,總之,很努力的在理想和現實之間拉鋸著,一邊想辦法存活,一邊努力學習,又一邊想做些有意義的事情。

只要別人相信我,願意給我機會,我幾乎甚麼工作都願意嘗試,並不是為了錢,而是我想了解這個社會以及組織的各個面向。可能也因為自己的認真,所以也總是會有奇妙的機緣和際遇出現,也遇到許多貴人的提攜。

 



首頁│ 下一篇→我的生命故事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