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5/01/19

結婚+生子 (上)

30歲以前的我其實不曾花太多心思在經營感情上,也很少寫與兩性有關的文章或評論,總覺得男女之間的小情小愛不值得一提,應該把生活及生命的重心放在追求更遠大的目標,也就是因為這種心態與想法,現在也才會仍是單身。

 

而這兩年突然開始意識到如果自己不把結婚+生子當作一回事,很可能隨著年紀越大,能夠遇到合適對象的機率也就越低,而不得不稍微積極的有所作為,但那也只是表面上的說法,實際上卻仍舊是我行我素,所以才會繼續忙碌於工作或是選擇一個人去北京工作。

 

但也是去年到今年年初那段忙碌的生活,才讓內心的想法真正有了轉變。


 

 

還記得去年這個時候在學學工作時,連續一兩個月反覆的發著燒,某天工作到一半身體很不舒服,趕緊請假去醫院,但到醫院的大廳就暈倒了。暈倒的那刻帶給心裡一種很強烈的衝擊。我知道自己很虛弱,似乎要站不穩,所以也趕緊去找張椅子坐下來,但雙腳卻不聽使喚,眼前一黑就倒在地上,我並沒有昏迷,但卻是暈眩到睜不開眼也站不起來,就這麼趴在冰冷和堅硬的地板,在那幾秒,只能等待有人來把我扶起來,我知道我在醫院很安全,一定會有人來....。 

 

後來,常想起那個情境,過去總覺得自己的堅強和意志力能夠克服一切,但那一刻才知道人的力量是如此的不可靠,不過是要讓自己不出糗的找張椅子坐下來,都辦不到,現在只是30歲,未來的幾十年,還能永遠一個人這麼堅強而獨立嗎? 這個問題常在心中出現。

 

然後,我在天寒地凍的冬天去了北京,那短短的兩三個月,我在接近零度的氣溫,每天早晚都自己騎著一個多小時的腳踏車上下班,一天工作超過14個小時,工作第50天才休一次假。我並不害怕人生地不熟,也不擔心工作的困難和壓力,只是一個人靜靜的完成眼前的每件事情。

 

由於那時公司急著擴點,又需要去監工和盯盤點,或是陪客戶去吃飯,所以常常到家時已經凌晨甚至半夜,我的生活習慣是,無論如何一定要洗完澡才會上床睡覺。但在北京的那個時候,常常累到沒力氣洗澡,所以就穿著大衣躺在地上,睡個一兩個小時,再起來洗澡,隔天又繼續上班。

 

因為電話費貴,所以一通電話都沒打回家過,只是用臉書發表文字讓台灣的親友知道我的狀況。但我也並沒有覺得特別需要誰,畢竟我很習慣一個人的日子和生活,但在4月1日愚人節的那天,我傳了訊息給前男友,跟他開玩笑的寫著,我累了,不想工作了,我願意停下來回去跟他結婚了,他才告訴我,他已經有了想要結婚的對象了。

 

我一個人在房間裡大哭,覺得自己才是笑話,日子過得那麼快,生命一天又一天的流逝,沒有誰該為另一個人停留,然而,我呢,我究竟在做甚麼呢?

 

我沒有停的瘋狂哭了一整夜,哭到隔天還是無法停下來,那是在北京的第50天,也是在北京第一次沒進公司的日子。

 

還是只能自己擦乾了淚,日子還是要過,我繼續日復一日的工作,但是卻越來越不知道自己這樣過生活是為了甚麼。32歲到北京當上總經理,然後呢? 能把台灣文創推向中國,然後呢? 有更多的能力,幫助更多的人,然後呢?如果想要的一切都做到了,然後呢?

 

原本是胸懷壯志的拋下一切要去中國打拼,但到頭來,自己又放棄了。

 

我過不了自己內心的那一關,我怕幾年後得到了那些,但是卻一輩子要一個人過,那時的我會不會後悔甚至痛恨自己所做的決定,我沒有勇氣冒這樣的風險,寧可自己試過了,但沒遇到合適的對象,也不要自己因為工作忙碌而蹉跎了青春。

 

這種生活的滋味,試過了,也知道了。我知道就算在事業上有再好的成就,能完成再多的理想,但卻是三不五時要一個人躺在地板上睡覺的淒涼,也知道就算賺的錢能夠買得起想要的房子或物品,也買不到一個家庭的可悲。

 

當我六月份最後一次去上海談一個案子時,和好幾個身價都是好幾億,甚至幾十億的女企業家碰面,那晚的餐會是到將近12點才結束,我看著她們,想著她們家中的孩子,內心的聲音卻是如此的清晰:我不想和他們一樣。就算只要在那邊拼了兩三年,幾年後,收入、人脈、資源都會有很大的展穫,還是不值得這樣過,生命太短暫,所以最後還是回到了台灣。

 

回到台灣,我學習當一個世俗的女人,學習把目標和抱負丟在一旁,開始想著結婚+生子,談論著以前毫不感興趣,甚至不屑的兩性話題.... 



寫給還不夠愛自己的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結婚+生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