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5/21

說走就走:4/27-5/19的文字紀錄-台灣西半部

今晚回到家時,我告訴老媽,我新工作沒了,所以我要走路去環島。

她只回答,好啊,妳去啊,就甚麼都沒說了。

我又問她,妳會不會想來找我,我可能要去四十幾天喔。

她看了我一眼,接著說,我又不是跟妳一樣肖,那麼累,我幹嘛去啊!

然後她就不理我,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一副好像我只是要去7-11買茶葉蛋的模樣。



--
有這麼開明的老媽,我真的超驕傲的啦。

完全不擔心,也不會問東問西,這讓我想起從小到大,不管我做甚麼事情,她都不會驚訝,更不會阻止,也從來不會懷疑我做不到,我這麼天馬行空又勇於嘗試的個性,大概就是被老媽這樣培養出來的。

想起小學時她就讓我自己漆房間,還在房間搭帳篷、睡睡袋,我說想要做家庭理髮,她就跑去買專業的理髮剪刀給我,讓我幫她剪,還有好多好多,別人眼中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年紀越大,越感謝老媽的另類教育方式。


 
收到朋友贊助我的小禮物,說要讓我環島帶著上路。
相片:收到朋友贊助我的小禮物,說要讓我環島帶著上路。
每天總是會發生一些事情,讓我覺得人生真是很奇妙。

比如說,今天聽店員介紹要買美麗諾羊毛襪可以好幾天不洗也不會臭,於是我就拍賣找一個買家買,結果打電話去詢問時,買家把我誤認為另外一個人,就用很便宜的價格賣給我,而且會幫我用快遞寄,讓我出發錢收得到。

我寫結帳資料的時候,就跟他說很感謝他的幫忙,所以環島想要寄明信片給他,請他給我地址,結果對方就把他的部落格連結丟給我,就這麼巧,他竟然就是前幾天朋友推薦我看的部落格的作者(http://blog.yam.com/firestarmen/category/692525),他自己先錢也花了30天徒步環島。

總而言之,雖然是很莫名其妙的小事,但我真的覺得好神奇,因為前兩天還在看他部落格,今天竟然就莫名其妙跟他通了電話,還要寄明信片給他~報告完畢。

 
今天晚上收到一個非常特別的行前禮物。

一個只見過兩次面,但是每次見面都聊超過十幾個鐘頭的朋友問我,他想知道,如果我死了,他能為我做些甚麼?他說這輩子只對生命中很重要的兩個好友有過這樣的承諾,但不知道為什麼,他願意送我這份禮物。

我聽了有些訝異,但我欣然接受了他的好意,我回答,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他能夠幫我寫一篇文章,寫下他眼中看到的我是甚麼模樣,以及我和他聊過的那些小故事。

我說,我覺得這輩子我經歷過太多被人的誤解和是非中,即使是身邊最親近的家人和朋友,也不是真的那麼了解我,雖然我只和他見過兩次面,但談的深度和質量,以及他對我的了解,卻超過許多認識幾十年的朋友。

他問,甚麼都能寫嗎? 妳沒有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情? 我回答,甚麼都能寫,我從來不怕別人知道我、看穿我,我的人生沒有秘密,如果有,也只是為了不傷害到別人,不是為了我自己。

他答應了,他說有一天如果我比他先走,他一定會為我做這件事情。

我相信他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做得很好,收下這份禮物後,我知道這趟行程,甚麼東西我都備齊了,也沒甚麼好怕了。

當然,我一定會好好照顧自己,因為我希望這是一個好的故事和好的結局,但這份禮物我真的銘記在心。
 
雖然覺得自己的碎碎念有點太多了,但這個小巧合,也讓我好想跟大家分享。

這次的活動有兩間公司贊助我。一間小學同學"雁翔"家贊助我印刷品,另外一間宏林幫我找的公司,贊助了我兩件羊毛T-shirt,名字正好叫做"翔雁"。

"雁翔"與"翔雁",一字不差真是妙啊,而且又有很好象徵意涵。

嗯,我好像越來越迷信命運了,糟。


 
雖然再過幾個小時就要上路了,但昨天一整天為了借和採買東西跟超過十個朋友碰面,剛才還在跟兩個朋友一起裁切剛印好的明信片,切到快兩點,到現在行李也還沒開始打包....連續跑來跑去好幾天,一堆有的沒的事情,還沒出發就把自己快累死了,真傷腦筋。

但是看到這張圖,我覺得有這麼多好友幫忙我,一定可以順利的啦,不論是環島或是人生都一樣!

--
總覺得這次的環島旅行被我搞得好像一場長達數十天且遍及台灣各地的大型Party,藉著這個機會,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跟生命中許許多多的朋友有了互動,我想應該比辦一場婚禮還過癮(一定也更累),這真是我始料未及的啊!



相片:半夜還在幫我裁明信片的兩個好友,真是太有義氣了,有個八點還要上班呢。
 
第一天很順利,謝謝你們陪我跨出第一步。上路了,也就安了一半的心,雖然只揹了8公斤的行李,但比想像中累很多,肩膀好痛,腳好酸,還好有愛心腳膜…晚安 — 與張裕淵其他 3 個人三峽老街
相片:徒步環島第一天終點。怡秀,繼續加油!
 
重重的行李像背著個胖娃娃,真的累死我了,只好半路找了新朋友加入。 — 在全家便利商店八德富順店
相片:重重的行李像背著個胖娃娃,真的累死我了,只好半路找了新朋友加入。
 
今天一個人去逛了客家文化園區還有鶯歌陶瓷博物館,走了二十幾公里,晚上流氓先生從台北殺來請我吃飯,還住在Helen能聽到蛙鳴的鄉間小屋。

小不幸是昨天住芋圓家,被子太薄冷得半死,第一天就感冒了。

一樣是謝謝大家,希望明天能找到空閒時間寫明信片和日誌 ,報平安完畢, 晚安。
— 和 Helen LeeHan Yu C楊梅車站

 
今天一樣是熱鬧又馬不停蹄的一天,離開了親切的海倫,下午嘉銘先來探班,走一走看到南園的指標,臉很臭又不給拍張的德賢佛心來著的把我們撿回去,還贊助我們下午茶,又和好幾位老同事碰面聊天,還拿了邵鈺的仙草茶當伴手禮才離開。

離開時順路去了湖口老街,再次白吃白喝嘉銘招待的道地美味客家菜,笨google map指錯路害我多走了一站,只好從竹北坐回新豐,像是玩大富翁被倒退一樣的不爽,出火車站下樓梯跌倒,連人帶車摔在一個女生身上,把大家都嚇了一跳,還 好沒摔斷腿,明天可以繼續走,到老溫家已經快十一點,他的小朋友和寵物都很可愛,想綁架他的貓陪我一起走,果然還是沒時間寫日誌,但我終於洗衣服了(連穿 了三天沒換),謝謝你們給我美好的一天,報平安完畢,晚安。
— 和晴悅其他 5 個人

 
這次旅行,蒐集了很多不同朋友的任務,比如說只要經過廟就要幫朋友的媽媽祈求健康,或是看到咖啡館就要進去看一下。

Masu和小白也交代我要在路程中蒐集一些能夠實踐的公益行動做法,今天我聽到一個還蠻棒的故事。

米玉的朋友是一個原住民,由於部落交通不便,小朋友都要走很遠的路才能上學,所以他想幫小朋友募一台校車,但是他們不希望接受金錢的贊助,讓人覺得原住民就是要受人幫助的弱勢。

所以他和一個朋友就找了一台很大的推車開始徒步環島,沿路他們接受別人捐贈的物品,然後再把這些物品販賣出去,透過這種方式籌措經費,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想法(不過推了將近兩百公斤的推車大概是我做不到的XD)。

YBP要不要找一天來陪我走路,先在台北募集物品,然後我們沿路持續蒐集再把這些物資賣掉,再看要把錢捐給哪個單位,我覺得可以挑選台南和高雄進行喔!

如何哩?
— 和貝彼樂其他 4 個人

 
早上離開Winston Wen家,忘了合照之外,竟然把僅有的毛巾和廠商贊助的美麗諾羊毛也都忘在他家,果然跌倒和掉東西的習慣每次都會發生,現在應該只差個大迷路就湊齊了。

下午Jolin Cheng來找我,因為她要拍攝有關在低潮狀態下的女性是如何"自救",原本以為我見到人就愛耍白爛會說不出甚麼,沒想到卻談的挺深的,也再次讓我省思這是旅行的意義,所以想把接下來的"計畫"再做一次調整。

這四天的行程真的非常緊湊,每天起床就是行走,為了能到住宿的地方,幾乎都是走到八九點,甚至更晚,到達後都已經精疲力盡,清洗衣物加上洗澡吹髮後,差不多就已經過了午夜,只能臨睡前簡單紀錄一下行程讓大家安心。

但是過程中的許多感動或是啟發卻沒辦法好好記錄下來,明信片也只有吃飯時,頂多寫個一兩張,讓我開始擔心如果不每天好好寫下來,時間久了就會忘記此時的感覺。

所以我決定從明天起要更沒有計畫的旅行,連住宿地點到達的時間都不要預先設定,想寫東西時就坐下來寫,能走多遠是多遠,反正總是能走完的。但是出發時間要提早,晚上就能空出來不要趕路,希望這樣會好些。

才只是剛出發,大家一路的幫忙和照顧,真的讓我有太多的感謝和溫暖,只可惜每天都很忙,沒辦法好好分配時間,準備給大家的禮物,這旅程比我想像中的更棒,而且真的是一段有你有我和很多生命交流的人生旅程。

晚安。
— 和 Jolin ChengWinston Wen竹南火車站

 
今天一個人走,一不留意錯過了一個交叉口,只好多繞了快五公里的路,花了一個多小時才走回原本預定的路上.

這就像人生,如果沒留心自己的每個選擇,很可能就會偏離了原本想走的路,要不就是往回走,要不就是重新規劃路徑,也很有可能就必須更改目的地,但不管怎麼走,我們總是會看到一些不同的景色,也多少會體驗一些事情,既然錯了就放寬心的將錯就錯的走吧!

另外,上路的第五天除了長時間摩擦造成的破皮,還有被自己的菜籃撞的瘀青,又有名叫"濕疹"的新朋友加入,每天在大太陽下走路,汗流浹背,衣服濕了又乾,乾了又濕,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沒當過兵,現在總算也能稍微體驗一下當兵的辛苦,很好,這些都是旅途中的回憶和禮物。
— 在苗栗火車站

 
今天一早下著毛毛細雨,走沒多久經過了好大一片的墓地,沒甚麼人煙,感覺特別的寧靜,就這樣悠哉悠哉的走到三義。

走路的第六天,明天放自己一個假,處理一下私事,一切很好,只除了今天量體重,我竟然胖了1公斤是怎麼回事,該不會我前幾天做夢,夢到環島回來之後,我變成一個又黑又壯的歐巴桑會成真吧!!!
— 在三義火車站

 
"蘇格拉底中毒身亡的前一刻,激動地呼喊門生們來到身旁,興奮不已地說:「大部分人們只能體察活著的境況,我有幸能向你們描述死亡的過程,你們還不快仔細聽!」"剛才在朋友的貼文上看到這段文字,讓我很有感覺。

從還沒出發前,就有不同的人問我環島的目的,還有人建議我既然要走,如果能找到一個比較有意義的目的,會得到更多人的支持。這不難,我可以隨便找個理由說服自己是為流浪動物而走,為反核而走,為社會祈福而走,這些應該都能成為我可以堅持走下去的好理由。除此,也有朋友提醒應該在過程中多看看各鄉鎮的風土人情,至少多認識台灣,這樣也會讓這趟旅程變得更有意義。

但是這些目的和意義對我來說,好像都不重要。我從一開始的念頭就只是單純的想走,想找人一起走,並且走完它。我並沒有期待這趟旅程是快樂或豐富的,甚至也不敢想這對我的人生會造成多大的改變,我只是敞開和經歷,不論發生或不發生甚麼。

回到蘇格拉底如同狂人的行為帶給我的感動,把自己的痛苦和掙扎甚至是愚蠢,乃至於死亡,將這些生命中的經驗,展現在眾人的眼前,讓人去觀察和反思,抑或是作為借鏡,某種程度也算是奉獻吧。


 
天氣陰涼涼又起霧,散步起來特別舒服,聽了朋友的建議把我的小紅用童軍繩綁在身上,它就聽話的跟著我走一點都不費力,真開心。

啦啦啦……因為太開心一路唱著歌,啦啦啦,天氣陰卻心情好。

我很好,別擔心,晚安。
— 在豐原廟東
相片:天氣陰涼涼又起霧,散步起來特別舒服,聽了朋友的建議把我的小紅用童軍繩綁在身上,它就聽話的跟著我走一點都不費力,真開心。

啦啦啦……因為太開心一路唱著歌,啦啦啦,天氣陰卻心情好。

我很好,別擔心,晚安。
今天總算遇到大雨了,即使穿了鞋套,鞋子和衣服還是濕透了,如果多走幾天我可能又會多一個新的朋友:香港腳。

只從豐原走到台中,在學姊家看了"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前三章,許多文字都寫到我的心坎底,也很有共鳴。

我太天真的部分是,出發前我以為我每天都能紀錄心得,帶了重重的筆電,結果到現在一篇都沒寫,反而把重要的雨鞋在第一天就捨棄掉了。

人總要等到真正遇到事情時,才會知道哪些是需要、哪些是想要還有哪些是根本不必要。

雖然沒寫下甚麼文字記錄,但這幾天我已經治好了許多毛病,比如說我不再失眠也不再認床了,一停下來就可以馬上睡著,也沒玩小遊戲了,而且也能晚上一個人經 過稻田和墳墓,看地圖找路的功力也變好了,除此,我終於確認自己是天龍國的人,雖然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但都是收穫。

最重要的事情是,從上路前的忐忑,第一天開始走,我就確定,走完根本不是甚麼難事,任何人都做得到,所以儘管有些親友很替我擔心,但是我已經放下這些擔憂,開始享受我的旅程了。


很不錯的書,推薦大家買來看,看完借我!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66871


 
今天以相當緩慢的龜速前進到彰化員林,沿途不斷被莫名奇妙的事物,吸引我的注意,導致卡在半途,無法到達預定的住宿地點。

最先是好奇的跑去吃了麥當當的雞排滿福堡,後來又莫名的買了7-11的涼感背心,以為穿了這個穿雨衣就不會熱,結果沒用,走到彰化,看到阿婆的無痛挽臉, 想到好幾個人都說我回去一定會留滿臉鬍鬚,就忍不住試試看,結果連阿婆都說我毛多,還安慰我是因為身體好的“小朋友”比較會這樣,挽完臉,突然覺得自己進 化了幾萬年,真是太開心了。

路過泳衣特賣,一套都兩三百,立刻幻想自己經過海邊可以去游泳,試了好幾套比基尼,但每套都看起來胖,改試水母裝,腿又看起來短,才死了這條心,一晃眼又過了快一個小時。

最後,我發現雨衣也是不必要帶的,不穿雨衣會被雨淋濕,穿雨衣會被汗水濡濕,被雨淋濕,連洗澡和洗衣服都省了,似乎比較好。

報告完畢,晚安!


相片:今天以相當緩慢的龜速前進到彰化員林,沿途不斷被莫名奇妙的事物,吸引我的注意,導致卡在半途,無法到達預定的住宿地點。

最先是好奇的跑去吃了麥當當的雞排滿福堡,後來又莫名的買了7-11的涼感背心,以為穿了這個穿雨衣就不會熱,結果沒用,走到彰化,看到阿婆的無痛挽臉,想到好幾個人都說我回去一定會留滿臉鬍鬚,就忍不住試試看,結果連阿婆都說我毛多,還安慰我是因為身體好的“小朋友”比較會這樣,挽完臉,突然覺得自己進化了幾萬年,真是太開心了。

路過泳衣特賣,一套都兩三百,立刻幻想自己經過海邊可以去游泳,試了好幾套比基尼,但每套都看起來胖,改試水母裝,腿又看起來短,才死了這條心,一晃眼又過了快一個小時。

最後,我發現雨衣也是不必要帶的,不穿雨衣會被雨淋濕,穿雨衣會被汗水濡濕,被雨淋濕,連洗澡和洗衣服都省了,似乎比較好。

報告完畢,晚安!
 
今 天是環島以來最“搖擺”的一天,中午混在一堆校外教學的小朋友之中吃麥當當,晚上76歲高齡的李媽媽擔心我一個人走路危險,開了電動車出來找我,並且非常 堅持要載我,於是就很神勇的叫我擠在她後面,還把我的菜籃用繩子綁著,一路拖著走,甚至逆向了一小段,小紅被拖的科科笑個不停,路人拼命看,比坐法拉利跑 車還拉風啊! — 在嘉義公園

 
托大家的福,到目前為止每天都有找到親友家可以投宿,今天打算落腳台南新營,還沒找到,還是先問問看,沒有的話就要體驗平價旅舍

 
果然南部的人好熱情,一早李媽媽看我要離開,就跑去戴項鍊和化妝,還要92歲的李爸爸幫我們合張,但拍的每張都手晃,後來我只好拿出手機和兩老自拍。

中午遇到大雷雨,把我嚇個半死,好怕雷聲以及被雷劈到,下午皮膚的過敏越來越嚴重,跑去藥房買藥,三個藥劑師先是嚇唬我已經快爛掉可能會變蜂窩性組織炎,後來聽到是因為環島,就拿出零食請我吃,藥算我很便宜,還說藥局可以借我睡。

六點半還有幾公里快走到新營時,原本擔心可能來不及吃七點就要打佯的老店,卻遇到一輛車停下來問我是不是在徒步環島,車主說他一早就在嘉義市遇到我,想說早上從來沒在那個路段看到清淨隊,後來中午又在嘉義往台南的小路上看到,納悶怎麼這種路段也會有清潔隊員出現,後來下班從新營回白河又看到我,他才確定是同一個人,不是清潔隊員。

他覺得我能跑那麼遠實在太神奇了,而且他還告訴我,我都走錯路,多繞了一大圈,所以才會出現在這幾個奇怪的地點更神奇,於是他就熱心的把我在七點前載去老店,聽說我去嘉義連雞肉飯也沒吃,又把我載回嘉義補吃,再丟回台南。走的時侯連電話都沒留,真是有趣。

--
很多人對我每天走多遠沒概念,基本上,我就是每天走30公里左右,有時更多。新店捷運站到淡水捷運站大約就是30公里路程,步行時速約4公里,下雨天約3公里,所以要走8小時,加上吃飯喝水上個廁所,一天至少會在路上晃十個鐘頭,超high的。


 
這幾天其實一路上都有很多感觸和心得,讓我覺得學習很多,不虛此行,比如說一開始覺得很難的事情,如果不要想太多,每次只想我只是要多走一步,不知不覺也就前進了幾百公里。

而今天因為打算趕40多公里的路,所以昨天半夜三點多醒來就擔心走不到而睡不著,一早六點就開始走,沒想到下午三點多時,覺得頭昏的很難受,當機立斷,坐計程車去朋友家,到了之後,開始直冒冷汗,還吐了好幾次,去了醫院,醫生說應該是太疲累,身體無法負荷,輕微脫水,要我多休息,再觀察看看。

回到朋友家後,我的心情有些沮喪,擔心接下來的路要怎麼辦。也讓我體會到,有些事不是靠意志力、努力和堅持,或是能吃苦耐勞就能達成目標,還是必須認清自己的極限,就像一開始我總認為我能每天寫些東西,沿路做很多事情,設定了這樣的目標和願景給自己,也帶來很多的壓力。

總之,此時身體很虛弱,要看狀況才知道接下來的路了,需要休息,晚上會關機,不用擔心我。
— 在台南縣永康復國一路

 
昨天吐到半夜還爬起來吐,昏昏沈沈的睡了十幾個鐘頭,在朋友爸媽的細心照顧下,休息了一整天,明天如果感覺還好,就會開始繼續走

其實這幾天會又開始一直趕路是因為三月底時有應徵一份工作,但後來因為沒有合適的職缺,所以就沒進那間公司,沒想到出發前一天對方告訴我有適合我的職缺了,我卻還是不想放棄環島的計劃,後來電話聯繫幾次,我找了一天坐火車回去談又坐回來繼續走。

前幾天對方確認要我去,但希望6/10一定要上班。所以這是我有時間壓力的主因,因為我很想能在那之前走完。

今天考慮一天,我覺得如果不分晴雨一直趕路,很可能身體還是會出狀況,到時在東部沒有朋友可求助,醫院又遠,一個人真的太危險,所以比較危險的路段如南迴和蘇花我會先搭火車,如果天晚了還沒走到目的,就會試著找便車搭,雖然內心真的不太甘願做這樣的妥協,但未來有時間會再把欠下來沒走的路走完,當然說好的明信片還有文章也一定會擠出時間寫的。

呼……還是很期待走東部,說要陪我走的,別忘了喔!
— 與 Sharkaren Chan其他 6 個人永康公園
 
今天早上帥氣的帶著小紅準備上路時,走沒多久又開始下起雨,頭也還是重重的,於是就很孬的走回火車站,打電話和高雄的表姊討救兵,不久表姊就神勇的把我這隻有皮膚病又髒兮兮的流浪狗撿回家。

當我昏沈沈的靠在沙發上時,內心不斷咒罵著shit x10 我的環島之行怎麼會這樣鳥掉時,還是只能認命的跟著表姊去看一間有名的中醫。

等了一個多小時,中醫的結論就是氣血兩虛,所以很容易感冒生病,要多休息和吃營養些(原本還以為中醫會比西醫強,能扎個針或拔個罐就搞定了)。

聽了我的環島故事後,醫生還取笑我說,妳想要走當然可以啊,先在我這邊吃藥調身體三個月後,妳要走完就不是問題了。

好在離開診所後,貝彼樂就答應星期二一早要來陪我走,不過看來是要分段完成,以後再補走了,除非能找到某種仙丹妙藥讓我迅速恢復元氣,才有可能這次走完。

對了我還跑去藥局買了一整盒很利害的濟眾水呢!

今天結束之前我還要再咒罵shit x 100,我以前為什麼沒好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讓她現在變得那麼不中用,所以大家真的一定要好好的注重身體健康,才不會像我一樣“氣”到用時方恨少。

對了,ikea的新廣告還不賴,公開反核電的企業真是讚,519反核加油啦!
— 與 Emily Chang貝彼樂
 


說走就走: 旅程中的明信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說走就走:5/20-6/8的文字紀錄-台灣南半部、東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