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5/16

說走就走: 除了走路還是走路

"用自己的雙腳走了好幾百公里繞台灣一圈究竟是甚麼感覺"這是最多人問我的一個問題。

 


如果是身體上,在五月多起程,迎接著酷熱的夏天和梅雨季節,並且每天幾乎都是從早上10點走到晚上8點,只能說,那真的並不是太愉悅的感覺。

起初的第一週是最煎熬的,因為每天都是帶著好幾公斤的行李走30公里左右,而行前又沒有任何體能訓練的計畫,所以到晚上腳都會變得十分腫脹,而一早起來,也會因為全身痠痛而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如果要做一件愚蠢的事,只要咬著牙撐過一天,或許還可能忍受,但因為是環島,所以就會覺得特別的絕望: 今天痛完,明天還會痛,明天痛完,後天可能還會更痛.....。

除此,走了三四天之後,因為不停流汗的關係,所以身體有些地方都開始濕疹,而經過了幾天的大雨,部分的皮膚甚至已經有了發炎的現象。一開始我還有穿雨衣,但由於是夏天,雨衣真的一點意義都沒有,因為就算不被雨水淋濕,汗水也會讓你全身都濕透,所以幾乎是很少拿出來穿。

此外,中暑也是很可能發生的,即使不斷的補充水分,盡量的遮陽,但是台灣極度濕熱的氣候,也讓我中暑了好幾次,有一次甚至差點暈倒,只能趕快叫了計程車,直奔朋友家,到了之後,連吐了好幾次,昏睡了一整天,然後,又是繼續上路。

而在精神上,又是另外一種考驗。

由於選擇一個人上路,所以有相當長的時間,都是一個人獨處,而且不斷的做著重複的動作:透過乳酸堆積的大腿肌肉讓雙腳踏出去,然後在落地的時刻,改讓腳底忍受摩擦的疼痛。這種近似毫無意義的行為,以一步可跨30公分計算,每天走30公里,就等於要重複這個行為10萬遍左右。

每天的10萬遍,可以讓自己有充分的時間去觀察自己身體及心靈上的變化。

起初你會感覺到原來肌肉的痠痛加上汗水的黏膩加上太陽的灼燒,會混合成一種讓你很想逃避的感覺,但因為你無法逃避走路這件事情,所以你極可能開始厭惡自己的鞋子,覺得它太硬、太小;也會厭惡自己的衣服,覺得它太粗糙的摩擦著你;還有防曬油也太黏膩,讓你的皮膚無法呼吸,而行李也太重,為了擺脫這些讓你厭惡的事物,你會開始做各種的變化,換上拖鞋、把衣服的袖子捲起來,把毛巾沾濕圍在脖子上,但是你還是會覺得很痛苦。所以你又會開始厭惡車子的廢氣;厭惡台灣的騎樓很亂,讓你無法好好的走路;厭惡路標標示的不清楚,讓你多走了冤枉路;厭惡黃色的招牌很刺眼;每件事情都讓你充滿了怒氣和焦慮,因為你就是必須承受著某種自己無法承受的痛苦,所以你只好必須怪罪於其他的事物,而不想要承認是自己做了某個很愚蠢的決定。

奇妙的是,當你下定決心即使是個愚蠢的決定,也要完成他時,你會逼迫自己接受這種痛苦的無法改變性,於是,逃避就會慢慢的轉變成為麻木。何謂麻木,那就是你會強迫自己忽視,不去管自己的腳有多痛,也不去管路上的事情。

時常,當我看到前方是安全的路段時,我就會半閉著眼睛走路,讓眼睛瞇成一條線,甚至有時乾脆閉上眼,讓自己暫時忘記路程還有多遠,或是有時甚至會開始拖著行李跑步,讓自己跑到上氣不接下氣,讓痛楚的強度加劇,卻還會變態的想著,忍受這樣的痛苦,可以幫助我早日"解脫"。是的,用解脫是很精準的詞彙,你真的會巴不得快點結束這段旅行,然後躺在床上1周都不要出門。

而由於幾乎都是一個人走的時候多,所以雖然身體承受大量的負荷,但卻無聊到發慌,畢竟就算是欣賞美麗的景色,一兩個小時是輕鬆愜意,但是甚麼事情都不能做,就只是看著眼前景色的變化,還是會感覺到單調,意志力也會變得越來越薄弱,三不五時就會想要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就算只是去7-11看看這一期的雜誌送甚麼贈品,都會讓你覺得有意思,或是決定要走到下個路口還是下下個路口再喝水,也能讓你覺得自己在思考。

在走路的過程中,我常常會有些無聊的幻想,例如當我覺得很熱時,我會幻想自己是一隻美麗奴羊,因為在澳洲美麗奴羊即使是在炎熱的夏天都要批著厚重的羊毛,而我卻因為有善良的主人,幫我把羊毛剃除掉了,所以感覺到清涼無比;我也幻想過自己的國家正在戰亂,我是在眾人的幫助下,經歷了千辛萬苦才能逃出來,因此每走一步都是離自由與安全更近,離危險更遠,這時就會覺得相當的感動;或著是幻象自己是戰俘,但卻相當的幸運,因為遇到了跟我來自同一個家鄉的將領,所以沒有扣我枷鎖、也沒有要我拖重物,並且還提供給我充足的飲水及食物,想著這些事情,就覺得似乎沒那麼難忍受,而且也會把各種無聊的情節越想越細,作為旅程中的消遣。

除此,過了兩周後,生理和心理開始越來越適應這種生活型態,甚至會覺得走路和呼吸一樣理所當然,所以會有很多餘裕去做其他的事情,你會感覺到汗蒸發時,會帶來涼爽的感覺;也會開始觀察路上的人的表情,路邊的花,或是各種生活中細小的差異,而且會期待接下來還會看到甚麼有趣的事情。

到現在我還記得,過去我以為紅色的門和塑膠椅會比較受歡迎,但在路上卻是藍色的門和藍色的塑膠椅占大多數;用名字的末字比用首字當作店名的還多;而都會區以外,鄉鎮的檳榔攤比7-11還多上許多,而且有辣妹的檳榔攤反而只是少數,而這些都是我坐飛機、火車、汽車、甚至腳踏車都不可能觀察到的。

而當我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在照顧自己時,我把注意力轉移到路上遇到的貓狗身上,我總想假如能遇到一隻狗,願意陪著我走,我就要把牠帶回家,所以我就隨身攜帶營養口糧,只要遇到接近我的狗,我就拿餅乾給他們吃,但所有的狗都是吃完就走了,頂多就是跟著我走十幾分鐘,我卻還是會繼續玩著這個無聊的遊戲,買完一包營養口糧,又買一包,再買一包,樂此不疲....

在環島的一個多月,我徒步走過了城市、鄉鎮、海濱,也有走過墓園、農田、甚至是古道,有經過淹水、遇過大雷雨、還有誤走上了行人不能走的快速道路,還硬生生的走完,也曾經迷路了好幾次,在天黑的時候,走到了完全沒有路燈的區域把自己嚇得半死,也遇過看起來很像兇神惡煞的人在路邊,讓我只能低著頭膽戰心驚的走過,當然最考驗人的還是樓梯和該死的上坡。然而,不管前方的路是如何,我都知道,我只要邁開腳,繼續前進,一切都會過去。

在走過那麼多路段中,最令我難忘的是有此因為跟著google地圖設定的路線,走進了整個都是墓園的山坡路段,我就一個人在墓地中行走了三四個鐘頭,剛開始很害怕,因為很荒涼,而我又是比較敏感的體質,然而奇妙的是,那天的氣候特別的宜人,天氣微陰,有種涼涼的風,還有一點點的陽光穿透雲層,很美的灑在墓園中。

而因為都是墓地,也沒有太多的樹,所以鳥或蟲也比較少,整個路段都異常的安靜,那種寧靜跟死亡是如此的和諧。想著許多人在生命結束之後,原來就是這樣靜靜的躺在這裡,不用再走去哪,也不用再期待會發生甚麼,我的心好像也跟著安靜了下來。

我放慢了腳步,因為我知道或許這輩子我不會再有任何機會自己一個人在墓園中慢步,所以在那個下午,我讓自己靜下去感受死亡,但出乎我意料的,當我想感受死亡時,因為喪失了對死亡的恐懼,那一大片的荒煙蔓草和一個個的墓碑,竟也成了單純的風景,空氣沒有因為死亡而凝結、野草似乎還比其他土地上的更有韌性和生命力,我默默的想著,等我回來我一定要把這時的心情寫下,原來我在死亡面前,我只是想微笑,原來死亡只是旅程的一部分,而我走過了這段,還要繼續前進....

 



一個人的旅程←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