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6/12

認識本我其八:釋放

混亂的過程是很漫長的,心中會不斷的揚起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卻知道這些疑問不會有明確的解答,我習慣性的想抓住甚麼,一個簡單的規則可以依循,像是善有善報,這類能讓我內心感到安定的信念,也或著是偶爾會假裝一切依舊。

當我感覺難受低落時,我會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讓我的身體從世界上消失,只留下思緒,有時一躺就是幾個小時,甚至一整天...

我很認真也專注的感受著每一個念頭和情緒的出現以及消失,感受到自己的難過、沮喪、不滿、憤恨,無助,也或著是更多各種各樣我無法形容的感覺,我細細的品嚐,就像是在咀嚼自己的滋味,而那滋味不管那是什麼,總會帶有一點點生命的味道-五味雜陳的味道。

就這樣我把這些對於本我的想法和概念,融入我的生活,時時刻刻...

只要不會傷害到其他人,我就盡量試著不去對自己下任何評斷,當我壓抑我自己時,我會感覺到我在壓抑,當我嫉妒時,我也會承認。我沒有逃避去面對自己的貪婪或自私的一面,只要它存在,我就接受它...但另一方面,我卻不再會把自己與這些情緒、想法和行為,直接和"我"畫上等號。

舉例來說,當我有自私的想法時,我單純的明瞭:此時此刻,有一種自私的狀態和情緒出現,從我的腦海出現,而且我不喜歡這種念頭。僅此而已,但我不會去想"陳怡秀就是一個自私的人",並且把這個標籤和厭惡無限放大。不過就算我對自己的自私耿耿於懷,甚至是刻意假裝自己沒有耿耿於懷也無妨,重要的是,我知道這是一時的狀態,下一刻又會被立刻其它狀態取代,而那種由情緒、想法、行為所構成的"我",就是如此快速的變化著,也如此的不真實。

在內心深處,我不再為自己貼上任何標籤,任何標籤都是沒有意義的:陳怡秀是個善良的人和陳怡秀是個貪婪自私的人,都一樣的沒有意義。相對於"本我",所有的外在標籤都是隨時可以貼上和撕下。

太多時候,我們努力的想要獲得某些標籤,或是取下某些標籤。因為這樣,我們陷入了各種迷思中(迷失),例如,我們以為當自己越懂得追求心靈上和精神上的富足時,就會理所當然的變得更平靜而快樂,換句話說,這是把平靜和快樂視為一種成功,而把憤怒、難過等負面情緒,等同於失敗。所以每當出現所謂的"負面"情緒或思想時,內心就會開始感到受挫與痛苦:我們總是憤怒我們的憤怒;悲哀我們的悲哀;無奈我們的無奈;沮喪我們的沮喪.我們一邊自我否定,又一邊給自己更多的壓力和偽裝。

當然,隨著年齡智識的增長,我們自然越來越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以及如何轉換思維模式,以保持樂觀正面的態度,但內心深處,我們還是會感受到某種虛假,因為一個人越是清楚何謂"正確"時,對於"不正確"的忍受度就越低,當我們不斷的追求某著"理想"中的我,並試圖屏棄一個存在但不想接受的"低劣"的我,兩者之間的張力,雖然能讓人持續往理想的狀態趨近,另一方面卻也強化了對於"我"的形象的執著,甚至如同橡皮繩般,當兩者之間的聯繫一斷裂,人們就認定自己不可能達到理想的狀態時,反而徹底的放棄,而開始自暴自棄,或是產生極端的行為。

如果我們真的認識了本我,就會知道不論是優點、缺點都是人為價值觀所定義出來的,乃至於對於情緒的偏好,也是後天所賦予的。對嬰兒來說,我的概念是不存在的,哭就只是哭,笑也只是笑,他不會對情緒執著,也不會對自我認同執著,"我"是誰並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是此時此刻我感受到了甚麼,本我,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這一兩年來,我知道自己逐漸從這種具有張力的狀態中鬆脫,接受每一個當下的我,不去執著自我認同的我,與不逃避面對自己弱點的我,似乎沒有變得更平靜、更快樂,也沒有變得更討人喜歡,但是卻更加的真實和自在。

從小我幾乎每天都做噩夢,但是現在的我,幾乎不會做噩夢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內心少了很多的掙扎和壓力,也或許是我的壓力與壓抑被釋放了。說到底,認識本我,真的不會提供給人離苦得樂的解脫之道,但是祂能讓人不在一昧追求快樂及逃避痛苦。

人生中快樂也好,痛苦也罷,都是個過程,而經歷這個過程的目的,究竟是甚麼呢?就讓我在這系列的最後一篇文章中,再訴說我的看法吧!
 
 



認識本我其七:發現與混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溝通的能力(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