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3/23

認識本我 其二:死亡之夢

認識本我 其一:轉變

去年二月我回到職場,不過短短幾個月,我整個人和心被掏空,即使持續透過閱讀和思考來留住我的本質,但是有種叫做生命力的東西,卻被績效和數字取代,成為了生活的目標。

我不太做夢了,即使難得有夢,也和白天的工作內容有關,夢變得很模糊,總在昏沉中醒來,並且在醒來後持續昏沉。這是過去不曾發生的狀況,就這樣渾渾噩噩過了幾個月,我才終於又做夢了。

這個夢在我醒來時,已經忘掉了一半,現在留存在我腦海的也只是零碎的片段,但這些片段所帶來的感覺和印象卻是十分的強烈,在當時,我就知道它具有特別的重要性和意涵,而它也是我這一年來唯一的一個啟示之夢:
 

我是以一個全知者的角色出現在夢中,能清楚感知到每個角色的狀況,並且任意切換,這種感覺很奇怪,在我印象中,不曾有這樣的狀況,唯一一次,是我夢見一本書,而那次的主題跟這個夢似乎也有相關 (請參考:http://blog.sina.com.tw/matchmaker/article.php?pbgid=46790&entryid=599300)。

片段一:
一對男女在相互擁抱時被殺了,一把鋒利的刀,從男人後背刺入,插進女人的心窩,他們動都不動,臉上的表情看不到絲毫的痛苦,維持在幸福的瞬間死去。

就在此時,我突然驚醒,然後我的靈魂彷彿要脫離我的身體,一切都在旋轉,轉的非常的迅速,我想著我要脫離了,而後又陷入夢境(我並沒有真的驚醒,只是另一段夢罷了)

片段二:
他們在死後的世界相遇,共同度過一段時日,並且一起重新投胎,約定來世重逢。

片段三:
這對男女投胎後的人生過得並不順遂,於是他們計畫著要一同自殺,因為他們不相信此世能擁有幸福,所以想要逃到死後的世界,或是期待來世。而後一個孤兒遇到他們,苦苦哀求加入他們的自殺行列,他們也同意了,最後甚至決定也要把他們的狗帶走。

他們沒想到的是,自殺竟是那麼的困難。

不知何故,他們兩個都還清楚記得前世被共同殺死的事,在他們的印象中,當那把刀刺入身體時,因為他們兩個是沉浸在愛中,所以絲毫沒有感受到任何身體上的痛苦,所以這次他們也想如法炮製。

他們先是躲入了一間荒廢的豪宅中,男的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刀。

看著那尖銳的刀,他感到有點退縮,所以就嘗試先刺其他部位,他用顫抖個不停的手,拿刀割了指腹的一小塊肉,只是那麼一小塊肉,連一片指甲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他卻痛到整張臉都扭曲了。他沒想到會這麼的痛,沒想到這麼小的傷口就能讓他這個大男人都忍受不住,女人和孩子也退縮了(我在夢中,也同時感覺到非常清晰的痛)。

女人說: 不要用這種死法吧!如果沒很快死去會痛很久的,受不住的。要不要試試別的,這裡有樹,還是試試上吊可能會快些。

孩子也附和道: 我在電視上看到人們用燒炭自殺,那感覺應該比較不痛苦吧,還是安眠藥呢?

女人接著說: !燒炭好,你看孩子長得那麼可愛,這樣他的身體也不會受到損傷,

於是他們選擇了燒炭自殺,但燒炭一點都不像想像中的輕鬆,濃煙嗆得他們喘不過氣,
並伴隨著暈眩且噁心的感覺,呼吸不到空氣使他們扭曲著身體掙扎著,並且後悔這個選擇,但是已經太遲,最後他們在極度的痛苦中死去。

片段三:
男人站在一個黑色的池畔,那水很髒且散發著惡臭,他之所以會在那,是要等待女人的甦醒,那女人還處在死亡之河的極端痛楚中,無法來到死後的世界,她會這樣是因為臨死前的疼痛太過劇烈,讓她忘記了她和男人的約定。

其實那男人也經歷過這個階段,他浸泡在死亡之河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後,才逐漸回憶起其它的事情,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有些人要待上很久很久的時間,而那女人面臨的就是這樣的狀況。

由於和女人的約定,使男人無法離開,終於水面浮出女人的身影,她還不具有人型,而只是一個骷顱,而後慢慢的她才逐漸長出肉、五官、頭髮...

當她出現在男人面前時,她的表情是愁苦的,男人也是,他們絲毫感覺不到對彼此的愛,也沒有任何重逢的喜悅,更可怕的是,他們被絕望所包圍,因為他們歷經了千辛萬苦才來到死後的世界,但是此時此刻,一切都和他們臨死前一樣絕望,甚至比生前更為痛苦,原來死亡沒有為他們帶來新生的契機,他們只能困在那裏,等待下次投胎。

(很奇怪的是,死後的世界,給我的感覺很像校園,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沒有人屬於家庭或組織,也沒有人擁有特別的身份,除此,那裡是一個廣大的空間,卻沒有天空,也感覺不到風或任何流動的感覺,死後的世界是存在於"停滯的時間"中,這是我此刻想用的形容詞。)

在那個夢之後,我知道自己那段時間還有夢到幾個關於死亡的夢,我雖然不記得那些夢,但我知道自己的性格和觀念就是在那段期間起了變化,也因此對死亡和靈魂發展出更完整的想法。

認識本我 其三: 人鬼之間



夢紀錄:教育之塔←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夢紀錄:呼應你的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