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要看到八月八日完工,是否看到了災民的無奈?

面對急就章的迫遷與分化部落的災後重建,原住民不願坐以待斃,

決定於災後週年前夜宿凱道

向社會大眾揭露政府災後重建錯誤的真實情況

要求政府立即停止傷害原住民!

全面調整重建措施

由部落自主規劃決定適切的安置、防災及永續的未來

否則列狀控訴國際 馬政府滅族滅鄉滅原民

災後週年,在政府軟硬兼施地將災區人民塞入無法適地適時適情、有限選項的重建政策架構中逐漸侵蝕瓦解部落,五都併吞原鄉,更強化殖民宰制,任意支配 土地,原住民災區無論留鄉或離鄉,自力或政策援建,入住「永久屋」或等待安置,都陷入深刻地無奈中!但是,原住民決定走出傷痛無奈,於災後週年夜宿凱道, 向社會大眾揭露政府災後重建錯誤的真實情況,邀請關心的朋友們一起來反迫遷、反分化、守護原鄉!我們8月6日傍晚凱道見!

公布馬政府災後重建十大錯誤

迫遷 剝離土地

政府的災後重建政策完全未考量原鄉原民及其生活方式的存在價值,以劃設特定區與安全堪虞區域、移地永久屋安置、消極修復基礎建設,以及阻撓緩衝中 繼、避災安置及原鄉重建行動等,威脅利誘手段遂行遷離。原住民族文化及生態知識係與土地有密切關係,政府以安全為由包裝逼迫部落居民離開土地的政策,無法 掩飾在地環境及生態文化素質低落的政策思維。

併吞 再殖民

打壓原住民族基本法位階、阻撓原住民族自治推動及立法進程、透過五都升格來控制、撕裂、併吞原住民族土地。而配合迫遷的所謂永久屋政策,破壞部落完 整、建築形式、社區管理機制與扭曲宗教信仰來遂行其延續殖民政策本質。原住民族被矮化分化為各地方行政的邊陲弱勢,部落自主權遭侵奪否定,災區安置、防災 及永續的未來,全面受到中央及地方政府聯手支配。

原鄉不重建 令其自生滅

除了直接受創及安全堪虞的聚落住戶外,其他災區部落也因災害而造成生活不便,以及產業受到衝擊,政府除威脅利誘,各個擊破迫使選擇離鄉外,沒有具積極性的協助政策,以消極的作為等待新一年度汛期的災害來支持其迫遷滅族的論述。

排除災民選擇權

整個重建及未來防災,被化約為移地永久屋安置,且是沒有充分知情、沒有自主選擇的過程,甚至於在原鄉居住生活條件被調降,不得不選擇離鄉、不得不屈就所謂永久屋後,還要被計較審查資格、依援建單位及/或地方政府的意思分配,完全無尊嚴,更談不上法律明載的居民意願。

文化刨根
原住民族離開了家園,同時又被迫做出個人的有限選項的選擇,將族人離散,暴露在環境與社會的衝擊下,文化與人口也將流失,同時被迫拘束在無選擇的土地空 間,發展受限、族群空間配置狹小混亂,製造彼此矛盾,完全違反文化生態的觀念,這是國際皆知的道理,馬政府卻一意孤行,從文化面來消滅一個族群。

圖利特定利益集團
政府重建政策居然不是以受災人民為主體,卻積極配合慈濟的永久屋異地重建措施,極力排除其他選項,又不容許慈濟被監督檢驗,對於其他民間機構,卻沒有全力協助,讓他們需獨立承擔,無法獲得平等的地位讓災民選擇。

政府致力於幫助觀光區恢復交通等設施,並撥劃大面積土地供財團以就業重建之名進行開發,卻未積極協助原鄉部落的產業重建。

環境難民污名化

政府不敢面對破壞山林的元兇,讓原居於山林的原住民族承擔開發的責任,而在缺乏在地觀點的國土保育的政策規畫與施行中亦被汙名為障礙。政府無能,不 但讓原住民族與生態相依存的文化、與此地環境相處、減災防災的的能力,環境變異耐受性皆被剝奪無法傳承,迫使他們成為環境難民,還讓他們背負環境毀壞責
任。

分化部落

整個重建規劃及實施過程,不斷製造族人間的矛盾,透過威脅利誘手段,分化部落,消除其優良的團結互助傳統,加深其防災社會脆弱性,以致任由外人支配。

製造重建成功之假象
對媒體積極營造溫馨的假象,遮掩壓抑原鄉的淚水與吶喊,粉飾太平,甚至企圖對電視台等媒體進行施壓來鉗制,企圖阻絕社會大眾對真實狀況的認知。

違法侵權
政府的重建政策居然違反已不甚周延妥適的災後重建條例,明顯違反原住民族基本法,亦違反國際公約,包括已立法之兩公約。

※活動時間:08月06日 18:00至08月07日 09:30

※統籌單位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

※參與單位
(1)災區團體:台灣八八水災小林重建發展協會、八八水災高雄縣原住民族部落再造聯盟、鄒族青年行動聯盟、台東縣部落行動聯盟(陸續增加中)

(2)NGO團體:小米穗原住民文化基金會、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 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中華民國社區營造學會、台灣人權促進會、台灣環境行動網
(陸續增加中)

※活動聯絡人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 龔靖雯 0910-738029
伍杜*米將 0910-930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