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2/16

轉錄 SOA-ERP筆記

作者: YEH 時間: 2009/10/19 22:06 原文出處 http://www.zdnet.com.tw/members/1000101720/blog/?v=post&id=10000352

社會上貧富差距正不斷擴大,那些成功人士媒體寵兒們有没有警覺到流浪漢就在門口?

 


.台北市延平南路中山堂光復廳,丹尼爾受邀參加一場世界咖啡舘盛會。

接到邀請函,丹尼爾覺得很新鮮。主題是「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但卻以「世界咖啡舘」(world coffee)的方式進行討論。

社會企業是以社會公益為使命且能自給自足的企業。世界咖啡館是一種集思廣益、尋找方案、解決問題的學習方式。它可以促進對話、分享知識、找到行動契機。這套創新的作法,可以在重要議題上為組織催生集體智能。

會場冠蓋雲集,許多平常在電視上才看得到的名人都出席了。主持人先發給每個人一根孔雀羽毛,要大家盯著根部看,試著用指尖頂起,讓它立著。結果大都東倒西歪,很難平衡。主持人接著要大家注視羽毛美麗的末端,這時神奇的事發生了,每個人都能輕易的讓孔雀羽毛直立在手指頭上。

「要有美麗的願景,不要只看到細節,有願景才容易成功。」主持人微笑著說。

很不錯的詮釋,丹尼爾心想,只希望不要為了這個活動傷害到任何一隻孔雀。

接著彼得聖吉(Peter Sange)上台,告訴大家如何進行世界咖啡舘活動。彼得聖吉是世界知名管理大師,幾乎人人都讀過他的「第五代修鍊」。丹尼爾授課時也常引用他的理論。這次丹尼爾參加盛會,多少是衝著他來的。

台下佈置許多咖啡桌,一桌頂多5個人,推出一個桌長。主持人宣佈議題,大家開始討論,每個人都要發言,桌長則記下每一個人的意見。10分鐘後,主持人敲鐘,桌長以外,所有人都必須換桌,繼續和其他人交流。幾個回合後開始匯整桌長們的記錄,綜合出大家的共識。

在這有點像大風吹遊戲的活動中,大夥就這樣移來移去。每次換桌,總會碰上一兩個名人。跟這些光鮮亮麗的社會名流平起平坐,一起討論社會公益,倒也新鮮。

********************************************************************

難得一個悠閒的假日午後。丹尼爾邊啜飲著咖啡,邊聆賞優美的音樂,那是丹尼爾帕德(Daniel Powter)的「擁有全世界」(Whole World Around)。

丹尼爾喜歡這首歌並不是因為創作者和他同名,而是這首歌能引起丹尼爾的共鳴,丹尼爾有過類似的經驗。

「生活美好,實在没什麼抱怨。設計師的衣服,昂貴的魚子醬。」帕德的第1句歌詞。

帕德是加拿大人,在北美和歐洲獲獎無數。他的作品曾榮登多項暢銷排行榜之首,本人也獲選為2006年加拿大年度最佳藝術家。這樣的成就,帕德擁有美好的生活是必然的。

丹尼爾雖然没穿過名牌衣服,也没吃過魚子醬,但這一生也實在夠順利,没什麼好抱怨的。

帕德的第2句歌詞:「有警衛的住所,把狼護在港灣裡(bay)。」

狼?不是身穿名牌衣服享受山珍海味的上流社會人士嗎?

丹尼爾在多倫多那幾年,住在灣街1001號(1001 Bay Street)。那是一棟由紫色和黑色玻璃幃幕簇擁起的大廈,挑高氣派的門廳,8人編制24小時巡邏的警衛,以及游泳池、健身房、籃球場、羽球場、桌球 室、撞球室、閱覽室和會議廳等設施,可說是典型的豪宅。多倫多的灣街,銀行和豪宅林立。

灣街1001號的住戶也有些是律師、企業家、影星、和運動員等各行各業的翹楚。丹尼爾偶爾會在電梯上遇到職業冰上曲棍球明星。丹尼爾不確定帕德有没有住過灣街,但他寧可把歌詞中的港灣(bay)當作灣街的相關語。

「染色的玻璃,隱藏我的罪與慚。」

灣街1001號樓高35層,就在多倫多大學旁邊,從皇后公園和多倫多大學校園都看得到它那染成紫色的醒目玻璃幃幕。這棟豪宅住的應該都是成功人士,罪惡與羞慚?帕德到底在說什麼呢?

央街(Yonge Street)就在灣街的隔壁,和灣街平行,是一條熱鬧的街。灣街没有洶湧的人潮,看到的盡是西裝畢挺的上班族。央街就不同了,是觀光客必來的地方,每天 都有擁擠的人潮。丹尼爾的住所,到了晚上,往西南看是多倫多大學寧靜的校園,往西北看則是燈火通明的高樓大廈和央街上閃爍的霓虹燈。央街雖熱鬧,也有許多 觀光客看不到的另一面。

丹尼爾算是「在地人」,從灣街的住處,不到5分鐘都能走到央街最熱鬧的地方,日常的伙食多半在央街打理。入夜後,在央街陰暗的角落,經常可以看到流 浪漢在地上窩著、躺著。多數是年輕人,到處流浪,白天向行人要銅板,晚上就在街上打地舖。他們很和平,没有暴力,即使晚上經過,丹尼爾心裡也不會毛毛的。

加拿大的失業率不低,這些年輕人不願待在家裡,也没在工作。是不想工作呢?還是找不到工作?丹尼爾没有答案。

央街上有許多奇怪的店,包括酒店、成人電影院、同性戀商店等等。每年夏季央街都會舉辦同性戀大遊行,丹尼爾喜歡到現場觀看,感染快樂與和平的氣氛。也許有些人迷失了,也許天生和別人不同,但基本上他們都不是壞人。

帕德接下來的歌詞:
「霓虹燈和流浪漢就在門口。
迷失的價值觀,毒品,和酒店。
有誰能幫助我,幫助我相信,
幫助我否認眼前所見。」

「現在不管你過得怎樣,
有時你贏,有時你輸,
面對所有艱難,你都能夠克服。」

「你擁有全世界,你擁有全世界。
有個聲音告訴我,不要築一道牆,
打開你的心,讓我進來。」

「我已漂泊得夠久,可以看到自己的終點。
似乎我認識的所有人,都還戴著相同的假面。
抓住我,強逼我,把我壓下去,只要我能夠被了解。
就像碉堡中的士兵,望著公園大道的塔尖。」

********************************************************************

丹尼爾在灣街的住所位處高樓,視野遼闊,擁有絕佳的景觀,尤其是傍晚。每到黃昏,坐在客廳沙發上就能欣賞整面幃幕牆呈現出的落日美景。先是一輪黃橙 橙的太陽一分一秒的接近遠端的地平線(skyline)。碰觸地面後太陽轉為橘色,天空也抺上一層橘黃。太陽下緣没入地面後變成紅色,剩下一半時暈成整片 暗紅,這時的天空由橘黃轉為橘紅,再轉為紅色、紫紅色、暗紫色。没有雲的日子如同上帝在一面大畫布上豪邁的塗上各種色彩,有雲的時候則是光芒萬丈、瑞氣千 條。

不知道帕德歌詞裡的士兵、塔尖、和公園大道(Park Avenue)指哪裡。多倫多有好幾條公園大道,而皇后公園附近的大道上則有許多尖塔。

丹尼爾從灣街的住所看出去,到處都是尖塔。最近的是多倫多大學聖邁可學院(St. Michael College)的教堂尖塔,就在灣街的另一邊。再過去是維多利亞學院(Victoria College)的拱門、圓頂及兩個尖塔。從皇后公園北側望過去是三一學院(Trinity College)的三個並列的尖塔。再向左一點可看到士兵塔(Soldier's Tower)上的四個尖塔,然後就是傳聞鬧鬼的古老行政大樓上的尖塔。從丹尼爾的家最後可以看到的是皇后公園南側的安大略省議會古堡式建築上無數的尖塔。

成功後有些人會繼續追逐永無止境的金錢遊戲;有的則會反省,自問是否自己有如週遭的歌頌吹捧那麼好。丹尼爾帕德是傑出的音樂家,他的成就無庸置疑,但他卻是孤獨的,渴望別人的了解,在如同碉堡的住所中,無助的望著公園大道上的塔尖。

社會上貧富差距正不斷擴大,那些成功人士媒體寵兒們有没有警覺到流浪漢就在門口?

********************************************************************

出席「社會公益」世界咖啡舘的來賓中,有許多社會菁英。丹尼爾不是成功人士,更不是社會菁英,目前為止還在辛苦經營寶盛數位科技公司,希望它能成為有貢獻和有影響力的軟體公司。因為丹尼爾認識史帝夫,所以才會獲邀參加這次盛會。

史帝夫上一次來寶盛時對丹尼爾說:「我的錢已經賺夠了,現在比較有興趣的不是賺錢,是花錢。」2007年,史帝夫和湯姆共同成立若水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投資社會企業,這就是他花錢的方法。

史帝夫是軟體人,湯姆是媒體人,兩人對台灣乃至於亞洲社會都有深度的關懷。本著老子道德經「上善若水」的精神成立若水國際。

中山堂光復廳的世界咖啡舘人聲鼎沸,幾個回合下來已經有點凌亂,有些人離開座位在旁邊聊起來。

史帝夫:「各位來賓,經過一連串的對話,我們已經獲得具體結論。接下來我們將再花點時間來討論以後怎麼落實這些結論。由於時間已經不早,有事的來賓可以先離開。」

兩百多人的大廳很快剩下不到30人,留下來的多數是非營利組織代表以及像丹尼爾這種死忠支持者,已經不見光鮮亮麗的社會名流。

丹尼爾心中有點感慨。他也有史帝夫的理想,無奈心有餘而力不足,正思索著自己能做些什麼,突然聽到有人喊他的名字。抬頭一看,史帝夫正示意要他站起來。

「這位是丹尼爾教授,他是ERP專家,在這一行已經有30年經驗了吧?」史帝夫回頭問丹尼爾。

「不好意思,没那麼久,只有28年。」丹尼爾回答。

丹尼爾創立全國第一個資管系,至今已28年。他自然也是全國第一位資管系教師,但最早又怎樣?有貢獻才重要,丹尼爾一直覺得自己不夠好。作育英才固然很有意義,但丹尼爾希望他的理論也能化為直接對企業有幫助的工具。

所幸有亞品集團的資助,但研發工作錢燒得厲害。總算推出SOA-ERP新產品,正打算接受市場試煉,没想到又碰到世界金融危機。

史帝夫滔滔不絕的介紹,丹尼爾覺得很慚愧。以後吧,相信以後一定有能力盡一點社會責任。

********************************************************************

從中山堂開車回家的路上,丹尼爾想著,我能做什麼呢?

很多行業都有「大者恒大」的現象,規模越大的公司成本越低,於是規模就更大,小公司只好淘汰出局。這種優勝劣敗的資本主義制度,真的能讓社會資源獲 得最有效的運用嗎?真的能讓社會資源獲得最公平的分配嗎?大者恒大壓縮較小企業的生存空間,導致不公平競爭,扼殺年輕人創業機會。這種企業的「貧富不均」 應該讓它繼續惡化下去嗎?

中小企業唯有靠特色才能生存,必須在供應鏈中提供創意產品和創意服務。除了內部管理需要ERP系統以外,還要和外部供應鏈的其他系統連接,甚至要和國外的系統交換資料,但中小企業那有資金導入能與世界接軌的ERP系統?

丹尼爾想起只有10名員工的奉祥貿易公司,一天要處理來自10幾家銀行的上萬筆贈品訂單,如果没有ERP系統,微薄的毛利會不會因管理上的失誤而侵蝕掉呢?寶盛有没有辦法把導入和客製ERP的成本控制在奉祥負擔得起的預算之內呢?

寶盛的NEO SOA-ERP系統是跨國多公司系統,目標市場是中大型企業。但是,服務導向的NEO很容易簡化成適合中小企業運作的系統。

對了,丹尼爾靈機一動,如果把導入成本和使用成本控制在最低水平,或許能為相對弱勢的中小企業提供優質的ERP系統,讓他們能掌握成本和利潤,也能 和國外客戶的大型ERP系統交換資料,爭取訂單。避免中小企業被大者恒大的洪流淹沒,讓資源不要被控制在少數大企業的手裡,間接減少政治人物和大企業勾結 的不當得利,這也算盡到社會責任吧?

********************************************************************

如何把ERP的導入和使用成本壓到最低?丹尼爾一邊開車一邊想著。

ERP導入顧問費在台灣至少每小時2500元,而中小企業彈性大,商務流程各不相同,ERP常要客製,所以產品費、顧問費、客製費加起來起碼要數百 萬元,中小企業負擔不起。上線後的使用成本更高,每年18%至22%的維護費、伺服器的費用、以及要聘請一位或數位IT人員維持日常ERP運作,這也是中 小企業負擔不起的。

丹尼爾的學術背景使他想到,能不能將SOA-ERP融入學校課程有系統的訓練「學生顧問」並以「社會企業」的方式對中小企業提供服務呢?

ERP顧問需要多年的培養,怎麼可能用學生當顧問?而且,為什麼用NEO結合學校課程而不是其他ERP系統?

為什麼學生能當顧問?答案是標準化。學生顧問在專家的指導下,利用NEO高度標準化的導入SOP和各式標準文件,可以有效的掌握中小企業的需求,並找到NEO的服務來滿足需求。

為何以NEO融入學校課程?答案是SOA。NEO其實不是一套定形的ERP系統,而是數千個ERP服務。這些服務可以作為會計學、行銷學、生產與作 業管理、人力資源管理等課程的實習工具,學生可以發揮創意、組合服務,解決複雜的問題。所以,實習的目的是要利用及組合ERP服務來解決問題,不是要學會 操作某一套ERP系統。

除了專業課程,NEO也可以融入服務學習,丹尼爾想起輔大著名的服務學習課程。選修服務學習的學生有的到養老院、育幼院服務,有的利用網路幫偏遠山 區的小朋友補習功課。訓練學生協助中小企業改善管理制度並建立可和國外客戶接軌的ERP系統,讓他們在買家的眼裡一點都不輸給較大企業,是不是也是一種服 務學習?

中小企業有能力維護ERP系統嗎?答案是虛擬技術。伺服器放在社會企業,再利用虛擬技術切成多個虛擬主機,為每個中小企業在一個虛擬主機上安裝一套NEO,中小企業只要有PC能上Internet就可以使用SOA-ERP系統。

能為每個中小企業客製系統嗎?答案是肯定的。NEO是可裁剪系統(tailorable system),利用服務的組裝就能客製系統,不必寫程式,學生顧問也做得到。

何不在學校的育成中心成立一個社會企業?丹尼爾心想,社會企業可邀請退休的資深ERP專家指導學生顧問,這些專家以半志工的方式貢獻他們的智慧,成 本應該很低。導入階段中小企業只需支付工讀費給學生顧問,而學生則可學到無價的實務經驗;使用階段中小企業只需支付使用費,省掉伺服器的費用以及每年巨額 的ERP維護費,也不需聘請任何IT人員來維持ERP系統的日常運作。

社會企業營利但不以營利為目的。結合志工專家、學生顧問、學校課程、虛擬主機、和SOA-ERP系統的社會企業,扮演眾多中小企業共享的資訊部門。中小企業只需付出極低的費用就可使用能與世界接軌的跨國ERP系統。

********************************************************************

丹尼爾打開車上的收音機,平常都設定在ICRT,恰好傳來帕德的歌聲:

生活美好,實在没什麼抱怨。設計師的衣服,昂貴的魚子醬。
有警衛的住所,把狼護在港灣裡。染色的玻璃,隱藏我的罪與慚。
霓虹燈和流浪漢就在門口。迷失的價值觀,毒品,和酒店。
有誰能幫助我,幫助我相信,幫助我否認眼前所見。
現在不管你過得怎樣,有時你贏,有時你輸,
面對所有艱難,你都能夠克服。
你擁有全世界,你擁有全世界。
有個聲音告訴我,不要築一道牆,
打開你的心,讓我進來。
我已漂泊得夠久,可以看到自己的終點。
似乎我認識的所有人,都還戴著相同的假面。
抓住我,強逼我,把我壓下去,只要我能夠被了解。
就像碉堡中的士兵,望著公園大道的塔尖。
你擁有全世界,你擁有全世界。
有個聲音告訴我,不要築一道牆,
打開你的心,讓我進來。



Stoty of Stuff的續集:碳交易的故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錄> Earthlings 地球上的生靈 每人必看的一部電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