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1/29

legend(上)

寫完富足人生的第三篇並完成了另外一份文稿時,已經將近清晨六點,拖著疲累的身軀,我沉沉睡去,回到另外一個世界。


-

正當我在另外一個世界的工作正忙得一團亂時,我接到小K的電話,他提醒我趕快把那本書看完拿去還,這樣子他才能從圖書館借,由於那時正在忙,我隨口答應了他,等到回過神時,我才想那本書究竟是哪本書呢?我不是早就把所有的書都拿去圖書館還了嗎?還沒來得及跟小K說這件事,我一忙又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又過了好些天,小K來我家找我時,再度催促我趕快還書,我表示自己已經把書都還回去了,他卻回答,他十分確定書在我這,絕不可能記錯,我只好答應他會幫忙找找。

 

他走了之後,我才想起來,自己竟然又糊塗到忘記問他書名,只好在房間裡的書架上隨便翻找,結果那本書」竟然就好端端的放在我桌上,我打開了書,發現自己已經看到書的最後一章,於是我就坐下來,想把剩下這十幾頁看完再拿去還。

 

--

老實說,我對於前面的章節已經都沒有甚麼印象,只模糊的記得故事的主人翁是個老實到近乎愚蠢的人,而他的人生也非常的坎坷多折,到了最後一個章節時,他甚至發現自己已經得了癌症。

 

當他得知自己得了癌症的那刻,他知道自己的人生即將走到一個不同於以往的階段,但他甚至不認為那個階段就叫死亡,只是覺得一切都將因此不同了,他感覺自己的思緒變得特別的清晰,一個突如其來的靈感,讓他相信自己應該領略了某種很重要、很重要的道理,他很擔心自己過了一會兒就會忘記這個道理,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趕緊跟他的妻子說這件事。

 

想到他的妻子,這才讓他對於自己的即將死去感到些許哀傷,他原本對於死亡是沒有甚麼感覺的,但是他的妻子和孩子要怎麼辦呢?他知道自己善良的妻子,一定可以把孩子照顧好,但是這麼一來,妻子就要獨自一人去照顧孩子以及面對家族之間那些刻薄的親戚了。不能再耽擱時間了他倏地站起,喃喃的叨念著,我得趕快去告訴她,我剛才領悟的道理,我一定要在死去之前,盡可能的表達出來才行。

 

誰能料到在這時刻,他的妻子正獨自一人在路邊掙扎著前進,她知道自己的身體再也撐不下去了了,她無法再對自己的先生繼續隱瞞這件事情,她一步一步咬緊牙關的走著,心想不管多麼的辛苦,一定要為自己的寶寶做這麼一件事。每多走一步,身體的劇烈痛楚,讓她幾乎痛得要暈厥過去,但世人是多麼的冷漠,像她這樣一個貧苦之人,在這個社會上根本就像是隱形了一般,這一路沒有人來扶她一下,就連同情的眼光也都沒有,她很清楚,只能靠自己才能帶寶寶到那個地方去。

 

這趟路可說是她人生中最艱辛的一段路,即便是將她這一生吃過的那麼多苦全加起來也沒這段幾百公尺的路難走,當她好不容易到達時,她已經疲憊到連眼睛都張不開了。


休息了一會兒,她強打精神想睜開眼,卻只覺得整個世界都在旋轉,眼前的景象連看都看不清,但她知道就是這裡了,在她身邊是她最鍾愛的一座雕像,她不知道這雕像刻的是誰,只知道在過去每當心情不好時,只要來到那雕像前,看著它堅毅且充滿生命力的豎立在這,就能夠從中得到一股力量。

 

她對著自己的寶寶說,「孩子,媽媽以後可能沒辦法帶你親自看過這些畫和藝術品,但是媽媽知道你將來一定會是一個很棒的藝術家,你的爸爸也會常常帶你來這裡,你的爸爸雖然不聰明,但是他是一個最善良的人,他會好好照顧你,你也要好好照顧他。」當她說這些話,她覺得自己的心願已了,她終究是陪著自己的孩子來了,她知道即使她不能陪著孩子長大,這個博物館和這些藝術品也能夠陪著她的孩子成長,她深信一個懂得美的人,一定會成為一個很好的人。

 

他四處尋找自己的妻子,當他終於在博物館找到她時,看到她一個人孤零零的癱倒在地上,他竟然傻楞楞的處在原地呆望著顯得不知所措,過了片刻才又忽然想起,他得趕快告訴妻子那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走到妻子的身邊,讓她倒在自己的懷裡,他不知道要怎麼做才好,只好如同往常一般靜靜的守著她,等待她的指示。他的妻子流著淚告訴他,自己得了不治之症,將不久於世,要他好好的照顧他們的孩子。

妻子的話讓他十分震驚,但他心裡還是惦念要告訴妻子那件事情,畢竟如果她也快死了,那他可得趕緊說才行。於是,他花了很多的功夫去敘述自己的感覺,她的妻子吃力的聽著,試著想去理解他那顛三倒四的話,然而當她最後一聽到自己的丈夫竟然也得了癌症時,她頓時驚恐的高喊一聲「那我們的孩子要怎麼辦?」便昏厥過去了。

---->legend(下)


證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legend(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