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6/17

我不OK-改變世界的力量:火柴人書摘(上)

我節錄了,書裡幾個孩子的悲慘故事,但沒被書所記錄的還有數以萬計個;我還節錄了,書裡幾個為孩子帶來希望的故事,但相較起那些悲慘,希望卻顯得如此渺茫。所以我只能期許,有一天希望能夠戰勝絕望,然後我們就能看到一個充滿希望的故事。


突然,黑暗中,有個微小的移動,但隨即消失。那是一隻老鼠嗎?還是一隻蛇?垃圾堆中又有動靜,

終於,我看到了,一個黑色的小頭,從垃圾堆中探出。我的天啊!這不是垃圾堆,是一群裹著垃圾禦寒的小孩!夜晚的溫度只有華氏五十度 (攝氏十度),他們像抽屜裡的湯匙緊緊的靠在一起,裹著垃圾,交疊在一起取暖。

我啞然了,無法移動,這一定是夢,不可能是真的。

波士膠 (Bostik )是類似迷幻藥的膏狀物,是 汽油和膠水的結合體。他們將原料放在塑膠瓶,等 到汽油和膠水混合後,輪流把嘴放到瓶口,深深的大吸一口,強烈的氣味,直衝入肺部和腦部,然後陷入昏睡。這是生活的必需品,他們把瓶子藏在袖 口、褲袋,整天帶在身旁,聽起來十分瘋狂吧!波士膠幫助孩子遺忘,忘記已經兩天沒有吃東西;忘記這幾天被強暴了幾次;忘記爬滿蝨子和跳蚤的皮膚;忘記被警察狠狠毒打,只因為他們偷了一個橘 子;忘記目睹父親的死亡;忘記需要別人清理大小便的母親。

絕望中的希望

人類的靈魂如何面對絕望
是奮力一搏為光明而戰鬥?
還是苟活在恐懼的黑暗中?
甘比亞的街童
在絕望中找尋找希望。
黃黃的街燈照亮
幸福安穩的天堂。
污穢的排泄臭味宛如
剛出爐的麵包香氣。
毒打性虐待是
唯一的人類接觸。
那些垃圾桶
讓你不在挨餓中入睡。
你看到了嗎?
這就是絕望中的希望。

我訝異的發現坎特瓦的襪子不見了,襪子被偷走了嗎?他有沒有被輪暴?我心中一連串的不安。坎特瓦卻得意的笑著說:「喔,別擔心,沒有人偷走我的襪子,我把襪子藏在很遠很遠,絕對沒有人知道的地方。」他真的很聰明,但我的腦子一片空白。

襪子應該穿在腳上禦寒,他卻藏起來。這雙襪子是他的秘密寶物,沒有人知道,沒有人可以偷走,但他擁有秘密卻得不到溫暖,我泫然欲泣。

耳邊傳來一個聲音:「你珍藏了多少寶物?」我珍藏 了怕被打破但也從不使用的細緻瓷器,我珍藏了以 後在特殊場合才要開瓶的美酒,我 「珍藏」了這些 東西的真正用途。

坎特瓦把襪子當作困頓時的精神 支柱,撫摸它們,欣賞它們,甚至偷偷的穿上,儘 管如此,這雙襪子卻無法發揮它真正的用途。

多少上帝賜予的禮物,被當作秘密藏了起來?你是否有很好的歌喉,卻只在洗澡時展現?你是否有高深的智慧,卻不和他人分享?你是否有很棒的 洞察力,但只運用在自己的事業上?就像坎特瓦和他的襪子一樣。

有個孩子說,以前在街頭會玩一種 「遊戲」:
年紀較大的小孩,晚上挑出一個年幼的孩子,往他 身上潑灑汽油並且點燃。熟睡的小孩,被燃燒驚 醒,在地上翻滾、哭泣,大孩子則在一旁邪惡的大 笑,樂此不疲。說故事的孩子臉上,露出深深的恐 懼。

一個小男孩告訴我:「六歲的時候,媽媽決定把我獻給撒旦 (Satan )。」接著他沉穩的說著:
「一年後,我第一個殺的人,是一個小孩。」這個 故事像一部驚悚片,令人無法置信。我正注視著一個十七歲的少年眼睛,他殺過人,崇拜撒旦,像惡 魔般活著,直到被穆利發現才改觀。

少年看守所裡,最小的小孩,令我不敢置信的 只有五歲。表演結束時,天色已黑,我們還有一點 時間,發食物給這些孩子。排在最前面等食物的 人,我的天啊,竟是看守所的侍衛和他的家人。

事實上,有很多的非洲母 親,甚至樂意她的女兒,和自己的丈夫有性關係, 一來減輕她的壓力,二來減少自己懷孕的機會。這 成了做女兒,不能明講的責任。在母親看來,女兒 還小,將來會忘記這一切。非洲的生存十分嚴酷, 母親希望女兒越早學會獨立越好。

伊麗莎白忍受日復一日的毒打與強暴,但是對她而言,沒有食物的屋子才是最難熬的折磨。如果 肚子是飽的,她可以神遊到最喜歡的樹下。連續三天沒有飯吃,加上被迫的性侵,真的令她無法忍 受。有一天,伊麗莎白的母親外出,她的父親又來找她。但是,這一次不一樣,她的父親還帶她的哥哥來,他們一起強暴了她六歲的身體。等他們完事後,伊麗莎白清洗自己,走出茅屋,心裡想著:街上的生活應該會比這裡好過吧?她幻 想可以找到一個新家,照顧她,給她東西吃,甚至會愛她。她很快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我不OK-改變世界的力量:火柴人書摘(下)


看幾次都不嫌多的小王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不OK-改變世界的力量:火柴人書摘(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