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6/14

半農半X的生活──順從自然,實踐天賦」

之前讀了這本書就還蠻喜歡的(雖然超怕蟲的我,不敢下田),前兩天正好看到網路上有人做了書摘,所以就轉錄過來,跟大家分享囉!

書摘原文出處: 

http://tw.myblog.yahoo.com/jw!qBAA75qeGRnmA3uMssNnwA--/article?mid=906&sc=1#4654


※前言

 

一九九五年,「半農半X」的理念開始醞釀成形:

順從天意經營簡單的生活,並將上天賦予的才能活用於社會。

從小規模的農業中獲取自給自足的糧食,用簡單的生活滿足最基本的需要,同時也從事自己熱愛的工作、理想,更積極地與社會保持聯繫。

順從天意的生活,指的是脫離大量的生產、輸送、消費與廢棄,

覺知到循環式社會型態的重要性;

而天賦則代表了每個人所擁有的特質、專長與才華。



 

※第一章

 

追求一種不再被金錢或時間逼迫、回歸人類本質的生活方式。

 

找尋自己的「X」對於高齡社會的生活方式、人生之道,也具有重大意義。

 

X』是個變數,且變化無窮,隨著每個人的不同,

而產生各式各樣的型態。『X』也代表著,即使同樣是人,

在完成真正的使命之前,可能會有不同的、曲折艱難的人生路要走。

 

※第二章

 

「半農」的構想,也就是並不需要成為可以生產各式各樣農作物,

或者以務農維生的專業農夫,只需要用一半的工作時間,

以自己認同的耕種方式,栽種自家糧食,另一半從事有薪的工作就可以了。

 

我個人認為,環境問題出自心靈問題。為了獲得某種滿足,

人們不斷地消費,消費慾望以購物依存症的形式逐漸肥大,

這不就是環境問題的根源嗎?

「大」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人們現在追求的是小巧、精緻,

也就是舒緩、小就是美的生活。

 生活的簡化,雖然會令人感到些許的刻苦,但擁有的「X」卻能豐富心靈。

也就是說,當心靈有了真正的喜悅,物質上的辛苦就會變得微不足道了。

靠著自家製的、鄰居分送的食物,或是以物易物,

自然而然就能節約許多消費;不僅有效節省開銷,對地球環境的損害也小。

 

「極力追求方便與舒適的結束,人們真的獲得幸福了嗎?」

若放眼世界,貧富差距、教育問題,就某種程度而言,

都是追求方便與效率等私慾製造出來的問題。

 

二十世紀曾經是製造、增加的「加法時代」,

結果是給社會及個人平添了多餘的贅肉,導致各種社會文明病的產生。

如今,社會確實正在走向一個「減法的時代」。

除去多餘的贅肉,致力展現社區、家庭、個人等小單位精簡的洗鍊風格;

從「規模優勢」轉為追求「精巧魅力」。

近來引領風潮的「慢食」和「慢活」,其實跟「小巧」是異曲同工的。

而「在地學」提倡放棄「苦求沒有的東西」,開始「發現既有的東西」,

也可說是減法哲學具體化的另一展現。

 

家人聚集在同一個地方,可以自然地促進溝通;即使不說話,

只要看見彼此的臉,應該也會逐漸懂得對方的心吧!

 

為了繼續開發自己的「X」,擁有獨處的時間是非常重要的,

不管男性女性都一樣。

 

農田是我的思考空間。

農田教我們懂得水的可貴、果實的美好,以及思考與食物有關的事情;

讓我們察覺到青蛙、蛇、鼴鼠等各種昆蟲和小生命;

也令人回憶起小時候家庭的溫暖,想起插秧時,全家帶著便當,

在田裡用餐的景象,或是收割時,常有水梨可吃的種種往事。

最近我開始覺得,也許稻米其實只是副產物,在田裡度過的時光、

思考的時間,才是真正的主產品。冥想、獨處、

仰望天空或觀察蜻蜓的時間,都是極其寶貴的。

徒手種稻,最辛苦的應該就是除草和彎腰插秧這兩件事吧!

曾有人好心勸我:「何必那麼麻煩,用除草劑不就好了嗎?」

但是,我並不是為了收成販賣而耕田,只是耕作自家食用的量而已,

因此想盡可能地親手栽種、親身體驗收穫的真實感。更重要的是,

為了家人的健康著想、為了不迫害環境和小生物的生命,我絕不使用農藥。

 

※第三章

 

現在已不再是「苦求沒有的東西」,而是尋求「既有的東西」,

加以活用的時代了。

 

現在,不管是農村還是地方性市鎮,都以「在地學」的理念興建新社區。

所謂「在地學」,是在決不依賴公共投資、企業進駐等外部力量的前提下,

藉由外地人(風)的觀點,挖掘出在地居民(土)視為理所當然的地方資源、

生活風俗、生活文化的價值與意義,活用於興建新社區的計畫當中。

居民自己成為當事者,從「尋求既有的東西」著手,具有重大的意義。

 

以無限地球資源為基本認知的時代已告終結;面臨環保問題等

「二十一世紀問題群」的現代,當務之急就是認知地球資源有限,

並且創造永續的社會環境。

 

北美印地安人伊洛魁部族的生活哲學,是考慮到「七個世代」以後的情形,

來做現在的決策。他們習慣緩緩地划著獨木舟,因為前進太快,

就會錯過周遭的風景。

 

當今的社會,一切都以一個世代為思考範圍。料理的多樣性、

鄉土性和地域性早已喪失,世代之間的聯繫斷裂,珍貴的事物更是無法傳承,

儼然斬斷了生命的連結。

以前農夫種豆,一定是一次三粒;一粒給空中的小鳥,一粒給地上的蟲兒,

一粒給自己。人們總是懷著感恩的心採收農作物;帶著祈求來年豐收的心,

小心翼翼地採集生命的種子,也珍惜農作物的多樣性。

但是,不知從何時開始,種子已經淪為人們追求經濟效益的商品了。

古有名訓:「放下即是滿足。」懂得放下,將比什麼都教人滿足,

自然也可以接受求不得的事實。如果無所求地付出,心中無牽無掛,

這應該會成為一股強大的力量,開闢美好的新時代吧!

 

※第四章

 

「下鄉現象」代表往低處走,是一種自發性地將工作量減少,

同時增加個人自由時間的觀念。

以一般上班族為例,一星期通常上班三、四天,

其餘的時間則由參與家庭或是社區活動上,

以適合自己的充實生活為優先考量。雖然收入會減少,地位也不會提高,

但是生活卻非常充實。

「國民總幸福生產主義」並不是否定物質主義,

而是一種重視心靈層面的理念,致力維持物質發達與精神愉悅之間的平衡,

且重視人類之間精神層面的聯繫。

 

為什麼必須同時具備「農」和「X」呢?

總的來說,農和天職「X」可以互相刺激,繼而深化。

農業是直接與生命相連的工作。「業餘農夫最感興趣的事,莫過於種稻了。

能夠自行生產賴以維生的主食,給人一種無以言喻的充實感。

自己生存的責任由自己來承擔,而從中學習到的事情,

比想像的還要多更多。我想種稻該是以米食為主的地球人,

特有的愛好吧」

 

記起了『驚奇之心』(瑞秋。卡森著)書中的一小段。

「為了讓小孩子與生俱來的」驚奇之心(Sense of Woder

觀察大自然的神祕與不可思議的感性)永遠保持活潑,

我們必須陪同孩子一起發現周遭世界的喜悅與感動;

孩子身邊至少需要一位能夠分享這些感動的大人存在。」

「保有驚奇之心的人,永遠不會對人生感到厭倦。

 

「今後,人們殷殷乞求的將是全人的生活。全人生活最重要的基礎,

便是擁有保護自己的智慧,和完成一件工作的力量

(我的解讀是,保護的智慧是『農』,一件工作是『X』)。

換言之,即是維持保守與創造能力的良好平衡。」

 

想讓每個人都能完成自己的使命,就必須先恢復人與人、人與家族、

人與生命體,還有人與大自然的關係。

 

從追求「第一名」,變成創造每個人、每個生命、每個地區都能

發光發亮的「獨一無二」,可以看得出時代變遷是鐵一般的事實;

而二十一世紀將會是「使命多樣化」的時代。

面對環保問題,應該是從顧慮到他人開始著手進行,

也就是懷有利他的心態。如果說,慾望的癡肥來自利己之心,

那麼,為了解決環保問題,利他之心就絕不可少。

 

我希望留給女兒的,不是物質而是可以引導人生的某種訊息。 

 

有人說,男性的自我探索總是比較晚。五十多歲的上班族總是想,

再努力個幾年就可退休,做自己喜愛的事情了。

但是,體力不一定跟得上想法,儘早進行自我探索還是必要的,

退休生活也需要助跑和準備時間。如果能瞭解自己的喜好,

就可以擁有快樂的、令人興奮的第二春。而女性則是在孩子長大之後,

就會自然開始自我探索。

這就是為什麼丈夫退休之後,夫妻之間會產生文化距離的緣故。

男性若沒有裁員和生病的顧慮,並不會想重新尋找自己或改變自己。

 

自我探索可說是了解真正的自己的過程,但我認為,

是自內在挖掘出「上天賜予的才能」或「X」,並活用於社會上的行為。

窮極一生,不斷追尋並實踐自我探索的自己,不就是真正的自己嗎?

 

我曾送過別人一句聖經中的話:「可以帶到天堂的,

只有你可以給予別人的東西而已。」對方則回贈了一句印度諺語:

「不能給予別人的東西,皆是無益的。」

 

印度思想家克里希那穆提說過一段話,讓我深受感動,他說:

「如果喜歡花,那麼就當個園丁吧。當你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那裡便沒有恐懼、比較或野心,只有愛。」

 

只要覺得有可能性,就先試了再說,即使是微不足道的事也無妨,

從自己有能力做的事開始。

 

大城市裡樣樣俱全,什麼都不缺,也是造成遍尋不著「想做的事」

的原因之一。換句話說,人們因此而無法擁有獨立自主的思考。

暫時離開充滿人群、物質、資訊的地方,到缺乏這些東西的地方去。

一旦置身於不同的世界當中,一直以來忽略的事物、看不見的東西,

都會變得鮮明起來;一直在探索的東西,往往出乎意料地接近。

 

活著,是必須改變的與不需改變的事情,交錯作用的結果。

 

總而言之,最要緊的就是,儘可能地對自己坦白,

尋找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並從手邊能做的事情開始付諸行動。

「真正的幸福從自己的快樂開始,再藉由三五好友的交心,開花結果」

英國詩人喬瑟夫。愛迪生這樣說。

 

※第五章

 

「身土不二」的觀念,簡單來說,就是無論是食物或是人類的身體,

都是自然生產的結果;換句話說,我們依靠空氣、氣候、環境、風土活著,

食物跟人類的狀況越是一致,就對身體越有益。

 

移居者當中,也有人是為了自我探索而踏入田園生活的,

但每個人的共通點就是都有一顆開放的心。

每個人都在尋找某樣東西。為了尋找那顆原石、那自我生命的發光體,

擁有扎根的地方是必要的,才能夠一邊在地方上深入扎根,

一邊探索各自不同的特質。

扎根的地方和多樣性的融合是當下極為重要的事情,跟社會有了連結,

自己的使命才會開始浮現。

 

實踐「半農半X」生活方式的關鍵就在於,是否能夠在活用自己的才能、

特質、天賦,造福社會的同時,也獲得金錢收入。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

那麼即使是在競爭激烈的時代裡,幸福也是指日可待。

第一步,除了下定決心做自己喜愛的事情之外,再也沒有第二法門了。

 

我喜歡打赤腳在田裡工作,並藉此鍛鍊自己的感性。愈是感性,

存活的可能性就越高。人只要隱居在山裡一個星期,

就能讓動物性的直覺甦醒,訓練自己的心去感知對大自然的感性、

恐懼、敬畏與不可思議。這就是生存的敏感度、對萬物的觀察入微。

新渡戶稻造說過「比例觀照」,指的是擁有辨別事物輕重的觀察力。

換句話說,人類必須擁有對大自然的敏感度,

以及瞭解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判斷能力,

而農業正提供了重獲感性的絕佳機會。

打造一個付出比獲得還要幸福的社會,是每個人夢寐以求的理想,

因此「驚奇之心」、「使命多樣化」、「世代」、「簡單的生活」、

「獨一無二」、「給予」等觀念都是相當重要的。

 

為實踐「半農半X」,表現的手段與技能都要很強。

 

真正的農村復興,並非導入外來的事物,而是必須重新去發掘被忽略的、

潛在的東西,去尋找「X」。

我們該學著時常提醒自己,地方上一定擁有什麼、存在著什麼,

不需要引進外來的新事物,發掘出原本蘊藏的東西才重要。

 

企業經營,是大家分享有限的大餅;但農業卻是個不斷擴大的世界,

只要有生產意願、有耕種的田地,就能生產出無限多的農作物。

此外,企業界有所謂的裁員危機,是任何人都可能被替換的環境;

相對地,農業卻是每個人思考、技術各有不同的專職世界,

每個人都以獨一無二的方式存在。

 

「半農半X」是一種解決問題的生活方式,可以預見未來的生活,

也可以化危機為好時機。一種不僅可以解決自己內心的問題,

也可以一併解決大眾面臨的難題的人生之道。

「兩隻手,有一隻手是為了別人而存在的。」

 

※附錄

 

Q:普通的生活跟「半農半X的生活」最大的差異在哪裡?

A:最大的差異在於是否意識到自己的「X」、「使命」與「天職」。

       再來就是「半農半X」藉由親近大地、植物,癒治自己的心靈,

       超越以人類為中心的自私主義。還可從大自然中感受到生死交替,

       感念被賦予生命的可貴。

      「半農半X」教人從天地之間獲得靈感與啟發,再透過自我對話,

       意識到今生必須完成的理想,並在生活中落實個人的使命。

 

Q:最後,請贈送一句話給在人生旅途中迷路、猶豫的人。

A:每個人其實早已具備今生所需要的一切,只是不自覺而已。

       所有的一切早已被安排、備妥,用心去感知自己潛在的可能性,

       活用「既有的一切」,就能創造出「世上未有的新事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