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6/10

另一個夢(下):夢與前世


你們一定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能夠把這個夢的時代背景交代的那麼清楚,事實上,我在夢中並不知道我所處的時代,甚至剛起來的時候,我也覺得這是一個很沒有邏輯的夢;我那時想一定是因為我睡前想著關於非洲孩子的處境才會夢到這種關於屠殺的夢。

畢竟怎麼可能有一個村落,又有白人、又有東方人、又有拉丁人種和部落的人呢?
而且又怎麼可能有地方會莫名其妙陷落變成泥地,其他地方卻沒事?
只有天馬行空的夢,才有可能會有這種情形嘛!

但是其中有幾個很奇怪的點,讓我想要對這個夢追究下去。

首先,我從小就很常做夢,幾乎天天都在做夢,但是很清晰很真實的夢卻不多,而有邏輯的就更少,而以我這些年來的經驗,在夢中敘事很清楚的夢,通常都是有特定的理由才會存在的。

其次,我過去在夢中,我都清楚知道自己夢裡的身分就是現在的自己,但是在這個夢中,我卻覺得自己是那個村莊裡的人,這在我印象中是第一次發生。

再來,我很容易做惡夢,但通常只會被追殺,而且一定都會在被追到前就驚醒,我從來沒有夢見過自己死掉,更奇怪的是,為什麼我醒來時竟然對於這個夢境和自己的死亡都一點也不害怕,只是處於一種想不通自己究竟是被誰殺死的狀態。

最後,這個夢出現的那幾個我所認識的人,他們在我現實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和在夢中的角色是截然不同的,而且在夢中甚至我們也完全不認識彼此,這讓我覺得很奇怪,因為我以前如果在夢中,夢見自己熟悉的人,通常他們在夢中跟我的互動就會和現實生活中相同。

基於上述這幾個理由,讓我開始懷疑,會不會這個夢和我前世的經歷有關呢?

如果要證明這些東西,不是天馬行空,那我一定要能夠找到它的時代背景,於是我先回想起那些部落男子是從叢林裡來的,我明確的知道不是森林而是叢林,所以第一個讓我懷疑的地點就是亞馬遜熱帶雨林,我用google搜尋了亞馬遜流域的國家,我直覺是祕魯,雖然我完全不了解祕魯這個地區,但是一看到那幾個國家名單,就覺得祕魯是最有可能的。

再來,我就要知道祕魯有哪些人種存在,特別是有沒有中國人,如果幾百年前那邊沒有中國人就可以證明不可能是這個地點,但很有趣的是,我那時認為時代背景大約是18世紀(我是從夢裡的槍和服裝去亂猜的),沒想到用網路一查,祕魯在當時真的有中國人存在,這讓我非常的感到驚奇(因為我歷史和地理都忘光了,甚至連祕魯被西班牙殖民過我都不記得)

然後我想起夢裡的其他細節,像是地震、還有竹製的樂器,以及一個外型像是吉他的樂器,我必須也確定這些都有可能發生,這個夢才不致於太荒謬,所以我就繼續用關鍵字搜尋,發現祕魯南部果真是處於地震帶(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直覺得我所屬的村落是在國家的南部地區而不是北部地區)。然後就是竹製樂器了,我原本對於竹製樂器很不抱希望,因為我潛意識覺得那是中國才會有的東西,畢竟我從來沒注意過西方國家有出現什麼跟竹子有關的產品,但後來也在其他文獻中找到。

而至於土壤液化這部份,因為這確實有可能在任何地震帶發生的,所以我就沒有在深入搜尋,因此基於以上幾點,我只能說這個故事並不是完全毫無根據的,確實可以把它當作一個有可能曾經發生過的事件看待。

但這究竟是不是和前世有關呢,我也不知道,只覺得能夠發現這之間的關聯很有趣。而且假如這個夢代表的是我的某一世的話,我想它就能夠解釋,為什麼我對於宗教一直有反感,不論是哪種宗教都讓我感到有威脅性,因為我就曾經親身經歷過,人們因為宗教信仰的狂熱,而無端惹來的殺生之禍。

此外,這也能解釋我為什麼一直很努力避免人們產生對立的情況,不論是因為政治上對立,或是任何其他情況下的對立,因為我知道只要人們開始產生對立的情緒,就很可能會喪失理智而帶來嚴重的後果,而且看起來在平和的社會中,危機也是很容易的一觸即發。

其實我的文字還不足以完整敘述夢裡的細節,裡面有很多事都讓我印象深刻,也讓我更想把事情做好,我不希望有生之年,看到這種事情成真,特別是人們因為各種理由來歸罪彼此,畢竟現在全球暖化、經濟又不景氣,加上台灣政治問題又敏感,誰知道哪一天什麼擦槍走火的事件,就讓人們無端的大開殺戮起來。

這不是不可能,歷史上太多血淋淋的例子,基督教女巫迫害是一例,殖民殺戮是一例,希特勒和盧安達種族滅又是一例,更別提大陸的文革以及對待西藏的事了。

不就是這樣嗎?這些事情就是在日常生活中發生的,我很想說出夢中的其他細節但是牽涉太多,所以不便說,但是很有可能引發爭端的不是人們眼中的好戰份子,而是看起來最無害平和的人,因為只要對立心一起,和平就不復見了。

希望人們在追求改革和突破的時候,不要忘記這點。


關於這個故事的參考資料:
祕魯:http://movie.cca.gov.tw/Case/Content.asp?ID=152&Year=2007

十七世紀初在秘魯的中國移民:http://www.peru168.com/huarenshequ/185.html

流沙:http://www.hudong.com/wiki/%E6%B5%81%E6%B2%99

聽見安地斯山迴-- 談祕魯音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molimola/3/1241100969/20040912132307/

祕魯音樂:http://www.chinabaike.com/article/316/327/2007/2007022156306.html

種族滅絕到文化清洗:http://www.cantonese.asia/?uid-6964-action- viewspace-itemid-410


另外,我刻意用了「真實的夢境」當做關鍵字,發現其實許多人都有類似的經驗,甚至也有許多人像我一樣記錄夢境甚至將夢境當做靈感來源,而創作初許多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關於運用夢境創作的資料:
畫中充滿神秘夢幻的達利,選擇作畫的場景通常是夢境

http://www.yfes.tn.edu.tw/yfesvi/story/%E8%AA%8D%E8%AD%98%E4%B8%96%

E7%95%8C

%E5%81%89%E5%A4%A7%E7%9A%84%E8%97%9D%E8%A1%93%E5%AE%B6/%E7%95%AB%E4%B8%AD%E
5%85%85%E6%BB%BF%E7%

A5%9E%E7%A7%98%E5%A4%A2%E5%B9%BB%E7%9A%84%E9%81%94%E5%8

8%A9.txt

達利將夢境化為實物,在現實世界的超現實博物館
http://travel.mook.com.tw/news/news_8135.htm

費里尼,是電影史上最執著的夢遊者,畢生24部作品只為了陳述 他的一個個夢境
http://movie.cca.gov.tw/Case/Content.asp?ID=152&Year=2007

--
後記,寫於2011年4月1日
後來我夢中出現的一位朋友,在遇到一位通靈人士時,對方竟然也說他的前世是美洲部落的人,我朋友告訴我這件事時,並不知道我的夢,而那位通靈人士就更不可能知道。而且我還回想起有次我在一間店遇到一個通靈人士,和他聊了幾句話,後來那個人竟然透過店主人的關係,取得我的電話與我聯絡,希望我幫她做事,還說我的能力能幫她很多忙,而她就是住在秘魯,當然那時我是一口回絕了。

另外,就在我寫認識本我 其四: 新生與重生這篇文章時,順便又查了一下資料,赫然發現,我當初在寫另一個夢(上):祕魯的部落屠殺事件另一個夢(下):夢與前世時,竟然完全沒注意到秘魯安地斯山脈就是瑪雅文明的發源地之一,而藍色對於瑪雅文明有重要的象徵意義(古瑪雅人藍色涂料制作之謎神秘『瑪雅藍』 ),當然方型的神廟也是重要特徵。

更令我訝異的是,我唯一一次的同步幻視時(記錄於預知4-遇見未知), 原本只以為這只是一個無意義的同步幻視,但我此刻才知道,向日葵正是秘魯的國花,而文中所提到的朋友也正好是秘魯之夢的同一位朋 友。

此外,我看到幻視那天,其實有用向日葵當關鍵字查了很多資訊,但並沒有找到對我有意義的文章,所以我都沒有多想,可是今晚我改以"祕魯+向日葵"當作關鍵字時,我才找到這篇文章: 永遠嚮往光明的花朵-向日葵 ,而這文章中提到向日葵是由"被挖去雙眼的女孩"所化身的,所象徵的意義正是"激勵著人們反抗黑暗,痛恨殘暴,嚮往光明,追求光明",而這個故事不是呼應了我最開始記錄夢的源頭:第一個夢-故事的起點,而那些被挖去雙眼的孩子,也是我最重要的動力來源,因為我不希望人們失去希望和信心,所以我總是提醒著自己,眼睛要永遠發光著。

如果不是寫這系列的文章,我不會重新閱讀之前的記錄,並查詢相關資料,更不會發現瑪雅文化、向日葵的意義,我知道這些事與這篇文章無關,但是因為我這陣子真的很低落,在這個時間點讓我發現這些事情,對我有很大的慰藉。

或許有人會說,你瘋了,這些不過是巧合,別想太多。但是我才要說,如果天真到把這些都歸類為巧合,才是真的瘋了,因為巧合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更不會老是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

當然,你們可以選擇不相信我,覺得是我誇大其詞,編了很多故事,但是我自己清清楚楚發生了甚麼事,也因為我一直不希望這些事情,都被當作無稽之談,所以我不厭其煩的留下各種文字記錄和相關證明,就是想讓這些資訊去印證我說的話,而我能做的大概也就只有這麼多了。


另一個夢(上):祕魯的部落屠殺事件←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另一個夢:認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