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06

無以名狀

我無法形容自己最近的狀態,時間似乎停滯,天地之間,只剩我與我自己不斷的對話。
像我這麼多夢的人,竟然不做夢了,睡眠習慣也變得十分奇怪,不論幾點睡,即使是天亮才睡,睡不超過三個鐘頭就會醒過來,醒來的那刻,彷彿睡著的那段時間,只是一連串對話中的頓號,不需要任何整理,就能延續進行下去。

過去愛吃的我,最近也不太喜歡吃東西了,剛開始是不吃調味不夠重的肉,現在即使是加工過的熱狗也讓我感到反胃,如果家人沒叫我吃飯,就什麼都不想吃,即使吃,也都是食之無味,我只想喝水,因為總覺得口渴。

由於覺得自己睡得太少,我常常會在下午的時刻,要自己躺在床上,閉上眼休息,我會聽著外面的聲音,可能是水管發出的聲響,或是附近鄰居家中的對話。漸漸的,我覺得自己身上的器官好像都消失了,整個胸腔和腹腔都空空的,雙手也變得極輕,讓我有時會刻意動一下我的手和四肢,好感覺他們的存在,我的意識很清晰,卻是一片空白和寧靜。有時,時間一過就是一兩個鐘頭,但我既沒睡著,也不是醒著,在半夢半醒之間,感覺自己活著的氣息,但卻沒有夢境。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了,我不再擔憂這世間上發生的事情,甚至是我自己發生的事情,不擔憂並不是不關心,但卻不像以往,對於世間的不平和悲劇有那麼多哀傷和憤怒的情緒。只是平靜的接受一切。

每天我不斷的看書,看書的速度變得飛快,有時傍晚才去從圖書館借幾本書回來看,到了八九點,就看完了。時常,我會睡兩三個小時,醒過來,花一兩個小時,看完一本書之後,又試著讓自己入睡。這幾年來,太多的知識和體驗以及感受,讓我在腦中和心中裝了太多太多的東西,滿滿的,卻又空空的。每個問題似乎都通達一個答案,但所有的答案卻還不能給予我想要的結果。或著應該說,我蒐集了許多上好的素材,但卻找不到處理他們的方法,於是我不斷著在腦海中模擬著各式各樣的作法,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雖然我還是照常出門、洽公、約會,不同的是,我現在卻必須披著一張陳怡秀的外皮出門,我用過去的語調和態度去面對眾人,但我知道那已不是現在的我,過去的我還留在你們心中,而現在的我則還留在我的意識裡。

生活上的每件事相對於我腦海的複雜而變得異常的簡單,幾乎不需要分神就能處理,但即使是這樣,我多半也不想把時間花費在那上面。我走到了一個陌生的領域,在這個領域中,沒有其他人事物的存在,只有自己。

人世間的容顏找不到我想要的表情,諸種詞彙也無法確切形容我此刻的情緒,我知道只要一轉身,我就能離開這裡,但我卻不知道,我還能不能找到回來的路。所以,我只想盡情的探索,並記住此刻所帶來的任何細微感受。

關鍵字: 悲劇 圖書館 感受

老爸抽的籤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最近的生活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