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03

《我的心靈告誡我》紀伯崙

靜默中,我醞釀著一種狀態,以哲人的思想,輕輕地疏拂著它,以高賢的情懷,綿綿地灌溉著它。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熱愛人們所憎惡的事物,真誠對待人們所仇視的人。它向我闡明:愛並非愛者身上的優點,而是被愛者身上的優點。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愛 在我這裡不過是兩根相近的立柱間一條被拉緊的細線,可是現在愛已變成一個始即終、終即始的光輪,它環繞著每一個存在著的事物;它慢慢地擴大,以包括每一個 即將出現的事物。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去看被形式、色彩外表遮掩了的美,去仔細審視人們認為醜的東西,直到它變為在我認為是美的東西。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我所看到的美不過是煙霧間顫抖的火焰。可是現在,煙霧消失了,我看到的只是燃燒著的東西。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去傾聽並非唇舌和喉嚨發出的聲音。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我的聽覺遲鈍,只聽到喧鬧和呼喊。可是現在,我能傾聽寂靜,聽到它的合唱隊正唱著時光的頌歌和太空的讚美詩,宣示著隱幽的奧秘。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從榨不出汁,盛不進杯,拿不住手,碰不著唇的東西中取飲。在心靈告誡我 之前,我的焦渴是我傾盡溪澗和貯池中的水澆熄的灰堆上的一粒火星。可是現在,我的思慕已變為我的杯盞,我的焦渴已變為我的飲料,我的孤獨已變為我的微醉。 我不喝,也決不再喝了。但在這永不熄滅的燃燒中卻有永不消失的快樂。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去觸摸並未成形和結晶的東西,讓我知道可觸知的就是半合理的,我們正在 捕捉的正是部分我們想要的。在我的心靈告誡我之前,我冷時滿足於熱,熱時滿足於冷,溫和時滿足於冷熱中的一種。可是現在,我捕捉的觸覺已經分散,已變成薄 霧,穿過一切顯現的存在,以便和隱幽的存在相結合。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去聞並非香草和香爐發出的芬芳。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每當我欲亭馨香時,只能求助於園丁、香水瓶或香爐。可是現在,我嗅到的是不熏燃和不揮發的馨香,我胸中充溢的是沒經過這個世界任何一座花園,也沒被這天空的任何一股空氣運載的清新的氣息。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在未知和危險召喚時回答:"我來了!"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我只在熟悉的聲音召喚時才起立,只在我踏遍走熟的道路上行走。可是現在,已知已變成我奔向未知的坐騎,平易已變成我攀登險峰的階梯。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不要用自己的語言——"昨天曾經……"。"明天將會……"——去衡量時 間。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我以為"過去"不過是一段逝而不返的時間,"未來"則是一個我決不可能達到的時代。可是現在,我懂得了,眼前的一瞬間有全部的時 間,包括時間中被期待的、被成就的和被證實的一切。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不要用我的語言——"在這裡"、"在那裡"、"在更遠的地方"——去限定空間。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我立於地球的某一處時,便以為自己遠離了所有其他地方。可是現在我已明白,我落腳的地方包括一切地方,我所跋涉的每一段旅程,是所有的途程。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在周圍居民酣睡時熬夜,在他們清醒時入睡。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我在自己 的睡榻上看不到他們的夢,他們在他們的困盹中也尋不到我的夢。可是現在,我只是在他們顧盼著我時才展翅翱遊於我的夢中,他們只是在我為他們獲得自由而高興 時才飛翔於他們的夢中。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不要因一個讚頌而得意,不要因一個責難而憂傷。在心靈告誡我之前,我一直懷疑自己勞動的價值和品級,直到時日為它們派來一位褒揚者或詆毀者。可是現在,我已明白,樹木春天開花夏天結果並不企盼讚揚,秋天落葉冬天凋敝並不害怕責難。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明白並向我證實:我並不比草莽貧賤者高,也不比強霸偉岸者低。在心靈告 誡我之前,我曾以為人分為兩類:一類是我憐憫或鄙視的弱者,一類是我追隨或反叛的強者。可是現在我已懂得,我是由人類組成一個集體的東西組成的一個個體, 我的成分就是他們的成分,我的蘊涵就是他們的蘊涵,我的希冀就是他們的希翼,我的目標就是他們的目標。他們如果犯了罪,那我也是罪人;他們如果做了某件好 事。那我也以這件好事而自豪,他們如果站起身來,那我也一同起立;他們如果落坐,那我也一同落坐。
我的心靈告誡我,它教我知道:我手擎的明燈並不專屬於我,我唱著的歌也不是由我的材料譜成。如果說我帶著光明行走,那我並不就是光明;如果說我是一把被上好弦的琴,那我並不是彈奏者。
兄弟!我的心靈告誡了我,教育了我。你的心靈也告誡過你,教育過你。因為你我本是彼此相似的。我們之間沒有什麼不同,除了我談論著我,在我的話語中有一點爭辯;你掩飾著你,在你的隱匿中有一種美德。

紀伯倫 先知 :http://www.osho.tw/ebook/book4_01.htm



小即是美2 和平與持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半農半X的生活──順從自然,實踐天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