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10

社會的趨勢-彼得.杜拉克

大轉換期

大家關心的議題已脫離現實:
目前政治人物、經濟學家、學者、企業家及工會領域還在關注、發表著作及演說的議題,已脫離現實。具體證據就是:當今政治和經濟充斥深層的不真實感。


真正的分界線可能不顯眼,歷史的分水嶺不易察覺:
歷史的分水嶺常常是不引人注目,也很少人會注意到的,但是,當跨越這個到分水嶺後,社會和政治的面貌就會開始變化,在幾十年間,重新調整它的世界觀;基本價值、社會及政治結構、藝術、主要機構,形成新的世界。這就是新的現實。

持續到2020年的變動:
在變動後出生的族群,無法想像他們祖父輩及父母出生的時代,若以史為鑑的話,這個變動要到2020年才會結束。毫無疑問,下一個社會將到來,它與二十世紀末期的社會不同,也和大多人所期待的不同,它會有很多前所未有的構成因素,其中大部份不是已經存在,就是正迅速出現。
可以確定的是,新社會既會是非社會主義的社會,也會是一個後資本主義的社會。同樣確定的是,這個社會的基本資源是,知識。

(如同爬山一般,當爬上山頂的人對著後方的人說著前方的美景是如何壯闊時,沒有意識到自己也正在往這條路上走的人會說,不,我什麼也沒看見,我只知道我很累,而且這條路既崎嶇又難行,如果此刻就放棄,他會不知道,這一路的艱辛到底是為了什麼。)

如果人類文明的分水嶺就在不遠前方,越接近山頭的這段路想必空氣格外稀薄,山勢分外陡峭,人煙也特別稀少,前頭領路開路的人,或許會倍感艱辛,要走多遠,遇到多少阻礙,沒人能夠預料,但可以肯定的是人類的文明不允許再走回頭路了。


知識革命與知識社會

技能不是知識,只是一種技藝
儒家和道家對知識的定義南轅北轍但他們都認為知識不是指作事的能力或是技能也就是技術。技術不是知識,然而知識不會消滅技術,反而是技術的基礎,越去利用知識,就能更快取得先進的技術。知識蘇格拉底認為知識唯一的功用就是自我教育,使人在智慧、道德及精神上都能有所成長。工業革命之前,知識一直被認為與"所是"(being)有關,但如今卻突然變成"所做"(doing),於是知識變成是一種資源和利器。(可笑的是,現今世界普遍的高等教育都在鑽研技藝,卻忽略了知識,更別提智慧,當人們尋求知識的出發點是錯誤時,又怎能渴望找尋到真正的知識呢?就像世人看待彼得杜拉克,這樣一個對人心和社會了解透徹的人,若只從商業領域的觀點去理解他的話,又怎能學得好所謂的管理?)(在這裡我覺得他所指的知識比較接近邏輯思維以及觀念上的運作,並且更加強調的是對於人事物理解和認知的敏感度,因為是多元且多層次的觀念的統合能力,所以無法只是單方向的吸收,還必須經過自我重新整合過後,所得到的結果,而這就變成管理能力的精隨所在)

知識社會的特質:
下一個社會知識傳播比資金更加能無遠弗屆,沒有疆界,任何人都能透過教育管道往上爬,失敗和成功的機率相同。對組織或個人都相同,誰都能取得就業所需的知識,卻未必人人能夠成功,因此成為高度競爭的社會。
(在這個章節,我覺得他指的知識反而是傾向資訊,當人們誤以為取得資訊就能擁有知識,而不能又效的判斷資訊及整合資訊時,勢必無法在資訊(知識)社會中脫穎而出)

知識與組織:
組織提供知識工作者所需的延續性,這是他們有效工作的基礎,也只有組織能將知識工作者的專業知識轉化為績效。唯有當知識能與任務結合後才會具有生產力,這也說明,為什麼知識社會一定也是組織社會。知識與組織兩者互相依賴,但在理念、看法及價值觀上卻大異其趣。
(可以肯定的是運用組織形式共同創造的知識,絕對能夠超越個人能力所及,而這就是網路出現後,知識產生方式和過往最大的不同,當組織能夠有找到合適的方式,創造有系統的規則讓個人的思維和邏輯得以融入其中,共同推演之下產生出來的結果,足以使人類在各方面的成就和突破超越以往所無法企及之境地)其他參考資料:彼得‧杜拉克 網路,對文化的影響比對經濟大


企業理想國 第二章 裸體國王(中)p73-p85←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體驗貧窮 (page33-34)到希望便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