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1/14

我是人,所以我說謊

一個好友在MSN上的暱稱是"當自己害怕了解自己"我和他聊了聊想寄些書給他看 結果去書局晃了晃 看到了這本書"我是人, 所以我說謊~淺意識 演化 及社會文明如何教我們說謊"
之所以買這本是因為封面介紹上寫著:欺騙 說謊 和虛假是人類最重要的文化傳統.. 欺騙是人類所有關係的重要層面, 甚至包括最核心的關係:你和你自己的關係. 看到這句時,我就瞬間想到人們難道真的需要欺騙自己嗎? 真實的看見自己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晚上的時候 我花了幾個鐘頭 把書很快速的瀏覽一遍, 裡面吸引我目光的段落部分節錄如下:

"自欺為何能夠深植於人類的心智中?或許是因為它有助於我們和他人相處. 自欺不僅可以減輕生活
壓力,還有助於欺騙別人"

"只有先讓自己看不清真相 我們才能完全的騙過別人"

"太誠實,是反社會行為"

"社會被認可的謊言不僅是被容許的,而且還有強制性.不懂得這些技巧的小孩付出慘痛的代價,它們受到責備,處罰,甚至被社會排擠"

"一項針對美國高三學生的大規模調查發現, 百分之七十的人認為他們的領導能力高於平均值,只有百分之二的人認為自己的領導能力低於平均值; 有百萬名的學生,認為他們和別人相處的能力高於平均值; 百分之六十的受試者把自己放在前百分之十的位置,而其中百分之二十五的人自認為名列最高的百分之一,...而另一項針對大學教授的調查結果顯示,百分之九十三的教授相信自己的工作能力高於平均值"

"許多精神病學家提倡一個觀念,憂鬱和其它情緒失調問題,極大程度是根源於非理性思考....他們欺騙自己,拒絕真實;...然而,科學研究結果導出了相反的結論,也就是,憂鬱症患者對於實際狀況的瞭解,似乎比"正常的"精神病學專家還要更好...心理學家已經知道,"正常人"的想法都帶有浮誇的傾向;成功時,我們會說是自己的功勞,失利時,會把責任推給其他人...然而.心理學家發現,不論結果是勝是敗,憂鬱症患者對自我的評估都比較符合實際狀況....結論是:憂鬱症患者的症狀之一可能是缺乏自欺....一但去除或減弱了這個基礎,憂鬱症或其他情緒問題就會出現"

從上述段落讀下來,其實已經不難找到,為什麼我朋友的暱稱會是當自己害怕了解自己了。這也可以用來進一步說明,為什麼當許多問題,答案早就已經不斷有人提出時,大家卻還老是忙著找答案,原因在於答案不是人們心中所設定時,他們會寧願假裝自己不知道,還能夠繼續找。

而當看到太誠實是反社會行為,和人們總是過於高估自己的能力的調查數據,我也開始問起了自己,究竟我是太誠實 還是太會欺騙自己,後來我給了自己一個答案,很爛, 也很簡單: 只要是跟人有關的事情 就沒有甚麼標準答案。

當他們設計問券調查時,他們的選項,就已經現制了可能性,為什麼正確答案不會是百分之百呢?難道不可能百分之百的人,都是全世界前百分之一的優秀人才嗎?當然有可能 ,只是比較的項目各自不同。

如果不要把人當作一個同樣規格的工具時,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樣子做到世界頂尖,而那些硬要把人擺在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基準點共同評量的過時觀念,真應該丟到太陽系之外。

這本書看完,研究數據很多、資料很多、說法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是bull shit,因為這裡面有一個很大的假設前提就是 "真相會傷害人 所以人們需要欺騙"。

可是真相並不會傷害人、殺死人,是你對真相的態度和恐懼會殺死你自己,但在眾人都有這種迷思的價值觀下 說真話的人 確實進行的是一項反社會的行為(如果那個說真話的人 真的能夠區分真假的話)

我喜歡人們有禮貌,我喜歡人們呈現出好的一面,我喜歡快樂,但那不表示我喜歡充滿虛假和欺騙的社會。人們因為害怕而粉飾太平,常常可以在人群中,看到人們言不及義的哈拉,鮮少能夠聽到人們坦誠的說話,但是。我不覺得人們喜歡這樣子,如果人們真的喜歡這種包裝過的世界,他們不會看到嬰兒的笑容時感到安心,也不會喜歡仰望著星空發呆,更不會如同飛蛾撲火的追求愛與被愛。

我以為人們需要自欺是因為他們不相信自己能夠接受真相,他們需要欺騙別人,是因為不相信別人能夠接受真相。這種對自己和他人的不相信,消耗了諸多的能量和資源,懷疑、疑慮,使人們看不到自己,也看不到真愛。

何必呢?或許第一次會痛,第二次會痛,但第三次,第四次......人們就會知道,真實是讓人們能發揮自己潛能並且連結彼此最好的工具。當你學會面對自己、貼近自己,你根本不需要去上潛能開發,也不需要透過別人來得到對自己的肯定,你會發現,真實的世界,沒有人在幫你打分數做比較,真實的世界夠寬廣、夠遼闊,你只需要面對,並且向前。

這就是我在準備真實體驗工作坊的原因,這就是我在這裡述說的原因,這就是我一直相信,問題雖然很多 ,但真實不可怕,我們有能力面對的原因,我相信只要你不要放棄你的眼,只要你願意用心去看 ,希望就在不遠的前方。

--
渾渾噩噩、汲汲營營的人兒;在生活中搭起一道道不牢固的城牆的人兒。
像地鼠般,在黑暗的土地下,鑽著鑽著,摸著摸著,找不到方向,看不到目標。
有天不知怎的突然鑽出了土壤,聞到了新鮮的空氣,看到了陽光,也享受到全身伸展開的自由和舒暢;然而那空氣聞起來太芬芳似乎有些虛假,陽光也刺眼到令人爭不開眼,自由的感覺更是顯得如此的孤單。
地鼠嚇得躲了回去,抖著,抖著。
抖著,抖著,默默的抖著,抖著,過了許久,他終於緩緩的吐出了一句話 "我記得我是地鼠啊" 就死了。




首頁│ 下一篇→不管怎樣,還是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