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7/10

康巴人

康巴人是人們對藏族感到迷惑的原因之一,同時又成為西藏的活力和創造之源,屢屢吸引世界的目光。

           


生活和居住在康區大地上的康巴人,由於橫斷山的千溝萬壑和艱苦環境的磨練,他們不僅擁有了自己的康方言,還更多地保留了西北羌人那奔騰地血液—作為藏B型藏族地故鄉,他們擁有武士般地剽悍和山一般偉岸地身軀.同時,同是橫斷山的千溝萬壑和獨特區位使他們沒有成為茹毛飲血的原始人類,而×以開放的心態遊走四方.他們當中產生了大量×和英軍對陣的勇士和刺殺吐蕃贊普的俠客,更有橫掃高原的起義鬥士,因此被人讚譽為以勇武聞名的“哥薩克人”.他們不僅有外在的強悍,也有精明的頭腦,有時他們像噶瑪拔希開創活佛轉世那樣充滿創意,從近代邦達昌的赫赫威名到如今八角街的經商群落,又有人稱他們是“西藏的猶太人”.在朝聖路上,他們時而像吉卜賽人那樣的自由不羈,時而又像聖徒一樣的執著和虔誠--還有更多的人稱他們為中國的“西部牛仔”,在中國西部遼闊的大地上,在青藏高原的歷史大舞台上,上演著一幕幕悲喜劇。

亞歷山大留下的足跡

只要你進入康區,首先讓你驚奇的一定是康巴人:康巴漢子往往盤頭結辮,掛銀帶金,臉黑亮得如同墨玉,無頭飾者頭戴威武得氈帽,各式腰刀或橫挎或斜插,兩眼看人,目光直且深邃,拒人千里之外。個頭大多在一米八左右,走在街道上,像山峰一樣移過來,穩重且深邃.說話大聲,手勢較少,目不旁視,不苟言笑,一幅男子陽剛之氣,咄咄逼人.而女人則身體健壯,身材婀娜,長長的辮子上一串紅珊瑚早早映入眼簾.她們穿金戴銀,風吹銀飾和著略帶野性的爽朗笑聲,很遠就吸引著人們的注意和目光- -康巴男子過來是一座冷竣的山峰,女人過來是一座金銀的寶庫.

其實,康巴漢子的聲名遠播不只在今日,他們歷來廣受關注並名揚四方.

據說公元前336年,亞歷山大率馬其頓軍隊東征,用短短4年時間就征服了敘利亞、埃及和整個波斯.公元前326年,他又揮鞭直指印度.鐵騎越過印度河,大敗波羅斯攜帶象群的軍隊.數次征服馬其頓的軍隊抵達印度最富蔗的恒河流域.這時熱帶的潮濕悶熱、毒蛇蚊蟲,使遠離家鄉的馬其頓戰士吃盡了苦頭.怨聲載道的士兵拒絕東進,而此時亞歷山大的鬥志亦銳減.想當初,他征服了埃及,欲往東去,是漫無邊際的沙漠;向南,又是浩瀚的大海;現在東征印度,雖然一路所向披靡,但高聳如雲的喜馬拉雅山脈卻又橫亙在眼前.偉大的亞歷山大竟然以為自己已征服了人類居住的所有地區,遂寂寞地撫鞭而歎: “世界怎麼就如此之小呢?”

據說馬其頓大軍西撤時,在印度的北部山區留下了一支純種的雅利安人,他們後來分為三部分:一部分留在了恒河平原,一部分北上,在克什米爾地區定居,現在那裡的米拉羅部落的人,還保留著馬其頓人古老的生活習俗;還有一部分隨著季節,沿喜馬拉雅遠徙,在西藏東部的橫斷山區定居下來,漸漸演變成現在的康巴人.

又據說,當年以亞歷山大自居的希特勒,認為除了他的日耳曼人種是世界上最優秀的人種之外,還有另一支人種可以與之媲美,那就是康巴人.後來,野心勃勃的希特勒竟想到絕招,派遣黨衛軍專程到喜馬拉雅山區尋找純種的雅利安人後裔,準備從的克什米爾的米納羅人和康巴人中選擇部分英俊魁梧的男子,帶到德國與金發碧眼的雅利安女子結合,培養最優秀的雅利安人種,以滿足法西斯德國統治全世界的需要``````

此說法自然是野史的穿鑿附會.史載,19338年前後,德國的一名叫沙佛的博士確曾在希特勒作後台的基金會的資助下,帶人在西藏和康區等地進行了數次考察,並和西藏地方當局建立了聯繫……上述傳聞廣為流傳,以至於直到當代都有人言之鑿鑿的聲稱,他們見到年輕美麗地歐洲女人類學家或風流熱烈、金發碧眼的時髦女郎們到康區尋覓“夫婿”.

 

 


李大齊照片|造型師李大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Wo女郎馬諾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