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8/05

文化南向: 一位台商的越南文獻收集歷程 (續)

許燦煌7

許燦煌
 一個台商的文化新南向  (續) 《經典雜誌》20178月號

見識學術的傲慢
「你看喔! 中國聖旨是『奉天承運』為開頭,越南版聖旨卻是『承天興運』,除了以示區隔(中越),同時也有主從尊卑的意涵。」剛開始有些驚訝許燦煌的飽學,原來,他對於這些越南文史古籍不僅只是收藏。一般人眼中,一個工專學歷、讓人瞧不上眼的生意人,怎麼會懂得比學術圈的教授們還要深入地道?
一九九六年,收藏之初,他回台灣專程到故宮找專家鑑定詢問,想知道自己所蒐的物件到底是真是假,但他永遠不會忘記以下這段對話。
故宮專家告訴他:「你這物件,無庸置疑是真的,但是我們故宮,不收藏本國以外的歷史文物。」「您指的這個國家是,地理版圖之外,還是文化版圖以外的?」幾乎被激怒的許燦煌如此回應。
受此震撼教育,反而激勵他發憤鑽研,馬上辦了一張故宮圖書館閱覽證,自此頻密進出善本室,只要從越南返鄉,回台空檔,就泡在故宮的善本室圖書館內,開始自己認真苦讀越南文史。如今,對於越南歷代國號幾乎倒背如流,歷朝皇室君王名號、官吏職稱、典章制度、地方與中央的公文形制,甚至道教的符咒,以及北中南三地的古今地名遞變。從隨緣蒐羅到專志鑽研,現在的他,可以確切地告訴你,如何透過朱泥的粗精、紙張的質地,不同朝代皇帝在詔書上蓋章的方位、用字遣詞、字體,聖旨的圖騰、描金與繪銀的官位等細節,辨識出文件的年代與真偽。眼前這個「越南通」,不是靠死背書籍,而是真實進入歷史,藉著親炙這些文件史料,認識了一般人眼光中看不見的越南。
 許燦煌6
新南向應有新思維
許燦煌收藏的「破爛紙張」,早期主要集中在一九四五年前越南封建時代的文獻古籍,近年來也陸續收藏了越戰南北分裂與統一之間的報章書籍,以及一九六○年代東南亞華人世界的絕版報紙。一九七五年前後因為排華陰影的歷史背景,越南人對華文大都噤若寒蟬,華文出版品多被燒毀以保身家安全,收藏有一定難度。
從字體蒼勁的越南聖旨、詔文中,體會「小中國」過去臣屬大國的一段歷史;從華語的小學教科書、發黃的報刊中,近代東方的動亂,國際現勢的詭譎多變,都在眼下手邊的幾疊散亂文件中,抽絲剝繭地精采演出。他最常被問到的問題,不外「一個台灣人為什麼要收藏越南史料?」、「越南歷史跟我們(台灣)有什麼關係?」
許燦煌表示,這些歷史資料留在中國與放在台灣手上,效應完全不同。中國是以一種上位、統治者的思維來審視這些資料,台灣則屬於中立中肯的姿態。
「越南對中國有一種歷史的糾結與矛盾,對於這一段越南的華文化歷史,越南人倒不會不承認,只不過大多不願(主動)提起。」
許燦煌的收藏亦曾引起河內漢喃研究院的高度重視,院長阮俊強特別到訪,除表驚喜,亦頻頻感謝許燦煌對於保存越南漢喃文獻古籍的付出,並告知他的收藏,遠超過美國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法國遠東學院、日本東洋文庫及荷蘭萊頓大學的總和。藉著這些珍貴的收藏,許燦煌希望能引起兩方政府的進一步文化交流,也讓越南知道台灣的文化底蘊。
「台灣有很多優點,但最大的致命傷卻是眼光短淺,經濟淺盤,我們不去管國際社會發生了什麼事?將帶給我們的影響?成功或失敗的價值觀,總是以經濟利益為著眼點。」一位長期關注東南亞事務的學者如此評道。
距離一九九三年第一波的南向政策迄今,已經有相當不同的時空背景,二○一七年台灣的新南向政策,眼光不應只看到經濟。經濟殖民的帝國如英、法等國,在進行利益掠取之前,最起碼尚將研究當地歷史文化視為首要之務。許燦煌感嘆:「連對方的文化都不了解,就急著想賺對方的越盾,其實是非常短視的。」
一個無所求的越南台商,誤打誤撞蒐集越南文獻,二十年後,收藏範圍與認知卻比專業學術圈還要深廣扎實。這一位台越的地下文化大使,提供了台灣新南向政策的另一種視野,或許,文化的曲徑,才是最快速的經濟捷徑!
許燦煌8
 
《經典雜誌》20178月號報導的許燦煌先生。(全文)

https://lookaside.fbsbx.com/…/%E8%A8%B1%E7%87%A6%E7%85%8C-1…

許燦煌文庫 facebook粉絲專頁
 
 


華中師範大學成立亞洲研究院,濱下武志教授任院長←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