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7-22

為貓朗讀



我家的貓,體型與花色互異,每一隻的來處都很神秘,使我相信「生命的緣分,是前世今生的結局」。更迷信「貓選主人,而非主人選貓。」

.
古代的西方研究,認為智商最高的是「黑貓」,黑貓本身具備超強的「妖變」,會使出各種令人無法招架的魔法。但我家的一隻白貓,九怪又鬼精靈,且能通人語,據資料卻說白貓大都是「白子」基因,耳聾又色盲,生理上有缺陷的多;這些言論只能當作茶餘飯後,貓的不可思議,至今還是人類無法参透的生物。

貓,不管體型是纖細或渾圓,怎麼看,都是完美無缺的至極美麗,他們這種魅力主要來自身上「皮毛」顏色,看來五花八門的皮毛,其實只是五種類型,全部都是根據遺傳因子的作用來決定;包括「單一色、虎斑、重點色、相間色、毛端色」。

而真正奠定貓之毛色、花斑,則受到特徵容易顯現於外表的優性遺傳基因,與不容易外顯的劣性遺傳基因所影響,如同彩墨的調和與水氣的氛染,每隻貓的誕生,都彷彿是藝術家筆下獨一無二的創作。

沒有任何花紋或雜色的稱為「單一色」,「單一色」的顏色基本上都有黑色與紅色兩種色素的混和,只有白色是「單一色」中最為特殊。因此,白貓數量相對稀少,大都是「單胎」所致。一般人對於白貓的印象,都呈現「無理由」的偏好,我家的一隻白貓,果然成為眾人的圈選,而他則「選」了我。

我家這隻白貓,當初是在騎樓的花盆裡揀拾的。
天色已黯的下班時間,我正在等候公車,突然聽聞幾聲微弱的喵叫,我尋聲找到在花盆裡蠕動的貓,老鼠般大小,正在試圖找生路,我撫摸他冰冷的身體,擔心即將失溫而亡。當下並沒有任何遲疑,抱起他貼在胸口。

此時,這大約才手掌長的小東西,卻發出軋過周遭車水馬龍喧囂的吶喊,好像通了電的燈泡,瞬間活起來的他,不僅死命啼嚎,還拼命掙扎,但我明白他並非要逃離我的懷抱,他只是要確認我們之間的心跳頻率,他走在前世今生的途路,他在牙牙學語,他想訴說委屈,想與人交談,他正在呼喚那個魂魄中的印記與掛念。

這隻小白貓,來到我家,在保溫的睡鋪裡昏睡了兩整天,醒來時眼睛依舊還沒張開,可見他被丟棄時,還是剛剛出生的嬰兒。他呼息很微弱,幾乎讓我疑為要斷了氣。他不動如山,靜靜的捲成一團,白色的皮毛在燈下閃著一種溫柔動人的光芒,不知為何,我忽然便不擔心了,這白色使我相信他選擇堅強的活下來,他只是要先回到過往,去修補曾經斷裂的「時空」。

白色皮毛,藍色眼珠,粉紅肉墊,這是我家小乖的模樣,他今年十三歲,內斂而顯沈默,但卻熱愛以眼神與動作與我對談,我說的每一句話他都懂得,並且認真的回應,我們經常玩的遊戲,就是我為他朗讀貓書,在講述貓的床邊故事時,這小乖從不打瞌睡,眼睛炯炯有神的凝視著我。



貓的餐桌←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