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9-23

漂流的魚



暑夏以來,游泳池裡經常只有我一個人。

水裡孤單的我,在往返游過兩趟後,我總是停下來靠在池畔歇口氣,這時候卻因難免會遇上救生員的目光,而感到有些尷尬,因為,我知道我的泳姿一向不標準,救生員曾經糾正了幾次,又提示:有暑期班,你應該去上課。

當我回住處時,櫃臺的服務人員馬上交給我一張報名表單。這使我很為難,好像被逼著唸書上考場的小學生,我有點被嚇壞了,趕快就逃離現場。

.
之後的每次游泳活動,我彷彿受驚的魚,總是在角落偷偷搜尋著救生員的身影,希望能避開他的注目。

「在水裡,只要能像一條魚的來去自如,管他游泳姿勢對不對。」我這樣強作心裡建設,給自己一個「不在乎」的有力藉口。

然後,我忽然發現:人們都哪裡去了?

連救生員都不見了,四周靜悄悄,只有池面被風吹皺的波紋,不停的往一個方向流去。

大家都到哪裡去了?我的頭埋進水裡,好像不由自主的要去探問究竟。透過水鏡,我看到一群群的魚,在水中浮游嬉戲。我放心的追到他們身邊,想要加入群聚,可是,當我一靠近,魚群立刻像在黑暗中消失的煙火。

我試了幾回,都不成功,彆的氣快絕了,才急急衝出水面。

自從遷居到卡薩多島,第一個夏天就遇上了接連來襲的大小「颱風」,忙著適應在高樓生活所需要面對風流與風陣的瞭解,無暇享用地面兩個標準游泳池的設施。但是,我常鳥瞰其中一個利用運河開鑿引入海水的「鹹性游泳池」,總是充滿遐思的提問:那會感覺身在「汪洋」的懷抱嗎?

迫不急待的,第二個夏天來臨的現在,我幾乎每週至少有四天的傍晚,會在池畔出現,偶而,假日的時候,也會遇到「游泳班」的教練正在指導學員們踢水與換氣。

對於水,我有很深的恐懼感,儘管我的故鄉曾是台灣第二大最繁華的港口,但在我出生之時,早已因河道淤塞而成沒落、孤寂的小鎮,加上那是戰後、光復之期,大量軍隊與百姓來台進駐的年代,海濱不再是人們可以親近的地方,處處是荷槍實彈的武裝部隊,如同鬼域。

在我童年的印象,因為森嚴的海防戒嚴,大人不准小孩接近海邊,凡是有水的地方,如池塘、小溪或河溝,也被波及一律禁足,大人告誡:水是危險、黑暗、吞嗤的怪獸。在我記憶中,我們幾乎不曾把身體完全浸泡在水中的經驗,但是我從小在閱讀的小說中,卻感受到「泡澡、淋雨、游泳、、、」這些與水緊密在一起的想像空間。

「藍天、陽光、沙灘、海浪、椰子樹」,很多電影中的故事發生在浪濤起伏的海邊,原來,海水是浪漫的情節,海水載運著「船隻」,無論是勞動的捕魚船,還是旅遊的油輪,甚至是砲火四射的戰艦⋯⋯紛紛在我夢中勾勒出一幕幕的遠景。

於是,我開始嚮往著「水」世界。第一步我必須先打破刻板印象,也就是怎樣跨越一向對水的「恐懼」。有一年的暑假,我騎單車四處亂逛的時候,發現一個新建的教堂旁邊,有一座「游泳池」,立刻前去詢問,守門的人表示這是教友的活動空間,歡迎大家使用。

當下,我趕緊回家去找出姊姊的泳衣,又去買了一個玩具游泳圈,興匆匆的來到我嚮往已久的水世界。我站立在這座看來並不大的游泳池畔,卻有如瞻仰「巨人」而「顫慄」。好一陣子,我呆呆的,不知游泳到底該如何啟動第一步。

也由於游泳池周遭,除了守門人坐在入口的門房外,竟至全部空無一人。我心裡盤算著,沒有救生員的泳池,安全會不會有顧慮?

可是當時心裡滿溢了熱切的渴望,腳下晃動的水波紋,呼喚著我的勇氣。我一股腦就沿著階梯漫入水中。

夏天,水雖然很溫暖,但忽然被水包覆起來的感覺,讓我打了抖擻,不知為何,此時眼淚竟奪眶而出,有一種感動吧,彷彿來自記憶之外,來自久遠久遠沒有意識的曾經,曾經在「水」中日復一日的伸展、長大⋯⋯然後,以為掙脫了束縛,
要去更大更大的無限空間。

是嗎?這是身在母體子宮的記憶復甦嗎?我有點分神,究竟該怎辦,我站在池底,這裡是最淺處,水只淹沒到我的頸部,我感到很安全,我被這復甦的記憶牽引著,憋住氣把頭潛入水中,瞬間,我整個身體漂浮在水平面,這個動作並沒有人教導過我,是本能吧,我想。此時,我的眼睛看到的是池底用馬賽克拼出的一條魚的圖樣。

我正在享受著被水完全擁抱的無重量感時,氣卻憋不住了,掙扎著昂起頭已經來不及,便嗆到了好幾口水。雖然,雙腳踩到了地,但我覺得池底的那條魚,正在譏笑著我的笨手笨腳。

水彷彿衝到腦門,又轉而堵塞住氣管,我站在水中不停的咳嗽,胸腔一陣翻攪,嗆水的痛苦只有有過經驗的人才能體會。確實,我真的有點愚蠢,不夠靈活的人,要進入水世界,勢必要先被那條魚嘲弄一番吧。

但這慘痛的教訓,但並不足令我打退堂鼓,我上岸去拿了玩具游泳圈,套在腰部再度下水。有了護航的東西,我壯膽的越過了有魚圖案的淺處,往深處悠游而去。

我依然以憋氣的方式前進,但這一次我小心多了,在恰當時候我能警覺的抬頭呼吸,且游泳圈幫助我安全的漂浮不會下沈。於是,我想再去探望池底究竟還有什麼「魚」?

當我把臉栽進水中,竟茫茫一片,既看不到池底,也看不見周遭,水很混濁,因為我的游動似乎攪翻了沈積的沙土,我還感覺絆到了像水草、海帶的東西呢。

這時,我急了,腳踩不到地的恐慌襲上心頭。我意識裡原有的那些「黑暗、危險、吞嗤⋯⋯」的怪獸形象一一出現。

用盡力氣游回淺處後,我不得不把腳立定在池底,先給自己喘息的機會,然後,我知道我得趕快逃離這個「水域」。可是,我聽到了魚群的笑聲,來自水中的池底,一連串的音波抓住了好奇的我。

「嘿⋯嘿⋯⋯很晚了,要關門了,明天再來吧。」守門人走進來大喊,壓過了魚的笑聲。我被催促著爬上池畔,把游泳圈刮破了,那漏氣的聲音鑽進耳膜迴響。

「在水中用鼻子吐氣、出水面張嘴吸足氣⋯⋯要讓身體像一條魚的游⋯⋯」
我看到教練正在示範動作。

我趕緊潛入水中,我不需要游泳技巧,在水世界中我永遠是一個「過客」,漂流的魚對我很陌生,但是,水是有記憶的,在它的王國,我曾經也是它的子民。


.


夢幻市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每天都在度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