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9-30

生命的圖騰



童年的記憶中,似乎只有「貓」留給我最多的喜悅。我不喜歡寫功課,不喜歡跟鄰居孩子玩,不喜歡大人的話題和命令,對周遭的環境毫不所動。然而,唯獨貓,這 成天綣身臥眠,盤腿凝睇,什麼也不搭理的動物,是我最最鍾情心愛的,經常我們在天井裡,一待就是大半天,玩追紙球、打滾地戰、捉迷藏……儘管是「貓」的 牠,卻一如人「伴」,在我當時所能感受到人間世中,貓,無論是大貓、小貓、公貓、母貓,都和我相處得如此貼心貼意,比我的父母、只姐還親密,比我的書本、 現具還有趣。
.
家中愛貓者,除了我外,就是父親;也因為如此,家中一直有養貓的傳統。貓的吃食、飲水,乃至於便、尿的處理,自然而然成了我的職責,我是貓的保母、玩伴,貓也是我的知心、同胞,我們相依為命,那種人與動物可以經由親愛而靈通的默契,彷彿是我生命茁壯的營養素,成長的力量泉源,我不能失去牠存在我生活中的意義。

在找十一歲那年,我的貓因為偷吃鄰家的魚,被用毒餌誘亡,母親傷心之餘,把其他的小貓都送給做莊嫁的伯父,理由是田莊需要貓去捕鼠。

對大人的世界,我開始充滿懷疑和憎怨,生死、慈悲與愛的問題開始困惑著我幼稚的心靈。我只得在文字的串連與組合中尋找答案。這是我寫作的開始,如果以心理學來分析,日後文學創作成了我終生的追求一點也不驚奇。

開始故鄉到台北後,我一心一意盼望著的是哪天有能力租到一間有庭院的房子,我要養一屋的貓。結婚後,這個夢終於實現,我曾經擁有過十六隻大小貓同堂的紀錄。

和貓在一起生活,使我感到十分滿足,我覺得有那麼多那麼多的愛去付出,我在牠們起居的步調中,探出自然的奧妙、生命的莊嚴、愛情的神秘,我也從牠們特殊的性情中學習到冷靜、獨立、自信、自尊的智慧。

伴著我的成長,貓的生、老、病、死、意外……好像是我生命的圖騰,這裡面有我的信仰、理想、愛恨、悲喜。


有貓最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養貓的父親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