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8/29

我拉不住了

)「我拉不住了」!77歲的許萬頓留給兒子許源澄最後這句話,轉眼間就被大水沖走。這是8月8日父親節當天太麻里溪潰堤成災,許萬頓父子兩人在惡水中掙扎求生的最後一句對話。廣告推薦:綠島旅行

)「我拉不住了」!77歲的許萬頓留給兒子許源澄最後這句話,轉眼間就被大水沖走。這是8月8日父親節當天太麻里溪潰堤成災,許萬頓父子兩人在惡水中掙扎求生的最後一句對話。

「8月8日清晨6時許,叔叔打電話通知太麻里溪潰堤,我拉著父親正準備出門逃難,可是大水已經沖過來,根本無法出門,只好退回屋內」,許源澄心有餘悸地回憶莫拉克颱風當天清晨的恐怖經過。

莫拉克颱風造成太麻里溪潰堤,洪水沖過南迴鐵路路基後,挾帶大量土石和斷裂樹幹的大水如入無人之境,沿途沖毀南迴公路兩旁民宅,再越過南迴公路後,直沖許源澄的住處和修車廠。

「房子四周都被大水淹沒,已經沒辦法出門,我和父親躲在屋內,眼看著大水不斷從窗戶灌進來,我試著拉父親爬上高處,但是父親年紀大體力不行」,許源澄哽咽地說,看著屋裡的水位不斷上升,衣櫃倒了浮在水上,床架也在房間內漂著,心裡實在很急。

許源澄緊緊拉著父親的手,全力幫忙父親爬到高處躲水,「突然一陣大水從北面窗戶猛灌進來,瞬間把父親沖到南面窗戶外,我趕緊拉住父親的手,拚命想把父親拉回屋內」,雖然父子兩人的雙手仍緊緊拉住,不過和大水已經對抗一段時間的許氏父子,體力已被兇狠的惡水消磨殆盡。

「我拉不住了」!許萬頓看著許源澄說了這句話後,轉眼間就被大水沖走,許源澄連回話的機會都沒有,這是父子兩人最後一句對話,也是父親給兒子的遺言,兩人從此後天人永隔。

親眼看著父親被大水沖走的許源澄,雙手緊抓屋樑縫隙抵抗大水沖刷的蠻力,但體力也已到達極限,「本來也想放棄,讓水流走,不過一想到父親已經被沖走,更應該要努力求生,至少要活下去幫父親辦妥後事」,許源澄一想到這裡,心中不禁燃起旺盛的求生意志。廣告推薦:綠島旅行

許源澄緊抓天花板的工字樑在屋內逆水攀出北面窗戶,用盡全力踏著漂流木爬上屋頂後,舉目四望發現周圍已是汪洋一片。

許源澄在屋頂上坐立難安等待救援時,不禁感到「大自然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人類實在沒辦法和大自然對抗,現在也只能等待救援,如果等不及被救起,大概也只能被大水沖走」。

許源澄在屋頂上約等到下午3時許,終於被空勤總隊救難直升機發現,並順利完成吊掛作業脫困。

「運氣真的很好,能夠死裡逃生,當被直昇機救起時,感覺心情放鬆」,許源澄在父親節當天,親眼目睹父親從自己手上被大水沖走滅頂,原本以為自己大概也在劫難逃,卻幸運獲救重生。

「現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先找到父親遺體,如果真的找不到,只好辦法會為父親送最後一程」,許源澄紅著眼眶說,父親8月初才剛從台中看病回來,沒想到竟然在父親節一大早就被惡水沖走,「讓我的人生留下終生遺憾」。廣告推薦:綠島旅行



拒絕的藝術←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老舊橋梁改建加惡水斷橋 工程挑戰大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