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3/07/24

工作日誌:中評社的兩篇專訪報導

2013年7月22日,下午接受記者黃文杰專訪的部分內容;業登載於2013年7月24日的中評社新聞,報導網址如後......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26/4/2/5/102642572.html?coluid=93&kindid=8110&docid=102642572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26/4/2/3/102642354.html?coluid=46&kindid=0&docid=102642354&mdate=0724004642
陳朝建:朱立倫若出線 民進黨非蔡即賴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7-24 00:17:27 
 
  中評社桃園7月24日電(記者 黃文杰專訪)台灣私立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暨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陳朝建指出,過去民進黨並未輸得很多,因此路線會往中間靠攏。不過台灣選民並未像政治理論所講“絕對理性”,選民結構不全然是“倒U字”型,比較像“波浪”型,導致民進黨要重新執政,也不會全採謝長廷的論調。 

  陳朝建,台灣大學政治學碩士、博士,曾任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兼任助理教授、東吳大學政治學系暨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內政部”民政司地方行政科專員。 

  對於2016大選,陳朝建分析,假設國民黨是朱立倫出線,民進黨會型塑出一種氛圍,蘇貞昌與謝長廷很快會被淘汰!屆時不是蔡英文就是賴清德。配合國民黨人選出現變化,這種情況下,民進黨兩岸論述,會有所不同,“也許謝長廷的講話被某些人給吸納”。 

  談到謝長廷的“憲法各表”,陳朝建認為,謝提的是“憲法一中”,但這個“一中”,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北京對謝長廷的說法,要完全取得共識,基於政治現實也不可能。這種結果會有幾個好處,最重要是讓民進黨知道中國的底線,就是“憲法一中”,但又跟“九二共識”有點差別,也跟1999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有點接近,有高度重疊。 

  陳朝建畫兩個圓圈來比喻,左邊是“憲法一中”,所謂的鴿派,向中國靠攏,右邊是台灣獨立或台獨黨綱,所謂的鷹派,中間交集之處就是“台灣前途決議文”,如果重新解讀謝的言論,跟過去的民進黨主張,只是再次確定“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共識。 

  當黨內反對謝長廷言論出現,身為黨主席的蘇貞昌,被迫回到中間交集,民進黨若走到“憲法一中”,綠營基本教義派會崩解,甚至另組政黨。未來任何人假設代表民進黨,要經過“憲法一中”論述,所以基本上不會全採謝長廷的論調。
 
  原因在於,以政治學的理論來解釋,倒U字型來形容選民結構,為了搶中間大多數選票,為了重新執政,民進黨必須往“憲法一中”論述靠過去。 

  陳朝建指出,但這個假定是,選民分布果真是倒U字型,問題是,這跟現實是不一致,選民結構比較像似M字型或是波浪型,加上人民未必是絕對理性,只能說,會很接近“憲法一中”與“台灣前途決議文”的中間。 

  他說,至於倒U字型的中間,就是國民黨現在的主張,民進黨不可能全部跟國民黨主張一模一樣,它要維持差異性,強調台灣的主體性,否則會給台聯選舉市場。況且完全跟國民黨重疊,等於民進黨自打嘴巴,因此不會也不能,完全採用謝長廷的主張,這是民進黨的極限。 

  “也許民進黨路線不是最重要,反倒是黨內派系,才是舉足輕重!”陳朝建說,派系可能是理念,也可能是人與人的恩怨情仇,這當中又包括派系頭頭的募款能力,有一定的影響。 

  陳朝建說,募款能力在派系領袖的地位鞏固上,有舉足輕重的關係,甚至比理念傳遞更高,最明顯就是林濁水,林繼續堅持他的理念,但募款能力不如別人,就無法變成一方之霸,繼續停留在台獨理論大師,因此我們不會說林濁水是新潮流的領袖,只能說是大將,這代表派系在黨內互動,要看真正的實力。

  陳朝建認為,蔡英文自己也知道,不能全靠綠色金主挹注,格局會被牽絆,也讓後來小額募款發揮到歷史之高,形成半虛擬、半實體的金主地位,才能成立基金會,才能養士。 

  至於謝長廷的募款能力一直有影響力,當謝不是黨主席蘇是黨主席,謝論述就會被看重。 

  未來民進黨的兩岸路線怎麼走?陳朝建認為,關鍵仍在國民黨2016到底派誰出馬角逐,這會牽動民進黨對中國政策的討論與走向,當然派系領袖仍居於關鍵,中國政策走向值得繼續觀察。
 

陳朝建:馬英九很精明 絕非“水母總統”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   2013-07-24 00:46:42
 
  中評社桃園7月24日電(記者 黃文杰專訪) 馬英九續任國民黨主席,台灣私立銘傳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暨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陳朝建分析,“誰是第一副主席”是下一步重要觀察指標,這牽涉到黨內政治菁英排序甚至利益交換,還會連動民進黨的2016大選布局。馬英九絕對不是外界所謂“水母總統”(軟、無腦、有毒),精明程度不輸給陳水扁。 

  陳朝建,台灣大學政治學碩士、博士,曾任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兼任助理教授、東吳大學政治學系暨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內政部”民政司地方行政科專員。 

  陳朝建說,國民黨五位副主席當中可能有一位女性,不論是“立法副院長”洪秀柱或嘉義市長黃敏惠,或是兩席都是女性。關鍵誰是第一副主席,這牽扯政治菁英排序,如果“行政院長”江宜樺是第一副主席,與如果是新北市長朱立倫是第一副主席,政治意涵就完全不一樣。 
  
  陳朝建說,如果朱立倫是第一副主席,又是縣市長,代表“交換訊息”,意味新北市長要釋出,不論叫“內政部長”李鴻源或是江宜樺去選。 

  他認為,如果郝龍斌是第三、第四副主席,以他對馬的觀察,這代表“給夠了,郝龍斌沒有機會”,反倒是台北市長要給誰選,可以看看馬與連家,政壇的恩怨情仇怎樣發展, 

  陳朝建強調,如果馬仍“論資排輩”,派一位老臣接第一副主席,“必須自動扣除”,看清楚誰掌握實質第一。 

  對於馬英九這麼在意選黨主席,陳朝建說,除了可以完成馬自認的歷史定位,還有一塊是地方執政的任命權,黨主席仍掌握提名權,“從北到南還是我發號司令”。
 
  另外,就是黨主席還掌握黨產的奶水,一旦卸任後,還有政治餘溫,這一屆黨主席要擔任到2017年,縱使2016馬卸下大位,還有黨主席可運作。 

  當然目前有黨內有呼聲,希望修改黨章,讓“總統”兼任黨主席明確化,變成任期一致性。 

  陳朝建認為,馬應該不至於愚笨到,為此去修改黨章,畢竟黨章是政黨的“憲法”,為此修改意義不大,反倒是討論副主席配額,或是初選比例還比較重要性。 

  如果透過修法,修改為黨政合一,問題是,關鍵在“總統”有無兼任黨主席?並非任期是否一致性,只要黨紀夠強,不用修改就可以同步就可以。 

  “馬很聰明!”陳朝建認為,拋出每一議題,其實都有算計過。 

  以兼任黨主席的主張為例,陳朝建說,丟這議題,其實也在試探黨內接班人的想法,好比朱立倫,可以不講,但若表態支持任期一致性,就是要求馬一卸任要交出權力,絕對會被圍剿。 
  
  陳朝建分析,國民黨智庫或幕僚能力,還是比民進黨來得強,不僅是國民黨有“金小刀”(駐美代表金溥聰),相對智庫人數比民進黨太多。 

  從實體政治結構來看,民進黨只有兩“直轄市”、四縣,位置都在南部,可掌握資源、培養人才之處,遠遠不如國民黨。


工作日誌:Taipei Times的訪問報導←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工作日誌:華爾街的專訪報導(2013台灣九月政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