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4/07/06

記住自己:家鄉、新故鄉與周遊全國

這是曾任國家文官的陳誠老師,現職為某大學專業系所助理教授的教書心得。
  雲林,濁水溪南邊的農業縣。林內,相思樹林搖曳的故鄉。祖母、爸媽、哥嫂、姪女們都還住在那邊,是我的家鄉故里,我的老家。北上旅居之前,我在那裡生活了十八年,有著深刻的記憶與回憶,而且我不會忘記我來自雲林林內。   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離大學畢業的花季,已經十年有餘了。而辭卸公職轉進大學教書,也將屆滿一年。這一路走來的歷程,有點像是迴旋的夢境,心裡頭的感觸很深,也很複雜。   其實,蠻感謝大學及研究所期間所有老師給我的教導及訓練,也沒想到我現在會以此為業;更沒有想過,一度任職國家文官的我,還是喜歡粉筆灰的味道,捨廟堂而就學塾,這也許跟曾沉浸執鞭補教界的糊口經驗有關吧。   關於教書,原本奔波於台灣南北私塾,走遍補教江湖的我,雖僥倖重返校園之內,但跟以往相同的卻是,仍須全國走透透,而且幅員也比以前更廣。因為我現在所待的學校,是在台北、桃園、金門、馬祖都有校區,也都開設有課程的系所,很特別吧!   也許這就是命中所注定的勞碌命,也是上天給我的生命軌道,由不得我加以改變,但幸運的是,我還挺喜歡的。有趣的是,補教私塾的學生,南北的程度是有差別的,台北人比較聰明,但慧根不見得高明多少,也比較冷漠;愈往台中、高雄剛好相反,愈是南部人愈充滿熱情,但由於慧根長期欠缺教育資源的啟發,以致於看起來比較憨厚。連學校內的大學生、一般研究生,也有如此東南西北之差異。   比較特別的是,則在職專班的研究生們。台北地區的就很有活力,領悟力都很強;桃園地區的也不賴,學習能力與意願也都很強。至於,文風鼎盛的金門,還是如此,更富有閩南風情,通常抵擋不住高梁酒薰陶的老師們,是很難立足於當地的。還好我自認為酒力、酒品都不錯!   到了連江,也就是馬祖辦理招生時,當地的熱情招待、強悍民風,則讓我見識到完全不同於金門,更是不同於台灣南北各地的喝酒文化。在那裡教書的話,單單酒力、酒品不錯是不夠的,酒膽也必須足夠,否則是沒有辦法在三巡酒後繼續講課、教書的。   除了補教私塾期間的教書、自己學校的授課,加上政府機關的演講,還有其他學校的兼課,我因為執教講學的關係,才有如此絕佳機會踏上國土的偏僻角落。迄今回想起來,補教私塾期間的我,足跡曾遍及台北、板橋、宜蘭、羅東、桃園、中壢、台中、台南及高雄等地;現在的我,除寒暑假期間之外,則是偶而於外雙溪臨溪兼課(當然,也另曾在新竹香山的學院兼課過、流浪至淡水的學府代課過),時而在台北士林圓山講學、桃園龜山遊學教書,三不五時還得到金門、馬祖等離島地區周遊授業,或是到政府機關演講。   正因為如此,有機會乘坐國內線飛機的我,常常可以看到台灣的群山之美,山陵與平原的不同景觀,還有各地海岸線的波濤、浪潮,即使前往金門、馬祖兩地,我也是如此欣賞之。特別是,每當航機飛越濁水溪時,我常襟不住地從機窗往下瞧,時而望見嘉南平原的樸實、中央山脈的險峻,偶而也可於夜間看到六輕工業區的明亮。   我原以為是故鄉在呼喚著我,後來才發現即使旅居北部之後,只要有機會周遊全國各地教書,我還是習慣把家鄉當作台灣地理教科書的中心點。巧的是,我現在就定居在雲林人北上的重鎮,淡水河畔的沙洲之地:台北三重。這個落地生根之處,是每次搭乘國內線飛機要降落松山機場之前,我也會瞧瞧的新故鄉,因為我的妻女都在此成長!
sanchung.jpg


記住自己:陳誠老師的心路歷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記住自己:從廟堂回任杏壇的心路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