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24

2007三訪西藏(37):川藏公路之丹巴甲居藏寨

  
丹巴甲居藏寨距離丹巴鎮約7公里,由200餘幢外型可愛的嘉絨藏族傳統民房所組成,上下錯落於山巒間,與周圍的森林、溪流、農田和諧相處,有如一個藏區的童話世界。


從丹巴鎮中心沿著大渡河往山上走,沒多久,一幢幢可愛的嘉絨藏族民居就像小樂高般錯落於山巒間,吸吐著大自然的靈氣;隨著高度不斷攀升,甲居藏寨四個大字也跟著出現在眼前。丹巴地區到處都可見散落於山間的藏寨,但以甲居藏寨最為集中。原本這裡是個遺世獨立的藏寨,隨著經濟改革的腳步不斷深入中國各城鄉,當地居民決定自己來創造財富,於是共同集資開發山路、發展旅遊業,家家戶戶將自己的家舍整修成民居,美麗的嘉絨藏族姑娘也化身為替遊客解說的導遊。在他們的積極招手下,甲居藏寨知名度愈來愈高,甚至成為「康巴風情名片之一」。

初見嘉絨藏族的藏寨,真的會讓人眼睛一亮。藏寨的建築是房屋和碉堡的結合體,三層高,土磚色的外牆頂端依序塗有赭紅、黑、白三色條紋,和花教寺廟的顏色有異曲同工之妙。藏寨頂樓還有一塊突出的四方形屋頂,屋頂四角各豎立著一根白色突出代表四方神祗的犄角,上面插著經幡,遠看很像是戴著皇冠的屋頂,極為特殊。這些房子是嘉絨藏族的傳統建築,據說都有上百年的歷史。

嘉絨藏族是藏族的一個支系,集中在四川阿垻藏族羌族自治州和甘孜州等地
,世代以農耕為主,所以藏區稱他們為「絨巴」,即農區人的意思。嘉絨藏族擁有自屬的藏語、服裝和生活習慣,並和羌族人一樣崇拜白石,把白石當神靈祭拜;房子四角的突出物,就是象徵著他們口中的白石神,也就是我們的土地公。由於長期和漢人相處,嘉絨藏族已明顯漢化,外觀上很難分辨出與漢人的不同。沒錯,担任導遊的嘉絨藏族姑娘人人皮膚白晳,身上穿的衣服也無異你我,只有頭上戴的那一頂傳統藏式頭飾透露出她們的真實身份。

我們抵達的這天,天氣不太好,剛下過雨的山路一片泥濘,上山的確有些難度。不過,眼前美景深深吸引著我們,讓我們繼續風塵僕僕地趕路上山。

師傅載我們到他經常造訪的「三姐妹家」。我們是當天最早到的遊客,除了我們之外,整個住宿已被廣州的一所大學包下,看來,這將會是一個很有活力、很吵鬧的夜晚。

趁著學生還沒到達,我們趕緊四處參觀、拍照,把嘉絨藏族的房子給上上下下仔仔細細觀賞一遍。這三層樓有如大ㄇ字形的建築物,中間是個廣場,一樓左邊是廚房、中間和右邊平時是大間宿舍,裡頭一張張大型的座椅飾滿龍虎造型的藏式風格繪畫,更顯虎虎生風。二、三樓則是一間間的客房,有標間(含衛浴設備)、也有普通間。再往上走,頂樓可以遠眺整個甲居藏寨的風光,山林裡盡是藏民自種的蘋果樹、梨樹、核桃樹和花椒樹。果實成熟時來訪,遊客還可以自己動手採食最新鮮的水果,吃到飽為止,充份享受田野人家的生活之樂。

拍完照、洗完澡,也差不多飢腸轆轆了,這時廚房也備好了晚餐。餐桌雖然是個簡單放置在樓梯旁、廚房口的木桌,但食物可豐富了,各式自種或山上天然的蔬食洋洋灑灑擺滿桌子,數一數,哇,四個人居然有十道菜,會不會太奢侈了?除了佳肴,還有自釀的青稞酒一壺,我們簡直是到山上來當皇帝、皇后的嘛!晚餐好不好吃?那還用說,這可是我們走川藏線以來吃得最好的一餐,每道菜都叫人嘖嘖稱好,尤其那一盤手撖的酥脆玉米餅,更是好吃到讓我不顧形象地大啃特啃。師傅看我那麼愛吃,好說歹說才讓廚房再幫我們加了幾個(因為人家學生們也要吃),最後大家還決定各留一個給我當隔天的早餐,哈哈哈,大胃公主的早餐終於可以有點不一樣的內容了,所以當晚大胃公主是含笑入夢的,甲居藏寨,我愛你!(當天一人
RMB70/含住宿、晚餐和隔天早餐,真夠物超所值的)


離開丹巴鎮,沿著大渡河前行,我們要去拜訪甲居藏寨囉!


甲居藏寨的房子逐漸出現在眼前啦!


趴在石頭上遊戲的可愛姐弟。


此地的嘉絨藏族姑娘,人人搖身變成導遊。


從上往下看,四處都是藏寨。


來,靠近一點瞧,嘉絨藏寨是不是很可愛?


來,再湊近看,這房子像不像戴了皇冠?


建築外牆美麗的龍頭雕飾。


屋頂上,傳統建築與現代化太陽能設備共容一地。


我們的師傅愈來愈能配合情境拍照了。



三姐妹家的內部情景,充滿濃濃的藏式風情。


豐盛的晚餐,滿滿一桌菜,吃撐了我們四人。


三姐妹家的老二。

 

 



2007三訪西藏(36):川藏公路DAY5←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07三訪西藏(38):犀牛酒吧&那些花兒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