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27

放假一年(1)順著流走

        
去年五月起,生命意外地放了將近一年的長假。沒有刻意選擇、也沒有刻意逃避,於是我知道,這是生命自己的選擇。

放假的日子,學著與自己相處,與簡單生活為伍,才發現,日子竟還可以如此有滋有味、如魚得水,而且學習的成果不輸人生任何一階段。且讓我以筆為工具,深入記載這段期間的心得與收穫,做為生命假期的實質見證,也讓忙碌的上班人群能從中得到點滴滋潤。

如果你喜歡這一系列文章,是我的榮幸;如果激不起你的漣漪,也無妨。過自己喜歡的生命,不期待別人的讚賞或認同,向來是我的人生態度,惟有如此,我才能真正與自己靜心相處,不活在別人的掌聲與價值觀裡!



2007
5月中旬,我失業了。從台北打電話回老家告訴媽媽這個結果,媽
媽緊張地在電話那頭問:「沒工作了,怎麼辦?」電話這頭的我卻笑笑地說:「不怎麼辦,就先搬回台灣呀!」


故事是這樣的。


2002
12月,完成第一次西藏旅行回到台灣後,我決定搬到上海工作,以便日後能有機會再度造訪西藏這片風土人情都讓我念念難忘的淨土,也給自己一至二年不同的生命視野與工作經驗。這一去,出乎意料地我竟前後在大陸生活了近四年,工作一個換過一個,而且台資、外資、陸資企業都因緣際會經歷過;雖然,每年我都會嚷嚷著要搬回台灣,但年年卻都被不同理由給留了下來。只是這四年工作不斷披荊斬棘、並不斷在中國四處出差與旅行的我,卻始終無緣再度踏上西藏。


2006
7月青藏鐵路即將正式啟動,蜂擁入藏的人潮勢將不可擋,為了再度深情擁抱自然純樸的西藏一回,我不斷向上天祈禱,讓我有機會請假成功。奇蹟似地,原來忙到不可開交的工作,突然因為高層走馬換將而面臨預算被砍、計畫被延宕的窘境,這讓無所事事一個多月的我突然有了很好的「離職藉口」,並得以在6月完成一趟極其難忘的二度西藏行。


二遊西藏心願完成,當年
9月我也下定決定搬回台灣陪陪多年來只能偶爾看到我幾次的母親,盡盡為人子女應盡的孝道。未料,搬回台灣不到兩個月,有大陸工作經驗的我又被昔日老東家相中,徵召前往福建工作。


二次整裝前往大陸工作,親朋好友的眼珠幾乎掉滿地,沒人知道我葫蘆裡究竟在賣什麼藥,既然已經無心於上海工作、又把家當都搬回台灣,為什麼還要再去廈門?在一片大陸熱的時候,又幹嘛選擇去這個非主流城市呢?


其實,我的理由再簡單不過,一來賺賺生活費,二來到廈門住一段時間正好可滿足我的愛旅行個性。對呀,之前我曾到過廈門出差,對它的印象極好,加上公司與我的合作方式是採先簽約三個月,之後再視情況決定是否要繼續合作,這對還不知廈門有多大吸引力的我而言,算是沒啥損失的合作方式。


很快三個月即將結束,老闆對我的工作很滿意,加上客戶的專案也還未完全結束,於是老闆提出簽長約的想法。只是,這三個月張開眼就是工作的可怕經歷,讓很重視生活的我開始懷疑長期留在廈門的意義而不願輕易答應老闆,最後只好雙方再簽三個月合約。


三個月又滿,我又想走人,老闆卻力勸我要簽長約,甚至還同意讓我先回台休息一個月。心中始終猶豫不決的我,只好先回台探親,順便與人在台灣的老闆續談合約之事。其實只有我自己知道,當時對於回去廈門有多掙扎,直覺那是一紙賣身契,惟一能說服我簽約的原因僅只是因為待遇優於台灣職場。偏偏,我是不太愛為五斗米折腰的人,簽與不簽都讓我為難,但老闆一副不願放人的樣子,讓我深切認為必須就此認命了。


誰知,生命突然再度自己轉彎!合約上一些條款文字讓我不甚舒服,覺得未被尊重,老闆卻認為那是集團的統一條款,沒啥好討價還價的,對於我的疑問他也不想照單全收,於是,簽約的事突然生變
….,最後老闆以一封email回覆:「不想勉強妳接受,還是不要續約了吧!」


這樣峰迴路轉的結局,實在有點出乎意料,但我不僅不沮喪,反而有著如釋重負的感覺,而且讓我高興的是:結果不是我決定的,這表示雙方真的緣份已盡。


簽約不成,人在台灣的我也得準備回廈門打包行李,走在台北街頭一個念頭突然無端鑽入腦海:「去西藏吧!」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想法,我確實有點驚訝。前一年已經完成二訪西藏的心願,至此了無遺憾,本以為此後西藏就會深藏在我內心某個角落,成為此生永遠的記憶,誰知一年後,我的內心居然又發出呼喚的聲音。


疑惑的同時,又有一個聲音告訴我:
why not?是呀,why not?前一年進藏是青藏鐵路啟動前;時逾一年,也許我可以搭乘這條鐵路入藏,一來親自體會這條被炒得沸沸揚揚的「天路」之奇,二來也回去重訪舊友、順便看看一年來大量的旅遊人口是否對西藏造成什麼巨大的損傷?


幾天後,我飛回廈門打包家當,同時準備入藏的相關事宜。入藏證、機票、鐵路車票,種種都略帶點難度的需求,十天之內居然讓我如過關斬將般透過各種管道一一解決,讓三訪西藏的道路彷若是一場早在瞑瞑中即被安排好的必要行程。此時,我仍未能體會這場旅行會之於我生命的意義,一直到真正踏上西藏土地後,答案才終於揭曉!


第二次西藏行,在寺廟裡厚臉皮要求僧人帶我回宿舍參觀,因而結識了一位和善的僧人;只是,當時幫他拍的照片卻一直隨著我東奔東走不曾寄出。第三次西藏行,我特意帶著僧人相片同行,要尋找這位已斷了聯絡的僧人、親手把照片奉上。幸好僧人在寺院二十餘載,認識他的人不少,讓我未費太多心力就完成尋人任務,而且透過照片喚起他一年前的記憶。意外的緣份,讓我與此僧人就此結為好友,並有了更多的互動。


然而,這次旅行不僅是我與此僧人的深入結緣,更是我與自己生命靈魂的深入結緣。日後在參觀某處寺廟時,一個清清楚楚的僧人影像突然躍入腦海,接著心底一個聲音告訴我:「那是前世的我!」原來,前來這個時空與自己的前世相會,看見自己與西藏的深遠緣份,是我必須三訪西藏的原因。廈門的工作、最後的合作破局,都是為了把我推向此地的助緣。剎然領悟這些意涵的我,當下只有無比喜悅接受上天賜予的美麗境界,這,是我所不曾期待出現的結果呀!


日後,除非是談話對象合宜,否則我不太願意就此經驗與人詳談,以免被貼上「怪力亂神」的標籤。生命間很多事情,若非親身接觸,真的很難斷是非。此外,,我也無意讓自己沈溺於這種與自我靈魂相遇的情懷裡過久,看見它、了解它,然後以一抺微笑歡欣感謝這股緣份的成就,足矣,其他的真的沒什麼值得執著了。


人生,不就是如此嗎?許多事情百轉千迴,在快速湧動的當下,我們未必能體會其中道理,唯有等到事過境遷重新品味時,才能恍然明白每一次經歷所為生命累積的甘苦與學習結果。


第三次西藏行,首先為我一年的休息時光揭開序幕,然後帶領我重回西藏看見生命的緣份,接著它又成就我出版人生第一本書籍「西藏,美麗靈魂的故鄉」(書名暫定,即將於七月正式出版)的因緣。順著流走,不刻意轉彎,也不刻意抵擋,人生永遠會在適當時機讓我體會到最美的幸福感。我,夫復何求?


看到這,先別急著羨慕我,回頭檢視一下生命,很多的偶然與必然,正等著您細細抽絲剝繭咀嚼喲!如果,此時您尚未體會到生命之流的方向,先別急,敞開心胸慢慢來,待時機成熟時,您必能體會到其中甘甜的。祝福您。


奧修襌卡.順著流走

他順著生命的流在走,從來不會想說:「我不喜歡那樣。」或者「我比較喜歡走另外一條路。」
生命中的每一個片刻我們都會有一個選擇,看看是要進入生命的河流,跟著它漂浮,或是要逆流而流。它表示你現在能夠漂浮,信任說生命將會支持你的放鬆,並帶領你到它想要把你帶到的地方。讓這個信任和放鬆的感覺越來越成長,每一件事都剛好按照它所應該在的發生。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