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竭誠歡迎您的光臨,請多多指教~
2017/09/10

解讀(二十三)

        列隊順序獻花環。
        金瓜石戰俘老兵肯恩,套在
雙臂的拐杖,不知何時己取下,兩位童子軍一左一右,小心冀冀扶著他的胳臂,冒雨走向戰俘紀念碑,

          彎腰向紀念碑獻上第一只紅色罌粟花環

        盟軍及台灣退伍軍人代表緊接在後
   



    左上角右上角:共同辦理同盟代表
    左下角: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
    右下角:基隆榮民服務處和八二三老兵



        左上角: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理事長:麥克 荷斯特
       右上角:戰俘遺孀
       左下角和右下角:戰俘家屬


    站在紀念碑右側的兩位小號手,開始吹號.....


       此時山城的陣雨,越下越大.....
       重新再次檢視這張照片,看到九十歲的戰俘老兵肯恩,
在雨中奮力挺立,心頭仍殘留著當時的震撼。只是不知何因,我到現在還是認為:這場陣雨不是偶然,應是九泉之下的夥伴們,相偕來跟他打個招呼吧?!


       現場所有參與者,同聲朗誦:『懷念頌辭』
        (節錄自:勞倫斯  賓揚(1869~1943)的『致隕落者』(譯者:蔣曉風先生):
 
     他們在歌聲中邁向戰場;
     年輕的容貌英俊挺拔,眼神充滿堅毅真誠;
     面對難以預料的危險,他們仍堅持到底;
     面向著敵人倒下。
    他們不會變老,只有活著的我們會老;
    他們不再受年齡干擾,也不受歲月摧殘;
    日出日落;
    我們時時懷念著他們。





      美麗的女風笛手,開始吹蘇格蘭風笛.....



    致上真摯的慰問

    大家一起來拍張照片吧!


              


        七國人士齊集金瓜石戰俘營遺址,舉行剪綵/夥伴雕像揭幕典禮,如此隆重的場合,主辦單位對在地人的態度,連『入境問俗』
這四個字都做不到,更不要說國際禮節了。至於我個人看法是:「啄鼻仔寮」還是:啄鼻仔『寮』!
   

 
繼續閱讀
2017/09/09

解讀(二十二)

裝甲槍兵 肯恩 派特,第80反坦克炮兵團
前金瓜石及磺窟戰俘
朗誦:『牆透露的訊息』



     這一天,蔣曉風没有來金瓜石戰俘營參加紀念儀式,現場無人主動為在地居民將英文翻譯成國語。我的應對之策是:盡力將眼前的景像,以手中相機一一拍下,等回到中壢後,再以文字記錄存檔。將當天所發的二份英文程序表,用印表機掃描,以伊妹兒直接傳送給蔣曉風先生,請他幫忙翻譯成中文。
       這種作業方式,可以說是十分落後,只是考慮到自己的體力和經濟情況,也只好將就點了,日後若有餘力,再叧闢路徑。



    
       剪綵典禮正式開始:






   低頭為戰俘紀念公園默禱與祝福。



    前往夥伴雕像地點



雕像前,五顏六色的傘海



       瓜山里里長吳乾正先生右手撐傘,左手扶持著金瓜石戰俘倖存者:肯恩。


    肯恩伸手將蓋住夥伴雕像的紅布拉下....



    三人與與夥伴雕像拍照為記。


     第二份程序表:
  台灣戰俘公園(第二階段)
   開幕典禮

  2011年11月13日

     
 台灣戰俘公園(第二階段)
     開幕典禮(反面)

        歡迎及典禮開始:

     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理事長:麥克  何斯特致詞:



     中華民國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秘書長:曾金陵先生致詞,他從頭到尾都是以國語演講。


      由中華民國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副秘書長:宋海笙先生,在旁翻譯成英文。


 

    


    
繼續閱讀
2017/09/07

解讀(二十一)

    第二天,與大溪小青網友約好在中壢火車站會合,搭六點四十分的自強號,在瑞芳下車,改搭1062客運,抵達祈堂廟已是九點二十八分。      
      下車後,從候車亭往下望,眼前全是灰色濃霧,看不到啄鼻仔寮的影子,昨日在新店磺窟時,難得一見的好天氣,一大早就陽光普照,有如三月初春。想不到一夜之間,竟然風雲變色,整座山城皆被濃霧籠罩。


 

      帳篷內,祈堂廟/瓜山里里長吳乾正/瓜山國小校長蔡佩芳所送的花籃,以和平與追思為題。
   

         專車抵達,戰俘老兵和家屬陸續下車。


        黃金博物館館長梁晉誌先生



       這次整修啄鼻仔寮,工程經費高達三千六百萬新台幣,更換名稱以:「國際終戰和平紀念園區」為名。 既然以『國際』兩字相稱,戰俘營追思活動,應是以國際禮節為準。
     
         當天的情況如下:
       現場只提供英文程序表,程序表共有兩種,一種有兩頁,兩種共四頁。不過没有附中文程序表,規定每人只能拿一份。我有意代山城耆老拿一份英文程序表,馬上被何麥克當面用英語回應「NO」!

      當天因為陣雨不停,程序表被雨淋到,雨漬十分明顯。
      第一份程序表:
      紀念儀式程序表(正面)
      2011年年11月13日
      我們會永遠記得正面:201


 

    紀念儀式程序表(反面):

   

    向山城耆老請教,以前有看過中文程序表嗎?
    那有?阮透世人嘛毋識看過這款米件!
    冇向黃金博物館建議嘸?
    那也嘸講?嘛有向何麥克太太講,還是同款嘸中文……..

    . 國際人士輪流上台以英文演講,未見中文翻譯員為在地人翻譯成國語。
   
山城的耆老向我訴苦水:『這些阿啄仔攏用英語講,祙輸鴨子聴雷.......』




     一位世居山城的耆老,當天專程趕來參加,照片中的他,面對一連串的英文演講,滿臉茫然之色,他的女兒在我的格子看到這張照片,大驚失色,她對我說:「她從小到大,從未看到她的父親有如此的神情」。




       照片中的滿頭銀髮的戰俘遺孀,旁邊是她的女兒,她在致詞時,悲慟之情溢於言表。

 


繼續閱讀
2017/09/07

解讀(二十)

大家一起拍張照片吧!








團體大合照


 回到昔日戰俘營遺址

竹林下面的水溝,就是戰俘上大小號的地方


戰俘在這塊空地種地瓜和花生





呷飯啦!



台灣的辦桌,桌上的碗和筷以及湯匙都是免洗式的
,没有提供刀叉。


        主人的誠意若有夠,人客飲水也會醉。


蔣太太與戰俘老兵互抱道別

蔣曉風送戰俘老兵上車


     同一件事,同樣的人,日期只差一天,兩地居民對待戰俘老兵的態度,差別竟然如此大。現在重親檢視自己當時所拍的照片,雖己事過多年,仍汗顏不己。



 
繼續閱讀
2017/09/07

解讀(十九)

車門打開,戰俘家屬魚貫下車.....










 熱情的社區居民迎客,敲鑼打鼓吹嗩吶,嗆嗆滾....



 好久不見!



 自由時報記者帶了一份當天的報紙,內容如下:
大直戰俘營紀念碑設立/ 英老戰俘淚憶當年 見證歷史

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538653
2011-11-12

   
  遺址位國防部新大樓營區
〔記者羅添斌/台北報導〕二次大戰末期,日軍在台灣設置多達十六座的戰俘營,專事收容擄獲的同盟國官兵,總人數高達四千三百四十四人,其中位在台北大直的戰俘營,遺址恰巧就位在國防部新大樓營區內。國防部昨協助設立紀念碑,讓十餘位曾是戰俘以及相關家屬想起當年情景時,情不自禁當場啜泣。

「我很慶幸當年可以活下來,見證這段歷史」,高齡九十一歲、自英國千里跋涉來台的Ken Pett先生感慨說著,眼眶中不禁泛出淚光。Ken Pett在二戰期間擔任英國皇家砲兵第八十反裝甲團砲手,在新加坡作戰時遭日軍擄獲,被送到台灣,拘禁在金瓜石及新店戰俘營。

吟詩「誰將記得他們?」
戰俘家屬Jim Ferguson昨天在紀念碑落成儀式上,朗誦「誰將記得他們?」的英文詩歌,但一開口就因為憶及亡父而激動,數度哽咽無法自已。「父親曾說,這裡的山景七十年來都沒有改變過」,另位戰俘家屬說,他父親在幾年前曾經來過台灣,也到過當年的大直戰俘營遺址回憶過往;對於台灣政府能夠在戰俘營的遺址設立紀念碑,家屬心中無限感激。

首度由軍方設立紀念碑
二戰末期日軍在台設立的十六座戰俘營,「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成員曾跑遍全台各地,找尋戰俘營遺址,並且自行設立紀念碑,昨天則是首座由官方設立,同時也是在軍事營區內設立的第一座紀念碑;老戰俘及家屬們明天將前往金瓜石戰俘營遺址憑弔憶往。

該協會表示,國防部新大樓營區過去曾是「大直第六號戰俘營」,自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十四日首批戰俘運到此處開始,大部分的時間,營內戰俘人數維持在五百人左右,於一九四五年九月六日撤離。

    南胡演奏....典禮開始......





由研究生吳佳鴻担住中文翻譯


  磺窟戰俘老兵致詞




地方代表致詞



 

      獻花圈.....在地居民手中的花圈,是居民自己製作的.

       戰俘老兵手持紅色罌粟花圈,向紀念碑獻花。






     紀念碑前~無聲的傷慟...


 


繼續閱讀
2017/08/12

引用文章:據黃慶輝請開採臺北縣基隆區地內煤礦一案批復知照由(上)


      這份申請開礦文件,我在數年前就己看過,相關文件圖片足足有二十多
張。申請人:黃慶輝。先前奇摩有一位海外網友,在我的格子留言,自稱姓黃
:是在金瓜石祈堂跤出生的囝仔,他的父親名叫黃慶輝,第一次看到這個名字
時,還以為是同名不同人。不過信封上寄信人的地址,就在金瓜石新店仔,
離我的老家不遠,步行約
五分鐘。名字和住址合在一起,應是同一人。
      曾向祈堂跤的長者請教,是否認識黃慶輝?答稱:認識。至於黃慶輝申請
礦之事,則說:從未聴人提起過。己確認:黃慶輝是黃仁祥的養子,生父是
金瓜石祈堂
廟創辦人黃 從,養父與生父是手足關係,黃從是兄長,黃仁祥
是么弟。

                             黃慶輝養父黃仁祥


     南子吝簡介如下:
    資料取自維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D%97%E5%AD%90%E5%90%9D

   『南子吝,原寫為南仔吝,是新北市瑞芳區的一個地名,位於該區北部偏東。
清治末期,南子吝地區為一街庄,稱為「南仔吝庄」,隸屬於基隆堡。該庄
北邊臨海,東與草山庄為鄰,南邊為燦光藔庄,西南邊一小段與武丹坑庄
界,西邊為九份庄水南洞庄為鄰[1]

     1901年(日治明治三十四年)11月,該庄隸屬於基隆廳,編入第三區。
1905年(明治三十八年)7月,第三區改名「瑞芳區」。1920年(大正九年)
,該庄改制並雅化為「南子吝」大字,隸屬於臺北州基隆郡瑞芳街。』


    以下這份資料取自:典藏台灣
       由於文件編號與年月順序不同,為了方便大家閱讀,改以年月順序,加上文件編號。
   案由:據黃慶輝請開採臺北縣基隆區地內煤礦一案批復知照由
取自網址: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42/ee/f5.html
文件日期:民國四十年十一月廿一日
文件編號:35-1
圖片網址: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42/ee/f5.html


文件編號:35-2-3
文件日期:民國四十年十一月十九日。
圖片網址:http://image.digitalarchives.tw/ImageCache/00/45/4e/6f.jpg

文件編號:35-4。繳款書
文件日期:民國四十年十一月廿三日
圖片網址: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42/ee/f5.html

掛號回執。
文件編號:35-5
圖片網址: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42/ee/f5.html


文件編號:35-6
文件日期:民國四十年十一月一日
圖片網址:http://image.digitalarchives.tw/ImageCache/00/45/4e/72.jpg

文件編號:35-7-8
文件日期:民國四十年十二月一日
圖片網址:http://image.digitalarchives.tw/ImageCache/00/45/4e/74.jpg

文件編號:35-9
文件日期:民國四十年十一月廿一日
圖片網址:http://catalog.digitalarchives.tw/item/00/42/ee/f5.html

   典藏號:0044750019765035
   主要發文者:臺灣省政府建設廳
   主要來文者:黃慶輝
   傳記歷史:臺灣省級機關檔案
   版本:原件
   來源:臺灣省政府
   保存狀況:良好
  時間:1952-12-03
   實體描述 數量:9頁
 

 
 

繼續閱讀
2017/08/03

解讀(十八)

    2011年11月12日,第二次參加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這次是蔣曉風夫婦開車來接我。除了我之外,還有台灣承諾公益協會幹部黃習戎先生和他的表弟,他們兩人從新屋趕來參加,這是台灣承諾公益協會第一次參加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
    
   我與黃
習戎先生相識,是透過他的女兒,2011年3月19日,天使心基金會台北高雄同步舉行萬人花車嘉年華。台北集合地點是在中正紀念堂,當天,我帶著相機出門,抵達中正堂後,馬上拿著相機四處去拍照。
      台北
遊行路線如下:
     從自由廣場正門出發>信義路>杭州南路>愛國東路>中山南路>回到廣場舉辦音樂會。午後二點一過,
陸軍專科學校的鼓號樂旗隊,正式為遊行活動揭開了序幕。

     
緊跟著遊行隊伍的我,沿途不停按相機快門,拍到相機没電才停手。回來後,將所拍的照片,用威力製作影片。以「2011年第二屆336天使心愛奇兒」為名,貼在奇摩部落格上,


      她的女兒在網路上看到這部影片,到我的部落格留言:

2011-03-28 19:54:38
格主您好:

    本會也是參加336愛奇兒遊行的志工團體,  義務贊助前導車輛.
您製作的影像記錄十分精彩!!
請教方便聯結您的部落格到本會網站及志工資訊平台嗎?!

臺灣承諾公益協會:
http://www.promise-tw.org/
永遠有效的約定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hsirong/browse_thread/thread/7ae14891fcc6339e
#
臺灣承諾公益協會志工習戎敬上
e mail: huang.hsi.rong@gmail.com



於2011-03-28 23:03:17回覆
To 黃薇
感謝您的不嫌棄
己用e mail聯絡
取得地址後
影片會燒錄光碟再寄出。


    目前仍是後備軍人身份的黃習戎先生,在看過我先前製作的影片:』我們永遠記得他們』後,他說他有意去參加今年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到時請我提早跟他打個招呼。
      當天,他一大早就出門,與他同行的是:
就讀臺灣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研究所的表弟吳佳鴻先生他說他對新店路徑並不熟,担心會走錯路,事先專程開車到現場確認路徑。

                 左邊:吳佳鴻先生              右邊:黃習戎先生






  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程序表:何麥克只提供英文程序表。



      考慮老人家看不懂英文, 蔣曉風先生將英文翻譯成中文,自行影印好,再分送給耆老和在居民作參考。
      2011年塗潭里里長己換新人,不是月裡嬤的老公。


     在地耆老坐在椅子上等候




    敲銅鑼搥小鼓,嗩吶聲隨風飛揚~先前是看照片,這次是親眼目睹,感觸深刻。





 
繼續閱讀
2017/07/30

解讀(十七)


2011年金瓜石戰俘營改名為:「國際終戰和平紀念園區」,

 
金瓜石戰俘營 小檔案
◎地點:瑞芳銅山社區公園
◎特色:二次大戰日軍禁錮英軍與其盟軍千餘名戰俘遺址
◎改造經費:3600萬元
◎景點連結:祈堂老街日式宿舍、勸濟堂關公銅像與黃金博物館
◎改造方向:改造成國際終戰和平園區,設置光雕、圖文立牌與綠草植栽,並重新塑造紀念碑
資料來源:台北縣政府 

     整建經費:三千六百萬元,七國盟邦是否有贊助?未見媒體報導。看起來這筆經費,應是全部由台灣老百姓埋單。


    驚艷水金九活動日期:2011年9月16日九1年11月30日止。
   9月16日我專程到現場看看戰俘營整修的成果,拍照為記。


    這是祈堂老街停車場,沿著斜坡左轉就到了戰俘營遺址。



        戰俘營入口~石柱原封不動。


紀念碑和自由之火,保持原狀。



    戰俘營紀念樹佇立在原地。


     這個角落是家父生前種菜之地,這次整建,多了兩座正方形木框架。



    自由之火不遠處,原先有一座涼亭,提供遊客休憩或躲陣雨。後面就是籃球場,這次整建,涼亭和籃球場全部被拆除。


    被夷為平地的地面上,嵌著台灣地圖以戰俘營紀念地點為名,上面註明台灣戰俘營地點和名稱。




  戰俘營紀念地圖右側,有一座長形迴廊。


  
  
    迴廊盡頭,豎立一座石牆,盥洗室就在石牆後面。這座石牆由好幾塊大理石片合併而成,壁面上刻著二戰期間,被關在台灣各地四千多名外國戰俘姓名(英文)。
    壁面上端的文字,英文在先,中文在後。
   1942~1945__獻給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日本人囚禁在台灣的盟軍戰俘
      下端也是英文在先,中文在後:
       自由必須付出代價                  我們永遠記得他們




     以真人比例雕塑的戰俘雕像,豎立在石壁左側前面,以:「夥伴」為名。


      碑面上中英文對照:以夥伴為名:没有夥伴的相互支持,戰俘無法僥倖存活!



       
 歸來,將自己心中的感受,以詩為記:
 
憑著
一股儍氣
加上三分冒失勁

苦行者方式
展開千里之旅
所有車費/飲料/便當
全部自己埋單.
熱心的網友
大力相挺 
    一次又一次
     傳送第一手資料
      修正誤差
     路只要走對
                  就不遠了............
 
 



 
繼續閱讀
2017/07/22

葉蘭

雖有

君子之風

不改英雄本色

挺枝展葉

叱吒風雲天地間

雖有『王者之香』美名

却無半點嬌媚姿態

面對:外敵內患

面無懼色

頭可斷,血可淌

寧死不受辱

 


 

 


繼續閱讀
2017/07/18

解讀(十六)





八國國旗併排而立,

 路.一定要親自走過,才能留下足跡......














      没有做過的事,永遠 不會成真。


繼續閱讀
2017/07/13

解讀(十五)

     2010年11月14日,來自大溪的網友小青,第一次參加金瓜石戰俘營追思活動,兩個人事好約好時間和地點,當天六點在中壢火車站會合。由於我持有殘障手冊,可以買兩張半票,一起搭六點三十九分的自強號,抵達瑞芳火車站是八點十四分。下車後,再改搭1062公車至勸濟堂下車。
                      ( 大溪網友與戰俘遺孀合照 )
           
   
                         一整排的花圈,倚靠在山壁上




      這三位是外地的文史工作者,他們是看到我的文章,事先問清楚日期,當天專程趕來參加追思活動。我事先將自己手中的資料燒錄,每人送一片,聊表自己一點心意。


                
     現場還是只提供英文程序表,當天忙著照呼初次來參加的網友,
没有空請人簽名,也抽不出時間為參參與活動的國際人士,每人拍一張照片。


      若不是撿視照片,這件事我幾乎都快忘了。那一天,我特地帶了三件自己親手打的毛線披肩,兩位戰俘遺孀一人一件。還有一件是送給拄著助行器的銀髮阿嬤,只是匆忙之間,没有將這三件毛線披肩拍照為記,今天檢查照片,有拍到裝披肩的手提袋,擱放在戰俘遺孀所坐的凳腳邊。
 

    追思禮拜開始


    所有過程都是用英文,没有提供中文翻譯者

 







  追思禮拜結朿後,按照順序排隊,輪流向紀念碑獻花圈


     今年,參與金瓜石戰俘營活動的國際人士比較少,拍照時不必搶位置,加上天氣良好,拍出來的照片,張張都很清楚。




 
繼續閱讀
2017/07/10

解讀(十四)


     回到家後,將心中的想法以詩為記。接著再花幾天時間,將照片用威力導演製作影片,為了方便日後查詢,將磺窟戰俘營紀念碑頌和遠東戰俘祈禱詞,逐字打出放入影片內。


    
    當時並不知拄著助行器的銀髮阿嬤名字,只知她是和妹妹結伴來台。我在影片片尾註明:這部影片是為這對姐妹所作,若有人認識她倆,請代我向她倆為問好。只是到現在,未見到有人回應,看起來我和她倆姐妹,應是只有這點緣份。


    過了一段時間後,我才看到這則新聞報導:
〈南部〉英國老姊妹 含淚訪父身故戰俘營
網址:http://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444607
2010-11-17
〔記者侯千絹/屏東報導〕「戰士用生命換來我們的自由!」。
   六十八歲及七十三歲的英國姊妹拄著助行器,橫越千里踏上父親葬身的戰俘營,倆人站在紀念碑前,含淚獻上一首悼念父親的詩「If Only」,姊妹哽咽道出深藏心中六十五年的話,「我們永遠以4620631號戰士的家人為榮」。


     Bessie與Carol(右)姊妹等了六十五年,終於來到父親戰死的傷心地。(記者侯千絹攝)
       世界戰俘營協會在全台共找出十多處二戰時期日軍設置的台灣戰俘營,先後在台北金瓜石、新店磺窟、台中霧峰、屏東隘寮等地設立戰俘營紀念碑,每年十一月會安排各國戰俘倖存者與家屬走訪舊地追悼親人與朋友。
       當年倖存的戰俘幾乎已近凋零,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會長何邁克昨天帶領九名英、美、澳的二戰戰俘家屬,走訪屏東縣麟洛鄉隘寮營區的前日軍戰俘營舊址,在刻印「We will remember them」的紀念碑前舉行追悼儀式,家屬以詩、禱告、默哀,穿越時空與家人的英靈交會,並向世人宣告「無名英雄不死!」。
      來自英國倫敦的Bessie已經七十三歲,行動不便的她拄著助行器,在六十八歲的妹妹Carol陪同下第一次來到台灣,昨天終於踏上這處刻在心中多年的傷心地,雖然人事全非,姐妹倆依然拿著相機,堅持走遍父親住過的營區,嘗試用殘破的景像填補失去父親的空白。
Bessie說,父親二十三歲被捉到戰俘營三年,卻在終戰前在隘寮戰俘營因一次空襲行動身亡,父親死後被葬在香港,她七十歲生日時專程到香港祭父,這是第一次來台,但格外傷感,因為她正站在父親曾經遭受苦難的土地上,彷彿能感受父親當年蒙受的苦難與思念家人的心情,她特別做了一首詩獻給父親。
       訴盡懷念與不捨的詩句,讓Bessie的淚水奪眶而出,她向父親說「經過這麼多年的訴衷與懷念,但願我們依然能夠找到真切的言語,告訴你,我們是如何以成為編號4620631大兵的家人為榮,這位大兵是我的丈夫、我的父親、我的祖父,以及我們心中的英雄,Henry Emmanuel Lee」。
       Carol哽咽表示,父親離開時她還未出世,父親離世時她三歲,父女從未謀面,對父親既熟悉又陌生,如今站在父親曾經停留十八個月的土地上,這一刻終於感受到父親的存在,終於讓她有了屬於父親的記憶。
       日治時期被徵召在隘寮俘虜營區擔任監視員的台籍日兵林全信昨天也全程參與紀念儀式,九十一歲的林全信曾在營區工作五年,他說,當時關有五、六百人,主要是由新加坡移送來的英國人為主,戰俘被派去台糖廠區或搬運石礫,很多人因為水土不服或瘧疾死了六、七十人,甚至美軍轟炸也有人傷亡。

 
繼續閱讀
2017/07/09

解讀(十三)

      2010年11月13日,第一次參加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平常很少的我,出門都是搭大眾交通工具,從未去過新店磺窟的我,事先在奇摩知識發問,請求達人分享所知:

熱心的網友回應:
 
        向蔣曉風請教當天情況,他說當天有一場選舉造勢活動,因為社區居民人數並不多,無法兩邊兼顧,戰俘營追思活動只好讓何麥克一個人去主導了。
     當天搭火車北上, 在台北下車,改搭捷運,半途還要再換一次車,出站後,蔣曉風早己等候多時,他說我是金瓜石第一個到新店磺窟參加戰俘營追思活動的人。
想不到磺窟戰俘營竟然離車站如此遠,若不是他開車來接我,這場磺窟戰俘營之旅,一定不了而之。
    山區的氣候陰晴不定,專車抵達戰俘紀念碑前時,開始下起雨,雨勢越下越下....


       
             

                         車上的雨具,數量好像有點不足...


    幸好我在出門,帶了一把大雨傘,我將手中的雨傘與這位推著助行器的銀髮阿嬤雨傘互換。

  
                      一把雨傘,換來二張親切的笑容.....
             


繼續閱讀
2017/07/05

解讀(十二)

      現在是2017年,算起來是九年前的事了,可能是第一次參與吧?!記憶尚稱完整。那一天,一大早就起床,準備妥當要出門時,不知何因,心念突然一動,順手將放在桌上的讀者文摘,放入包包內,牽出摩托車直奔火車站。



      由於是第一次參加戰俘營追思禮拜,加上現場的國際人士,皆是用英語交談,我是鴨子聴雷;有聴没有懂。上上之策是:拿著相機四處拍照,自我要求:每一個人都要拍到。

        帳篷內的這位老人家,臉上堆滿了慈祥的笑容,可能體力不大好吧?雙手抓著拐杖坐在椅子上,我特地為他拍了一張照片。

  
     接著再與這位老人家拍了一張合照,當時的我,並不知道他就是金瓜石戰俘老兵,事後得知這是他最後一次來台,他回國後没多久就往生,現在想起來還是有點難過,看起來我與他只有一面之緣。
 
    與何麥克提起大慈大悲這篇特稿,他有意向我借這本書,後來,我將這本書送給他。事後與蔣曉風閑聊時,提起這件事,蔣曉風說他有看到何麥克將這本書,小心翼翼放入自己的背包內。覺得十分納悶,這本書看起來小又薄,書頁己全部泛黃,為何何麥克會如此重視?當他知道這本書就是:大慈大悲時,忍不住衝口大叫:「妳實在有夠慷慨!」哈!衝著這句話,我後來買了一本送給他。
                          (這張照片由瓜山學弟謝礪山提供)。



       六位戰俘老兵在紀念碑前合照:老是後知後覺的我,過了一段時間才知道其中有五位是金瓜石戰俘倖存者,每次想起這件事,還會捶心肝!後來我請蔣曉風幫忙確認他們的名字,為了方便我日後確認,他將老兵的名字,英文/中文合併書寫於照片上。

  
         追思活動程序表只有英文版,主辦單位没有為在地居民準備中文版。
  
         
                        左邊:蔣曉風先生。  中為何麥克先生


      追思禮拜活動結束後,所有參與者到祈堂廟香客樓吃午餐,我趁此機會,趕緊請六位戰俘老兵簽名為證。


     當天回到家後,馬上將心中的感受以詩為記,「勇士之慟」為名,貼在自己的格子上。


繼續閱讀
2017/07/05

引用文章:一首短詩,卻足以震驚世人,發人深省!

引用文章:一首短詩,卻足以震驚世人,發人深省!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eomo2zr.html

 

    在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銘刻著一位叫馬丁.尼莫拉

 

(Martin Niemoller)的德國新教牧師留下的發人深省的短詩。尼莫

 

拉曾是納粹的受害者,短詩譯文如下:

 

「在德國,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教徒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eomo2zr.html

 

    

    美國波士頓猶太人屠殺紀念碑上銘刻的馬丁·尼莫拉牧師的短詩

 

這段著名短詩原文如下:

They came first for the Commu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Commu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n'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Catholics,

and I didn't speak up because I was a Protestant.

Then they came for me -

and by that time no one was left to speak up.

——Pastor Martin Niemöller

     弗里德里希·古斯塔夫·埃米爾·馬丁·尼莫拉(1892年1月14日-1984年3月6日)是一位德國著名神學家,牧師。

                     馬丁·尼莫拉牧師

     一戰期間,馬丁•尼莫拉是德國海軍的一名潛艇指揮官。戰爭結束後,他開始研讀神學。 1924年成為一名牧師。希特勒掌權前,他曾是希特勒的支持者,但他反對納粹對德國新教教會的影響。

    1933年到1937年期間,他多次發表言論,希望教會與政治脫鉤,並反對宣揚德國人美德的所謂的「積極的基督教」。 1937年他被捕入獄,曾流轉於薩克森豪森和達豪集中營,在戰爭結束前差點被處死。戰後他致力於推動和平發展和對話溝通。

    1961年,他當選為世界基督教協會的六名主席之一。
    1984年3月6日他在西德的威斯巴登去世,享年92歲。


 

           馬丁·尼莫拉牧師曾供職的教堂


繼續閱讀
2017/07/02

解讀(十一)

       至於金瓜石2009年戰俘營追思活動相關報導;在地報紙有没有刊登,,不得而知。這是我在網路上找到的資訊。
事隔一甲子 二戰英軍戰俘回憶在台血淚史
大紀元
http://www.epochtimes.com/b5/9/11/20/n2728899.htm
 

   二次大戰期間,日軍在全台各地設立14處戰俘營關押同盟國士兵。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Taiwan Prisoner of War Camps Memorial Society)6名英國前戰俘(前排)來台憑弔亡故的弟兄以及這段被遺落的歷史。(照片由台灣戰俘營紀念協會提供,中央社)更新: 2009-11-20 7:25 PM

繼續閱讀
2017/06/28

解讀(十)

    這是磺窟戰俘紀念碑新聞報導:
新店英軍戰俘遺址 奏風笛追思
(聯合新聞網 )
記者牛慶福/新店報導 2004/05/17
     各界人士昨天為二次大戰英軍新店戰俘營遺址舉行紀念會,請來了蘇格蘭的風笛手吹奏進行曲。記者牛慶福/攝影
台北縣新店塗潭里磺窟有一座二次大戰的英軍戰俘遺址,五年前有心人士為此立碑,昨天各界人士來舉辦追思會,吹奏蘇格蘭風笛與小號,曲目是「最後的崗哨」。
       戰俘營紀念碑以中英文簡單記載西元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五年盟軍在台灣成為戰俘的歷史,為文最後表示:「我們永遠記得他們。」昨天有廿多名以英國人為主的外籍人士來紀念碑前舉辦追思會,一一上台發表感言並吹奏樂曲,蘇格蘭風笛演奏進行曲,再以悠揚慢板的小號表現深沈的追思。

     戰俘營位於磺窟,如今幾被荒草湮沒,五年前加拿大人何麥克與台籍的太太陳芳珍到塗潭里尋訪戰俘營的遺址,得到里長太太游月裡的協助,她表示,這些戰俘與何麥克沒有任何關係,但他們熱心尋找這段歷史故事,令她非常感動。
 
     游月裡花了一兩個月時間助他們打處打聽,最後透過里內六十七歲的王財慶,找到半世紀前的遺址,如今剩下的建物很少,最明顯的是一座長條溝,王財慶說,在上面安置木條,就可以上大號了,他探訪遺址時逐漸找回了兒時的回憶。王財慶七、八歲時因父親受雇到戰俘營指導戰俘種植花生、地瓜,而認識裡面的戰俘。他說,一九四五年三月,由金瓜石來了大批的外國人,引起村民的注意。當時約有三百名英國戰俘由日軍押來,其中有若干美國兵,他們在塗潭里興建營舍、耕作與生活,經常跳到磺窟溪洗澡,據他所知在此只待四個月左右,但有若干戰俘不知什麼原因死亡。

    五年前大家在遺址立了一座紀念碑,但去年底因為有人施工不當,推倒了紀念碑並在不久失去蹤影,里長賴明來四處尋訪才找回來,日前重新立碑,昨天舉辦追思會,參加的有何麥克夫妻、里長賴明來夫妻、縣政府文化局副局長唐連成、文史工作者梁蔭民與莊華堂等,以及其他外籍人士。
  
http://proj1.sinica.edu.tw/~damta/2004/tn20040517.html
      這是蔣曉風先生所寫的的記錄:文章內的照片皆由他提供。

     話說舊址經過在地居民的指認,算是發現了。但是這些外國人可不這麼想,為求慎重,特地邀請三位當年被囚禁在此的戰俘,遠從英國來台憑弔,順便確認。台北的變化,不要說相隔六十年了,離開六年就已經會『相見不相識』,找不著路了。車子沿著新潭路前行,老戰俘開始娓娓述說著往事;突然其中一位失聲叫出『就是這裡,這裡就是Midway house!』,原來該地就是當年由新店火車站搬運物品回戰俘營的中途點。怪怪!在台北居然還有一甲子不變的滄海或桑田嗎?是的,先是山區交通不便、農業式微,人口大量外移;接著又由於新店溪沿岸受到水源保護而禁建;所以景觀才能多少還保留著早期的風貌。
      (這條水溝是戰俘上大號的水溝,由在地耆老王財慶先生指認。)

 
      當然遺址也經由當年的廁所石條及小溪、通行小徑而確認;後來又經里長嬤「月裡」協調地主同意後,在當年入口處的岩石下立了一塊紀念碑以資紀念。

   
     立碑後不到一年,強烈颱風造成塗潭山區走山,戰俘營舊址的山坡地崩塌,地貌改變。里長鳩工整治時,特地將紀念碑挖出置於路旁,並通知請戰俘營協會理事長何麥克自行取回。沒想到,在何麥克還沒取回前,紀念碑就已不知去向;為了向這些外國人有交代,里長嬤以保管不慎,協調整治的包商賠償一萬元,請何麥克另行製作;並同意另覓建碑位置。
     在里長嬤多方奔走協調,再次確定建碑位置,並請泥水匠完成底座砌製;但新紀念碑卻因始終找不到恰當的石頭,而遲遲無法刻製,當然也就無法舉行立碑典禮;這段期間,陸續有當年戰俘來舊址憑弔。
     民國92年底,失蹤的紀念碑,居然又神奇的在原來失蹤的地點出現,里長嬤立即請當地居民用水泥固定在已完成的底座上,以免再次失蹤。民國93年5月16日,終於在幾位遠道來的戰俘見證下,遵循盟軍傳統,在蘇格蘭風笛的引領下,完成立碑儀式;也就是現況。







      


     如果紀念碑有廟祝管理的話,一定會將紀念碑失而復得的故事解釋成神蹟。但是我從這件事所得到的啟示卻是:「機會是不會等人的,當你決定做一件事時,就要排除萬難立刻去做!」這件事如果再晚一年,舊址可能已非原貌,是否能順利確認戰俘營舊址?没人敢拍胸脯打包票!最重要的是,這些戰俘年紀己大,健康情況不大理想。先前有好幾位戰俘,專程來台悼念魂斷異國的夥伴,回國没多久就過世。他們的子女特地搭機來台,為能得償夙願的父親,向何麥克表達謝意。


     

繼續閱讀
2017/06/27

引用文章:1895乙未戰爭 第一集 日軍澳底登陸


       今天台灣的政治亂象的前因是來自1894年甲午戰爭清廷戰敗,被迫割讓台灣和澎湖群島給日本,台灣從此被日本佔據了半個世紀之久;而當時台灣同胞拒絕日本佔領,所引發的1895年乙未戰爭,當年反抗的義軍官兵陣亡了1萬4千多人,受牽連被屠殺的平民最少有十萬人以上,而後來日本佔領的前期21年中,日軍更在陸續鎮壓台胞抵抗時,以平亂之名屠殺了近50萬的台灣同胞!

    乙未戰爭是發生在台灣史上,戰鬥地域最廣、時間最長、參與人數最多、死傷嚴重、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爭,當時不分來中國大陸各省和台灣本地的官民,幾乎是全民參與,其中以客家族群作戰死傷最為慘烈。

     這就是為何要製作1895乙未戰爭節目的宗旨,借用現代化多媒體的製作方式,將這一段國民黨弄不清楚?民進黨有意遺忘?世界各地華人也不知道的歷史,運用網路可以隨時、隨地、隨選的三大特點,擴大傳播範圍至世界各地,不受傳統紙本或廣播電視的局限性。還原歷史真相,讓所有關心台灣前途的人們記取教訓,不必也不用再挑撥仇恨,製造族群衝突。

    任何政客若想從衝突中圖謀個人政治利益,全民應共同唾棄之。我們初期規劃製作10集,目標是20集;每集15分鐘,首先感謝當年一群為保護釣魚台的留學生所成立的北美保釣會,他們贊助頭二集的製作費,希望播出後能達到拋磚引玉效果,使全球各地認同的朋友們能夠後續接力贊助,積沙成塔聚集足夠的製作費完成,2400萬台灣人不可遺忘的史事。

    為了讓年輕人喜歡在網上觀看,我們請同學的旅美音樂碩士魯基祥,和他的製作團體作一首1895乙未之歌的RAP,從現在台灣年輕人角度看122年前的為抗日而死的11萬台灣同胞悲劇,一段被居住全世界各地14億華人忘記的真實故事。

製作單位:尖端科技軍事雜誌社
最詳盡的國內外軍事報導,請從谷歌GOOGLE或雅虎等各入口網站,搜尋進入「尖端軍事資料庫」或網路搜尋方式如下:
1. www.dtmdatabase.com
2. 關鍵字:尖端軍事資料庫

尖端智略天地影音平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RjS...
尖端科技影音平台

https://www.youtube.com/user/DTMonlin...

1. www.dtmdatabase.com
2. 關鍵字:尖端軍事資料庫

歡迎各位朋友加入尖端科技軍事雜誌官方FB

尖端科技軍事雜誌FB:
www.facebook.com/DTMMAG

尖端軍事資料庫FB:

www.facebook.com/DTMDATABASE
 

 
 

繼續閱讀
2017/06/24

解讀(九)


何麥克先生與社區居民耆老合照
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在地人陪戰仔老兵重回戰俘營遺址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這條小山徑,昔日戰俘出入必經之路,路徑旁竹林雜木參天,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社區孩童訪問戰俘老兵,並以文字記錄。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是老牽小?還是小牽老?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繼續閱讀
2017/06/23

解讀(八)


    1945年8月十五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同年8月24日,磺窟戰俘營關閉;戰俘們遷移到松山機場附近,等待盟軍軍艦接送他們返回家鄉,至於他們在磺窟這段時間所播種的農作物,因收穫日期未到,收成是多少?無從得知。由於這段前因,當天為戰俘老兵準備地瓜和花生。遲來的收成,百味雜陳啊!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右一:社區阿嬤:蔡劉玉。80歲。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在地耆老:江萬金先生,(2009年)98歲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放在桌上的花生和番薯,對戰俘老兵來說: 遲來的收成,百味雜陳啊!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何麥克與里長嬤游月裡女士。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八十一歲的在地耆老游溪火先生,現場吹嗩吶娛貴賓。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繼續閱讀
2017/06/22

解讀(七)

      看到照片中,滿頭銀髮的老人,必須靠著一雙拐杖才行走,竟然不顧旅途勞頓,搭機飛渡重洋來台,悼念昔日魂斷異邦的夥伴。我的心頭可以說是:震撼不己,一連串的問號,從我的腦海中冒出來,他在台灣這段期間,究竟承受了多少折磨和苦難?是什麼樣的想法,讓他擁有如此驚人的意志力?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考慮雙方的語言不同,細節部份「以客為尊」為原則,事先為戰俘老兵製作名牌,照片中的蔣曉風,為戰俘肯恩配帶名牌。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熱心的居民,主動替家屬推輪椅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戰俘老兵向紀念碑鞠躬~多少往事盡在無言中.......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為魂斷異斷的亡魂,致上最真摯的默哀。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大家來拍照合照吧!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戰俘老兵和在地耆老合照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大家來拍張照片吧!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新店磺窟戰俘營大事記
      二戰末期,日軍在太平洋戰區失利,朝著本土節節敗退;台灣對外交通,遭盟軍封鎖;導致金瓜石礦坑銅礦無法輸日提煉,持續開採無用處,決定暫時關閉金瓜石礦場,戰俘因而閒置。但因金瓜石靠海,日軍擔心盟軍若採登陸戰,戰俘可能會提供協助;所以決定疏散金瓜石戰俘。但營內的戰俘,坑內工作十分粗重,落磐事件又多,重者當場被巨石壓死,輕者肢殘。加上長期營養不良,經常被日本兵無故拳打腳踢,戰俘個個有如活骨骼。日本軍方先將一百多名體弱病重的戰俘,遷移至白河戰俘營;其餘三百多名戰俘,分三批遷移到新店南郊山區。

       1945年5月16日,金瓜石第一批戰俘抵達新店磺窟。金瓜石戰俘營第二任所長今村大尉以「要食物就要自己種,要房子就要自己蓋,」的原則對待戰俘,戰俘們必須以原始的方式,在深山內自力更生。因為當時台灣已遭封鎖,茶葉停止外銷,茶農只好棄園叧覓生計。茶園因無人耕作,荒蕪多時。戰俘才得以在戰俘營鄰近山區的茶園,開墾耕種農作物。由於茶樹在貧瘠的山地生存多年,早已盤根錯節,增加開墾的艱辛;但是戰俘們還是克服重重困難,種下地瓜、花生、玉米等耐旱且生長期短的農作物。

                  ( 金瓜石戰俘營第二任所長:今村大尉)
                    
                         ( 照片取自:萬歲,你混蛋!)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附近,當年的戰俘在此耕種農作物。
   
.提供者:蔣曉風。



   

繼續閱讀
2017/06/16

解讀(六)

       當天,認識了新店磺窟文史者蔣曉風先生,他將他手中所有的資料與我分享,為我翻譯金瓜石戰俘營追思活動的程序表,透過他的照片和資料,金瓜石戰俘營史實,開始有了第一手文字記錄。金瓜石戰俘營的史實,得以與磺窟戰俘營歷史記錄,連接在一起。
     蔣曉風說,他是為艾莉絲來台尋夫的故事所感動,決心參與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2009年得知有六位戰俘老兵來台參與戰俘營紀念活動,他與塗潭里的里長月裡嬤,卯足了勁。當天,附近的社區居民,全家大小一起出動,在地耆老一大早就到現場等候。

     註記: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日期:十一月第二個週六,金瓜石戰俘營追思活動日期:十一月第二個週日,二地活動日期只差一天, 前者在先,後者在後。
    以下這些照片和影片,皆由蔣曉風先生提供。謹在此向他致上真摯的感謝。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里長嬤月裡特地邀請在地耆老參與活動,當天。耆宿一大早就到現場等候。

       左邊:蔡萬得先生(2009年)80歲,
       右邊:呂清芳先生(2009年)83歲。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右邊:王財慶先生。(2009年)71歲。
        左邊:呂美龍先生。(2009)78歲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兩位在地阿嬤,可惜没有拍到名牌.不知她倆的芳名。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左一:這位先生没有掛名牌,不知他的大名.
       左二:游溪火先生。81歲
       右一:這位先生雖然有掛名牌,可惜字體看不清楚。
       右二:游溪中先生。80歲。名字中間都是溪,應是兄弟吧。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左一和左二這兩位老人家,雖然有掛名牌,中間這位老先生名牌反面,看不到字體。左一這位阿嬤名牌被遮住。無法得知名姓,謹在此向兩位老人家說聲抱歉!
       拍攝日期:2009年11月14日
      地點:新店磺窟戰俘營紀念活動.提供者:蔣曉風




 
繼續閱讀
2017/06/09

解讀(五)
















  
   金瓜石昨日之史,至今仍以口述方式為主,鮮少有文字記錄。至於戰俘營歷史,更不用說了,雖多次向老人家請教,還是問不出一個所以然。頂多回應:「這件代誌,阮毋識聴人講起...」幸好自己曾看過:「大慈大悲」這篇文章,對金瓜石戰俘營內所發生的事,多少有點概念和認知。也許是因為如此,無形中為自己增添一層抗壓力,在地人的冷漠態度,不但没有讓我打退堂鼓,反而加深我的好奇和懷疑,看起來這段史實,背後必有見不得人的真相。只是一時之間,無足跡可循,只能暫時擱下。數年後,第一手資訊陸續到手,心中的懷疑,總算有了正確的答案,可惜為時己晚。

繼續閱讀
2017/06/05

引用文章:日本投降書全文及代表簽字[組圖]

   特別專題:紀念抗戰勝利60周年

     降 書    

 

 

    我們, 謹代表日本天皇、日本政府及日本皇軍總將, 茲此接受一九四五年七月廿六日由美利堅合眾國政府、中國政府及大不列顛政府于波茨坦協定所擬訂的四個條款, 和及後由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提出的附款, 上述四強下稱為同盟國。

    我們茲此宣布日本皇軍總將, 所有日本陸軍部隊以及所有日本轄下地區的武裝部隊向同盟國無條件投降。

    我們茲此頒令所有日本轄下地區的武裝部隊以及日本人民立即停止任何敵視行為, 以便處理及援救受損船艦、戰鬥機, 軍用及民事財産以及必須遵循由盟軍最高統帥的指示及由他監督下由日本政府所頒布的所有法令。

    我們茲此命令日本皇軍將領總部立即向日本陸軍部隊以及所有日本轄下地區的武裝部隊的各司令官指令(他們)必須自發性無條件地投降, 確保所有部隊受他們監管。

    我們茲此頒令所有民事、陸軍及海軍官員必須服從及遵守由盟軍最高統帥所宣布的聲明、法令及指令而使投降(條款)能落實于他們或他們的職能中。除非由他(官員)提出告退或呈辭外, 我們會如舊保留以上官員的原有職級以及會繼續(派遣他們)執行非戰略性任務。

    我們茲此保證遵守波茨坦協定所擬禮待天皇, 日本政府及其繼任者的條款, 無論任何法令及採取任何行動必須得到盟軍最高統帥的指令或由同盟國擬定貫徹(波茨坦)協定的制約。

    我們茲此命令日本政府及日本皇軍將領總部立即釋放由日本國拘留的所有盟軍戰俘及本國的離心分子, 並給予他們提供保護、醫護, 照料及直接運送至(盟軍)指定的地點。

    天皇內閣及日本政府必須服從盟軍最高統帥將制定實行投降條款的步驟行政以治理國家。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于日本國東京灣簽署, 第0904號。

    

重光葵 受命代表日本天皇及日本政府

    

    梅津美治郎 受命代表日本皇軍將領總署

    由美利堅合眾國、中華民國、聯合王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以及其他對日本國作戰的戰勝諸國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于日本國東京灣授降, 第0908I號。

    

麥克阿瑟盟軍最高統帥

    

 

    美利堅合眾國代表

    

 

    中華民國代表

    

    聯合王國代表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代表

    

    英聯邦澳洲代表

    

    加拿大自治代表

    

    法蘭西共和國臨時政府代表

    

    荷蘭王國代表

    

    英聯邦新西蘭政府代表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mil/2005-08/29/content_3365255.htm

(責任編輯:欒尚林)

繼續閱讀
2017/06/05

“日本降書"首次影印出版 窘迫中岡村寧次蓋歪印章

2015年04月09日14:39    來源:揚子晚報  http://gd.people.com.cn/BIG5/n/2015/0409/c123932-24441936.html
 

  《日本降書:日本政府向中國投降降書》《日本降書:日本政府向同盟國投降降書》南京出版社 蔡震 攝

  七十年前的1945年,是世界上所有愛好和平的人們反法西斯取得最終勝利的重要一年。1945年9月2日,日本與美國、中國、英國、蘇聯等九個同盟國代表在停泊在東京灣的“密蘇裡”號戰艦上簽署了投降書﹔1945年9月9日,中國戰區日本投降簽字儀式在中國南京的陸軍總司令部大禮堂內舉行。歷史上的這兩個日子是全世界熱愛和平的人們的喜慶日子,但是隨著時光的流逝,那兩天發生的事情已漸漸塵封,曾經輝煌的場景、生動的細節、正義戰勝邪惡的歡騰都已經變得模糊不清,而這次由南京出版社打造的兩本“降書”:《日本降書:日本政府向同盟國投降降書》以及《日本降書:日本政府向中國投降降書》,為今天熱愛和平的人們完整重現了當年正義戰勝邪惡那激動人心的時刻。

  兩份降書原大影印巧妙設計

  南京出版社經過多方尋覓,從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和寧波市江東區檔案館中獲得了當年日本簽署的兩份投降書的原件復制件,原大影印,並以巧妙的經折裝的裝幀形式、雙色印刷工藝從形式上最大程度地還原降書原貌,並獨具匠心地在降書的封套、封面分別採用了黑、白兩色太陽旗的設計,寓意日本帝國主義的沒落。

  在內容方面,降書的封套與封面均採用中、英、日三種語言介紹﹔兩本降書都配有中文簡體橫排譯文,便於各個知識層次的讀者閱讀。降書還有對當年受降儀式過程的介紹,民國史專家李繼鋒與平濤先生權威解讀珍貴的檔案文獻資料,以精准又不失生動的筆觸高度還原了9月2日與9月9日的日本投降簽字過程始末,揭露了儀式進行過程中許多鮮為人知的細節,並配以珍貴的歷史圖片及文物照片,比如氣勢宏偉的記錄1000架B-29“超級堡壘”轟炸機飛越“密蘇裡”號戰艦上空的經典黑白照,又如現藏於南京博物院的在南京受降儀式上使用的會場用鐘的照片,可謂集史料性與普及性二美於一身,襄助讀者拂開歷史的灰塵,再次沐浴反法西斯勝利的榮光。

  第一次讓敵國簽訂城下之盟

  1945年9月9日的南京披上了節日的盛裝。當時的中國陸軍總司令部的大門上扎滿了蒼鬆翠柏,大門橫梁上懸挂著“中國戰區日本投降簽字典禮”的橫幅,而橫幅之上是一個巨大的表示勝利的英文字母“V”,大禮堂的正門前,挂著“勝利和平”四個大字。

  那天,盛裝的南京在近代第一次迎來了勝利的“城下之盟”,而這也是中國近代以來第一次讓敵國簽訂“城下之盟”。依然記得1937年12月,日本侵略者佔領南京時的耀武揚威與瘋狂殘忍,肆意制造了駭人聽聞的南京大屠殺,讓古城泣血蒙羞。而8年之后,他們在這座當初佔領時給他們帶來無限榮耀的城市中接受了正義戰勝邪惡的“城下之盟”,終於低頭臣服於勝利的中國。南京是一座在近代史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的城市,1842年,也是在南京這座城市,清政府接受了屈辱的《南京條約》,而南京這次的城下之盟也拉開了中國多災多難的近代史的大幕。一百多年以后,南京又以勝利的“城下之盟”終結了中國曾經在這一百多年間遭受的屈辱與苦難。回顧這一百多年南京這座城市所遭遇的一切,其中的艱辛、曲折以及付出的無數血與淚,令人慨然涕下。

 

  窘迫中岡村寧次蓋歪了印章

  翻開《日本降書:日本政府向中國投降降書》,讀者可以看到降書的影印件那娟秀的毛筆字所書寫的降書內容,而在最后簽字處,讀者可以發現代表日本政府及日本帝國大本營的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陸軍大將岡村寧次簽名下的紅章明顯蓋歪了。據受降儀式的親歷者稱,那是岡村寧次在簽字時太過緊張所致,“日本主投降官岡村寧次在投降書上寫上自己的名字,並從上衣口袋內取出印章,蓋於名下。因為緊張,岡村的印章蓋歪了,他面露難色,又無可奈何,隻得讓小林將他簽名蓋章的降書呈交中方受降代表”。岡村寧次當時的慌亂不難理解,因為他們妄圖稱霸亞洲的野心完全破滅了。如此這般,岡村寧次又怎能心平氣和地簽字蓋章呢?戰敗者最后的窘迫亦充分昭示了多行不義必自斃以及正義終將戰勝邪惡的歷史公理。

  兩本降書雖小,含義卻深。它們是歷史的証物,見証了正義戰勝邪惡的那一刻﹔它靜靜地一直存在著,即使被歷史的塵土覆蓋,依舊發出堅定的光芒,當人們捧起它閱讀的時候,會感慨,會流淚,會更加珍惜今天這來之不易的和平,讓戰爭的悲劇不再重演。(蔡 震)


繼續閱讀
2017/05/30

解讀(四)

     我是於2009年開始參加金瓜石戰俘營追思活動,那一年.來了六位戰俘老兵,反應老是慢半拍的我,事後才知道六位戰俘老兵,其中有五位是金瓜石戰俘倖存者.(照片上六位戰俘老兵的名字,由新店磺窟文史者蔣曉風書寫)至於在地居民有幾人參加追思活動?不得而知。


     這張照片.熱心的無名小站網友小愛,主動幫忙扶持戰俘老兵,留下這張照片,這位老人家是金瓜石戰俘倖存者其中之一,這是他最後一次來台參與金瓜石戰俘營追思活動。
有時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

  
      每年十一月第二個禮拜天早上,七國國際人士聚集在金瓜石戰俘營舉行追思活動,對小小的金瓜石來說,算是重量級場合. 按照常情來說,當天,主辦單位一定會安排幾位會講中文的志工,負責接待不會說英文的觀禮者。只是,若不是我親身參與,很難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實,。不說別的,就以程序表這件事來說,主辦單位只提供英文程序表,没有為看不懂英文的觀禮者,提供中文程序表,張紙所值多少?背後的意義對觀禮者來說,才是重點所在。究竟是我少見多怪,還是只要是外國人,來到金石:『入境可以不必問俗』?
    至於地方官方機構,事先並没有在佈告欄貼文公告:金瓜石戰俘營追思活動日期,至於當天是否有派代表參加?因無資料可作參考,暫時保留。
    由於我一時疏忽,
2008那一年,没有事先請山城耆老陳石成老師,代為留意日期,錯過一年一次的追思活動,今年,特地提早請陳石城老師,代為確認日期, 當天一大早六點就出門,騎摩托車到中壢火車站,再搭六點多的自強號,九點十七分到瑞芳,下車後,改搭客運在祈堂廟下車後,再步行到現場。

    由於是第一次參與,雖然國台語没問題,英文對我來說有如:鴨子聴雷,有聴没有懂。只是,對我來說,在場每一個人和我都是初次見面,個個都可以⋯⋯當主角,當下不敢怠慢,拿著數位相機,四處為不同的人拍照。至於自己親眼目睹的事實,回到中壢後,馬上以文字記錄,細節描述則以自己所拍的照片為準。

       八國國旗併立,由此得知,當年的戰俘來自七國。

    昔日的戰俘營營房,己被歲月塵埃掩埋,石柱是唯一的遺蹟。

   這二位老兵,左邊這一位是金瓜石戰俘倖存者。


   網友小愛與何麥克合照


     當初會以金瓜石戰俘營歷史為題材,純粹想讓:魂斷礦山的亡魂,得到永遠的安息,如此而己。下定決心後,開始添購基本設備,更換數位相機,跟網友學習製作影片,上網搜購相關書藉,託人代購没有明天的日子英文版,從2009年開始,年年專程趕回金瓜石,參與戰俘營追思活動,回來馬上以文字記錄,所有的開支,都是自己埋單。曾有人問我,為何不先向公家機構申請經費再動手?老實說,我從來没有這個念頭。以常理來說,金瓜石戰俘營史實,連日本人也知道,更不要說九國人士了,為何山城居民對這段昨日之史視若無睹:對我的質疑,世居山城數代的民宿老闆娘,當場回應:「這項代誌,阮攏毋知影!」連在地人都否認這段史實,學術界人士更不用說了。
     而當年的戰俘倖存者,如今己是八十多歲的老人了,可以說是:喊上路就上路!我若是等到經費下來才動手,那有戰俘老兵的影子?


繼續閱讀
2017/05/29

解讀(三)

    從大慈大悲這篇文章,得知惠勒少校回到祖國後近況,他於五十三歲時,因心臟病突發而往生,他的女兒安妮,多年後透過艾德蒙頓巿國家電影局,一身兼任製片/導演/編劇,將她父親生前在金瓜石戰俘營所受的苦難,拍成一部長達82分鐘的影片.1981成完成,以戰時的故事為名,還得了奬。
     有心想把這部影片買一片回來作參考,多次用奇摩知識查詢,皆無所得。只好向請城邦一位熱心的老前輩請教,這位熱心老前輩要她的女婿,以伊妹兒向加拿大電影局查詢,對方答稱:這部影片,只在加拿大上映,没有在其他國家放映。也没有中文字幕版本,至於光碟片,有在賣。
      這位老前輩說,光碟片因為版權關係,價錢較高,折算新台幣,約二千元,不過,外國的光碟片,國外的光碟機才能播放,台灣光碟機無法播放.....』錢的事,我還可以接受,只是看到:台灣的光碟機無法播放這個幾個字時,心頭馬上涼了一大截....差點要捶胸頓足!
    2009年8月5月一位以頭髮捲捲的Q毛阿霖自稱的網友,在奇摩的部落格留言回應:

『對了 ! 這篇文章的電影我找到了可惜沒字幕 http://www.nfb.ca/film/war_story/
很感人』

    看到這則留言,二話不說,馬上跑到這個網站去看!第一眼,第一眼,就看到惠勒少校對著妮爾抱著長子哈利的照片凝視,差點跳起來!想不到這部影片竟然被我找到了!!!可以說是:踏破鐡鞋無處覓,得來全不費功夫! 每次與朋友聊天時,只要提起這件事,兩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種事若以巧合來解釋,可能性實在太低了.我到現在還是相信,,應是九泉之下的亡魂,聴到我在紀念碑的默禱,特地為我指點路徑。




    2011.09.28城邦熱心的網友烏拉瑰在我的文章下留言,她將安妮網站貼給我,問我願意跟她聯絡嗎?說來慚愧,我連英文廿六個字母,都發音不全,更不要說以文字和人交談了。她說她初中時,讀的是金瓜石的時雨初中。算起來是小同鄉,可惜我到現在還未看到本尊真面目。我想時雨初中的校友,應有人認識她。由於上次奇摩部落格熱心網友:頭髮捲捲的Q毛阿霖在我文章下面的留言,粗心大意的我,没有直接截圖為証。2013年奇摩部落格大風吹,網友在我文章上的留言,被吹的七零八落,面目全非。這次學乖了.馬上截圖為証。
儍呼呼的我,以一人之力寫金瓜石戰俘營歷史,所有的開支都是自付,也没有向任何單位申請經費.若不是這些熱心的網友一再伸手相助,說句真心話,我不知要走多少冤枉路,才能找到出口。至於那些冷嘲熱諷之言.不提也罷!!!


     最近得知:安妮.惠勒最新消息,特地和大家分享:
AnneWheelerHeadshot加拿大導演安妮·惠勒(第三張圖片)將在今年(2016年)秋季加拿大年度盛會的導演協會獲得四個特別獎。⋯⋯
惠勒將獲得DGC終身成就獎獲得多項成就。該獎項表彰了導演的全部工作,對於惠勒,其中包括導演超過40部電影和一長串電視劇。
看到七十多歲的安妮惠勒,她的成就如此輝煌.替她高興不己。
(這二張安妮惠勒的照片,皆取自網路。)




繼續閱讀
2017/05/28

解讀(二)

     這張照片,是金瓜石戰俘倖存者,憑著腦海中的記憶,手繪金瓜石戰俘營平面圖,第二張是我以中文代替數字,方便大家對證。


 


  
     這張
照片,靠近溪邊這塊三角形土地和放置兩座木框這個地點,家父生前曾在這個裡種菜,當時尚在就讀瓜山國小的我,放學後,經常跟他到菜園拔草提,有時也幫忙提水澆菜。而山城傳聞這個地點,經常有靈異事件.起先我還十分納悶,不是都一樣嗎?為何只有這個地點有此現象。等到我在平面圖上加上中文時,才恍然大悟,日據時期戰俘營醫護站就在這個三角形地帶,與營內的醫院~相隔不遠~也就是戰俘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所在。
 每次我到戰俘營拍照時,都會特地在此停留片刻,為這些魂斷礦山的亡魂,致上最真摯的默哀。希望他們能早日得到永遠的安息。

 


    1984年元月的讀者文摘以特稿名義刊登大慈大悲,出生於祈堂跤巷內的我,印象中.没有聴過老人家提起戰俘的事。曾多次上網查詢.找不到相關記載。2007年8月19日,我將大慈大悲整篇文章,逐字打出,以:『黃金山城中的悲情_大慈大悲』為名,貼在奇摩部落格,由於文章有點長.分做五篇逐日貼出。透過網路,讓外地人士對金瓜石戰俘營有進一步認知.
    2013年九月,奇摩正式公告:通知部落客撒除部落格期限,要部落客在預定時間內撒除部落格。日期一到,所有的文章將被奇摩全部刪除。奇摩的部落客無奈之下,紛紛為自己的文章,尋覓新的空間。
由於我的格子,存放著我保存多年的第一手資料,還有我多年前的研究心得,不搬家也不行,為了防止同樣的情況再度發生,我一口氣申請了隨意窩/天空/痞客邦,透過網路,讓更多的部落客.知道這段史實。
文史是百年大計,不容許任何人更改!多一句真話,就少一假話,二者之間的距離是二不是一!





繼續閱讀
2017/05/28

解讀(一)

     為了查證金瓜石戰俘營史實,我足足花了十多年時間蒐購相關資料,這幾年.視力和體力可以說是:一年不足一年,趁著自己還有一口氣,將自己這幾年所知所得,以文字詳細記錄,加上現場所拍的照片為憑證,以「解讀」二字為名 。
   金瓜石戰俘營戰俘倖存者,多年後,親自持筆為自己寫回憶錄,記錄他們在金瓜石礦場內,生不如死的經歷,他們以:『煉獄』兩字形容這段苦難的歲月。這本書己知有英//簡體版三種版本,在地竟然找不到這段史實記錄。最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在地以皇民自許的三腳仔,數次在公開場合,再三否認日本人苦毒阿啄仔!


  『萬歲,你混蛋!』日文版於.1992年出版.至於中文版,2002年出版,只有簡體版,没有繁體版,以『無言的吶喊,萬歲.你混蛋!』為名,由此得知,日本人在1992年就知道這段史實。現在是2017年,算起來己有25年之久,,地皇民遺老仍拚命否認這段史實,現在就由我來為大家解讀這段史實,人會死,字不會死!

 

 艾華士是第一批到金瓜石戰俘營的倖存者,他於1942年11月14日抵達金瓜石於1945年五月十六日凌晨離開金瓜石,離開時, 他特地清點人數.第一批夥伴524人,與他一起離開金瓜石.只有89人,由於 部份夥伴先前分批被調走.無法確認往生夥伴的人數,台灣光復後,盟軍將埋在金瓜石墓地的盟軍屍體全部挖出,運送至香港重新埋葬。艾華士為此定居香港,經常到墓地看望這些夥伴.並以墓碑上的名字為準,為在金瓜石往生的夥伴人數.作進一步的確認.
    (金瓜石戰俘營,照片取自:萬歲,你混蛋!拍攝日期;二戰末期)
   

  山城居民以:「啄鼻仔」稱呼七國戰俘.以「啄鼻仔寮」稱呼:戰俘所住的工寮,至於戰俘埋骨之地以:「啄鼻仔墓」為名,這塊墓地,位於:金瓜石新山六號橋上方,見證這段史實。
       (金瓜石「啄鼻仔墓」照片取自:萬歲,你混蛋!拍攝日期:1946年。)

      金瓜石戰俘營第一批戰俘,共有524人,在瑞芳下車後,以六人一行方式,沿著山徑步行到金瓜石,五百多名戰俘加上衛兵和日本軍官.人數應在六百人左右。戰俘步行到金瓜石啄鼻仔寮,足足四小時有餘,不知何因,這段史實,在地竟然找不到文字記錄。幸好艾華士將路途中所見,以及他們在學校被學生和在地人圍觀嘲笑之事,日本軍官要他們發誓不許逃跑,逼迫盟軍軍官代表全體戰俘簽下宣誓書.皆以文字詳細記載。否則死無對証。歷史可以被遺忘或隠瞞,不過歷史永遠不會更改。
      我的老師曾對我說過一句話:我至今仍印象深刻。他說:人會死,不過數字會說話!
      二十多年前的我,曾參與一場心理語言研究,因與學者理念不合,雙方爭執不斷,半年後,我無條件退出。在這段時間內,最大的收穫是:如何將時間具體化。
     艾華士所說的這些學生,若是還在,今年是幾歲?
1942年換算是民國31年,這些學生若是七歲(虛歲)入學,民國25年出生。
.    今年是民國106年.換句話說,當年的七歲孩童,今年是81歲。六年級學生,今年是86歲。
      若是學生是八歲就學.今年是82歲,至於六年級學生,今年是八十有七。
         任何事物都可以更改,只有時間無法倒流!
照片左下角紅箭頭,戰俘由此出入.也就是山城傳聞中的啄鼻仔路起點,位於瓜山國小後面.這張照片由Tony Chen所提供,時間是五十年代.至於第二張照片是我拍的,啄鼻仔路近況(官方整修過。)



            

 


繼續閱讀
2017/04/24

引用文章:臺日官方檔案慰安婦史料彙編

 臺日官方檔案慰安婦史料彙編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


   [解說]上國為戰一群在基隆港等候搭船的台灣少女,可能從事護理及慰安工作,下圖為戰區護士臂章。(照片及解說由龍仕騰先生提供)。

原文:
    [解說]日本軍方及總督府為建立海南島海軍慰安所,而向台拓施壓,要求貸款三萬圓給奧田、福井兩花柳業著,但如下頁所言,台拓自覺事有損其大社顏面,且將來有可能會造成不良影響,故深以為憂。後台拓貸款亦透過其子公司福大公司來執行,盡量避免牽扯在內。出自:[台拓v2496]。此事亦可參考之一之(三)之1。


 
  [譯文]「關於本案事務之處理,以我社而言,陸海空及其他官廰有命令時,將不吝於以『服務』之立場來執行,但原本這類業務將來會由於一些不測的誤解,而使我社蒙羞,甚至會造成其他不良影響,而有發生醜聞之虞,故以為我社必須要特別慎重考慮,但這次事出突然,故暫且由吾社來處理,但將來若獲得各方面之諒解,擬移轉出去,屆時將另行通知,請查照。」出自:[台拓v2496]。
 

 
[解說]台拓對於如何協助軍方成立慰安所一事,己決定透過其子公司福大公司來處理,並與福大公司簽訂海南島經濟合作之備忘錄。此事可參考本書之一之(三)2。本圖其修正案。其中第三條修正為由台拓出面對軍方及官廰。但由福大出面與業者訂定契約及處理事務,且要求福大及業者在處理時,應充分顧及台拓之立場,不得污損其名譽。出自:[解說] [台拓v2476]
 

 

                       
    主  席  序
 

     近年來台灣社會對於慰安婦議題顯現出高度關注,為滿足民眾知的權利,故令台灣省典藏日據時期文獻史料之單位_台灣省文獻委員會進行有關慰安婦之史料彙編。
    台灣省典藏有關日據時期極重要史料,即台灣總督府公文類彙。專賣局公文類彙及台灣拓殖株式會社檔案。合稱為鎮會三寶。有關慰安婦史料收藏於台拓擋案內。但台拓檔案僅涉及海南島海軍慰安所的情形,至於其政策由來、實際招募方式、慰安所的建設、經營
、管理、其他地區之實際情況等,皆有不足之憾。
    省文獻會有鑑於此,遂參考日本(財)のためのアジ ア女性.平和國民基金編(政府調查[從軍慰安婦資料集成)五冊(一九九七__一九九八年龍溪書社發行),其中包括警察廰、外務省、防衛廰、內閣或內務省、軍隊、厚生省、盟軍翻譯口譯區(ATIS)、美國戰爭情報局(USOWI)、盟軍東南亞翻譯審問中心(SEATIC)等資料,為日本政府一九九一年起行有關從軍慰安婦之史料調查,而陸續公開之資料。其內容極為珍貴,正足以彌補台拓檔案之不足。
   最初的慰安所是一九三二年淞滬戰役後,由日本陸海軍設置於上海,此後隨著戰線的延長而逐漸增設。慰安所之開設是由日本軍方請求才實施的,目的在於日本軍方顧慮由於日軍在中國佔領區內強姦中國婦女事件層出不窮,而激起中國人的仇日情緒。使得侵略計劃無法順利進行;又懼怕日軍恣意強暴並至中國妓樓嫖妓,容易感染性病,將導致戰力低落,故而設置慰安所。
      最初招募之慰安婦以日本國內婦女居多,且多半為花柳界從業者
。後因不敷所需,而擴及至中國、韓國、台灣的女性
。一九四一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後,慰安所設施也由中國大陸隨著軍隊擴展至東南亞及大

 洋洲等地,慰安婦亦包括菲律賓、印尼等當地婦女。本書之肆、伍兩章內敘述各地慰安設施之況及管理情形。
     根據史料,吾人可以確定日軍藉由商暗地裡招募民間婦女會,送往前線從事賣淫湩動。此事可參照本書壹之.招募慰安婦之實際作業情形。且日本政府官方亦於平成五年八月四日針對此事發表談話,承認軍方委託民間業者招募時,經常會採用欺騙利誘、脅迫等手段。而違反慰安婦本人的意願。至於殖民地之韓國,則根據美軍調查「一九四二年五月初,日本人業者至朝鮮半島招募女性,其目的是在新征服的領土__東南亞從事『軍慰安業務』。該種『服務』之性質並未明確說明,但大致上的工作似乎到醫院拜訪傷兵、包紮繃帶,並使士兵快樂。由於高收入、是家族償還借款的好機會、工作輕鬆、以及想到新領土__新加坡去開創新生命的期望等誘因及虛偽的宣傳,因此有許多女子應募海外工作,接受數百圓的預付報酬。」(參照本書肆之二2),這或許是台灣地區的實際作業情形。
     戰爭是殘酷的,既使是戰勝的一方也要付出慘痛的代價,每個人在戰時的漩渦中亳無自我可言,何況是那些為軍隊提供性服務的女性?日軍或啐也是靠著這樣的性機制才能維持戰力。即便構成此一機制的慰安婦們對日軍有極大貢獻,但其郤被刻意抺煞,以致這段歷史曖眛不明。本書之編纂或可略盡棉薄之力。
     本書可謂台灣及日本兩地官方檔案內有關慰安婦史料之集大成,在坊間多為民間史料之現在,本書之問世實有其特色。其提無不少關心慰安婦人士必須了解的基本知識,歷來修史誌者尤重官方檔案,可知其價值重要。但由於是官方檔案,難保不會刻意隠瞞真相,或僅記載官方史實而忽略弱勢放群羣的情形發生,故仍與民間口述史料及文物相配合,始能拚湊出完整之歷史原貌。
    欣見本府文獻媝員會編譯成《台日官方檔案慰安婦史料彙》一書,謹綴數語為誌,是為之序。

                                內政部部長兼台灣省主席    張博雅   謹識
                                                      中華民國九十年九月
 

 

 
日文版從軍慰安婦
     著者:千田夏光
    出版日期:昭和48年(西元1973)10月20日初版。
發行所:株式會社  双葉社

初版没買到,只買到22版,昭和49年(西元1974)2月15日

 
                             軍隊慰安婦
編著者:金一勉
出版日期.第一刷1977年12月30日
我買的是第三刷:1979年8月30日
發行所:株式會社 現代史出版会
 
從軍慰安婦
著者:西野留美子
出版日期:1992年4月30日第一刷
發行所:株式會社  明石書店

   後記: 台灣慰安婦蓮花阿嬤於2017年4月20日晚間8點左右,因腸道破裂引發感染而離世,享耆壽93歲。現在台灣慰安婦阿嬤,只剩下兩位。

   慰安婦史實.可以說是:世人皆知,而日本政府至今尚未向台灣慰安婦阿嬤認錯道歉!最可惡的是:幾個以皇民自許的三腳仔,為了討好主子,再三否認這段史實。

     將「臺日官方檔案慰安婦史料彙編」這本書找出來,將書內日文文件,逐字打出,以印表機掃描書頁,以引用名義,貼在格子上。讓大家對慰安婦這段史實,有進一步認知。
    
   今天,你唾棄歷史,明天,歷史唾棄你!
 
  


繼續閱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末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