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12/27

生命之糧與生命之種

我還記得十幾年前,當我剛學習秀明自然農法,對很多事還懵懂無知時,有一次聽到有關「自家採種」的課題,老師告訴我們,有一天,我們會面臨即使買得到種子,但那些種子即使能採到種子,也種不出來,農民被迫不得不每年跟種子公司購買種子.........
我還記得十幾年前,當我剛學習秀明自然農法,對很多事還懵懂無知時,有一次聽到有關「自家採種」的課題,老師告訴我們,有一天,我們會面臨即使買得到種子,但那些種子即使能採到種子,也種不出來,農民被迫不得不每年跟種子公司購買種子。
  當時認為這樣的事情,是不是被老師誇大了,畢竟世界各國也有政府,應該會保護自己國家的農民吧!要不,也有各種環境保護團體,應該也會挺身出來發聲吧!沒想到,事情就如同老師的預言,終於,在台灣的市面上,再也買不到高麗菜、青花菜、白花菜、小黃瓜、甜玉米、西瓜等蔬菜的固定種種子。
  這十多年的時間,我們從農業生手,到不成熟卻也勉強能採集到一百多種蔬菜的種子。把原來依賴農藥、肥料嬌生慣養的蔬菜,逐漸順練成不依賴農藥、肥料,也能長得不錯的「野外求生高手級蔬菜」。這一切都是拜「自家採種」之賜。
  許多人到農莊,看到不施肥、不施藥卻能長出巨大而不會變老的秋葵,或像野草一樣能自生的蔬菜,都會想跟我們要種子。只要是我們能力所及,且對方也願意繼續維持這些蔬菜的生命力、願意挑戰自家採種,我們也會無償提供種子給多一點人。
  不過,大多數的人都會認為這是件很難的工作,或不知如何預防雜交、基因窄化…而失敗。因此,在聽到採種達人中採茂樹先生離開原來的工作地方,即將開拓自己的農園時,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農民一旦開始務農,就很難抽出時間),便立刻提出邀請,希望他能來和我們方分享他的經驗。
  中野先生,其實蠻年輕的,三十多歲,家中也非務農,卻擁有一身好本領,採出民間採種專家也採不到的紅洋蔥種子,以及蒐集彙整各種植物習性、採種技巧…,除了有神慈秀明會的支持外,最重要的,還是因為他具備一顆為人著想溫暖的心。
  當他看到很多農民挑戰自家採種,卻因為沒注意到一些「眉角」而失敗,就積極充實自己,希望能幫助他們。最後,他為日本秀明自然農法連盟編寫了一本圖文並茂的自家採種手冊,讓更多人可以有參考的資料。
  這次,中野先生在十二月十二日,於台北圓山飯店進行了一場自家採種的演說(相關內容感謝義隆及佳蓉為我們做整理),並於當天演講前,見證秀明自然農法協會和台大郭華仁教授簽署「自家採種手冊中文版」的使用授權契約。特別感謝郭教授的協助,讓這本手冊的中文版,得以順利翻譯,並預定於春節前後發行,希望能對於採種工作有所幫助。
  演說的內容,除了深入淺出地的解說採種技巧外,也提到關於「雄不捻性」
、「基因改造」等問題。
  「基因改造」的議題,可能是大家比較熟悉的,但是「雄不捻性」可能就有些陌生了。簡單說,其實,這是一種利用植物的基因突變,挑選出雄蕊不會產生花粉(具植物的男性不孕症基因)的植株,利用雜交技術,輾轉生產出同樣有不孕基因的種子。這麼一來,農民即使想採種,但因為種子本身就具備不孕的基因在,所以採了也無法繁殖,因而得每年向種子公司購買種子。
  雖然台灣本土的種苗公司,似乎還沒有人運用此項技術,但日本的種苗公司,只要是雜交種(F1種),大多會使用這項技術。而台灣的市場上,已經有蠻多的日本種子被採用,例如栗子南瓜等。
  更何況,已經全面變成雜交種的那些我們常吃,卻買不到固定種的種子的蔬菜,隨時都有可能被那樣的種子取代,而我們卻渾然不知。
  回想起當年老師說的情形,其實是指基因改造的「終結者技術」—一種讓種子帶有自殺基因的技術,後來因歐盟的科學家強烈抗議,所以截至今日,這樣的技術都還只是處於「備而不用」的階段,但因技術在十年前就已成熟,所以屬於隨時都可能上演的恐怖科幻劇情。
  不過,利用植物的不孕症來賺錢的這種劇情,希望在我們還來得及保護好田間的固定種蔬菜種子之前,千萬別在台灣這塊寶島上演!所以,關心我們的食物的農夫們,請挺身而出,參與採種工作,捍衛我們自己的耕作權!也捍衛餐桌的多樣性吧!
  如果對這本採種手冊有興趣,請密切注意秀明自然農法協會網站,我們會將發行訊息公布於網站上!


採出好種不求人-日本自家採種達人的演講及交流活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重量級的兩場活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