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6月11日

德與業在八字命理中的體現 泰源

李老師在“轉法輪”中說:“德是一種白色物質。”“同時存在的還有一種黑色物質,我們這裏叫做業力,在佛教中把它叫做惡業。”又說:“有了這個德,今生不得來世得。

他得什麼?他德大,可能會做大官,發大財。”

“這個人要是沒有德,就形神全滅,他的元神就銷毀了,他百年之後全都死了。”

我從事命理研究和實踐多年,從我經手的無數命例中,無一不感到李老師上述關於德和業的論述是何等真實和正確。

論命先要排出天干地支八個字,而這八個字是由人的出生年月日時折換成的。

那麼人的出生年月日時是否偶然的、無序的?顯然不是的。

它是由人自己的宿因決定的,每個人皆以宿世(過去世)之善因,而成今生之佳命,以宿世之惡因,而成今生之劣命。可見命運優劣成於宿因也。

因而每個人的八字好與壞,皆是由自己宿世的善惡所造成的,換言之,由自己身上所帶的德和業這兩種物質造成的。


所以從一個人的八字中,便可以看到其人命中德與業的多與寡。德多的人,八字配合得好,容易發富發貴,平生順暢的事多,阻逆的事少。

業多德少的人,八字配合偏枯,或過寒、過熱、過濕、過燥,五行背不順,體用受傷,無生克制化之助,決主平生多阻滯病逆等事。

現限於篇幅,試舉二例分別說明。

在八十年代初期,有朋友曾帶來一生辰叫我批算,八字排開後,屬於五行氣得流通,財強身亦不弱,喜用得力,配合中和,為命書中所謂「何知其人富,財氣通門戶」之富格。於是我直言,此應是發了達的命,平生可富中取貴,不是一般平民百姓之命。其後從朋友中得知,原來此八字是屬於一個當時最早出現的「萬元戶」之一。可見從八字中便可看出其人的福份來。

另一個例子,我有一位早年就相識的朋友,他的八字屬於「財多身弱」,五行配合的不好的命,此等人一生為錢財所勞役,或因錢財多了,身體便不能承受,命書中所謂「財多身弱皆是禍」的命,從此可看出他命中是德少業多的,所以平時我跟他多講不要過份追求錢財,財不是越多越好,有時財太多了,反而身體受不了,容易出事。

他以前所做過的職業,不管是在農村做知青時期,還是後來調回城市,甚或出來美國,都是與錢財有關的財務、會計、出納、倉管等工作,皆因命中的特點:一生為錢財所勞役也。

在大陸時,人人一份工資,想發財也難。但出來美國後,任憑你自己的主觀努力去掙錢,加上美國生活壓力大,新移民既要買車,又想買屋,於是他由初來時的每月掙900多元,熬到後來每月掙3000多元,靠開夜班,加班加點,和一個星期幹足七天等來多掙錢。

試想一下,如果在美國不是靠學有所成,靠文憑,而是靠努力而掙到了3000多元一個月,可想而知其人的付出得多麼大。
而且為了多省錢,不買家庭健康保險。當時我從他八字中看出,他98年將有一難,無論大運或流年都沖他八字的命根,於是便在97年初(那時我還未修煉)在電話中暗示他,要他立即買齊一切保險,而且千萬不能再買第二輛新車,因當時他太太吵著說上班沒車,要自己有一部新車,並囑他即到醫院作全身檢查。但事後他並沒照全做,還是買了輛新車,幸好買了醫療保險。
到了97年底,才發現身體不適,中醫看不好,後到大醫院檢查,一照已是癌症未期,應了98年身亡,過不了此一關。皆是因命中的業力所注定也。

其實德與業不只是體現在人的生命中,在某國家,某個地區,所發生的一切看似偶然的事情,亦無不與這個國家與地區的德和業聯繫在一起的,但常人始終是常人,只能看到表面的東西,看不到其內在的更深一層的必然的聯繫。

近幾年在西雅圖地區發生了二件比較大的事,一件是西雅圖地區在2001年2月28日發生的6.8級地震,雖說美國西海岸地區一直處於地震的頻繁區,但此次是西雅圖52年來最嚴重的地震,為什麼在這個時候選中西雅圖呀?會是偶然的嗎?

大家還記得,在1999年11月在西雅圖世貿大會期間,也同時舉行了法輪大法的活動,期間出現了中國大使李肇星因某事向西雅圖市長塞爾施加壓力和提出抗議,結果西雅圖市長屈服於中共的壓力,認錯,道歉及收回什麼等等。

此事後來傳回中國,香港等地,成為中共政權得意的宣傳樣板,這些不是業力是什麼?任何人,任何地區,任何國家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必然會自己帶來業報的,天理是昭明的。

再有一事,在2001年2月16日,西雅圖地區一天之內普降大雪,但僅此一天,前後的天空都非常晴朗,而剛好就是在這天裏,在此地發生了一起嚴重的車禍,造成了來訪問演出的北京舞蹈學院舞蹈團中兩人喪生,多人受傷的意外。

常人深為此哀傷,當地報紙亦為之嘆曰:“假如世間的一切都由造物主預先設定了程序的話,那麼今年美國西北地區氣候異常,是否是造物主無意中按錯了鍵鈕?一冬無雪,剛入春,卻出人意料地下了這麼場二月雪”。



死亡最深層的意義,就是要讓活著的人活得更好!←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