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9年3月12日

【命運的迷霧】我的算命之路 (3) 取用神 泰源

命學前輩大師徐樂吾先生在《滴天髓補註》一書自序中說「僕研習命理有年,生平所最服膺者,為《子平真詮》,《窮通寶鑑》,《暨滴天髓》三書」。有興趣對八字命理作研究的朋友,能讀懂和理解此三書,亦算能步入命學之大門了。

這三本書其實並不難找,在書局裏都可以買到,能懂些八字命理的基本知識,亦不至於被一些信口雌黃的江湖術士之言所欺騙。

《子平真詮》為論正常格局的命為多,《暨滴天髓》除了論正常格局的命外,更多的論及各種特殊格局的命,《窮通寶鑑》是論十天干在十二月地支的生旺休囚,為命中取用神的準則,既然我的八字不能依正常格局來論,現看下當特殊格局來論又是如何?

《在滴天髓徵義》一書中的”從象”部分中說:「從強者,四柱印綬重重,比劫叠叠,日主又當令,絕天一毫財星官殺之氣,謂二人同心,強之極矣,可順而不可逆也。則純行比劫運則吉,印綬運亦佳。食傷運,有印綬沖尅必凶,財官運為解怒強神,大凶」。

要理解此段話的意思,先解釋一下命學中的術語,八字中,以出生日天干為自己,凡生助自己的叫「印綬」,與自己同類的叫「比劫」,日干自己所尅之物為「財」,尅我日干自己的叫「官剎」,(陰陽相尅者為「官」,陰與陰,陽與陽相尅為「刹」)。日主所生之物為「食傷」。

此造日干為壬水,金能生水,八字之中天干一庚金,地支二申金,就是此造的印綬。水與水同類,此造地支一子水,一亥水就是壬水的比劫。戊土(陽土)能尅壬水(陽水),此戊土便是壬水的土剎(又叫偏官),壬水能尅丁火,丁火便是壬水的正財。水能生木,見木就是壬水的食傷。

現明白了命學中的術語後,將此段話套用到自己的八字上,就是說:從強格中,四柱金重重,水叠叠,日主又當令,絕無一毫火土之氣,謂金水二人同心,強之極矣,唯有順其金水的氣勢,而不可逆其氣勢。則純行水運則吉,金運亦佳,行木運如果遇到命中的金沖尅(因金能尅木)則凶,行火土運,為解怒強神(金水),大凶。

我的八字為:丁火亥水年,戊土申金月,壬水申金日,庚金子水時,八字之中,地支二申金,天干一庚金,應了金重重,隨了日干壬水自己外,再見地支亥水和子水,又應了水叠叠,壬水生七月,金生水旺,再應了日主又當令。

唯”絕無一毫火土之氣有些不應,但上文巳經解釋了,天干一點丁火和戊土,因地支無根,天干虛浮而不能用,故不能當正常格局來處理,只能當從強格來論了。唯從得不純,當「假從強格」算。命書中亦有云:「有從之象有幾人,假從亦可發其身」。假從格的取用仍當真從強格的方法來取算,遇到運助的時候,亦可發其身。

到此為止,自己命造的結構基臺上浮現出來了,為假從強格,取用亦唯有順其金水的氣勢,可順不可逆也,如何可順不可逆呢?
如果發揮一下想象力,此命壬水以申為發源地,象崑崙山的水,一瀉千里,地支中有兩申金一亥一子水,更具沖奔之性,形象些來說,有如李白的「將進酒」一詩中所說:「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故唯有順其金水的氣勢取用,千万不能逆 其流也。

所以行水運吉,金運亦佳,木運如果遇到命中有金沖尅則凶,但如命中天干和地支有水化解,成金生水,水生木之象,亦可無妨。唯行火運或土運,有如阻擋天上來的滔滔黃河水,必主大凶,因為解怒命中強神和水也,所以,此命取用神的結果是:喜金、水,日後逢行金運,水運,或遇金水的事物必吉。大忌火土,逢走火運、土運必凶,見火土重之事物亦不宜。走木運時,命中有水化解則無妨,無水化解則凶。

取用神完畢,算是初步完成了論命最關鍵的第一步了,因為此步如果論錯,則以後的主部推算和應….都錯,此步論對了,則以後的大運,流年、名利、事業,六親等具體事例亦八九不離十了。(待續)@*


關鍵字: 研究 氣勢 術語

我的算命之路(2) 論命先分格局 泰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德與業在八字命理中的體現 泰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