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8年12月18日

可惡的空亡年

我好像前一陣子有在粉絲團上提到,我很期待我自己八字流年上的「空亡」年到來,因為雖然「空亡」指一切都消褪、模糊掉,成不了事,也無法凸顯自己的存在;但我對我上一次空亡年的印象,是因為做生意賺太多錢,所以索性不跟任何人聯絡,連手機都退掉,躲在山上家裡逍遙自在,什麼應酬都不需要,我覺得很愜意。

因為很期待,就跟大部份的事情一樣,期待久了就會忘掉了。

但從今年初開始,我就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我過去幾年遇到的人一向很乾脆,而且也很有誠意,今年仍然會遇到一堆想跟我談各種合作的人,案子有大有小,因為我很忙,所以通常都深思熟慮一陣子,觀察對方的言行,才會決定要不要進一步談合作。對方通常也很積極,還會想辦法找到共同的人脈來遊說我,誠懇的程度讓人覺得這件事對你有那麼重要嗎@@~?

怪的是,每次我決定:好,可以聊聊。這時對方通常都很高興,也會極力表現出誠意,談了一、兩次覺得有共識了.............結果下次再見面時,對方會好像得了失憶症一樣,所有的事又要重新再談,或是他表現出一副「我們上次有這樣說嗎?」的茫然嘴臉...........其實這也就算了,我這人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時我通常就可以判定對方沒誠意,整件事就可以喊卡或是我丟著不管就好,問題是裡面有幾件事是需要伙伴來共事的,這樣一弄我也沒辦法跟人交代,扯的是對方通常也沒說案子不進行,只是要不斷的推翻再重談,我也把朋友懸在那邊..........

這幾天我終於覺得不對勁了,剛剛抓住Joyce問:「我空亡是不是今年開始?」她幫我看了八字流年後說:「對耶!今明兩年!」賓果= ="~!
我這人一向不會照著流年來走自己的路,除非這個命運不斷的狂刷存在感引起我的注意!好!空亡!算你厲害!


我的海王星去年就在我的命宮了,但因為不是空亡,只是談的事比較超出我原來的範圍,例如說突然跑去當編劇,今年初電影也殺青了,幸好不是今年談成的case,不然我看恐怕也毀了。

而且還有一種狀況,越是看起來很謹慎,過程很繁瑣很周到的事,最後越是會流產,反而是一開始像是隨便說說的東西,會突然就成真了。(像去年人家找我寫劇本時,本來是說好玩,叫我不要有壓力,寫個一年半年,寫出樣子再來看要不要找機會拍,結果我還沒開始寫他們就說有人要投資了.......)

我想是因為空亡的性質跟海王星有點像(但我發現如果要論流運,還是不能當成同一種東西來看,只是本質有雷同之處),所以Iris說空亡年也象徵無形的事物,有人在空亡年會出家,或對玄學產生興趣,而電影是海王星領域,一樣象徵是一種虛幻的產業。

我現在不敢看不起空亡了嗚嗚嗚,但是到明年結束之前我要怎麼活下去啊?我最討厭這種糊糊的感覺,什麼事都不知道 (踏馬的我流年靈數也正在走2)!我決定今明兩年我凡事都要隨便說說~"~,以對抗「浪費時間白費工夫」的命運!




文章轉自
http://blog.sina.com.tw/isis/article.php?pbgid=308&entryid=631927


【命運的迷霧】六神中的“偏印”(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風水初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