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年11月11日

牽絆--天空

我舅舅的三個兒女,年紀都比我大,從小就很疼我,
其中最大的表姐,移居加拿大已有二十多年,在十多年前,
外公罹患癌症,大姐為了盡孝道,把男友由加拿大帶回台灣,
趕在外公看得到時結婚,並且結束加拿大的工作,
全程在醫院陪伴照料外公,一直到外公過世~


但因那陣子我們兩個都忙,我雖然知道外公過世後她很傷心,不過我們一見到面,都還是唧哩瓜啦的談笑居多,如果太傷心時,通常我們都是自己分別躲起來處理的,我的外公是她的爺爺,兩位老人家又是由舅舅奉養的,他們一直住在一起,大姐又是家族裡頭的第一個孫子,從小就備受兩位老人家寵愛,我知道大姐重親情又很執著(很標準的天蠍+巨蟹),從三年前我外婆也過世後(最後一段時間大姐也回來陪她),我們都已經很難過了,她的傷心想必是我們的數倍~~


去年咕姬過世,我沮喪到不知道怎麼整理自己,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火冥衝的影響,簡直連過生活的力氣都沒有了,因為選舉已經過去,我們這些分屬於不同陣營的表姐妹,終於不用繼續再在暱稱上極力支持哪一邊XD,所以又可以很自由的交談:p,而且我繼父一直在加護病房,大姐每天都會敲我msn問他的狀況如何,昨天大姐跟我聊著聊著,就問我最近心情為什麼不好?我坦言說我就是想我的貓,而且我繼父前兩週無預警的就中風倒下,住進加護病房到現在,我弟妹也是慌了手腳傷心欲絕,讓我想到未來長輩們要先我們離去這一點,已經哭好幾天了,而且咕姬死時才六歲多,老天太不公平了,通常講到這兒時,大家都會說,生命不是在長度,是在充實度,結果這位寶貝大姐,對於咕姬死時還太年輕這一點非常的表同意,還憤憤不平的說阿公阿嬤也還年輕 ( 我心中暗暗吃一驚@@ ),很多比他們老的人還活著,所以世界的確是不公平的沒錯;

我跟朋友提起憂鬱的原因時,大家都是好意的要我站起來往前看,但是我現在連往前看的意義在哪裡都不知道,實在聽不進去,大姐果然是過來人,我們又有接近的血緣XD,她聽了後很乾脆的告訴我,不用去想要怎麼恢復了,這種傷痛是永遠恢復不了的,我們只能跟它共存,要哭就哭要沮喪就沮喪,一直到自己累了為止,別無他法可想,她說外公去世了十多年,外婆三年,她的狗也被車撞死了數年,她到現在為止仍然是沒辦法一刻或忘他們,何況我人生經驗還沒很多(在她眼中啦= =),她很肯定的跟我說,至少要哭兩年,才可以進步到不會一想到就哭;大姐平日嘴巴也是很毒辣又搞笑的,但遇到生死這回事,她的好處就是特別容易寄予理解與同理心,我記得我小學一年級時養的烏龜死了,我哭到驚天動地,大人一直叫我不要哭了,動物本來就是會死的,只有那時念小學六年級跟四年級的大姐、二姐,偷偷買了一隻烏龜來,然後哄我說,是她們去我埋烏龜的地方,發現牠復活了,所以趕快帶回來,我雖然覺得有點怪怪的 ( 我從小被她們騙到大的= =),可是還是暫時平息了一點悲傷下來,等到發現不是時,傷痛也沖淡很多了XD;

後來我給她看前幾篇中提到的咕姬訊息事件,也提到外公托夢給我娘的內容,她就告訴了我幾件事,其一是,在外公過世的數年內,她常常對著外公的相片抱怨,問外公為什麼不托夢給她?為什麼要丟下她那麼早死?就這樣嘮叨了幾年,終於有一天,她夢到外公了,但不是像她想像中的依依不捨或互訴思念之前,在夢中,一向寶裡寶氣的外公變得非常嚴肅,正色對大姐說:「妳不要再抱怨了,好好過妳的日子,既然我已經死了,就是妳有妳的路,我有我的路要走,不要碎碎唸了,振作一點!妳實在是太囉嗦了。」我問大姐想法如何?她說她不懂這些道理,但她還是可以知道外公到底想表達的意思是什麼,我說他講歸講啦!還不是很掛心子孫?二姐缺錢時他還不是也來托夢?就聊起外公在二姐夢裡給了七個號碼這件事,說要給我二姐七千萬,結果我舅媽不懂包牌,就自己去掉一個號碼,結果只中五星,而那一期的頭獎真的是七千多萬,我娘簽六合彩快跑路時,我外公出現在她夢裡,很緊張了跟她說了一個號碼,叫她一定要簽,我娘夢醒後就下注,當天晚上就都回本了;

大姐在外公病重時,嫁了第一任丈夫,外公過逝後她們就搬回加拿大,過了幾年很平靜的生活,有一天她坐在客廳時,忽然覺得外公的相片緊盯著她,跟平日相片的眼神不一樣,她正覺得奇怪時,就有一種特殊的感覺,覺得阿公在她旁邊,她往阿公要她看的方向看過去時,發現姐夫的call機丟在桌上並響起,大姐平日神經很粗,是絕對不會想到要查call機什麼的,那天卻突然覺得,應該去聽聽語音信箱裡有什麼?結果她聽到一個年輕女子留言給姐夫,說她在哪裡等他,聽完留言後,大姐決定不要亂想,一定是朋友或老同學,就把call機放著不再管它,那個語音是每隔一小段時間就會洗掉錄音內容的,那陣子卻很奇怪,只要姐夫忘記帶,留言就都剛好還在,也都剛好會被大姐看到,錄音也會被聽到,最後大姐終於確定是姐夫外遇,就以非常快的速度結束了這段婚姻,連回頭的機會都不給姐夫 ( 當然我也覺得沒什麼好給的 );

接著再過一陣子,大姐認識了現任丈夫John,這一位姐夫是資訊工程師,平日也是不認同這種有的沒的之說,後來他們決定結婚時,姐夫就先行搬進了大姐的房子,進住的第一天晚上,他們的寢室在五樓,三樓有一座壁爐,當時是七月的夏天,睡到半夜時,John突然清醒過來,也不是要上廁所,就是不知道為什麼醒過來,也莫名其妙的覺得應該去三樓看看,結果這一看非同小可,他衝上五樓把大姐搖醒,問她:「三樓壁爐的開關在哪裡?」大姐說:「在旁邊阿公的照片附近呀!」( 這時我心想:怎麼又是阿公的照片?妳到底放了幾張呀?) John很驚慌的說:「我檢查過了,那個開關是關著的,可是壁爐裡的火燒得很旺!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呢?」大姐很平靜的說:「喔!那是我阿公啦!你今天第一天搬進來,他不認識你,叫你去給他看看,認識一下就沒事了,不信你現在去看,火應該自己熄了。」John下樓看過以後默默的上樓繼續睡,之後就變得對這方面的事情很有興趣了。( 講到這裡時,我聽到的重點是:哇!用壁爐發爐呀@@~?太強了!不愧是阿公!)

其實我阿公過世後常出現插手晚輩的事,例子還很多,之後有機會再慢慢整理來分享吧!




引用
http://blog.sina.com.tw/isis/article.php?pbgid=308&entryid=576316



靈擺事件簿(一)--天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愛自己【轉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