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1/22

【羅浮宮謎情】─ 導演訪談錄 (上)

                                  2008台北國際書展開幕片《羅浮宮謎情》
               法國新銳導演羅宏巴提亞((Laurent de Bartillat)訪談


《羅浮宮謎情》(What My Eyes Have Seen)是曾獲「美國舊金山國際影展」電影短片獎的法國新銳導演羅宏巴提亞(Laurent de Bartillat)的最新作品,也是他的首部長片。此片一拍完,立刻獲選為本屆2007年的「羅馬影展」競賽片,並因此受到了歐洲影壇的注目。

羅宏巴提亞過去曾鑽研過藝術史,期間即下過許多功夫研究羅浮宮的名畫。他經常從畫中人物或動物的眼神中,發現不少潛藏於畫中數個世紀之久的秘密。《羅浮宮謎情》的創作靈感,即是他根據十八世紀的法國洛可可畫家華鐸(Watteau, 1684~ 1721)最著名的畫作「丑角吉爾」,劇情對應了華鐸一生的精彩愛情,再加上數百年來「愛情魔咒」的詭異傳說…;除了賦予這幅畫更多的神秘色彩外,精采的劇情更是引人入勝。

獲邀為今年台北國際書展開幕片的《羅浮宮謎情》,劇情不但橫跨了古今相隔了三百年的兩段無解愛情,更揭開了華鐸一個跨越了四個世紀的「謎」。這個「謎」曾一度使法國藝術史造成錯亂,更曾使藝術家們的愛情彷彿遭到了無情的詛咒…。究竟羅浮宮名畫「丑角吉爾」中藏有什麼不可思議的詛咒?而華鐸的畫作裡又暗藏了什麼驚人的世紀秘密?《羅浮宮謎情》即將在二月七日上映,而我們則先專訪這位專解世紀謎團的導演羅宏巴提亞,一探他拍攝《羅浮宮謎情》的背後秘密…。


Q : 拍攝《羅浮宮謎情》的靈感從何而來?
A : 拍攝《羅浮宮謎情》是在我學生時代就已浮現的靈感。那時我唸藝術史,正在做圖像學的研究,就突然想到可以把對一幅畫的研究調查,以攝影或圖像的方式來呈現…。
在藝術史裡,你不僅須了解為什麼這畫家要呈現這個主題,還必須知道他的畫在講什麼。你研究的越多,你所展現的就會更有深度。好像警察辦案一般,你手邊有許多的線索、痕跡、相互關係以及重複確認的資料。你試著讓這些細節來說話,就像從一個死者房間找出兇殺案的線索一樣。

Q : 你用偵查謀殺案的眼光來看待一幅名畫?
A : 這的確有很多共通之處。兩者都同樣是在一個不能逆轉的封閉空間,也常常包含一個或更多的死人。就像做研究一樣,偵探必須從零散碎片中拼出真相。他檢查廢紙桶、床單底下,咖啡杯上的指紋,靠著這些零碎的真相,試著釐清頭緒。
也許其中趣味是在發現,每件東西都有屬於它自己的密碼吧!除非你能解開,否則永遠不會知道它的真正意義是什麼。就像:文藝復興時期畫家吉奧喬尼(Giorgione) 的「暴風雨」(Storm),迄今已有超過一千多種的解釋了;但到最後,只有畫家自己知道他要說的是什麼。所以當你看一幅畫的時候,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感受到某種神秘的東西,但卻不知道它背後真正的意義是什麼。也許主要是你對畫的模糊感覺,碰觸到你心理的某個地方。我想我是不斷地看著這個謎,事實上,畫也在分析我的心理陰暗面。

Q : 但你為何會獨鍾於華鐸作為你首部片《羅浮宮謎情》的開始!
A : 也許是因為華鐸是古今最完美的畫家。他具有古怪並且反社會的性格,我們對他了解的不多。他試著隱藏他的生活並且掩蓋他作為一個畫家的目的。他一方面祕密地藏身在巴黎的工作室,而同時卻有廣泛地引起了許多爭議的辯論,但真正吸引我的則是他將畫視為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鑰匙。
在《羅浮宮謎情》電影中,華鐸的畫就像是一扇兩面門,帶我們到一個事物以超越我們所認知的邏輯連接在一起的地方。女主角露西、男主角文森、杜薩教授、畫家華鐸和他畫中的神秘女人,都因為超越了時空的限制,而分享了彼此的生活與秘密,甚至命運緊緊連結在一起。《羅浮宮謎情》電影的敘事結構,基本上是建立在:每個人、每件事都反映了角色外表的鏡像上,更建立在眾多 ─ 不論現在還是過去 ─ 的人物上。我想呈現出一種畫如何與我們最私密部分溝通的感覺。

Q : 迄今沒有任何電影將對畫作的研究搬上銀幕,並拍成了一部懸疑片。你是如何處理我們在片中所看到的龐雜的資料呢?
A : 因為必須很精確地把《羅浮宮謎情》女主角露西在片中所研究的資料都重新做出來,所以我們大約花了半年的時間跟羅浮宮研究人員、收藏家、攝影師、設計師、畫家等做討論和準備的工作。然後很有耐心地從全世界的博物館搜集相關的圖片,以及數百張的文件、草稿、道具、研究論文…等露西有可能從中找到線索的東西。
我們也研究了法國十八世紀時的經濟學家杜爾哥(Turgot)對左岸拉丁區周邊所做的地圖,以及一些出土的資料,來建立華鐸當時可能的生活動線。然後所有的建物築資料都利用電腦,置入露西所研究的圖畫裡面。
我們還利用展覽的目錄、刻蝕畫、當時的文字、以及戲院的節目冊等,來找尋當時女伶夏洛特黛絲瑪(Charlotte Desmares)在華鐸畫裡存在的線索;還把畫裡目前已不在的橘園和被摧毀的部分重建得栩栩如生。我們對華鐸的研究受到Pierre Rosemberg很大的幫助,電影也受到RMN, Bridgeman Girodon和 C2RMF很大的支持。

Q : 《羅浮宮謎情》的攝影十分流暢,片中有許多匠心獨具的畫面,你是怎麼構思出來的?
A : 我在《羅浮宮謎情》開拍之前,就已經有很多關於視覺上的想法,更完成了一份非常仔細的分鏡腳本。然而最大的問題還是時間,我必須把所有想法,簡單地以視覺呈現出來。但幸運地,我有著一群動作很快,以及很負責任的工作團隊。道具設計的同仁常憑空變出許多奇蹟;我的攝影師尚馬克賽瓦(Jean Marc Selva)和我,很早就開始思考拍攝上的事情,例如:我們想得到比較好的畫質和少一點的顆粒,所以選擇用35mm拍攝。又如:我想要運用淺焦,來達成主角們被一種奇特氛圍所包圍的感覺,就像「朦朧畫法」那樣(達文西所發明的一種繪畫技法 )。所以我們常用長焦段鏡頭,以及加大光圈的方式拍攝。影片裡沒有什麼遠景的鏡頭,就算有也被我剪掉了。我認為這部影片是以眼睛、聚焦,以對影像的細部分析為主,所以每當我把鏡頭拉出來時,就覺得似乎失去了什麼,感覺變成外人一樣。
我必須緊緊地跟著女主角露西,跟隨著她那堅定的不移的態度。因為有著很多的手持鏡頭,所以影片有一種抖動的節奏感。事實上,我了解到我做的是相反於繪畫的工作,所以我從來不會想試著用景框或顏色來使自己更接近它。我認為我所害怕的是影片沒有自己的特色,並且跟我想說的背道而馳。

                                                                                                                                                未完待續‧‧‧




【羅浮宮謎情】/ 導演簡介←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羅浮宮謎情】─ 導演訪談錄 (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