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8/10

六位學門召集人談台灣政治學研究

日前IPSAS所慶,舉辦了一場歷屆NSC政治學門召集人的座談。這場座談可謂空前,但應非絕後。也因為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活動,所以兩個小時的座談,感覺像是業務會報,六位召集人分別談了自己任內在NSC推動的業務。相較於展望,內容其實較偏向於回顧。

座談中幾個比較受到關注的議題,例如研究的評鑑機制、期刊與專書的審查、國際化與本土化的研究趨勢等,其實沒有太多批判性的意見,因為如前所述,幾位召集人只是就任內執行的情況作了會報,而與會者也沒有提出具體的建議和批判。或許是因為第一次有這樣較為大型且公開的座談,因此對於過去十幾年來發展的評鑑機制還沒有整理出系統性的回應吧。

其實,台灣政治學界從解嚴以來的發展,理想與實際情況的落差一直備受部分年輕一代的學者、學生所不滿。這樣的落差在於政治學研究欠缺對於台灣現實環境的辯論,以及對於本土價值的熱情與關懷。雖然偶爾有一些研究成果或是非正式的學術社群的出現,但相較於其他一些鄰近學門(尤其是社會學)而言,這股力道顯得微不足道。過去十多年來,社會科學在台灣的學術環境中屬於弱勢,而社會科學中的政治學,發展的應然面又在社會科學與人文學甚至傳統的科學研究中曖昧不明。就實然面而言,科學的研究精神和方法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發展方向,但具體內涵卻隱晦不明,因此引來了沒有反省能力,只注重紙張出版的不滿批判。

這樣的結果,使得科學化成為評鑑的量尺,而尚未有共識的知識內涵,則暫時擱置。因此出現了SSCI與TSSCI的旋風,兩個I成為學門研究評價唯一的標竿。計畫的申請、職位的升等考核、研究的主題選定、研究的途徑方式…都是先以在I級期刊上攻城掠地為目的,在進行研究主題、方式的規劃。如此一來,更使原本就欠缺辯論的知識內涵更加淡薄,也更加乏人問津。

衣食足而後知榮辱(以前我都講「飽暖思淫慾」,後來學生建議我改用這一個成語)。政治學者為了生計穩定、計畫取得、升遷順利…等現實條件,也陸續加入追逐I的行列。於是乎,政治學門的科學研究,越來越側重發表的結果,而忽略了發表背後應該帶出來的知識與現實之結合,尤其是作為社會科學之一的政治學。試想,如果政治學研究一味的追逐複雜的數學公式與模型,把一些簡單的議題用另外一套系統陳述一遍,這樣的發表除了在履歷上增加一個I、獲得一些點數以外,對我們理解現實生活而言究竟意義何在?更遑論是否能提供新的思維以解決「人」或是「社會」或是「國家」的問題?

座談中幾位召集人也深深感觸到這個發展方向的負面影響,並且發現了「政治學」失去品味的危機,但是最終的結論,是在當前的環境下,評鑑仍必須優於浪漫的知識發展,也就是必須先建構完善的評鑑機制,而後才追求知識的內涵。這兩者之間雖然可能可以共存,但在兩個I的夾擊下,顯然有點零和的感覺。座談的結果並沒有具體的建議,但這樣的座談有必要持續的進行。我相信是因為第一次的舉辦,因此雷聲大雨點小,日後再有細緻一點的會談,都可能激發出新的想法來讓台灣的政治學研究更具有知識上的前瞻性以及實務對於人文的關懷。至少我是這樣的期待著!

PS.後來也有人關心高等教育,尤其是博士養成的就業危機,這或許是教育部該思考的問題。



面對一座巨大的沙堡←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