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0/08

長文:憲法實踐與政治決斷:Carl Schmitt與威瑪經驗

人有「人格」,國有「國格」。如果國家有其特有的性格,將國家性格具體表現出來的依據,就是憲法。透過憲法表現出來的國家性格,包括了國家的政體形式、公領域的界限與私領域被保護的範圍、執行主權的政府形式、以及這些國家性格可以被改變的範圍與方式。轉換為專業術語而言,就是近代憲法內規範的政體類型、公民權力與權利、政府類型以及修憲的程序。這些作為近代憲法原則的依據,其背後存在著重大的不同假設,那就是憲法和政治決斷的從屬問題,或是說憲法本身存在的正當性以及其處理政治決斷的權力範圍。亦即,所有的憲法在誕生之際,都是一個國家面臨政治決斷的關鍵時刻。而這個決斷的結果所產生的憲法,要如何說服據此來決定爾後所有的政治決斷?如果憲法真的是對內最高的法體系,這個法體系實踐的正當性又該由誰來決定?回到更根本的問題,決定國家性格的憲法,又該如何產生?這是討論一連串憲法實踐與其本質的問題以前,必須先釐清的問題。

繼續閱讀:Wandeln in der WR.



語言、同化與民族建構(L)←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在政治所演講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