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06

交易主權以後,還剩什麼?(L)

馬英九政府上台三個半月,內政方面無力對抗通膨壓力與降低世界經濟秩序重整帶來的傷害,對中與外交政策方面更是與過去12年來的主軸改弦易轍,將「台灣作為主權獨立國家」的基本防線在形式上與實質上幾乎完全撤除。依其所述,是作為「發展經濟」的戰術或手段,但三個半月後的作為,不禁其口中所謂的「經濟發展」沒有起色,就連基本的社會正義和福利也大幅右傾。曾經說「國民黨是中間偏左」的承諾,和「化成灰也是台灣人」、「股市上萬點」、「經濟馬上(漸漸)好」一樣,都成為執政後最諷刺的笑話。

台灣的主權爭議走到今日的處境,是東亞近代歷史的、列強利益交織的、台灣自身發展過程的、以及內在自生的結果。我們是一個國家自然無庸置疑,但並不正常,並不完全。不完全、不正常的地方在於台灣外部正當性取決於世界的現實政治,而由以上種種因素共譜之下,外部正當性是隱諱而游移的受制於其他國家,尤其是中國和美國。在這個情況下,主權是台灣自己掌握的最後一個,也是最有力量的一個武器。我們有自己決定的主權,才能繼續在尋求國家正常化的道路上,繼續摸索前進,嘗試突破。

台灣經濟發展的困境,受到世界經濟秩序重整的影響甚鉅。台灣做為一個高科技產業的海島國家,無論是地理條件、主流產業,都不是一個能夠獨立於世界體系之外的經濟體系,和國際金融與經濟秩序綁在一起的程度,甚至遠超過歐洲或南美等其他國家。過去十幾年來,累積好的經濟發展基礎,但主權困鎖,使經濟成長再升級面臨政治問題的壓力。根本的問題不在於是否開放對中投資,甚至開放陸資進台,而在於台灣能否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在產經政策上正常的與其他國家交往和談判。

馬總統所謂「主權爭議擱置,追求經濟雙贏」的基調,基本上是一個一廂情願與倒因為果的手段。中國沒有主權問題,台灣才有。擱置台灣的主權,意味著放棄以台灣作為主權國家的談判籌碼。在這個情況下,台灣既然不能作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那麼經濟上的談判,就反過來成為中國宰制台灣的籌碼和武器了。對中國而言,沒有在主權上讓步,但卻掌握了經濟談判的主控權。馬政府以主權交易經濟發展,長遠來看,極可能會造成一個錯誤的、雙輸(台灣的主權與經濟都輸)的結果。

沒有了主權,也換不到金錢,台灣還剩什麼?



德國媒體對台灣國會改選的解讀(L)←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765萬招陸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