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8/05

再訪日耳曼?

最近和德國的老師聯繫上,一開始是討論我的論文,還有合寫文章的事情。後來老教授問我再回德國的可能性。於是,再訪日耳曼?成為新的選項之一。

回台灣後,和Wagner教授的聯繫是有一搭沒一搭。偶爾通知一下近況,大概過去五個月只寫過兩三次mail,寄了一張明信片,如此而已。直到最近,手邊有篇討論威瑪半總統制內涵的文章,讓他看一看以後,聯繫就熱絡起來。先是針對文章本身討論,再來是對合寫paper的討論,最後則是對畢業後到德國做研究的討論。

是的,回台灣以後,對柏林將近500天的生活有很多美好的回憶,也常常會和Jen討論起那邊的生活點滴,討論起是不是有機會再回去一段時間。在柏林的生活其實很吸引我們(可能只有我吧),因為可以免去人際關係,可以當一個隱形人,在一個沒有壓力下的環境做研究、旅遊、聽音樂、喝咖啡。

Wagner教授年事雖高,但活力充沛。四處訪問之外,也持續關注歐盟憲法的議題。我告訴他,如果回去柏林,要好好學習歐盟的問題,然後把半總統制研究的個案觸角,延伸到芬蘭和奧地利。Wagner欣然同意,表示願意提供所需的一切行政支援。

針對這個可行性很高的選項,得看畢業後的市場狀況。是不是再訪日耳曼?有一點期待,但目前為止,就是一個問號。



學術圈的唯一死刑:抄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下關行:訪春帆樓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