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6/30

語言、同化與民族建構(L)

幾年前,B. Anderson的「想像的共同體」由吳叡人博士翻譯成中文之後,對於民族建構與現代性的關係,在知識與認知上出現了一個重要的轉折。兩年前,陳培豐博士的博士論文被翻譯成中文,出版「同化的同床異夢」一書,對於民族建構、同化政策、語言的工具性等議題,以台灣的殖民史為背景,提出了精彩的討論。對於台灣的民族主義發展而言,語言政策一直扮演關鍵的角色,這兩本作品,前者從理論上提供了想像的空間,後者則在台灣的殖民史上討論了日本殖民時期同化政策在台灣的實施與影響。

「同化的同床異夢」一書

坊間對Anderson和陳培豐的作品已經多有討論,無須多加以介紹。寫在這裡的,只是作為一個讀者,在閱讀後的想像與比較心得。陳培豐博士的作品「同化的同床異夢」一書,基本上說出了一個現象,那就是日本以語言作為民族同化的殖民政策,在台灣的實施出現了推動者和接受者兩造的不同想像。殖民政府希望以語言作為民族同化的工具,接受者則是寄望透過語言來獲取文明的知識。相同的是,兩造都以語言作為政治性目的的手段,不同的是,兩造的政治目的南轅北轍,完全迥異。是以,該書以「同床異夢」為題,道出了「同化於文明」與「同化於民族」的兩個可能。

在接受這個分析方法以前,存在很多前提。首先,被殖民者必須沒有一種有效的語言作為獲取近代文明的工具。其次,被殖民者的文明被理解為落後於殖民政府的。第三,被殖民者對於文明的渴望與被同化的接受度,存在潛在衝突的可能。

在第一點上,1895年的背景確實是存在這個條件的。日本政府對於西方科技與人文知識的獲取,雖然起步緩慢,而且尚不夠完整,但對於使用漢語的清政府而言,卻明顯有餘而無不足。日俄戰爭與甲午戰爭,證明了明治維新收到一定成效,對於西方文明的認識與獲取,日文成了比漢文更有效的語言工具。就第二點來說,則需要先定義所謂的「文明」。在這裡,西方引領風騷的是軍事、工業科技,以及政治與人文上的條件。或許藝術、詩文等文化上的水平,尚有比較上的主觀價值而難以論定東西之優劣,但在西方列強世界殖民的過程中,政治思想、國防科技、工業技術等部分,則是顯然成為被殖民者亟欲學習與效法的對象。在這個條件下,日本作為亞洲唯一的帝國主義殖民國家,值得台灣學習的「文明」,或是以日本為媒介學習西方的「文明」,也其來有自。

最後一點,對於民族同化與文明同化的潛在衝突,在台灣、韓國的殖民過程中則是一個程度上的差別。台灣一直以來,與中國的關係就隱隱晦晦,可以說一直到劉銘傳開發台灣以來,才有「將台灣視為中國一省」的明確態度。在這個情況下,至甲午戰爭為止,台灣的開墾歷史中,既無視中國為祖國強烈的歷史情結,也無建立台灣國的共同願景或成果,究竟是「哪一個民族」,在台灣有著多種的可能與想像。日本殖民台灣,是從清政府手中接管過去,而不是消滅台灣意識,當時甚至有無台灣意識都不夠明確。相反的,以韓國為例,日本殖民韓國,是將韓國的君主體系滅絕。韓國被殖民是滅國的結果,與台灣被接管,重新建構國族想像的過程大異其趣。

是以,雖然同化政策中的文明渴望和民族同化存在衝突的可能,但不是像韓國這樣的根深蒂固,也不是先天性的結構對立。依照陳培豐博士書中的推論,在台灣的經驗中,兩者之間產生矛盾是後來對「國體論」所建構之「平等」進行的想像和追求出現落差所致。然而,拒絕語言政策下同化於民族的目的,是否就意味者台灣有追求自己的主體性的目的呢?如何在拒絕同化於民族的過程中,處理與中國的關係?則是另一個重要的問題。

將語言視為同化政策,甚至民族建構與想像的工具,不是只有台灣面對的問題。不同的經驗有了不同民族建構的過程。裡面存在很多值得比較的子題。例如說,殖民政府以語言作為同化政策,背後除了殖民地追求文明這種有階級性的動力之外,更普遍的正當性在哪裡?如果解決這個問題,將語言作為同化工具將更加順理成章。例如德國,馬丁路德在瓦特堡翻譯聖經,透過宗教的正當性,透過閱讀的力量,讓德語統一,完成民族統一的重要前提。在歐洲,宗教有超越政治的正當性與動員力,讓語言透過宗教完成統一,是語言同化的重要基礎。甚至,不用官方由上而下的推動,透過民間由下而上的建構,就可以讓「國語」水到渠成。在台灣殖民史中,日本欠缺這種建構國語的正當性。雖然以人為的「國體論」強行建構一個想像的共同基礎,但國體論相較於宗教信仰,其動員的能量和由上而、人為正當性的雕塑痕跡,仍舊難以和德文聖經相提並論。

最後,以李承機(2004)的一段話小結這篇心得:「當我們回過頭來觀察殖民時期台灣人知識份子在為語言問題尋求『近代性』與『民族主義』的契合點時,就會發現未曾擁有政治權力的台灣人,無法透過政治手段來解決矛盾,在殖民政權的強力媒體統治之下,只有在殖民歷史寫下一頁摸索與探求媒體使用語言的歷史」。

看過陳培豐「同化的同床異夢」,再回過頭看看過去中國國民黨統治之下,台語和普通話(北京話)的關係,以及台灣主體意識的建構過程,是不是也有些許異曲同工之妙?

同化的同床異夢

相關的網路書評(邱雅芳)



Horowitz談族群衝突與制憲:上 (L)←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長文:憲法實踐與政治決斷:Carl Schmitt與威瑪經驗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