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苗栗台中彰化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屏東南投台東花蓮皆收
2018/01/29

永遠忠誠

IMG_9071.JPG
IMG_9069.JPG
最近有閒暇的時間陸續整理庫存書。
今天早上,看到了一本何應欽上將所著的【日軍侵華八年抗戰史】。
內頁的第一頁以鋼筆字工整地寫著:
{抗戰勝利四十周年紀念會
何上將敬公贈受於三軍大學}。
然後是一枚鈐印。
這讓我想起了大約半年前到府跑書的情景。
這是愛書人的父親的藏書。
思緒回到當時,愛書人府上的字畫落款有寫著瓊島某某某等字樣。
那鈐印的姓名,輸入網站,有一則訊息簡單地介紹。
想多了解些原愛書人的生平,剛好今天是周日,又下大雨,也沒辦法在外出跑書前先去爬山。
就從鄂西大捷,海南島,何應欽將軍等書籍入手翻找資料。
這才發現這本書的原愛書人是被那代人尊敬的中華民國有功的抗日將領。
許多位之前我收過書的愛書人與他的尊翁有親友故舊,長官下屬的關係,因此請教了蠻長的時間。記得這位將軍的長公子(以下簡稱愛書人)是這樣敘述的:
愛書人是台北師大附中第40級,台南成功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
那時候的師大附中校風自由得不得了,沒人管;成功大學的師生關係緊密得像是一家人。
取得了美國大學的全額獎學金,但是,付不起機票費,成功大學的四位老師共同贊助旅費。
他的尊翁民國39年從香港調景嶺經由陳誠將軍的保證,與妻兒子女,同時取得了入台證。
到了台灣後,無法繼續在軍界發展,因為,可能是,當時的老蔣(蔣中正總統)認為,沒有即時跟隨政府撤退來台者,忠誠度多少有可疑,於是,不准再跨入軍界。換句話說,冰凍了起來。
他的尊翁,民國元年生,是中華民國陸軍少將。軍政部軍需學校學生班第六期畢業。抗戰中期擔任軍政部第三軍需局第二科長。民國31年擔任第18軍軍需處長,任內參加卾西與常桃會戰有功,當時的軍政部部長何應欽將軍訓令表揚。民國38年更獲得老蔣頒發陸海空軍褒狀。
母親是四川人,四川大學畢業。外祖父是當地的大地主。
民國38年12月中下旬,愛書人與弟弟是搭最後一班飛機逃離四川成都,機場滿是銀元,袁大頭沒人要。
外祖父變賣所有的家產,只換得了四十根金條,這些金條換得了兩張機票,讓他門兩兄弟抵達了海南島機場。
而母親與三歲小妹則是從四川成都徒步繞了整個大西南抵達廣西然後逃到香港。這過程太過艱辛與驚懼,民國39年全家一舉遷居台灣後,隔年,母親就因為過勞,在高雄暫住地病逝。
愛書人是1938年出生於四川省內江縣。抵達海南機場時,正感到徬徨時,居然在機場巧遇了他的尊翁。
他的尊翁,隻身先行逃抵海南島機場。機場內還是中央政府管轄,機場外則是土共(地方上的共產黨)盤踞。怕被逮捕,愛書人的尊翁不敢走出機場。
沒想到居然得以與父親相逢,可說是絕處逢生。於是,又費盡了一番心思,逃抵香港。
到了台灣。是陳誠蓋了一間間透天厝讓他們這些昔日屬下將領居住。
只是,老蔣不再起用他。
而他的尊翁,那一年才39歲,正是有用之年,於是,奮力準備考試,居然考取了會計師資格。不怨天也不尤人努力地工作,甚至還寫了許多工作上的論述,濟世之心依舊在吧?
愛書人到了美國之後,取得了航空學博士,並在波音公司工作,成為世界頂尖科技專家。
民國69年,受邀到中國大陸講學一個月。
返抵香港機場準備轉機時,就在機場內,台灣政府派來守候的代表與他見面,要求愛書人也回到台灣講學半個月,以示平衡。
愛書人同意了。
如此,可以回母校演講並且拜謝老師們,更重要的是,同時也藉機省親。
只是他的尊翁,曉得他回大陸,氣得不與他說話。
回到台灣的那一天,家裡一見面,他的尊翁只說了一句:{哼,共產黨。},轉身就走回書房裡,連照個面都不肯。
足足有兩年時間,一句話,一封信不說或也不回給愛書人。
回到美國後,被美國的fbi訪談了三天,這是例行調查。
而外祖父則是在民國40年就被鎮壓反革命讓共產黨給槍斃了。外公家不只被抄家,成員也都被迫害,或傷,或關或勞改或死亡。
愛書人的尊翁雖然不得志,被老蔣給冰凍了。可是,還是忠黨愛國得不得了;民國64年老蔣去世時,痛哭得像個嬰兒,直說,誰帶他們反攻大陸?
小蔣(蔣經國總統)還是有心保衛台灣的。【某某某某機】研發之前,小蔣身邊兩位的文武,一位是退輔會主委趙聚鈺,一位是王昇;其中的趙先生專程跑到美國來找愛書人,希望他主持此一計畫。
愛書人想回台灣,可是她的夫人不喜歡台灣當時的政治與人權氣氛而不首肯。基於愛護台灣,愛書人就推薦另外一位國際知名的學者回來主持。
收書的當天,愛書人正要趕去參加師大附中同學會,就沒再多請教。他說,他的高中,大學同學都在事業上有一番大成就,算是對台灣很有貢獻。
愛書人的尊翁民國101年逝世。享壽101歲。
愛書人說;希望這些書能夠在台灣繼續流通,可以讓台灣的愛書人繼續保有我爸爸生前的所愛。我,我太太和我兒子們都是學理工的,領域不在文學,歷史與哲學。這樣,這些書才能做最好的利用。
今天得以稍微知道原愛書人的生平,除了感激之外,對所承讓的那些書就更加有一份尊敬。
筆記到這裡,想起了明朝永樂14年(1416)同樣是出生於海南省文昌縣的邢宥先生,他,正統13年(1448)登二甲進士。政績顯赫,名聞天下。著有【湄丘集】,其中有一首晚年寫的詩【書懷】很是喜歡:
生平安分只隨緣,臨老休歸得自然。
兩腳徐徐行實地,一心坦坦對青天。
月因近日光常減,竹到經霜節愈堅。
記得唐人好言語,相公但願汝無權。
(邢宥湄丘集。朱逸輝主編。林虎編審。2004年初版。海南出版社。)
2013/04/01 18:52筆記。台北市到府收購買賣我要賣二手書舊書立立二手書店
IMG_9067.JPG
IMG_9053.JPG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繼續閱讀
2018/01/27

雨後的山茶花

IMG_1629.jpg

2009/03/08 11:23筆記

。。。。。。。。。。。。。。。

中午,手機響了.是一位口音依然在的老榮民,他說今天您方便到敝舍來嗎?舍下有一些不值錢的書還有幾本線裝書,您過來看看.
不嫌棄就請您帶回去.
雨好大,騎著機車,一個鐘頭來到了基隆市中正區中正路的山坡下,
爬了一大段石階路,他的家就在蜒蜒而只能讓兩人擦身而過的巷弄裡.
喘一口氣,定一定神,休息了大約一分鐘.
這裡還真像九份,視野真好,可以俯瞰看基隆港,屋舍依山而建,高高低低,前院護欄緊接前一排屋舍的後簷.護欄與屋舍中間的巷道,既是通路也是庭院.
這是一排木造的違章建築,六戶人家共用的一間廁所,就在入口處.而一列的茶花倚靠著庭院的護欄,可能因為雨打風吹,部分掉落了,而有些還在樹上堅強地迎著寒風.
護欄外是另一排人家的油毛氈屋頂,或許是春雨很少停,還沒來得及重新刷上柏油,顯得有些滄桑.
狗兒們有的狂吠有的搖尾巴,引得這六戶人家的好奇.
有兩位原住民太太,一位正在整理鰻苗網的原住民朋友,兩位上了年紀的老鄉還有一位精神狀況不太好的台灣口音的老人家.
友善地對我微笑著.巷弄裡雖然堆滿了回收的寶特瓶,紙箱,牆壁上掛了些魚乾,魚網,乾菜還有魚槍用具,紛雜中倒也相當整潔.
只是走路時兩隻手不能亂擺,否則會撞到懸掛或者堆積物以及護欄上的茶花樹
 
一進屋子,就見到牆壁還掛著一大幅行草,多大呢?大約是五十公分寬八十公分高.
那字,好像是基隆山,鋒面初來時飛騰而過的奔雲,那樣流暢自然.
不自覺地揣測到底寫著甚麼字.其中,兩個大字我還可以辨認,那就是忠與孝.底下的小字我就很慚愧了.
署名倒是可以看得出寫著的是"八十一叟某某某題贈"
老榮民告訴我那些字大約是寫著"人若無私自然忠於國,孝於家"
空空蕩蕩地,一屋子就剩這麼一幅字,與一張桌子.桌上有一楨相片,相片中是一位和藹的出家人寫著某某尊師等字樣.
相片前方有這兩年時報,臉譜,皇冠...新出版的的推理小說,怕不有百來本.這都是嶄新的好書.
更讓人眼睛一亮的是有一套線裝書是""石遺室詩話"著作人寫著是""侯官陳衍"",時間是""歲在強圉單閼"",
涵芬樓主人印.這是哪一年呢"強圉單閼"? 打手機請書友上網查,原來是丁卯年也就是民國十六年,總共是四冊三十二卷.
我就與老榮民聊起了陳衍的一生與著作,最特別的是他告訴我,陳衍還曾經與鹿港的洪棄生先生有過書信往來.我說我恰好也有一本洪先生
民國九年自費出版的線裝書.他好高興.
老先生是當年的青年軍.明天就要到板橋的榮家安養,說著說著,他拿出了一疊的信給我看,
都是家鄉親人四十年來陸續寄來的感謝函,感謝他寄錢回家鄉.從信裡看得出老先生還是獨身一人.
由於初見面我不好探問他為何不婚的緣由.他說這本"拾遺室詩話"是他抗戰末期棄筆從戎從家裡貼身藏帶的紀念物.
是他一位女性朋友致贈的.我笑著說,該不會是您的女朋友吧?他很靦腆地說""哪是喲哪是喲""
八十二歲的人還是像個容易臉紅的青少年
最後一封感謝信是他妹夫寄來的,那已經是1995年了,之後就是一般普通的問候了.信裡大約是感謝他陸續寄了大約十五萬人民幣回家,妹夫說這是天文數字,因為他一輩子也存不到一萬元.我問老先生,為何後來您就沒再寄錢了,
他說,那一年他生病了,生病的時候將財產作了分配,所有的儲蓄的三分之一寄回大陸,三分之二留在身邊.
雖然那時病給榮民醫院醫好了,但是他再也無法挨家挨戶檢紙箱與穿梭馬路上翻垃圾桶檢寶特瓶.盡管領有終身俸,但是要寄錢回家鄉,那就必須額外工作.
他又拿出了公證遺囑給我看,他說,他看了很多老鄉往生在榮家外頭,遺產老是弄得不清不楚.因此弄了個遺囑,並且準備到榮家等待走完人生這條路,才不會造成國家的困擾.
剛剛看信只有看內容,看遺囑也只有看條文,不曉得他的祖籍.他笑著回答我說,"哇係山東仔台灣郎".
我一聽就哈一聲地笑了出來,
他很納悶地說,大家都說我台灣話說得蹌蹌叫,難道"哇係山東仔台灣郎"還不道地?
我說不是的,因為我突然想起前幾天從某基金會收來一大批的商務書局的書,其中民國58年初版的"泥土"這一本小說的末尾裡,作家田原寫道<<老山東對著兩歲大,唐山與台灣混血的未來主人翁說,你將來可不能受你的母親的影響,說"哇是山東台灣人.>>
老先生聽了哈哈大笑,他說,人的一生都是會受到母親的影響,而台灣就是我第二個母親,所以"哇係山東仔台灣郎"

他一說完,靜默了好久.接著,他指出了一條條文說,他立下遺囑將大部分遺產指定捐給台灣某一個基金會.
不用再寄給生活已經大幅改善的大陸親人.雖然因為他是國軍的身分,讓他們在每次的政治運動中吃盡苦頭.他說,他很冤,當年他是抗日才當軍人,後來不得不打共產黨,沒想到親人就被鬥得很慘.
又是一陣沉默,接這,又說,榮家是不能讓我帶鍋碗瓢盆或是冰箱電視,因此這些我都送給了左鄰右舍.我問,這些推理書為何不帶進去呢?他說,看過了就該處理,更何況榮家給的空間有限.
我又問,那這套線裝書呢?為何不寄回山東呢?他說,送的人雖然猶原在,恐怕也忘了,無端惹起一陣波瀾地,幹嘛?
而且,來到台灣就是台灣文化的一份子,就請你帶回去,讓它留在台灣吧.
我的小木箱只裝桌上那張從壇裡求來的"老師"的相片,信,遺囑還有那張我團長寫的字陪我到榮家,

我將酬謝金交呈給他,沒想到他隨即拿到隔壁給一位原住民朋友,說是要他買雙NIKE鞋和球棒給小朋友,原住民朋友不肯收.說小朋友買那麼好的,會慣壞了.
最後原住民朋友又拿出了一些錢,說是晚上本來就要辦歡送烤肉會,本來這是國家機密的,晚上要給你驚喜的一個,現在你這些就讓我們湊合著拿去買酒吧.多請一些老鄉和朋友來.
這位老榮民拍了拍這位原住民的朋友說,我跟了房東阿桑信了一貫道,天天吃齋,你還烤肉?
原住民朋友說,酒肉腸中過,我彿心中留,老鄉,你信佛信得不認真的啦.不如悔改跟我改信耶蘇.幫你買些素的來烤就是的了.
一老一少用著台灣國語打鬧說笑還真是有趣
他們邀我一起來,原住民朋友怕我不相信,還帶我去看他的冰箱,冰箱裡還真的都是烤肉用品,但都是素的.我說您真用心,他說,應該的啦,大家是好朋友嘛.指著冰箱說,我家可是雙冰箱家庭喔,
這一台就是老鄉送的啦,唉,以後就沒人講推理故事給我小兒子聽了.我麻煩大了,將來還得自己編.我問說,為什麼不將這些推理書要了過來,
他說,賺錢都沒空了,更何況我兒子也聽過了,要看懂那些字起碼要十年,不如早點給其他人作利用的囉.
晚上我還要到新店收書,好遺憾,我最喜歡參加原住民的嘉年華了.尤其是有老榮民的場合,以前我在台東山上,好幾回老榮民總是會在酒後唱起,
他們那時代的愛國歌曲與現此時的台灣歌謠.我將這些話說給這位原住民朋友,
他說,那就對了,你知道嗎?這個戒了酒的老民國人,唱的愛國歌曲雖然好聽,但是我聽不懂,我也懶得學,距離我太遠了.
但是一首"雨夜花"才是讓人眼淚會掉下來.尤其是這種歡宴時的下雨天,茶花被吹落剩幾朵掛在樹上的巷弄裡.
>>>>>>>>>>>>>>>>>>>
立立二手書店敬記於20090308
IMG_2236.jpg
IMG_2241.jpg
創作者介紹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繼續閱讀
2018/01/14

被盯梢者的體貼

IMG_2084.jpg 
 (2013-09-15 20:53:04筆記
七0年代鄉土文學論戰雙方的理論書籍與各自陣營作家們的作品,大約有300本左右。
擔心愛書人是一時衝動而要割愛這系列好書;問她說:要不要我改天再來,讓您考慮幾天看看?
愛書人說,還留著一千本左右的文學書。今天這些都是確定要割捨的,書架放不下了,希望轉給更需要它們的閱讀者。
這都是您的書嗎?總共擁有1300本書?
愛書人得意地說,都是自己的,書架一滿就會捐書到圖書館,偏鄉或者請舊書店來收;爸爸過世後所遺留下的書都還沒動,還沒整理。
問說,那您不就小學時期就在看志文,遠景,…..遠行出版社的書了?這是受到令尊的影響嗎?
愛書人說,對啊,爸爸一輩子都是花時間看書,寫作或者招待朋友。從小,就認為愛爸爸的方式就是讀爸爸愛看的書。可是,書都是我自己零用錢買的,或者是姊姊,朋友們送的。
那為什麼那麼有那麼多台灣本土的文學書呢?
愛書人說:我跟您說,美麗島事件過後,是不是,全台灣都在抓施明德?我們家門口也有治安人員站著。
我說沒錯啊,隨手拿起她準備割愛的書堆裡那本民眾日報社出版的【美麗島事件始末】,翻開中間,說,通緝施明德先生的獎金,創記錄達到三百萬元整。可是這跟看鄉土文學的書?又跟府上所在的政大教職員宿舍有甚麼關係呢?
愛書人說:那時,政大教職員宿舍外圍,也有幾個崗哨,專們盯緊那些叔伯阿姨們。大家都以為政大與中研院三民主義研究所都是思想忠貞者;事實上,這兩個單位裡政府眼中的反動派特別多。
有一天,我放學回來,一位年輕的,比我大個一兩歲吧?不是外省腔的情治人員看我在宿舍門口突然停下腳步,就對我說:我知道你幾歲,你讀哪個學校,你的朋友是誰?趕快進屋子裡啊,沒事的。
問說;方便問令尊事做了甚麼事嗎?
她說,也沒有啊,爸爸只是性情中人,只是聽。剛好我那台灣省籍的媽媽也信賴我爸爸,認為不會出事,所以家裡經常招待同事喝茶喝點小酒;於是,很多有了皺紋的叔叔伯伯阿姨喜歡來家裡坐,聊各自海峽那一端的家鄉,討論如何讓台灣社會更好,讓中國的未來更有光明的可能,有幾位作家也喜歡辯論鄉土與民族的文學問題。
鄉土與民族?我問說,那位作家尉先生您認識嗎?
她說;哪能不認識?是言行合一的真君子,常來家裡聊天,就在這幾把老椅子上。尉伯伯就住在這兒哪,他也是政大的老師啊。是被盯的最緊的。別人是遛狗,尉伯伯是遛兒子,每天早晚都會帶著兒子在社區內散步。
問說,這又是為甚麼呢?
愛書人說,這是告訴情治人員啊,請他們放心,尉伯伯沒有亂跑;尉伯伯是體貼的人,不想讓奉命行事的盯哨者難安。那個抓美麗島人的安和專案,因為施明德跑了,壓力大得不得了,何必讓他們緊張與懷疑,尉伯伯是不是跑去窩藏施明德了?更何況,久了,盯哨者與被盯者,大家混熟了都變成朋友了,出入遇見了還會點個頭。
問說,那令尊也有投入鄉土文學論戰嗎?令尊是流亡學生嗎?
愛書人說:爸爸應當沒有。爸爸是在抗戰期間,親眼目睹日本軍隊侵略中國,在就讀中學時,響應老蔣的號召,熱血參加十萬青年十萬軍,而成了青年軍。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師的?退伍官階多大?走遍了大半個中國,而後跟著部隊來到台灣,那時,不過二十歲。也不知道隔了多久,就辦退繼續升學。
問說,那令尊有跟您提起童年,戰爭和來台灣後的往事嗎?
愛書人說,沒有,一個字也沒跟我提過,無論在大陸還是在台灣,爸爸似乎有很多不愉快的事卻不想向任何人提起;我也尊重爸爸,從來不問。甚至爸爸想不想念老家,我也沒聽他提起。
問說,那令尊前年過世後到現在,您有跟尉先生等那票叔伯阿姨們聯絡嗎?或許他們會說出令尊的往事。
她說,哪敢和他們聯絡啊,會被他們唸我不長進,但是,彼此知道大家過得如何?就如同我知道尉伯伯的兒子目前在做甚麼?至於,爸爸的往事?倒是有想過可以去請教他們,但是又放下來了。只知道爸爸在戒嚴時期就經常寄錢回四川老家,老家的親人因為爸爸參加抗日的青年軍而被清算鬥爭了。
基於尊重隱私,沒請教為何放下來;就說,您擁有那麼多書還算是不長進嗎?
她笑著說,爸爸總是很沉默,我喜歡讀書,是因為想品嘗出爸爸的讀書樂趣,這樣,就覺得和爸爸很親近很親近很親近,很心疼爸爸那麼年輕就離家那麼遠,開放探親前,他應當很想念老家吧?叔伯阿姨們看我愛讀書就認為我可以做更多的成就出來。但是,會努力搜尋與編輯爸爸的資料的。
不敢再多聊了,已經待了一段時間,怕打擾太久。
愛書人同意讓我觀賞牆壁上的六幅字畫。
鞠躬告辭時,向我要了名片,說,兩三年後會再清一次書,到時候,再麻煩您。
聽了,好開心,向她說聲非常謝謝,非常期待,同時,對她說加油喔。
今天經過了九份山下的海濱里,那裡的兩百年的火庚子寮老街部分的建築還是傳統的亭子腳,木造屋檐,土埆泥壁;老街入口處還保留著檢舉匪諜人人有責,團結自力更生建國等字樣,那氛圍是70年代的;不禁想起了今年8月下旬到政大附近到府收書的請教過程。
非常感謝愛書人以及她親切的媽媽。
那六幅泛黃斑駁中寫的是甚麼?已經忘了,禮貌上也不允許我請求拍照;當時觀看完後,聯想到的是吳晟先生的這首詩:{一般的故事----給連上共事一年的資深弟兄},記得是完成於民國六十二年左右:
 
攀過這山,還有那山
涉過這水,還有那水
磨破這雙鞋,還有那雙鞋
二十餘年來永不停歇的眺望啊
日落後,在你們酸楚的眼中
涔涔著無從傳遞的淚
 
日落後,所有歷史的哭聲
傾進你們的酒瓶裡
將千萬言語釀成沉默釀成寂寞的酒瓶裡
猶如舉著山川河嶽,你們舉著杯
飲你們濃濃的鄉愁
飲你們綿綿密密的懷想
 
當你們的懷想,幽幽湧起
我總望見
一幅憂傷而美麗的版圖
在你們為烽煙
薰了又薰,烤了又烤的臉上
紋絡而出
 
那一張張美麗的版圖啊,那一張
不幸密織著不幸的大海棠
所有血跡斑斑的創痕
烙在你們心上
落在你們年少的肩上
 
山山水水之間,一奔馳
竟已耗盡了青春
一耽擱,竟已悠悠二十餘年
家園啊家園,隔著千重萬重煙硝
你們悽苦的眺望
何時,才能棲止     (引用自:飄搖裏 吳晟先生著 洪範書店出版 民國74年6月初版)
。。。。。。。。。。。。。

立立二手書店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長輩書中古書老書回收買賣,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繼續閱讀
2018/01/11

寫手

IMG_1748.JPG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