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清晨,夜間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皆收
2017/05/23

鐘萼木花:在地大姊的心疼或是懷疑事

IMG_6683.JPG - 鐘萼木花



IMG_6692.JPG - 鐘萼木花

 

IMG_6712.JPG - 鐘萼木花

汐止到府收購二手書後,轉往基隆信義區,繼續下一個行程。

每隔幾年總是會順道來看大粗坑的幾棵鐘萼木花。

公車站牌停車走到金字碑橋下。大約300公尺。溪的兩岸都植有花樹,整個山谷非常潔淨優美。

再往上爬100公尺左右的石階梯。有些剛盛開,有些則是被酸黃。昨夜氣溫陡降10度,而且風雨強。

對我們到府收書人來說,泛黃髒舊破損的書我們還是會請愛書人不用過濾,我們能救的還是會收購。

更何況是花,還是覺得很美,也幫她拍了一張。

小徑旁的那兩棵,被以銳利的刀,平整割去了14個枝頭。舊傷和新創都有。

其中一棵則是幾年前有被救治的遺跡。看來當年樹幹斷裂,然後被愛樹人以橡膠繩索將斷裂處綑綁,幾年下來癒合了。而癒合處有一道很長的疤痕。

往年,總是會像聖誕樹掛滿一盞盞燭台的大樹,變成一把剝掉了布,空留了一身傘骨,只有最頂端還留有綠葉和一盞花的怪異鏤空大傘。就不按快門了。

幸好,距離大約20公尺的叢林裡,有好幾棵,高度大約6公尺,攀爬不上吧?還能維持著王者氣勢。

那些枝頭,去年開著讓人懷念的花,明年呢?下手的愛花人,也不需要未來了嗎?

折回。

山谷旁有一位大姊,看來是巡視菜園後的回程。

她很驚訝,說:

那是台灣瀕臨滅絕的國寶樹啊。

也不是年年能開花。

有一位跟我一樣,出生在大粗坑。很愛護這種樹,經常騎著機車帶著相機,紀錄它們的成長和開花的情況,也會帶同好者來導覽。

沒聽他說樹枝被砍了。他知道了,肯定會很難過的。

奇怪,要種花就拿種子,不就好了。

還是說,這是為了國寶樹好,替它們修剪不要的枝枒,讓它們向上長,長得又高又大?

我說,那是{鐘萼木達人}吧?如果是他,他也是我臉書朋友,對他愛護國寶樹我們臉友們都很尊敬。而且,很榮幸,大約五年前吧?曾經在這棵國寶樹下和他不期而遇,也是唯一一次見面。你也是大粗坑人?

她說:

對啊。

我出生在大粗坑。我今年75歲。

當我小時候,大粗坑有300多戶,上千人。

現此時,都沒人住。

盛產黃金。我在大粗坑的水車間當水車工,輾金和KIO金(收攏,分析聚集黃金),直到嫁到山下的九芎橋(是這個地名嗎?有點忘記,就是入山口,侯硐國小舊址。)

金坑收起來後,我就和我先生搬到台北去討吃。

退休後,又回到九芎橋。

小時候,九芎橋到大粗坑,不是柏油路,而是泥土和石階梯。

每年的農曆8月15日迎媽祖。

那兩天,大粗坑搬演的戲台很多,也會拚戲。我就像是一個遙控器,不停地在各個戲棚轉來轉去,看哪一棚精彩。

八月15日前,我爸爸就會以米酒浸釀我不懂的材料,好幾甕藥酒,等待九份仔的親友來吃大拜拜。

而我們大粗坑,每年的農曆四月一日,也會到九份仔吃迎媽祖的拜拜。

九份仔和大粗坑之間有古道。

那天,就會有一群群的一大隊人,自動排成長列,走在古道上;晚上,拿著手電筒回來。只要前頭第一個人照亮了路,後面的人就不用開手電筒。拿火把,那是更上一代了。

我們小時候,都是抓一堆火金姑(螢火蟲)放在玻璃罐內,亮閃閃不輸給手電仔,然後再放掉。

大家都很慷慨。平常卻很節儉。

小時候,我都負責走到侯硐仔買和扛土炭,到九份仔則是米。

大粗坑有一間柑仔店,可是價格當然比較高。

九芎橋爬到大粗坑,男人也要走個半個小時。

大粗坑幾乎沒有人種作。

很多小販仔,都會扛豬肉,蔬菜,魚等等到大出坑賣。再貴都有人買。

大粗坑被稱為小美國。意思是很有錢的地方。

那時候黃金出產的多。但是,一挖到,就花掉了。有錢就大手骨。總是會想,黃金就在地下,錢花完了,再掘就有。結果都沒存到錢。

大粗坑是屬於九份的台陽企業所擁有,再{貝+菐}(音ㄅㄚˋM,PAK,轉承包)出去。你說的白色恐怖被關的振山礦業劉明先生,我就不知道,那可能是要上一輩的人才曉得。我們小時候都是憨憨過日子。

我所知道的大承包者是:ㄍㄨㄟ  ㄚ  ㄊ一ㄢ,ㄒㄧ ㄠ GUU  GAN,魚木仔(音譯),他們的孩子到外地發展都很成材。

我們小時候,都會到洩塗堆(礦坑廢土堆)裡撿石頭。序大人都會教,拿起尖嘴榔頭敲,聲音很堅硬厚實的,就是好石,鬆垮垮的就是壞石;好石就拿回去洗,可以洗出金子。

大粗坑溪則是直接淘,溪底就會亮亮的金仔。

退休後回來。那時候剛發生土流。整個溪谷簡直是垃圾堆。

我先生就和鄰居們自動自發種樹。

種各種樹,但是櫻花都活不起來。

你看到的杜鵑就是我先生遠從金山以小貨車載了好幾車回來種的。

我會跟那個現此時在瑞柑開早餐店的少年仔(應當是鐘萼木花達人吧?)的講,有人偷剁樹,要他幫忙注意。

可能是這幾天才被剁的,都沒聽到他說起。

我們小時候,根本不知道甚麼是櫻花,鐘萼木花,杜鵑花,對我們來說,芋頭和番薯才是要認識的。能爬那麼高的石級,可能是少年輩的,也應當都知道鐘萼木花是國寶樹,怎能還下這麼重的手?

很熱情,一再邀我到她府上坐坐,引領我到她府上後,還是向她說我還要去工作。

當我跟她說,我是哪裡人住哪裡,她好驚訝,說,她大姊就是嫁到那裏的。她常去。那裏的某某某,問我認識嗎?就是她姐姐的先生。停頓了一下,然後她大笑說,她姊夫和姐姐都是快90的人,怎麼可能我會認識?

好可惜,只能請教了15分鐘。要不,可以學習更多大粗坑的過往。

好希望,這兩棵鐘萼木花只是個案。或許是如大姊所說的,這只是一種整理枝枒,讓它們長得更好?

希望明年長出新枝或是越來越高大來。

非常感謝她。祝福她平安喜樂,大家也是。

(2017年4月28日立立二手書店)


IMG_6716.JPG - 鐘萼木花

 


IMG_6726.JPG - 鐘萼木花

 

IMG_6629.JPG - 鐘萼木花

的鐘萼木花
IMG_6637.JPG - 鐘萼木花


IMG_6656.JPG - 鐘萼木花

 


IMG_6738.JPG - 鐘萼木花


IMG_6748.JPG - 鐘萼木花

 

繼續閱讀
2017/05/22

宜蘭稻田正嫩綠:從台北到宜蘭到府收購二手書途中所看的街景

  
    擔心星期天雪隧一早塞車,搭首班火車,早上七點整抵達宜蘭火車站。 
貢寮區田寮洋,.....礁溪鄉白石腳,稻田連綿,有些,比十來個足球場還遼遠。嫩綠得無法形容,將白蝴蝶和白鷺鷥烘托更雪亮。
時間很夠,按照預定計畫順便來個徒步旅行。3公里多。查過路線。為了確保,一路上還是詢問如何走?全都獲得親切的指點。
其中一對騎車的先生小姐,說明後的第五分鐘,當我走到宜中路的路口猶豫時,居然翩然而至,再度引導。
遵照愛書人指示,8點30分到府收購二手書。
向愛書人讚嘆,宜蘭真是個好地方。
愛書人說:
我太太和我都是老師,今年職務調動到台北。每天開車往返實在很累也不環保。要不,這裡有很多山,河與海的秘境可以去走走。下禮拜就要搬家。感謝你來幫忙收書。
我說:該深深感謝的是我們。
透天厝。愛書人帶我走上四樓。超多的。所有的書籍都是歷史專業。好高興。
愛書人很心疼吧?
愛書人說:
這些都是我太太的,帶不走了。
希望能讓更多人可以使用,繼續發揮紙本書的感染力。
現在實體店面很難做,手機影響大,加油。
我笑著說,真感謝。是啊,以前台灣每個鄉鎮幾乎至少擁有一家書店,可以讓大人和孩子穿著拖鞋看書買書。
愛書人是昨天下午回到宜蘭,打手機給我。
今天是星期天,愛書人還要立即回到台北。
不敢耽擱,快速地,將書下架,搬到一樓戶外。
送別愛書人,再三向他說聲非常謝謝。
裝箱時,打電話請朋友幫忙開小發財來。
一見面,他就說,宜蘭平原的稻田不比中南部小,很漂亮,讓人很愉悅。
離開後,三次下車拍攝稻田,擔心12點過後雪隧塞車才放手。
工作完成,再來看稻田,心情又不一樣了。
也是老師的吳晟詩人在{一起回來呀}這首詩說:
......
每一株作物都體現
我們溫柔的深情
見證我們強韌的意志
任寒氣,烈日,輪流試煉
任經濟的風潮
席捲過一遍又一遍
.....
我們凝神傾聽
水田蕩漾的記憶
.....。
因著愛書人雅意,才能受讓書。二手書店裡的書就是一株株移植來的作物。希望我們能活得下去,保有一間書店,督促自己成為美麗的稻田,讓蝴蝶和白鷺鷥等等可愛動物經常光臨。
非常謝謝宜蘭這位愛書人和他的夫人。
(201年4月23日宜蘭到府收購回收買賣二手書舊書老書中古書長輩書日記)


 
           電聯車經過礁溪,玻璃窗內望外拍。
(非常謝謝愛書人和幫忙載書的朋友)
(他還年輕 吳晟 洪範 2014出版)
 
                                                                          
繼續閱讀
2017/05/20

金瓜石勸濟堂迎媽祖繞境2017年農曆3月23:到府收書途中五號寮所見


 


兩位攝影家佔領屋頂,階梯旁兩側的幾塊畸零台地,則是被其他同好各自盤據。
一隻小黑狗高高豎起尾巴。
持香的居民守候在屋簷下。
門口總是有這麼個香案,供奉著整付的雞,頭尾都在的魚,一塊三層肉,兩瓶的鮮花,幾色水果,......和一對高高的香燭。
傳說中的大道公果然發威了。
五號寮前的轉角石階梯,霧雨大了起來。
繞境了三個多小時的山路和石階梯,虔誠的轎夫,沒人穿起雨衣。那是會更燜熱的。頂多在額頭上綁了條毛巾,防止汗水和雨絲滴進了眼睛,以免亂了神轎的腳步。
年年農曆3月23金瓜石迎媽祖,知道轎夫的辛苦,防雨護具齊全的隨香者,會在每個石階梯爬升處喊著加油。
北管,西樂,....嗩吶在每棟平房的石壁間迴響聲中,不知是哪一位女年輕攝影家,加上一句:爬過轉角就可以吃點心,暫時休息了。
於是,笑意就像那香案上的香燭燭光一樣溫馨,蕩漾著每個轎夫的嘴角。
屋頂上的,淋透了;畸零地上的,閃躲著神轎避免被碰撞;兩者,還是奮力地,快速按下快門來表達敬意,捕捉轎夫的精彩表現。
尾巴搖得更快的小黑狗,麻雀看到豐收稻米田的歡心似地跳躍著,差點被神轎擠落石階外的小溝渠,身手矯健,落在一旁,那陡峭而攝影家不敢立定的小泥地。
銀髮的阿婆和阿公們,根本沒將目光鎖定住轎夫或是他們的汗水。肅穆地,持著香,凝視著神轎裡的媽祖。親像是,現此時,寂靜無聲,天地間只有祂存在,也只有祂正凝聽。喃喃地訴說,千年來,為人長者的心事。
(立立二手書店2017年農曆3月23日金瓜石五號寮)
 
  

                                                                                                                               水圳橋
 

 
 
 
 
 
繼續閱讀
2017/05/13

水湳洞濂洞里2017年迎媽祖繞境農曆3月23日

IMG_6164.JPG
濂洞國小前,兩位效勞者撐起電線。
 
IMG_6170.JPG
 
IMG_6192.JPG
 
IMG_6193.JPG
巷弄窄
 
IMG_6142.JPG
前者是甜蜜屋的老闆。肩神轎有兩尊,其中左側是土地公。
IMG_6146.JPG
 



趁著到府收書的空檔。
早上5點40分。
初認識的先生正在整理神案和貢桌。
一旁,十來位當地的姊妹們正在烹煮燒酒雞,魚丸湯,炒米粉,油飯,....炒油麵等等點心。
好讓,信徒,陣頭,執事,.....遠道而來的攝影家等等,繞境前先享用。
先生要我7點左右,別忘了使用。
沒出力就吃?
這怎好意思。
問先生有甚麼我可以做的嗎?
大香爐很重,他讓我幫他一起從倉庫扛到會場。
距離不過20公尺。
卻比到府收書爬五樓扛20公斤的書還費力。
單獨負責抱了一個圓形桌上香爐,根據收書經驗,篤定超過25公斤。
幫忙將幾個黑色大垃圾袋綁在臨時駐蹕棚架的竹架支柱上。
先生說:
本底是宜蘭礁溪十六結人。
台灣話的斬頭(ㄓㄢ 'm   ㄊㄠ r)了你知道嗎?那就是將故鄉的田產拋棄,讓給兄弟。
40年前來到水湳洞台金公司上班。
臺金公司收起來後,被分配到台電公司。
他鄉變故鄉。
先顧腹肚再顧媽祖,退休後才專心效勞。
打開一包粉狀物。
他說:
剛剛我們抬出來的兩個香爐要添加一些新的香灰。
我說:你這麼有心,還以為你是土生土長的本庄人,而且,大家都在問你該如何擺牲禮和程序。
他說:
這哪算是甚麼?
你看那個加拿大來的女婿,在這裡,開了一家很受歡迎的甜蜜屋,
他這幾年都還負責扛神轎,跟著遊境;同時,他和他瑞芳人太太,兩個夫婦也提供陣頭和餐點。
他扛神轎,很認真,還會起舞喔,足感心。
就像所有的鄉村迎媽祖的事前準備,總是會聽到這句話:
啊,某某東西忘了拿了。
他再次吩咐我待會吃點東西,繞境才不會餓。
像漁船要出港了,可是船員證忘記帶一樣地,急沖沖地開著車回家去了。
燒酒雞的味道傳來了。
一位先生拿一個椅子給我坐。
以為又是新住民。
他說:
我是本地人。
本底在台金公司上班。
臺金收起來後,就轉到城市去工作。
小時候遊境是包括現此時的濂新里。大約2,30年前才分開辦。你聽,濂新里的威遠廟已經在放鞭炮了,開始進行了。
五十年前,全部是步輾扛轎。巷弄間穿梭,馬路很多是土石路。不依靠汽車迎媽祖。
一早出發遶個水湳洞全部要到過午才完成,還真是很費力。
人口減少,青壯外移,加上,不是國定假日,專門請假來迎媽祖,媽祖也不喜歡人們為祂慶生而誤了事業吧?三年前,才開始請幾位外莊人來幫忙抬轎。
以前濂洞國小有上千人。
每個年級有三班。
一班5到60個人。
一二年級是在山腳的籃球場和派出所之間的教室上課。
3到6年級則是到山上的校本部。
濂洞國小前的石階梯很陡,也不輸給九份的豎崎路,250到300階吧?好像行灶腳,很熟悉,也不會覺得累。
迎媽祖那天,很多學生都會請假來幫忙。
每年迎媽祖,我都會回來效勞扛轎。
一位掌廚的小姐,大喊一聲:
點心好了,大家緊來喔。
剛剛有幫忙抬過香爐。
心安理得,又加上身為到府收書人的職業病,那就是有得吃盡量吃,以免突然收書,肚子卻餓了。
甜蜜屋的老闆娘對我和另外一位來拍照的朋友說:
中午繞境回來後,請務必來用餐。
我們的店有提供烤披薩等食物端到會場讓大家吃平安。
開始繞境後,我們會先將第一梯次的披薩端給昨天開始洗菜,今天早上4點就來幫忙下廚的大姊小姐們。
再準備烤第二梯次,招待繞境水湳洞的鄉親們。
還有,晚上也有藝文活動歡迎來參加。
黃先生回來會場了。他說:
車路鼓已經到來,他們到金瓜石恩主公,去請北港,干豆還有大甲還是甚麼地方的媽祖,我忘了。
是不是這三個地方的媽祖?我不是很確定。
鞭炮,北管和西樂隊的聲響很大,聽不清楚他說的是哪三個地方?
我到神桌上去看那三尊媽祖,有兩尊的披戴上確是寫著北港,關渡。
幾位先生開始將神像固定在大神轎和肩輿上。
一尊好像是三太子吧?被一位中年人安座在肩輿上。
一位銀髮大哥說:
這尊是私人奉祀在家的,怎麼可以放在神轎上?
本庄有那麼多私人伏侍的神明,我們才兩座小神轎,全部放得下嗎?放了這尊,不放別尊有道理嗎?
來,換成山下的土地公。
土地公是公共的,是眾人的。
公私要分明。
另外一位銀髮大哥緩頰說:
已經安座好了,又把祂請開,不好吧?神明也是有尊嚴的。看可以不可擠一塊?
那位銀髮大哥很開明,就說:
好,試看看,不可以的話再請開。
沒想到居然可以,兩位神明若是有一位胖個半公分就擠不下。
那位先是安放三太子的中年人,有如打者的界外球被判定是全壘打之後的開心。
那尊土地公好像是剛剛一位小姐對我說的那一尊,她先前說:
本里有兩尊土地公。一座是在濂洞國小後側的山麓。
而我剛剛雙手請來的這尊是鎮守在山下,也就是濱海公路台2線78k。
20多年前78k附近。釣漁船的釣客發現土地公載浮載沉。
撈起放在78k的礁石下。
水湳洞人看到了,鋸了兩塊板模,蓋個ㄇ字型,長寬高各約兩柱香,讓祂有個簡易的家。
很靈聖,許多人答謝,總共掛了40面金牌。
於是,將這金牌賣得7萬多,改成尺寸相仿的水泥。
大難之後有大福的土地公。
開始繞境了,見到甜蜜屋老闆和另外一位先生,扛起這尊土地公和另外一尊神明。
手機響了。
愛書人約我中午兩點到永和到府收書。
收書要緊,濂洞國小遶境到海邊後,先行離開。
披薩和美食就沒吃,也沒參加晚上藝文活動。
中午兩點收到很多好書,很開心。
(2017年4月19日農曆3月23立立二手書店)
(非常感謝愛書人和水湳洞的朋友們)
 

 
文章定位:
 
 
 
 
黃金瀑布
 
 
陰陽海
 
 
 
 
 
摻新香灰,請容我邀功,這個爐我有出力抬。
右邊的爐我有獨自抱。
 
 
準備給媽祖的小點心
趕赴盛會
 
 
 
可愛,認真,有禮貌的濂洞國小鼓樂隊

繼續閱讀
2017/05/06

意料外的發展

IMG_6270.JPG

IMG_6269.JPG
愛書人說:

民國32次。爸爸,爸爸的姑丈,爸爸的大弟和二弟,四個人都是工程師。

按照共產黨當年建政時的劃分,我們家族的成分是那個縣那個鎮的地主。

爸爸都不理睬政治。兩個叔叔則不然,早在北京就讀大學便成了地下黨。

民國36年228事件之後,許多外省公務人員請調回大陸。

台灣需要專業工程師,爸爸的姑丈奉派而來。

爸爸則是被姑丈內舉不避親,37年年底隨後就任。

我還有一個哥哥。

那是祖母最疼的長孫。

認為身為孫女兒,帶到剛反亂的台灣沒關係,長孫則不可。

那年頭,即便是高官都不會認為八路會打得贏國民黨政府。爸爸媽媽就不以為意,讓祖母和哥哥留在故鄉。

淪陷了,起初,不少來台灣的外省人還是認為很快就反攻大陸。

我們剛來台灣是住在公館。

那時新生南路還是瑠公圳沒加蓋,周遭還有田。

外省人來台的境遇至少分三種,最好的是政府的高級軍公教,次等的是一般軍公教,最不幸的是逃難來台的廣大人民和離職或失聯的軍公教。前兩者當時幾乎都配有宿舍和工作,第三種的,常是在城市邊緣幾塊木板搭起違建遮風避雨,找份工作難如上青天,日子最是艱難。

(這讓我想起余翼羣將軍的著作{在莒隨筆,}由力行出版社出版。余將軍民國39年左右在{烏來觀瀑布}這首詩中說:{飛來白練三千丈,衝向黃河洗赤流。}用來表達對於失去大陸的內心悲痛卻又對反攻前景的激昂。並且認定共產黨是流寇政權,很快會光復大陸。民國39年到40年間。他以老軍,念陸筆名在華副發表文章。文章中說當時在台北:{討老婆只要三天,找房子要三個月,找工作要三年。})

我們很慚愧,住的是日本人留下的日式庭院,而且與本省人住家有距離。

經濟好不好是比較的,就像殷海光說,自不自由是比較的,民國40年代比大陸自由多了。

我們這一家的日子過得比後面兩種好很多,是被國家照顧到的一小群。

民國38年農曆年前,曾經被當地的本省的小流氓追著打,然後被辱罵{阿山仔子}。意思就是唐山人的兒子。

當時,我不知道台灣發生過228事件,也不知道這個小流氓的家庭遭遇過甚麼事?

心情當然很不好。我也沒告訴父母親。

那個年代很怪,很小就知道多聽多看少說。

沒想到,居然和本省籍的先生結婚。

很喜歡畫畫。爸媽擔心我沒有謀生能力而勸阻我。

大學畢業,先在私人機關上班。月薪是800。

爸爸和媽媽要我當公務員。

考取普考後,各種本俸,食物配給等等加起來大約是400元,比小學老師待遇好些。但是和我在私人機關差很多。

爸媽說要看長遠,在職和退休後的生活都會受到國家保障。

最近在吵年金問題。

18趴是法律外的,是該改,但是年金的部分要慎重。

總歸一句話,國家沒錢,有錢,何須改?

而且政府似乎對未來經濟發展不敢樂觀;如果有錢,或是通貨膨脹,或是未來台灣經濟看好,也就不用如此大費周章。

這點我是很能理解的,畢竟我也不缺錢,更何況國民黨立院黨團前幾天也提出了版本,我這公務員退休的,也只能服從。

但是很期待,台灣有志氣,讓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重現,讓年輕人和老人都有未來。

我先生是台中的大家族。只剩下他待在台灣。他的兄弟姊妹們很早都移民到加拿大和美國。日子過得很好。

我爸爸那邊也是。

我的小叔對大陸幫助很大,發明很多專利。獲得了國務院總理的接見,並且配置了宿舍。那是在北京,而且,將近35坪,國家有錢,才能出手大方。

很特別的是,主掌的那個某某研究院改成民營,他變成董事長,不受共產黨人事年齡限制,他說他可以繼續做到90歲都沒問題。

大叔最高職務是某某省的某某廳副廳長。

共產黨初期的清算,鬥爭,三反,五反等等運動並沒有讓祖母受到迫害。文化大革命開始前,很幸運的先行離開人間。

是不是共產黨也講關係和人道?我不知道。

爸爸和媽媽很早就過世,尤其是爸爸,50多歲就走了。兩個老人家根本沒有再返鄉探親過。

而我則經常回去,那裏是我的出生和童年待過的地方,

我和叔叔和哥哥,和他們的家人見面時,彼此絕不談彼此曾經的遭遇。

爸媽在台灣有沒有被白色恐怖?叔叔在大陸有沒有戴上右派帽子......或是文化大革命迫害或是被迫害?

都沒提起過。

兩個叔叔都很健朗,記憶力也很好,只願意談1948年之前。

我的哥哥也是。

從不告訴我,他有沒有遭受地主後代慣有的黑五類待遇?

我常想,應當還好吧?都被允許讀到中學畢業。

成績非常突出。卻考了三年都考不取大學。

後來,大叔到學校打聽,才知道,分數是拔尖。

受制於地主成分,沒有一所大學願意錄取。

哥哥做出很特別的舉動。

那就是自願放棄城市戶口,申請下放到我們那個省的山地偏鄉當農民。

城市戶口是很珍貴的。

那是很苦的貧縣中最窮的山區。

他怎樣熬過的?又為什麼要去?到現在還是不肯說。

剛開放探親,台灣許多外省人帶美金,港幣,電視機,洗衣機等等返鄉,盡一個遊子的義務,雖然這之前就已經利用各種管道偷偷匯錢到老家。

頭幾年,去看哥哥,從我們那個縣到他所屬的山區縣城,泥土地面,足足要搭8個小時的車。

沒想到,高鐵建立了,現在只要1個半小時。

每次回去,大陸每次的建設就大進步。

台灣是講民主,一個桃園機捷蓋那麼久,這樣沒效率,這恐怕是我哥哥很難想像的。

我先生也是很會畫畫,可是選擇理工科。

我們讓兩個兒子自己選擇學校科系。

他們目前都是在美術設計部們有一片天,大兒子畫作還屢屢得獎。

可能是遺傳吧?哈哈。

很勇於為社會發聲。

但是薪水都沒甚麼漲,10幾年來很辛苦的創作,每個月還是四萬出頭,比我的退休俸還少,很難想像其他的年輕人。

我們都鼓勵孩子,英雄就像是猛虎,不怕低伏久。

人生是沒有劇本的,但是可以規劃。

盼望,台灣能夠大有錢,大家水漲船高,不用去做比較了;所有的階都陽光,有房子,有工作,社會問題都可以減少。

(非常感謝讓書的愛書人。感恩~)

(立立二手書店到府收購回收買賣二手書舊書中古書老書長輩書日記。2017年4月20日敬記)

 

 

IMG_6272.JPG

 

 

IMG_6273.JPG

IMG_6274.JPG

創作者介紹

繼續閱讀
2017/05/02

和平島砲台頂300多年前的西班牙白馬回來了。基隆市中正區和平島皇帝殿公園抬簥嶼中山仔

IMG_6082.JPG

IMG_6086.JPG

IMG_6082.JPG

IMG_6089.JPG

IMG_6095.JPG

基隆市仁愛區到府收購二手書。愛書人說:

童年住在社寮島的砲台頂的下方。

民國75年,和平島剛解除軍事管制時平一路進入舊日營區,在大窟底仔的窄橋往下看,經常有大海鰻,白帶魚等等大魚從外海游進千疊敷和皇帝殿的大海池甚至游進了千疊敷和番字洞邊的金魚池。

頭幾年多少遊客擠滿了海灘。有沙灘,也有礫灘,更多是礁岸。

起初為了賺更多的錢,台灣造船廠將廢土往大窟仔的外海,填平了,

30多年下來,也是為了錢,許多水泥設施填平了珊瑚礁.....蕈狀石,整個皇帝殿真的是變成有點人工化的公園。

這中間又發生了布拉格輪船沉沒在中山仔的事件。

海膽,龍蝦,鰻魚,珊瑚等等都不繼續住下去,綠蠵龜找不到沙地產卵,遊客也少了。

石花菜產量更是不能比。

百合花以前有多少啊,就像我那年代那首歌elderwise所唱的那樣美,可以賜福我的故土直到永遠。

最近,為了防範皇帝殿落石,部分區域設了圍牆管制遊客進入。倒反而讓生態喘口氣。

可是,甚麼時候,遊客才回來呢?

可以像民國75年後那幾年賺觀光財呢?

水泥不只封住了遊客和生物,也將台灣歷史沉埋。

你這兩天有空去走走吧?那裏的百合花應當開了。

告別後,立刻來到和平島,還有下一家要收,只停留40分鐘。

免費入園,這是多好的政策改變,很親民。

走過入園道路,也就是走過愛書人說的大水窟。

果然為了防範落石傷人,皇帝殿和千疊敷禁止進入。

走上軍事管制區外圍的步道。

通往番字洞的小山崗的前頭立有{琉球漁民慰靈碑}。

碑文敘述西班牙,荷蘭,琉球等等人民遺骨收埋史事。

整個園區整齊清潔,顯然很用心經營。

海水無邊的遼闊。

往東可以看見基隆山基隆嶼。蕈狀石,燭台石各有特色,有的像是海豚仰天嘆息,有的像是海龜負重,很多樣。

繞向西方則是看到野柳,仙洞。有幾位中年女子正在水中彎腰採石花菜。

漲潮,海蝕平台上佈滿了水,當年沒有橋,從和平島到中山仔還真是要涉水吧?

百合花只開幾朵,百分之九十準備怒放,可能就在這一兩天。

只能在寬不到1點5公尺的,有欄杆的步道內行走,因為這落石而意外受到保護嗎?

這些百合花和其他海濱植物都長得很好,沒被人為破壞。

我猜,我人就在中山仔吧?往南方上看,就是剛剛愛書人所說的炮台頂吧?

和平島有個很美的西洋名字。

1860年代,史溫侯(swinhoe,robert),史蒂瑞(joseph beal stree),.....陶德(john dodd)等等外國人士將和平島稱為棕櫚島(palm island)。

說到為了錢,1866年,史溫侯曾經說起和平島也就是社寮島的一段故事。

他說:

這個島的大村子,有數個漢人娶了平埔族女子,或是娶被他們征服的土著部落女人為妻。

如此命名是因為在山丘表面長著小棕櫚樹(phoenix sp.)。

這個島還可以看見西班牙城堡的廢墟。

島上最高小山上,那曾一度居高臨下,對著海口,朝海的小堡,現在的僅僅剩幾塊石頭。

那位伴隨他的當地居民很確信告訴他說,大約在30年前,曾經可以看到一匹白馬的幻影幽靈每天傍晚都站立在這個城堡上,這代表牆下有寶物。移墾者趕到那個地點,因此緣故而拆毀城堡,結果甚麼也沒找到。(看見19世紀台灣-十四位西方旅行者的福爾摩沙故事。費德廉,羅效德編譯。如果出版社,大雅文化事業合作出版。2006年出版)

敘述中所說的{當地居民}會不會就是大雞籠社先民?而移墾者會不會是漢人呢?

陳宗仁學者強調他那本著作{雞籠山與淡水洋:東亞海域與台灣早期史研究:1400-1700年}的雞籠和淡水都是古老地名,而雞籠指的是基隆港灣和它周遭陸地,特別是社寮島。他說:

淡水並不平淡,和平島並不和平。

現今之基隆港是人工化的港。歷經日本時代長久修築。

日據初期,基隆港在退潮時,港內有三分之二是乾坡,只能行駛中國式帆船。

至於三,四百年前西班牙人使用的港口並非現今的基隆商港,而是基隆漁港,就是社寮島南方的小港灣。

現今人們習稱的和平島,過去稱為社寮島,另有桶盤嶼和中山仔島在旁,今已相連。

19世紀法國外交官imbault-huart 稱:{在港灣入口處可以說是由palm保護著,島的四周繞有珊瑚礁,並且僅由一條仄狹的通路和海灣的東北端分開。}。palm就是社寮島,通路就是八尺門港道。

根據1885年法國人所繪製的地圖,在社寮島的中央偏北,有一高地,現今仍有部隊駐守,當地居民稱為{砲台頂},被標誌為fortin,86。fortin是法文小堡壘,86代表86公尺。

伊能嘉矩的台灣文化誌說:

1626年(天啟二年)以為了保護中國與呂宋之間貿易企圖占領台灣北部。

在雞籠嶼也就是社寮島登陸。在海岸建立san salvador城,而在港後的山上及海岸建立砲壘,稱為santissima trinidad 以及 parian之砦。

鄭成功領有台灣後,九州,尤其是長崎地方的商人,仍然有潛為往來者,當時如雞籠港為主要貿易地(原註:{大雞籠嶼即社寮嶼。有福州街舊址,偽鄭與日本交易處。}見於台灣府志封域)(台灣文化志下卷。台灣省文獻委員會)。

基隆市志土地志則說:

和平島在清代被稱為雞籠嶼或大雞籠嶼,同治末年或光緒初年,為避免與東北面的小雞籠嶼(今之基隆嶼)混淆,改為社寮嶼。

而社寮與名稱的由來,是因為早期有{大雞籠社}居住於此。

戰後,被改稱為中華文化意涵的和平島。

福州街指的是平一路。

而在平一路中段的職訓中心被稱為{琉球埔,咕咾蒼}。後者是指崎嶇的珊瑚礁海岸。前者是,日據時代,每年3到4月以後都有琉球人來本地採石花菜,搭寮居住,久之成聚落。

中山仔島:同治十年(1871)淡水廳志稱呼這個島叫做{抬簥嶼,橫而長,中微高,波濤汩沒。隱約欲動。}本來是和平島人的墳墓,島民大都等待退潮之後,涉水抬棺,至此島埋葬死者。戰後遷葬到南榮公墓。民國75年解除軍事管制,才變成和平島海濱公園的一部分。在中山島和社寮島之間本來有個地名叫做{大窟底}的長條海溝。現在已經有一座橋連接。

建議大家來走走,當然,40分鐘是不夠的。才走了皇帝殿公園不到20分之一的路面。

打一通電話給愛書人,向他報告百合花快開了,而且比往年多很多。

他向我說:

百合花很多?

那你剛剛跟我說的炮台頂那隻西班牙白馬是不是回來了?

百合花又盛開了,這就是我們的寶藏指引者。

而且真的會賺到錢。

(非常謝謝愛書人。立立二手書店到府收購二手書日記。2017年4月18日。)

 

IMG_6097.JPG

IMG_6100.JPG

IMG_6105.JPG

IMG_6107.JPG

 

IMG_6111.JPG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