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清晨,夜間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皆收
2015/05/24

水湳洞威遠廟迎媽祖瑞芳區水濂洞


繼續閱讀
2015/05/14

振山實業社劉明先生: 頌德公園,小粗坑古道,電塔,小金瓜露頭,大粗坑古道,山腰古道,銀絲雲年瀑布,小粗坑聚落,大山國小,

 
 
 
IMG_1638.JPG

凌晨4點30頌德公園小粗坑古道入口處的基隆山倒影,右前方是九份山城。

 

 

IMG_1648.JPG

早晨五點小粗坑古道涼亭上方看九份。

IMG_1652.JPG

小粗坑步道

 

 IMG_1663.JPG

小粗坑古道小粗坑山下往猴硐的頂點望向侯硐,平溪區

IMG_1666.JPG

折返,走回分岔點,往小金瓜露頭前進。5點40分。

 

IMG_1673.JPG

保修路上第一座電塔望向平溪所看到的山嵐。

 

IMG_1681.JPG

第一座電塔望向小金瓜露頭河馬山。5點38分。

 

IMG_1693.JPG

小金瓜露頭走向大粗坑。

IMG_1695.JPG

大粗坑

 

IMG_1699.JPG

大粗坑山上回頭再看大海,有一艘船歸來。5點42分

 

IMG_1703.JPG

左方尖塔是台北101大樓,右下方是瑞芳市區。遠方是台北與基隆市。5點51分。

 

IMG_1716.JPG

大粗坑步道的聚落遺址。6點20分。

IMG_1718.JPG

遺址中有完整石階梯

 

IMG_1720.JPG

 

 IMG_1726.JPG

大粗坑柑仔店可愛熱情的小黑先生。小黑的主人,可能還在睡吧?2007年曾拜訪過他,並且領我去遊走山谷,聽九份阿得李先生說

他病情加重,改天再來探望。6點26分。

 

IMG_1729.JPG

大粗坑北管集福社,被新改成,或者說,新設成大德宮。宮祠裡曾經的"集福社"字樣的木扁柱已被拆除,舊案頭不見了,一盞手提煤燈,牆上一個老掛鐘和幾幅相片複印紙也是。才幾年,變化好大。幸好建築,戲台和石香爐都被保留著,裡外整理得很好,不像以前。

大粗坑;金礦業人物中,有幾位是受矚目的。

歷史學者唐羽先生說,光緒19年(1983年)廣東潮州人李家從大小粗坑溪溯溪而上,留意到溪流中含金比例特豐,探勘後發現小金瓜露頭是大粗坑,小粗坑,大竿林坑,九份坑等放射狀河流的中心,含金的石英脈,同時也是基隆河沙金苗的來源。

大正三年(民國3年,1913年)顏雲年取得包括大粗坑在內的"瑞芳礦場",將大粗坑一部份分給金藏利號經營。

二次大戰結束,民國35年10月1日,瑞芳礦山業務重新開辦,"臺陽礦業股份有限公司籌備處"成立,政府指派顏欽賢與林素行擔任正副籌備處主任。

瑞芳礦山重建後,再分給八家大公司承包。而大粗坑則是歸劉明代表的振山實業社承租,區域是大粗坑山區一帶,高踞自海拔202到520公尺之間。(台灣採金70年,唐羽,財團法人台北市錦綿助學基金會,發行人,顏惠霖,民國74年初版)

李家,金藏利號,距離今天太遙遠,而劉明先生在大粗坑耆老的口述,政治犯與實業家的回憶錄中常出現,可說是一面倒地豎起大拇指稱讚。每回來到大粗坑很難不想到這位礦業主。今天想看看有沒有老礦工可以請教劉明先生的過往,可能太早了,才六點30分,整座山谷空無一人。

受過白色恐怖酷刑,前後坐過六年牢的何春輝先生說:

"劉明先生是一位行俠仗義,服務社會,奉獻人群,熱愛台灣之少有鬥士,他埋力從參與延平學院之誕生,踴躍捐款,使延平學院順利推行。.....。不幸被一位特務,想霸占他的進口轎車,陷害坐牢並受殘酷之刑求,關了八年三個月,於1958年7月15日獲釋,因在獄中受了多次酷刑,致使身體健康惡化,直到晚年,脊椎骨受刑之傷痛,尋醫覓藥,終至臥病在床。不幸於1993年9月2日,因心肺衰竭而仙逝。享年92歲。.....。"(螢光曲,延平之父,朱昭陽之歌。財團法人延平昭陽文教基金會,發行人:朱耀源。2003年10月再版1刷。)

延平學院發起人的朱昭陽先生則說:

"保密局局長谷正文將軍在政治受難者公聽會說,劉明當年被捕的真正原因是家裡太有錢了,擁有多輛進口轎車和房屋,保密局一位王姓幹員想霸佔劉明的進口轎車,遂構陷入獄。入獄後,家人為了救劉明,盡散家財,.....,送過金條。最後陳逸松律師和擔任省參議員的劉明的三哥劉傳來,去找剛卸任台北市長的游彌堅帶路,求見保密局長,向毛說明劉明很受台灣人尊敬,判他死刑會失去民心。毛人鳳才答應再考慮,後來改判十年徒刑。財產被沒收,進口轎車當然也被霸佔了。"(朱昭陽回憶錄,林忠勝撰述,吳君瑩紀錄,前衛出版。)

受台灣人尊敬,並不是只有同胞如是說,同時期的日本人塩見俊二,說若是台灣可以自治或獨立,劉明的實力足以被推舉當領導者;在劉明坐牢期間,因是政壇有力人士,來台灣訪問的兩次中,都獲准與劉明會面。

有錢?那可能是有影的。瑞芳礦山;八大公司中,劉明的振三實業社,民國36與37年連續高居第一,分別是一七零四和二八八六兩;民國38年瑞芳礦山生產量已破萬兩,振山實業社,排名第二高:一,一三八.三一兩。

2009年,有這榮幸,聽大粗坑昇福坑坑主和振山礦業老礦工回憶心中的劉明先生,前者說,"劉明先生返回大粗坑,礦工們有如迎接媽祖神轎班地喜慶,在集福社連演三天的歌仔戲,一點也不擔心白色恐怖而與劉明先生保持距離。大粗坑頭人們辦了3,40桌大請客,宴請居民們。"。

後者說,"雄雄地,我想起一件事情.日本時代日本金仔刑事如果抓到偷金者,沒將偷金者打到死也會讓伊沒半條命.有一回,劉明有一個職員偷金.被抓到派出所.劉明擔心這位職員被打.於是趕去做保,說,這位職員會偷金,都是他這個當頭家的錯.他來允頭路,並沒有告訴我子女六七個,也沒有幫他加薪水,他不夠用,所致,才會偷金。"。

 

"大統領廖文毅投降始末"作者,調查局李世傑先生說與劉明同案的孫悅光是天津人。而被判15年的蕭坤玉先生是南投人。這個案子也是因為慷慨惜才愛護部屬的劉明同意資助孫,蕭,吳坤煌以及一位陳姓先生辦雜誌而引起的。被指控是"民主同盟"的盟員,辦雜誌是為共產黨在台灣從事統戰活動。

 

說到蕭坤裕先生,朱昭陽先生說,他是與劉明同船赴日求學,兩人初不認識,在船上發生爭吵,最後竟然變成最要好的朋友,也在劉明的"振山實業社"當顧問。送到綠島後,與朱昭陽的弟弟朱華陽在那裏碰過頭,聽說被刑求致死......與房子都被特務接收。

蕭坤裕顧問的遭遇這該怎麼說呢?是否真被刑求致死連遺照被擺在原來屋子的機會也可能喪失了?是大粗坑人,改天再查資料與訪問了。

想想,無怪乎當劉明釋放,大粗坑居民熱烈歡迎,迎接到集福社酬神,是不是也是認為歷劫居然還能歸來?

民國80年七月(1991)聯合文學,路寒袖詩人有首詩"午後潛逃":

石灰牆釘著一排思念

泛黃的西裝與旗袍

祖父和母親的遺照

他們匆匆走過白色的年代

未曾驚動一株花草

 

牆上窗牖呼喚遠方的大海

鹹風老是在

祖母跟我的眼眶縈繞

我們一同亨一首歌謠

憂傷斜斜掠過樹梢

 

那是午後的靜坐

掛鐘鬆了發條

任時光頹然撲倒

潮聲滔滔地湧進懷抱

我們穿起飽脹的記憶潛逃

 

編者李瑞騰詩人按語說:

"我"是祖母帶大的。祖父和母親在白色年代罹難。父親因此遠離。現在呢,是解嚴嗎?連時間規律性都不再了。社會上各種翻案聲音湧現,而"我們"仍不敢面對這樣的現實。至於,一首歌謠,很可能就是"望你早歸"。(李瑞騰編,八十年詩選,爾雅出版社,民國81年4月5日初版)。

幸福是可以比較的,而對不幸者來說,不幸只有態樣的不同,而沒有大或小,那傷害同是恆久而驚恐的,這是不幸的家人才能體會的吧?才能給予同理心的同情,而大粗坑的居民們是否也如此呢?民國47年才會不畏白色恐懼而向劉明先生致意?

 

準備往前繼續走,看樣子太早了,改天直接到山下的侯硐九芎橋社區上大粗坑,那裏比較有住家,有老礦工可以請教。

大約1百公尺,右側有一條小徑,是山腰古道,連接小粗坑古道的。臨時起意走看看。除了遇見龜殼花蛇,嚇人的蟾蜍,居然還有四頭山豬。

(2015年5月6日,走頌德公園小粗坑古道,轉往電塔,抵達小金瓜露頭,下大粗坑古道,側往山腰古道,銀絲雲年瀑布,小粗坑聚落,小山國小,展望台,小粗坑古道,山神廟,回九份。總共約9公里,將近5個小時。看到龜殼花和四頭山豬。)

已經晚上八點30分,很晚了,下篇待續,非常謝謝。祝平安喜樂,一夜好眠~

。。。。。。。。。

1:煉金表演:九份礦山王:大粗坑振山礦業劉明先生 - 立立二手書店

lobo32xl.pixnet.net/.../247078718-煉金表演%3A九份礦山王%3A大粗...
2014年9月20日 - 2009/05/02 14:06筆記遷移店面的關係,快一年沒有走訪礦區的老人家. . 難得春陽,下午兩點三十分,來到九份南邊的大粗坑.為何呢?一來,老人家們忙 ...

1:九份的山茼蒿開花了---大粗坑金礦遺址最後的礦工之子與邊緣人

mypaper.pchome.com.tw/pin1302/post/1325600427
2013年9月27日 - 2007/05/04 13:16筆記 大粗坑山礦區聚落,右側是昔日的雜貨店大粗坑山礦區, ... 到府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立立二手書店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收購舊書 
 
2:瑞芳侯硐大粗坑劉明與劉傳能,劉傳來諸位先生。 - 個人新聞台
mypaper.pchome.com.tw/pin1302/post/1325496221
2013年9月24日 - 到府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立立二手書店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收購舊書收購二手 .... 路上,隊伍拉長後,再找個機會和他聊聊劉明先生,五二七,大粗坑

3:大粗坑,五分山,大山國小,集福社,鐘萼木花與劉明先生- 到府 ...

mypaper.pchome.com.tw/pin1302/post/1325496357
2013年9月24日 - 這個季節很喜歡黎明前來到這裡等候著陽光從牡丹坑山升起,抹黑板似 ... 曾經被稱為小美國,因為大出金,繁華得像是被稱為小香港當年九份
4:振山礦業劉明先生(三) @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CD黑膠唱片 ...
blog.xuite.net/a88888ks1138/twblog/175991867-振山礦業劉明先生(三)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CD黑膠唱片回收,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 曾經在九份樂伯二手書店記錄過兩位在地的先生親眼所見的劉明先生的回憶,所致,每回到了大粗

 

 

IMG_1738.JPG

大山國小

IMG_1737.JPG  

集福社戲台 石香爐


繼續閱讀
2015/05/05

經霜節愈堅 :台北市信義區到府收購回買賣舊書中古書二手書日記

IMG_6263.jpg   
 
 

2013/04/01 18:52筆記

 
 
 
 
  
最近有閒暇的時間陸續整理庫存書。
今天早上,看到了一本何應欽上將所著的【日軍侵華八年抗戰史】。
內頁的第一頁以鋼筆字工整地寫著:
{抗戰勝利四十周年紀念會
何上將敬公贈受於三軍大學}。
然後是一枚鈐印。
這讓我想起了大約半年前到府跑書的情景。
這是愛書人的父親的藏書。
思緒回到當時,愛書人府上的字畫落款有寫著瓊島某某某等字樣。
那鈐印的姓名,輸入網站,有一則訊息簡單地介紹。
想多了解些原愛書人的生平,剛好今天是周日,又下大雨,也沒辦法在外出跑書前先去爬山。
就從鄂西大捷,海南島,何應欽將軍等書籍入手翻找資料。
這才發現這本書的原愛書人是被那代人尊敬的中華民國有功的抗日將領。
許多位之前我收過書的愛書人與他的尊翁有親友故舊,長官下屬的關係,因此請教了蠻長的時間。記得這位將軍的長公子(以下簡稱愛書人)是這樣敘述的:
愛書人是台北師大附中第40級,台南成功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
那時候的師大附中校風自由得不得了,沒人管;成功大學的師生關係緊密得像是一家人。
取得了美國大學的全額獎學金,但是,付不起機票費,成功大學的四位老師共同贊助旅費。
他的尊翁民國39年從香港調景嶺經由陳誠將軍的保證,與妻兒子女,同時取得了入台證。
到了台灣後,無法繼續在軍界發展,因為,可能是,當時的老蔣(蔣中正總統)認為,沒有即時跟隨政府撤退來台者,忠誠度多少有可疑,於是,不准再跨入軍界。換句話說,冰凍了起來。
他的尊翁,民國元年生,是中華民國陸軍少將。軍政部軍需學校學生班第六期畢業。抗戰中期擔任軍政部第三軍需局第二科長。民國31年擔任第18軍軍需處長,任內參加卾西與常桃會戰有功,當時的軍政部部長何應欽將軍訓令表揚。民國38年更獲得老蔣頒發陸海空軍褒狀。
母親是四川人,四川大學畢業。外祖父是當地的大地主。
民國38年12月中下旬,愛書人與弟弟是搭最後一班飛機逃離四川成都,機場滿是銀元,袁大頭沒人要。
外祖父變賣所有的家產,只換得了四十根金條,這些金條換得了兩張機票,讓他門兩兄弟抵達了海南島機場。
而母親與三歲小妹則是從四川成都徒步繞了整個大西南抵達廣西然後逃到香港。這過程太過艱辛與驚懼,民國39年全家一舉遷居台灣後,隔年,母親就因為過勞,在高雄暫住地病逝。
愛書人是1938年出生於四川省內江縣。抵達海南機場時,正感到徬徨時,居然在機場巧遇了他的尊翁。
他的尊翁,隻身先行逃抵海南島機場。機場內還是中央政府管轄,機場外則是土共(地方上的共產黨)盤踞。怕被逮捕,愛書人的尊翁不敢走出機場。
沒想到居然得以與父親相逢,可說是絕處逢生。於是,又費盡了一番心思,逃抵香港。
到了台灣。是陳誠蓋了一間間透天厝讓他們這些昔日屬下將領居住。
只是,老蔣不再起用他。
而他的尊翁,那一年才39歲,正是有用之年,於是,奮力準備考試,居然考取了會計師資格。不怨天也不尤人努力地工作,甚至還寫了許多工作上的論述,濟世之心依舊在吧?
愛書人到了美國之後,取得了航空學博士,並在波音公司工作,成為世界頂尖科技專家。
民國69年,受邀到中國大陸講學一個月。
返抵香港機場準備轉機時,就在機場內,台灣政府派來守候的代表與他見面,要求愛書人也回到台灣講學半個月,以示平衡。
愛書人同意了。
如此,可以回母校演講並且拜謝老師們,更重要的是,同時也藉機省親。
只是他的尊翁,曉得他回大陸,氣得不與他說話。
回到台灣的那一天,家裡一見面,他的尊翁只說了一句:{哼,共產黨。},轉身就走回書房裡,連照個面都不肯。
足足有兩年時間,一句話,一封信不說或也不回給愛書人。
回到美國後,被美國的fbi訪談了三天,這是例行調查。
而外祖父則是在民國40年就被鎮壓反革命讓共產黨給槍斃了。外公家不只被抄家,成員也都被迫害,或傷,或關或勞改或死亡。
愛書人的尊翁雖然不得志,被老蔣給冰凍了。可是,還是忠黨愛國得不得了;民國64年老蔣去世時,痛哭得像個嬰兒,直說,誰帶他們反攻大陸?
小蔣(蔣經國總統)還是有心保衛台灣的。【某某某某機】研發之前,小蔣身邊兩位的文武,一位是退輔會主委趙聚鈺,一位是王昇;其中的趙先生專程跑到美國來找愛書人,希望他主持此一計畫。
愛書人想回台灣,可是她的夫人不喜歡台灣當時的政治與人權氣氛而不首肯。基於愛護台灣,愛書人就推薦另外一位國際知名的學者回來主持。
收書的當天,愛書人正要趕去參加師大附中同學會,就沒再多請教。他說,他的高中,大學同學都在事業上有一番大成就,算是對台灣很有貢獻。
愛書人的尊翁民國101年逝世。享壽101歲。
愛書人說;希望這些書能夠在台灣繼續流通,可以讓台灣的愛書人繼續保有我爸爸生前的所愛。我,我太太和我兒子們都是學理工的,領域不在文學,歷史與哲學。這樣,這些書才能做最好的利用。
今天得以稍微知道原愛書人的生平,除了感激之外,對所承讓的那些書就更加有一份尊敬。
筆記到這裡,想起了明朝永樂14年(1416)同樣是出生於海南省文昌縣的邢宥先生,他,正統13年(1448)登二甲進士。政績顯赫,名聞天下。著有【湄丘集】,其中有一首晚年寫的詩【書懷】很是喜歡:
生平安分只隨緣,臨老休歸得自然。
兩腳徐徐行實地,一心坦坦對青天。
月因近日光常減,竹到經霜節愈堅。
記得唐人好言語,相公但願汝無權。
(邢宥湄丘集。朱逸輝主編。林虎編審。2004年初版。海南出版社。



瓊籍民國將軍錄。南海出版公司。范運晰編註。1993年初版。

海南名人傳略。主編朱逸輝。中山大學出版社。1991年初版。

海南名人傳略。廣東旅遊出版社。1993年初版。主編朱逸輝。

文昌縣志。文昌縣志重印暨資料編修搜集委員會。民國七十年重印初版。

海南現代人物誌。陳俊編著。傳記文學社。民國八十年初版。

國防部史政編譯局印。民國七十四年。日軍侵華八年抗戰史。
 

繼續閱讀
2015/05/03

不建議去走的古道:九份大竿林福德祠蓄水池上方越嶺保甲路接小粗坑古道

 

 

 

中午做了一件冒險事,九份樂伯二手書店出門左轉10公尺,金山佛堂石階梯往上走100公尺處大竿林福德祠,越嶺,走往小粗坑方向的大竿林保甲路古道,總長度大約1.5公里。

驚險度遠比6年前的芒草高過頭頂的瑞芳區蛇子形高。當然,現在蛇子形好走了。5年前秋天趁著宜蘭到府收購二手書,與九份黃金茶舖的沈先生走宜蘭松蘿湖五個小時的行程,比起今天來算是落葉鋪成的紅地毯大道,雖然那趟有遇見一尾一公尺長肥胖美麗的可愛青竹絲。

強烈建議大家別再去走,當然,我還是會去。

有些地段必須攀繩,一路上是泥土地面,只剩幾塊長滿青苔的老石階印證當時是通道,沿途有七座石厝屋的殘存磚牆。牆上立著一株株手臂到大腿粗的榕樹與相思樹。

一半的路段,沒路痕,栗蕨到我的喉口高,只能憑藉登山隊斑駁的樹上路條判斷路徑。許多路條又被栗蕨淹沒。幾回看到乾涸的溪谷頂端便以為是大竿林溪的源頭。幾乎山澗兩側都有石磚堆壘護岸。懸鉤子更是抽出長長有刺的莖阻在路上。

一個籃球場大的平整地面的山地崖石上有刻字,每個字拳頭大,蒼勁有力,很難判斷意義,是採金密碼嗎?

天下間有九州

OO天对千秋

OOO白雪丘

江渚水水流

OOO

出於對這條古道的敬畏,穿上長筒雨鞋,選了正中午,沒料到的是,該帶把開山刀開路。

十年來,聆聽九份大竿林聚福社老礦工北管頭手許大哥口述採金以及無煙煤的故事。而這發生地有一半就是在書店後頭的越嶺保甲路。80歲的許大哥再三告誡我別去走,十分危險,說,路基也都流失了。老人家的話會聽的。然而,多年來,就像侯孝賢,吳念真,宮崎駿諸位先生的紛絲會去爬豎崎路一樣,我好想走一回這古道。

就是沒看見礦坑,更沒見到五分車鐵軌。於是,放棄登山社路條的指引,走向一條岔路。那岔路路面平整,寬距是五分礦車能走的,栗蕨不密,沿途有樹蔭的關係吧?怪的是,有人為的放倒樹木與樹枝,屏絕往來。猜想,這是通往礦坑所做的保護措施嗎?繞過。不到50公尺,草木中,發現一座豎井緊鄰路面邊,這很容易就疏忽的。

幸好,向來膽小,登山,沒看清楚不敢踏出一步。長寬約兩公尺平方,磚石堆砌得好漂亮精緻,綠蔭下,漆黑烏亮,好像沒有底部般地幽暗,多深,不曉得,不敢伸頭去目測,也不敢拿小dc相機垂直拍照,若是墜落,沒有人會知道我遇到甚麼事的,只曉得我消失在這座山中。我犯了一個登山的錯誤了。

搭了更多的樹枝當路障。回到分歧點,繼續拿著樹枝劈開前途。怕蛇的心被剛剛那口豎井給降低了,更提醒自己專注。此後像是愛書人喬伊有一回爬山的經歷,是泅水般地於密密草莽中划開栗蕨。再50分鐘出穿出芒草叢,好高,我好像一隻中型犬鑽出。前方是往侯硐小粗坑,東往小金瓜露頭河馬山,西往九份頌德公園。站在外頭看,剛剛所鑽出來的芒草叢,哪有一絲絲像是古道的入口處?可比是山豬山羌在走的。

從頌德公園走回樂伯二書店,趕緊拜訪鄰居的許大哥。許大哥夫人說,他正在午休。看我雨鞋沾滿泥,滿身汗。我回答說去走大竿林戴火土伯的金礦遺址的更上方,也就是福德祠和洗金仔蓄水壩的更頂頭。

阿桑好驚訝,驚呼,要我別再去了。那裏有幾個碇坑(台語豎井:ㄉ 一 n ㄥ  ㄎ)是掘金的,真深,一踩空就落去了。附近有無煙炭。她與三到四位大竿林的婦女,曾經在那裏做"檯仔邊"(洗選煤炭),選出礦疔(台語:煤礦中無用的石頭:ㄉ一ㄣ)。無論是金礦還是無煙炭,都是大竿林人男男女女同心協力一起做,若是有挖到金就要喚地主台陽公司派人來分金仔。那些石頭屋,當年是阮頭家和大竿林合股者,就地取材,切割石塊堆成工寮,不是來住的,是顧更的,目的是保護礦脈不被"散花者"偷掘,或者是金煤礦的堆放工具與辦事處。而那些字,就要問阮頭家才知道是谁刻的,是甚麼意思,無定著是阮頭家無聊刻的,那是甚麼採金暗號?永過,這些事業都沒賺到錢,工錢可能都不夠。礦坑都坍塌了,年久月深的,別再去了。

不敢打擾許大哥的午休,改天了。

朋友們,千萬別好奇去走這條古道,若是真要走,別單獨,而且請懷抱畏懼心,別光顧著照相。切記喔,親愛的朋友們。不起眼的山更是危險的,尤其是礦山。

。。。。。。。。。。。

萬分感謝以下登山協會的布條:
中華民國登山協會藍天隊
東山社
中華健行金字塔登山隊
台北自然永樂登山隊大稻埕仙公廟太平山隊
陳岳古道探勘隊
以及與山林俱老而模糊了的其他登山社的布條
謝謝您們,讓我找得到路出來。
(民國104年4月27日登)
。。。。。。。。。。。。。。

 

 

 

似乎是切割石頭的遺跡

 

 

 

接近出口處,望見茶壺山。中間是剛剛劃開的路。

披出一條路

僅存的石階

來時路

裂開石頭的樹根

平台

大約一個籃球場寬的平整地很好走,栗蕨只到腰際而且稀疏。

 

1:九份大竿林北管福祿派聚福社的許大師兄 - 立立二手書店 - 痞 ...

lobo32xl.pixnet.net/.../347799713-九份大竿林北管福祿派聚福社的許...
2007年6月1日 - 2007/06/01 17:56筆記九份大竿林福祿派的大師兄九份大竿林茶九份 ... 九份大竿林茶. 不很香不很甜還帶點苦澀. 老礦工說. 北管戲就像是大竿林 ...
 
2:九份大竿林的金礦,碾金礦石,石厝屋,石階梯,淘金與老礦工 ...
mypaper.pchome.com.tw/pin1302/post/1326735177
2014年1月10日 - 關於合夥採金;【大竿林聚福社北管許大師兄的80多歲的許大哥也是如是說,而且他曾投入【分金孔仔】的合夥採金事業。曾經記錄過幾篇請教許大哥 ...
 
3:九份大竿林福祿派許大師兄的音樂故事與九份大竿林茶 - 立立 ...
lobo32xl.pixnet.net/.../233188475-九份大竿林福祿派許師兄的音樂故事...
2014年9月11日 - 九份大竿林福祿派的聚福社大師兄與九份大竿林茶2007/06/01 17:56 ... 九份大竿林石厝屋旁美麗的花朵 ..... 走過九份樂柏二手書店的蘭陽禧誠軒.
 
4:九份大竿林油毛氈屋頂上頭與國英坑金礦坑口前的輕便路鐵九 ...
a88888ks1138.pixnet.net/.../53964409-九份大竿林油毛氈屋頂上頭與國...
九份大竿林油毛氈屋頂上頭與國英坑金礦坑口前的輕便路鐵九份大竿林油毛氈屋頂上頭與國英坑金 ...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發表在痞客邦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5:九份大竿林聚福社北管子弟戲許大師兄開講金煤礦坑,子弟戲 ...
lobo32xl.pixnet.net/.../233226005-九份大竿林聚福社北管子弟戲許師兄...
2011年5月5日 - 書店旁的九份大竿林福住里活動中心傳來嗩吶,簫,鼓,.....鑼,下弦 ... 彼時陣,老爸又送他到大竿林吳如玉先生的暗學仔(私塾),這裡就是樂伯二手書店所在的聚落的迴車場(基山老街與輕便路交接口)。 .... 礦工仔是領頭家的薪水,巡丁和職員是領會社的月給。 .... 而老里長也搖了電話叫大師兄到家裡,說:對方尋你覆藥。
 
6:九份大竿林聚福社頭手許大哥。採金。小粗坑。米罐坑。巡丁 ...
lobo32xl.pixnet.net/.../348005129-九份大竿林聚福社頭手許哥。採...
2015年1月24日 -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CD黑膠唱片回收,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 許大哥問我說,昨天有一對女生說是幫黃金博物館來採訪老礦工,是你介紹的嗎? ... 於是,就請她們請教您或者我們這一里的福住里蘇里長。 .... 此分類上一篇: 九份大竿林北管福祿派聚福社的許大師兄,百年茶欉與九份往事; 此分類下一篇: 九份地名 ...
 
7:中華民國103年4月22日農曆3月23日金瓜石迎媽祖遶境活動 ...
a88888ks1138.pixnet.net/.../117626111-中華民國103年4月22日農曆3...
... 迎媽祖遶境活動,是由九份四大里輪流,去年是九份樂伯二手書店所在的福住里里辦公室值東,辦得好熱鬧成功。 ... 許多老礦工,他的家屬或者其他行業的本地人都會沿途提供點心或飲料。 ....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發表在痞客邦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 (9)九份大竿林油毛氈屋頂上頭與國英坑金礦坑口前的輕便路鐵九份大竿林 ...
 
8:小粗坑。米罐坑。巡丁。台陽礦業公司。散花仔。 - 立立二手書店
lobo32xl.pixnet.net/.../348005129-九份大竿林聚福社頭手許大哥。採...
2015年1月24日 -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CD黑膠唱片回收,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 伊呢,經常就在你的樂伯二手書店的後方,也就是四坑與小粗坑的中間,現此時 ...
 
9:九份頌德公園小粗坑古道的楓葉- 到府回收購舊書二手書CD黑 ...
blog.sina.com.tw/75545/article.php?pbgid=75545&entryid=688689
2013年10月19日 - 新浪部落,個人部落,部落格,到府回收購舊書二手書CD黑膠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
 
10:九份小粗坑古道:甲午戰爭後台灣與日本在台灣本島的第一場 ...
lobo32xl.pixnet.net/.../230899658-九份小粗坑古道%3A甲午戰爭後台灣...
2013年9月10日 - 2008/10/03 14:58筆記小粗坑古厝清晨七點,北37號公路起點,距離小粗坑1.5公里小粗坑 ... 九份小粗坑古道:甲午戰爭後台灣與日本在台灣本島的第一場日軍有傷亡的戰役 .... 立立二手書店發表在痞客邦PIXNET
 
11:新北市瑞芳區九份小粗坑古道,1895年吳國華 - 新浪部落
m.blog.sina.com.tw/75545/article.php?pbgid=75545&entryid...
2013年10月4日 - 記得就在小粗坑古道上山神廟旁有一座新建立的遺跡說明牌. 說明義首吳國華先生率領廣東兵勇抵抗日軍的英勇事蹟. 那一回登山歸來後我曾經寫了 ...
 
12:小粗坑古道,不厭亭,三貂嶺,瑞芳展望的幾首詩與九份樂伯 ...
mypaper.pchome.com.tw/pin1302/post/1325320845
2013年9月10日 - 野鴨樁,紅的花瓣黑的果實,美得簡單極了​,敘說著,九份的秋天不是 ... 小粗坑古道,不厭亭,三貂嶺,瑞芳展望的幾首詩與九份樂伯二手書店的 
 
13:宜蘭縣大同鄉松蘿湖(有蛇的圖片,怕的朋友請別往下看喔 ...
blog.sina.com.tw/75545/article.php?pbgid=75545&entryid=688822
2013年11月13日 - 新浪部落,個人部落,部落格,到府當場現金回收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CD收購回收,立立二手 ... 九份黃金茶舖沈先生前一天剛從宜蘭縣松羅湖攀登歸來。
 
14:偷金的方式:金瓜石體制外老礦工的口述回憶:散花仔與狗蝨仔 ...
mypaper.pchome.com.tw/pin1302/post/1325496108
2013年9月24日 - 到府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立立二手書店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CD黑膠唱片收購回收. 當天或者次日即可到府完成,當場支付酬謝金 ...
 15: 九份山下的蛇仔形古道的水圳水源地@ 到府收購舊書二手書 ...
lobo32xl.pixnet.net/blog/.../263285129-九份山下的形古道的水圳水...
2014年10月4日 - 右轉就是蛇子形古道的起頭.已經是早上七點了,我沒見到台灣藍鵲,倒是大油蟬賣力地叫著.而其他的小昆蟲也應和著,好像是與潺潺溪流聲演奏著北管 ...

就是這個豎井。不敢居中照,所以看起來變成小三角,原本是正方形2公尺長寬,幸好草不密。

往下走是正途。往上是險境

 

 

 
頌德公園上方小粗坑古道,這簡直是康莊大道,以下都是。
 
 
 
 
 
感謝以下登山協會的布條:
中華民國登山協會藍天隊
東山社
中華健行金字塔登山隊
台北自然永樂登山隊大稻埕仙公廟太平山隊
陳岳古道探勘隊
及與山林俱老而模糊了布條看不出字的登山隊
 
這張是越嶺古道,剛劈開的路。
 
 

 

 
 

繼續閱讀
2015/05/02

一天一夜瓜子金:台北市大安區中正區到府收購二手書舊書中古書

IMG_5331.jpg

 

IMG_5328.jpg  

 


到了九份,常會聽到許多關於一夜致富的黃金諺語,比如說,【三更窮,四更富,五更起大厝】;【一天一夜瓜子金】,這我還是第一次聽到,而且還是七十年前的湖北長輩說的。

愛書人,她很親切地遞給我一雙室內鞋,直說,地板很冷,趕緊穿。隨即,一位老大哥,鄉音很重地說,【早安,讓您這麼早來幫忙我和我女兒,真是辛苦了。】。

我彎腰鞠躬。連說,【不敢不敢,您讓我有機會收到好書,這我才該向您致謝才是。】。

寒暄中,看到了客廳上,寫著是忠於國家,孝於祖先之類的對聯。莫非是從大陸來的老兵?老兵最喜歡忠孝傳家了,家裡總是會掛這麼一幅。

鄉音如此重?不太像是居住了六十年,生活於底層,而口音中已經台灣國語化的老大哥。

今天可不能與愛書人多聊,九份,一點鐘有訪客。每回收書,只要愛書人有時間,愛聽故事的我,總是會與客人閒聊一番,這,也好弭補自己知識上的欠缺。昨天,接到這通收書電話,就陷入天人交戰。因為愛書人只有今天早晨十點有空。

都是古老的經史子集。

正在驚訝這些好書時。老大哥緊盯我的眼問我說,【這些書,您會把它當紙漿嗎?】

我說,【開玩笑,這些是讀私塾,入詩社才會典藏的老書,我怎可能化為紙漿?當作鎮店之寶都來不及了。】

眼神一亮好像小學生上課看漫畫沒被老師沒收銷毀而雀躍。說【那太好了,那太好了。這些可是我讀了再讀的好書。這都是我讀書房時,先生叮囑,長大後必須買回來看的書。】

我心裡想。這位老大哥,在大陸兵荒馬亂的民國二,三十年,可以讀私塾,那家裡應該是小康之家囉?會是知識份子所參加的【青年軍】嗎?

老大哥好像軍長就在客廳裡抬起胸膛說,【不是,我是五十二軍第二師。】。他將【第】唸成【特】,害我想了老半天,難道除了第二師,五十二軍還有特二師?

不會吧?在東北戰役中的五十二軍?我為了確認,於是請教他,師長也就是後來的軍長可是【劉玉章】將軍?

他猛地將身子立正站好,望著那幅教忠教孝的對聯說,【我們那軍長可是好軍長。只是很兇,司令台訓話有辦法一訓三四個鐘頭。我們這些被徵召的乞丐兵,動也不敢動。】。

老大哥說,{我們這些【三丁抽一五丁抽二】的乞丐兵,甚至連訓練都沒訓練,就直接投入與八路的戰爭。死好多人哪。我不只參加過【長春圍城】,輾轉來到台灣後,又加入了【三十三師】】,這三十三師就是五十二軍第二師改編的;隨即被派到大陳島,之後又參加了民國四十三年的九三砲戰,緊接著是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時支援郝柏村的烈嶼師。}

聽了。我好驚訝。這些都是犧牲慘重的戰役,沒陣亡,簡直比中樂透頭彩還困難。

老大哥笑著說。【打了那麼多戰爭。可以說,能活下來真是奇蹟。尤其是許多兵都是營養不良而餓壞身體的。就拿大陳島來說好了。那時候,我坐著252t運輸艦水鴨子,半夜摸黑登陸。那時候規定全島不得有燈火。每天只能吃罐頭。我那時候,在第二軍官團。因為沒死,已從東北的士官一路升為尉官。但是一樣只能吃罐頭,沒有任何副食品,只能多吃鹽。】。

【米飯少,蔬菜全無。師長是劉安祺。沒辦法喲,士兵和軍官都一個樣,通通皮膚白白的,因為營養不良啊,見不到血色。後來藍欽當美國駐華大使,支援提供,一天二兩黃豆當副食品,並且多配給罐頭;而部隊長劉建銘(音譯,我不確定,抱歉。)也規定,在營區內外種蔬菜。】


我說,【真是辛苦哪?】

他說,{這不是辛苦兩個字而已。對當時當兵的人來說,難的是【決定】兩個字。五十二軍從【營口】撤出東北後,我曾經從【塘沽口】奉派來到北平支援。三十八年一月吧?傅作義投降八路,我流落在北平時,八路派人來和我談,說,共產黨只抓國民黨軍官,不殺兵,如果你要回家鄉,共產黨給路費,如果就地起義,馬上是共產黨的軍官。我說,隔天答覆。當夜,跟著散兵游勇群離開北平,一路逃往上海。到了上海,已經是民國三十八年的五月底了。剛好淞滬戰役也就是上海大會戰的尾聲,一下子找找不到五十二軍的所在。於是,我又混進了【吳淞口碼頭】。一心想往台灣跑。我毫不困惑地決定要跟國民黨走。】。

我說{您說得是。八路是寬厚的,無論是對將領還是士兵,這當時的【剿匪總司令部】參謀長趙家驤將軍在【東北三年】報告書中,甚至還強調了八路的【不搜口袋,優待俘虜】的口號。但是,這奇了,當時的國民黨有這麼好嗎?還有,為何,您一反正就可以當共產黨軍官?】

【決定來台灣,那是比較與認識的問題。而為什麼共產黨要我?因為我有特殊專長,並且那時候的八路軍官,可以說大字認不了幾個。】他的思緒似乎還停留在民國三十八年的上海。起身,望著窗外,他說,在【吳淞口】,沒有找到五十二軍。當下好像是剛被棄養的家犬。幸好在鐵路旁,遇到一位掛中校階級的軍官,告訴我,有一列火車待會就到,那一列火車的部隊,是要撤往台灣的。肯定會有人開小差,你就上去填位子吧。】

我說,這行嗎?他說,【夜裡,果然有一列火車來了。火車鐵皮打開了,兵士下車來透氣,一看,都是乞丐兵的階級,我一溜煙就混進鐵皮裡。】。

我說,【不對啊,夜裡,怎麼看得出臂上或者肩上的階級符號?】

他說,【當時,上海與吳淞口碼頭之間,人山人海,天空裡滿是八路投射的照明彈,天空亮得有台北夜空的百倍亮。好像大白天一樣哪。】。

【溜進了火車皮,火車皮裡有一位士官臉上有一道疤痕,兇惡惡地盯著我看,查看我的證件,上上下打量著,盯著看,一支菸吐了五六回煙,我心臟都快跳出來了。沒多說甚麼,就將證件還給我。來到了吳淞口碼頭岸邊,那已經不是人山人海可以形容了,而是被搗爛的螞蟻窩裡的螞蟻群了,槍聲,哭聲掩蓋了叫喊聲。我這一輩子都還感念著那位中校和士官,否則,我就來不了台灣了。】。

【你知道嗎?我搭的是【中】字號艦,也有搭載一般民眾。登鑑口有刺刀腥紅的士兵查驗票證。姓名與票證不符,士兵馬上就將人刺一刀踢入海裡。如此用來恐嚇懷著僥倖心上船的軍與民。我,拿出我的證件,牙齒抖著,那位士官,走到我前頭,輕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前進。可能是我個頭兒小,查驗的士兵不忍心吧?也沒管我的證件部隊番號與其他士兵的不同。居然讓我上艦了。】。

靜靜地聽著。畢竟收書久了,常聽長輩們敘述民國三十八,九年港口邊恐怖回憶。我知道沉默是最好的鼓勵,鼓勵他們說下去。

他說,【當時,國民黨一路敗退時,就開始不像早期在陣地與八路對峙時,對逃兵動輒以鐵線穿掌強迫行軍,甚至強迫逃兵挖坑活埋自己。要走要留隨人意了;而八路也是如此,除非是重要的軍,警,特等要官,一般乞丐兵要來就給糧吃,要回鄉就給車錢,要跟國軍走,那請便也不多問,是中華民族五千年來最民主自由的年代。】

沒想到,這位大哥還真會說冷笑話。

他說,{【中】字號,那艦上擠滿了一千多人。頭一天,一個袁大頭可以吃四碗白飯,第二天賸三碗,第三天兩碗,第五,六,七天有再多的袁大頭也買不到吃的。好餓啊,好餓。但是伙房還是有為船上工作人員與最高級軍官煮麵疙瘩,常常看見一位伙伕挑著兩桶麵疙瘩經過我面前。於是,我們就在他經過時,像土匪一樣,就將碗往他桶裡伸,盛著就跑。伙伕嘴巴裡猛罵著不乾不淨的話,可是有得吃,管他睡誰的娘。第六天的中午我已經餓得發昏了,也沒注意到,沒有人往伙伕的桶子裡伸,我就一馬當先,將手往桶子裡鑽,媽呀,滾燙的熱水,把我燙得哇哇叫。只見到那伙夫,很得意地笑著。】

我說,【怎麼這麼惡作劇?】他說,【沒想到,半夜,他竟然偷偷塞了一塊麵疙瘩給我,說,老小娃子,對不住您啦,不該折騰您的。到台灣就有您得吃囉。】。

沒想到還有這樣的轉折,我笑著說,那還蠻值得的。

他說,【沒有那一塊麵疙瘩,我都不知道我該怎麼過那一晚,好餓啊。現在想一想,可能我那時正是二十歲來著。才會經不起連著三天的餓。第七天來到基隆港了。靠港時,就有許多台灣人挑著香蕉與其他食物在賣,等候檢查時,先將錢吊在桶子裡,垂下去,然後台灣人看錢有多少,再將食物放著吊上來。我一馬當先,就放了一個袁大頭。沒想到吊上來了兩大串的香蕉,怕不有兩百根。我好餓,第一次看到香蕉,沒吃過,就連皮帶肉咬著吃,我的媽呀,好澀。】

我笑著說,【您怎地有這麼多袁大頭呢?】

他說,{我娘藏的。我在家裡,民國十九年生,排最末的老五,另外有六位姐姐。。民國三十六年,鄉長來說部隊來徵兵,【三丁抽一,五丁抽二。】,我就與四哥出來當兵。}

我說,您怎不躲起來呢?他說,{怎麼躲呢?當天白天不去,部隊晚上就會出來抓人,本來只要兩個的,弄個不好,部隊長火大了,看到家裡,或鄉裡有男人就全部抓走了。這樣我會連累人的。鄉長走後,我娘就為我縫製棉衣,將三十二個袁大頭,藏在綿衣的角落。您知道嗎?為什麼有一首詩叫做【臨行密密縫】嗎?那是在藏金藏銀啊。}

我們沉默了。我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接腔。這位大哥清了清喉嚨,說,【我是湖北省某某縣人,祖父是秀才,堅持我要上私塾,請的是也是前清的秀才。我那個村全部姓李。我們家就是那個村的小地主。每年過年總是要殺兩頭豬際拜祖先,還有宴請三位長工們。】

【父親民國前15年生,長年在外作生意,可以說,跑南跑北,而祖母就是家裡的董事長,掌管一家的經濟,我父親回到家裡,祭拜完祖先,就是向祖父母叩首,祖父勉勵幾句,道聲【勞苦了,勞苦了】就留下父親向祖母會帳,呈上銀錢。祖母則按月發下【例錢】給母親與各房,而父親外出的零用金也則由祖母核支。】

我笑著說,【哇,好像走進紅樓夢裡。】

他笑著說,{說到紅樓夢,我出生時,整個村的村民為我打造了一塊兩兩重【長命鎖】,在我四歲之前都掛在我脖子上。那時候,村子的治安都很好很純樸,掛著到處玩都沒事。直到共產黨來了。共產黨來了,那是大約民國二十二年左右的農曆過年前,因為我們是地主,父親又是保長兼小資本家,被視為剝削農民的惡霸,恰好,他又在家,於是被共產黨所組成的【農民會】批鬥,批鬥到晚上,就來抄家,我那時已經有些懂事了。】。

{我正躺在床上準備睡覺,突然進來了一堆人,手持著火把,爸爸被反綁,還有幾個頭低低的同村人。只見那位領導,趨近了我,盯著看長命鎖。父親說,【金片請拿去,不打緊,請別傷害我兒子。】於是那領導就從我的頸上很小心地扯斷那長命鎖兩端的繩子,取走了。}

我說,這也是讓您選擇跟著部隊來台灣的原因嗎?

他說,【不盡然如此。過了三天,國民黨的地方政府派軍隊來圍剿。共產黨就撤離了。賊來好像是颳颱風,國民黨地方的兵來更是土石流。我們那一村又倒楣了一回。財產又受了損失。這就不多說了。】。

【要說的是,同村裡有一位大哥哥,不聽父母親的勸,信賴共產黨宣傳的革命理念,跟著走了,走到了江西省瑞金縣。一個多月都沒有來信。於是,他的新婚妻子,就到江西省瑞金縣去找人。那位新人說,她的當家的,前一天才被砍頭,砍頭在一片金黃色油菜花田裡,沒有人收屍。罪名我不曉得。只知道這個大哥哥,人人說他,愛抬槓的原故,才會被共產黨給殺了。】

【共產黨我是不相信的,相信的話,不會決定來台灣了。共產黨,在還沒達成目地時,甚麼好話都說盡,達成時就來鬥爭你。民國七十幾年時,蔣經國開放探親。當我回到家鄉時,才知道當年那些被徵去當兵打八路的只有我一人到台灣,其他不是沒有下落,就是選擇還鄉。那些總該是貧下中農吧?但是,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哪一次不被狠狠鬥?有的殘了,有的自殺了。只因為曾經當過國民黨兵,當時不是還送車資還鄉,保證安全的嗎?當年不是保證不為難當兵的嗎?】。

我說,【您真幸運。沒有回到湖北。】。他說{那一代的人,怎會幸運呢?我的四哥,自從入伍後,就沒有消息了。不知道死在哪個戰役裡?我的家人,除了是地富反壞右,又因為我到了台灣更吃了許多批鬥。還好,山坳裡的鄉下人多是厚道者多。只是過過場面而已。】。

【我的母親,是裹小腳的大家閨秀。長工裡面,有一位某某叔(姓名保留)因為十歲時父母雙亡,於是,將他收留,多搭一雙筷子,當成自己的孩子養,長大了,就成了家裡的長工,領一份薪。人民公社剛舉辦的第一天,吃飯,我的娘也在那裡排隊,菜當然別提了,但是飯很稀。於是,大膽的我娘就說,【某某喲,怎麼那麼稀啊,看不到米粒。】。低頭打飯的某某叔一聽聲音,很熟,這抬起頭來,一看,說,【喲,大嫂。】二話不說,趕緊將那碗稀粥給倒掉,重新往鍋底撈,撈些米粒來。}

我說,{那您那個家鄉還真純樸呢。好地方。}

他說,【是好喔。畢竟是山坳裡的人。說到山坳裡,民國二十七,八年左右,突然有一大隊日本人突然入侵我老家。那時節,地方政府部隊都撤離了。所有的豬,牛,雞也都跟著村裡人們趕到山裡躲藏,只留下一些老人家。停留了一天,日本人就開拔去佔領武漢了。日本人將整個村莊,燒的燒,毀的毀,我家來不及帶走的幾袋包穀也被他們拿來當手榴彈練習扔。有一位很溺愛我的七十五歲老婆婆,竟然也被非禮後殺死,那一幕屍體橫陳我還印象深刻。我到如今對日本人觀感還是很不好。後來,因為是在山坳裡,不是軍事重地,日本人就沒再來了。】。

這聽了讓人很難過。我們又沉默了起來。

還是他說,{我沒趕上打日本人的年紀,倒是趕上了打八路。而且當兵起頭的前幾年,都是在撤退與找吃的,彷彿當兵就是為了給共產黨追和餓肚子。民國四十年,我考上了陸軍官校,身高有一六零,體重卻不到五十公斤,【呼吸擴張】不及格,被判定體檢不合格。軍醫說,那是營養不良不良的關係。軍醫安慰我,順手致贈了兩罐煉乳,害我感念不已。】。

【好失望。只好回到部隊裡,繼續當士官。那時候,五二軍到台灣後,被整編成三三師。在湖北,剛入伍沒多久,我就進入五十二軍第二師,又加上讀過兩年的私塾,懂得一些字,當了無線電下士官。所以,從東北起,每回撤退我都是優先人員跟著總部退,沒想到DI,DI,DA倒讓我成了到台灣的最大原因。這也是為什麼,在北平傅作義不抵抗後,共產黨馬上來拉攏我。】。

【台獨老是罵我們外省人親中,他們不知道,會來台灣的外省人,除非是被逼迫,否則大部份都是跟共產黨有仇,或者,不信任共產黨。我呢,親中國,可不親中國共產黨。你知道嗎?我可是台灣的無名英雄,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砲戰,我就在金門當無線電連連長。三個排長,四個班班長與好幾位台灣兵與大陸兵都受傷了,甚至是陣亡了。我呢,看看,軍情緊急,但是無線電電線旗桿被炸垮了,我二話不說也趕緊走出碉堡,親自去架好。否則,這炮戰我們台灣部隊豈不是聾了耳朵打?】。

{共產黨,這仗打輸了。為了面子就說,【八二三砲戰從來就不是為了登陸拿下金門,而是為了【兩手裡論】。將金門與馬祖當成兩隻手來拉住台灣。】。嘿,奇怪了,居然有許多台灣學者相信毛澤東這敗將的鬼說法。又不是小孩子打輸架,就說,【你給我記住。哼,我只是讓你,沒出全力。】。這些都是沒有在炮如雨下的金門拉起過無線電電報旗桿,拉過的話,就不會相信共產黨了。共產黨過得了長江,就容不得國民黨劃江而治;砲火壓得住金門,哪不會派兵拿下?}。

【您想,拿下金門馬祖,台灣人心不會惶惶而崩潰嗎?就像大甲媽祖廟,兩隻顧門石獅子被強盜用強的搶走了,這廟還成廟,媽祖還有威信,顏清標還能當主委嗎?台灣就算有第七艦隊,早也國不國了,那些大官富豪不早跑光了。相信這鬼話,台灣早垮了。趙家驤將軍與許多台灣充員兵和大陸老兵在八二三的死,不是白死的嗎?}。

女兒看他火氣上來了,趕緊再端過來一杯茶請老大哥喝。趁著空檔,看看那對聯上的老時鐘,沒想到這麼一聊,居然時快兩個鐘頭了。甚麼時候他女兒外叫的便當,這時也送來了?一來不好叨擾那麼久,二來店裡有台灣同行會陪同移居日本的中國東北來的書友要來。不敢用餐,只是,老大哥說,只不過是多搭雙筷子,他女兒也說,難得有人願意陪她父親談;推拒不得,只好愧受了。打個打電話,同行說,他們還在野柳。剛好,請求順延。

他說,【我的命好,有一雙好兒女,而我的內人那是沒話說的。民國五十七年,我的同袍介紹他的小姨子給我。知道我這人,不菸不酒,丈母娘一看了,很滿意,當下就說,不用聘金。這我就得了一個賢內助。】。

【您知道嗎?我看過許多大陸老兵,單身的後來都早死。為什麼?劫後餘生揮霍大,沒人管束沒人照料啊,就不懂得愛惜自己。為什麼不娶?那時節聘金要得兇,小兵怎麼負擔得起?除非是身心有障礙,從良,帶一堆小孩的寡婦,需要人力的貧窮魚農礦小販人家,稍有資力的,沒聘金也要您入贅。我的丈母娘真是好。】。

【我為了賺更多的錢,我就自動爭取到韓國當無線電軍官。在台灣,民國五十九年每個月薪水是美金壹百元左右;到韓國漢城去就跳成兩百多,之後又到曼谷兩年。我每一分薪水都寄回給我內人,我從不到八三吆或者涉足聲色場所,而我內人也像我祖母,那樣會持家。買了新店三樓公寓。我的女兒與兒子分別得到英國與美國的碩士。我這一生是該感謝上蒼也該感謝台灣了。】。

這時,他女兒,笑了起來。說,【爸,這些你應該等媽媽回來時再說啊。】。他女兒的口音很悅耳。我猛地想起,昨天収書時,一位大陸父親與台灣母親所生的兒子所說的,【我們這種混血兒,號稱精通三種語言,台灣語,國語還有台灣國語。】。這到底是屬於哪一種國語呢?

我拉回思緒。老大哥看了看她女兒的嬌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繼續說,【可我也對台灣有貢獻喔。在台灣,我當了三十年無線電,那可是每天整整十二個小時坐在電台上,每天將耳機裡的DI DI DA DA忠實地記錄。如果我偷懶,也沒人知道,但是,錯太多,譯電人員就翻譯不出來,就要不到情報。這也是為什麼,民國五十九年我會被國防部推薦給中華民國漢城大使館,再將所抄錄的DI DI DA DA轉給美國大使館。】

我說,【那為何需要到韓國呢?】

他說,【在台灣,只能聽到南華北,華中,華南,但是到了漢城,就可以聽到北華北,東北,蘇聯的海森威,西伯利亞等地區。而我到了曼谷,就可以西藏,西康等區域。我只是聽到甚麼的DI DI DA DA,就同時敲鍵,紀錄甚麼的DI DI DA DA的無名英雄。但是我這無名英雄是不知道做了什麼貢獻,因為譯電的有另外譯電的人,除非共產黨那邊的人是用明碼在傳遞。】。

【有時候,譯電的人也會跟我講些與機密無關的譯電內容。所以我們都知道共產黨在三反五反,人民公社.....與文化大革命時那些恐怖的清算鬥爭。所以,我好慶幸我到了台灣來,台灣國民黨有白色恐怖,也有迫害人權,但是,內幕看多了,怕了,如果必須作一選擇,我還是相信國民黨。】

我說,有時候也會用明碼嗎?老大哥說,{也會喔。我印象最深的是,在曼谷時,我監聽到一則明碼,翻譯出來是,【到西藏這鬼地方的高山上呆了十年終於可以回家了。】。當下我就在想,我到了台灣可是已經二十年了,身子養壯了,體重已經到了六十公斤了。在湖北的話,捱得過清算鬥爭嗎?}。

他接著說,【您府上是哪裡?】

我說,【不敢不敢,我居住在九份。】

他眼睛隨之一亮。說,【那可是金瓜石旁邊啊。我東北,許多五十二軍與青年軍同袍,退伍後都到金瓜石的台金公司工作,我還去看過他們好幾回。我為什會選擇到台灣來,除了不喜歡共產黨之外,就是因為金瓜石與九份的原因。】

{我爸爸抗戰前後,長年在外奔走作生意。見多識廣,很認得許多當時被當作日本人的台灣人。知道,台灣有產黃金,很少餓死人的寶地。所以常常向我提起【一天一夜瓜籽金】,這句湖北家鄉話。被政府徵兵的前一個月,爸爸要出門外地作生意的時候說,現在貪官汙吏多,物價一直漲,紙鈔成廢紙,又要回復到【銀本位】了,如果有機會就到台灣去走走,那裡【一天一夜瓜子金】,黃金多到只要下坑,就有可能一天之內,可以挖到像個南瓜大的黃金,餓不死人的,人又守法善良。}。

【民國三十八年五,六月間我在【中】字號艦上,將一個袁大頭放在籃子垂釣下去岸上,心裡砰砰地跳,那可是很大的錢哪?台灣小販會不會搶了就跑?沒想到,他還給我兩串那麼多的香蕉。我在外當兵已經兩三年了,還是第一次見到,錢離手那麼遠,還可以換成食物。三天只吃了一個麵疙瘩,手上還有紅燙傷的我,好高興。當【中】字號船艦上的管事弟兄告訴我港的東方矗立的是基隆山我就一陣興奮,我知道,我來到寶地了。退伍前,都在狹小的無線電視裡戴耳機,敲鍵盤,很少有機會到台灣各地走走。這一二十年,才發現台灣好美。最近要搬家了,心裡想,子女的領域,不在經史子集,所以就將藏書給割愛了。】

他的口音好重,雖然我聽得懂百分之八九十,可是,偶而,還是需要她女兒為我翻譯。我在想,他可能是因為大半生都待在無線電室的關係吧?

不能再聊了。用完餐,很快地就收好了書。真是的,收書十分鍾,聊天聊了快四個鐘頭。將拖鞋放好,地板似乎不那麼冷了。我再看一下牆壁上那副【忠孝傳家】的對聯,寫得真是蒼勁,老大哥很得意地說,那是他今年開春的試筆。他說,【我不曾站過衛哨兵。孝,我是沒盡到,但是在枯寂的電報室,我的耳朵與雙手為國家聽了也敲了快四十年的DI DI DA DA。】。

向他們兩位鞠躬,互道再見。回到九份已是下午四點三十分。四位同業與東北來轉定居日本的作家,也等候多時了。真是很抱歉。他們還有行程要趕,也沒多餘的時間,好讓我請教這位五十多歲的東北作家,他的父母親可曾對東北戰役有何回憶?

打字打到這裡,順便翻了翻趙家驤將軍的詩文集。其中,有一首【風雨夜巡馬山壘】說;

萬頃波濤萬馬聲
聲聲都作不平鳴
舉頭但見天如墨
百尺巖灘立一兵

馬山?應該就是天下第一哨的金門馬山觀測站吧?那是何等動人的景象呢?那兵,不就是台灣的無名英雄嗎?我想,經常一天十二小時,獨守電報室的這位老大哥不就是我們國家最前線的衛哨兵嗎?當年的他熟稔無線電,正是共產黨所要的專業人才吧?他選擇來到台灣,讓我這九份人也覺得好驕傲,【一天一夜瓜子金】說的可是我們這裡。
 

IMG_5330.jpg

IMG_5336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