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清晨,夜間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皆收
2014/10/26

還差我一本書:台北市大同區到府收購回收買賣二手書舊書中古書老書日記

 


 
 
  
 
經歷戰亂的老人家親自書寫或是子女們代撰的口述歷史,比例應當不高吧?
長輩是不是差我們一本書,還是我們短了他們的?
一位來台第一代的作家,福建莆田人,民國35年,17歲就獨自搭船到台灣找機會發展,說,莆田人可以講泉州也能講漳州話,到台灣語言也能通。隔年遇到228事件,在台北大稻埕街頭,因為能講台灣話,對答得出,過關,才沒被憤怒群眾毆打。到他府上收書的那年,86歲,學電腦,努力地ㄅㄆㄇ地敲打回憶錄,因為出版社的編輯早就要他改用電腦寫稿。
今天早上8點接到電話,書友說,上班族,假日才有空,希望當天早上10點就能到他的府上收書,而11點就要外出。
準時抵達
五樓公寓沒電梯。
樓梯好整潔。
書架上有很大的空隙。
書友說,那是因為送了3分之2的書到圖書館。剩下的書是有關於平劇爵士樂的,台灣和中國近,現代史,包含白色恐怖,抗日戰爭,國民黨與共產黨的鬥爭,來台第一代的老兵或是民國38年後滯留大陸的國民黨戰犯回憶錄等等,這些圖書館比較不適合。
我說,非常謝謝您,那麼愛惜書,會先詢問圖書館,再找二手書店而不是直接化為紙漿。
時間很緊促,邊將書下架打包邊聊。
書友說,是爸爸的書,不敢隨意處理。從朋友那裡,知道您有假日到府收書,這樣我比較方便,只是怕書種不適合您。
我說,每天都配合書友到府收書的,除夕,大過年也不例外。這些都是好書啊,喜歡都來不及,請問這是長輩的書吧?
書友說,是啊。媽媽和爸爸都是上海人。爸爸民國11年次,是陳立夫,陳果夫主持,蔣中正掛名校長的中央政治學校的學生,一個人以學生身分,跟隨政府來台灣,一輩子當公務員。今年8月過世。享年93歲。媽媽是家庭主婦,前年先走了一步。
說到這裡,眼前架上剛好有一本寶瓶出版"-一個叛國者的人生傳奇"的回憶錄。作者關愚謙先生,1931年出生,上海長大,1945年就讀貴族學校聖芳濟中學,1950年代反右鬥爭後被下放到青海勞改。1962年回到北京。文化大革命時拿著所保管的日本人西園寺一晃的護照逃離中國,成為當時國際新聞。
書上說1952年上海宏仁堂藥鋪職工們對他的姨父樂篤周先生展開"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偷工減料,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的五反運動。車輪式鬥爭後,後者被迫承認強加的數字。緊接著,變賣所有的財產繳交補足那些自己承認的差額。
而作者的朋友露西小姐,爸爸擁有中國最大菸草公司。雙親上海解放前帶著露西逃到香港。而露西卻從香港回上海,為新中國效力。祖母60多歲了,心想共產黨不至於為難老人家就沒走。在五反運動中,不問世事的祖母被拖出來鬥,受不了侮辱,上吊自殺。而露西雖然是千金大小姐,抗戰勝利後,早就成了地下共產黨員而不為作者關先生所知悉,上海解放前,178歲那一年被國民黨抓去關了幾月,這樣的資產階級為黨犧牲,還是無法保護祖母。
我說,令尊是苦難的一輩,經歷抗日戰爭,動員戡亂,和被共產黨軍追趕的辛苦。
在上海能讀到大學,家裡恐怕是經商的中小企業主或者高級職員吧?共產黨三反五反運動中,很多商工人士受到衝擊,他們沒被鬥爭到嗎?
書友說,爸爸從來不說他的往事。蔣經國開放探親後,爸爸年事已高,我都有陪同。從爸爸的親友口中,知道長輩和後代們被鬥得很慘,直到四人幫倒台後。
我說,的確,到府收書十年來的經驗,那一代,總是不肯或是不敢多說,總是在腦海裡藏著一杯永遠喝不完的苦汁獨自吞下那悽惶。即便是解嚴後,有些長輩還是習慣於沉默。
那爸爸的同學都有到台灣嗎?這所學校可說是黨校了,忠貞度的含金量應當比較高吧?
書友說,哪是。爸爸探親回到大陸,會見同學們,才知道,很多同學沒有跟著政府逃到香港或是台灣,其中有一些還是大資本家,大地主的子女,1945年到1949年,也獻身於反國民黨和反美帝運動,甚至還是地下黨員,也就是潛伏的共產黨員。固然,反右,四清,文化大革命等等一堆名堂的運動日子很不好過,一有運動就被提出來當標靶,可是,壽命比運動長就是革命勝利者,見面時,已經位居部級領導,最高的甚至是省委副書記。
共產黨到了上海,很多這之前沒被發展為共產黨員的同學參加"南下工作團為解放南中國盡心。希望能入黨或是入團。入黨,那是最時髦的榮耀。
難怪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各個組織都被滲透了,部隊要移防哪裡,共產黨早有情報,等著打,這場仗怎能打得贏?可見國民黨之不得人心。
隨即,帶我看他另一個房間所留下的書。大約有幾十本。還有一些信件,證件和相片。兩個芭樂水果箱的cd和光碟。
書友說,這些是和爸爸的時代背景有關的書,準備寫爸爸的生平,當作家族記憶的傳承。爸爸不深談,我就在幾年前開始訪談長輩們,以及一點一滴地引導爸爸說出來。
聽了,我好高興,說,最喜歡看回憶錄了,不管是自筆還是後代追述。
書友說,喔,那您所知道的代撰的後代者當中;最年輕的是幾歲,應當都很老吧?時空才不會太遼遠。
換我說"哪是",舉兩個例:就在今年聽到的:
三峽區收書,愛書人說,她的姪女讀宜蘭的華德福中學,那中學有個研究課程,就是就學期間,每個學生要寫個專題,題目自訂,她國中一年級開始,利用假日,花了一年半的時間,準備好錄音機,錄下奶奶1950年從淪陷於共產黨的上海,如何歷盡艱辛到香港,如何申請到入台證,與當基層軍人的爺爺在台灣屏東空軍基地相會以迄於訪談時的過往。編成了一本200多頁的口述歷史書。
另外一位也是同年紀。
就讀內湖區大直的北安國中,花了幾個月時間,從長輩,文獻去探討她阿公的歷史。阿公在她出生前就過世了。寫成了一篇報告。詳細記錄了,她阿公土生土長於新北市樹林區山佳,如何從一位鄉下平凡小孩,考取了日據時代的台灣醫專學校,到當年台灣城鎮人口最多的礦區瑞芳開業當醫師,當地老人家對他的尊崇回憶;1947228事件,阿公向軍隊擔保,搶救下一位那幾天只是跟著看起事,而被綁在瑞芳火車站前的木頭電線桿,即將被槍斃的年輕疑犯,以及奶奶,爸爸與媽媽和這位受害人前年見面的過程,也記錄了與三峽區畫家李梅樹先生為阿公畫肖像的往事。
書友說,好厲害的下一代,才國一ㄝ。
我說,228事件,以前官方說是共產黨活動和日本統治的遺毒,現在沒人信了。關於抗戰;共產黨和國民黨都說他們才是主力。官方歷史是修出來的,兩黨將自己寫得好偉大又委屈。而參與戰爭或是走過那年代的老兵和百姓的回憶錄等等的口述歷史就可讓學者比對出誰是拿槍桿子或筆桿子和日本人對壘的主力。
您好有心,願意去做這工作。
他說,沒辦法為爸爸做甚麼事,爸爸能走動,就多陪他回上海探親,爸爸過世了,就為他留下一份紀錄。
我說,那這些cd也是要割愛的嗎?
他說,爸爸的朋友可以說都"訪舊半為鬼,還活著的,有的都躺在病床上了。送給圖書館和請您來收的書,本來是想轉送給他們的,可是,眼睛大概也不行了吧?這些cddvd全部是平劇爵士樂,我想再找父執輩們送,讓他們回味昔日上海的時行,現在聽平劇的少了。
已經155分,不好多打擾了,改天書友的書自然會寫出我想請教的問題,拜讀就可以了。
說聲非常謝謝和加油喔,您還差我一本書喔,就告辭。
(民國103年10月26日)

 



自殺無法解決問題,卻帶給親人悲傷,請珍愛自己,活著就有辦法可想。
再給自己一個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張老師專線:1980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10/20

對偶像的尊崇方式:台北市南港區到府收購回收買賣二手書舊書中古書老書日記

IMG_0664

大部份是國畫畫冊,以山水,人物為主,以及少數的藝術界動態介紹書籍。

出版年代集中在民國38年到60年之間,大約60種。

這讓我好訝異,確定要割愛嗎?

接待我的是愛書人的二公子,眼神因著以爸爸為榮而光亮。

挑了六本書,翻開,指給我看其中幾頁,說,內容是介紹爸爸的,希望您看一下,才能知道書是跟誰收的。

他說,爸爸名字叫某某,是中研院的編審,也是台灣某某藝術畫會的創會會長。

民國13年出生於北京,後來住天津,國立北平藝術專科學校畢業。。

抗戰勝利後,這些學生的學校就頂著一個字。

老師是黃賓虹等畫家。

16歲起就分別參加了湖社畫會雪廬畫會

湖社是二十世紀20年代末期在北京所成立的。前身是同年代初期的"中國畫學研究會",會長是金城,副會長是周肇祥。

"雪廬畫會"是晏少翔,鍾質夫,季觀之等畫家在北京成立,招收學員,傳授中國國畫技藝。

畢業後,共產黨與國民黨戰亂,日子更不好過是的,當藝術家的收入活不下去。

空軍薪水是實物配給,這就不受到通貨膨脹的困擾。

一想到過日子,努力考取了北平空軍行政人員,這不是心向國民黨,而是為了吃飯。

畢業的同年就和爺爺奶奶一起都搭軍機到台灣來。

而爸爸的元配,我們稱為大娘,回天津鄉下做月子。

生了一個大姐。

爸爸連見都沒見過。

以為中央很快就會收復北平的。

幸好,爺爺奶奶有跟著到台灣來,否則,有這麼個反革命的國民黨軍兒子,早就被鎮壓了。

而爸爸其他同事就沒這麼幸運,在三反,五反,反右時,那些叔伯早都被鬥了,不用等到文化大革命。

來到台灣,先是在屏東服務。

念念不忘繪畫。

後來轉考進中央研究院跟隨人類考古學家李濟先生(1896-1979)

那時,爸爸以工筆畫的細膩手法,為文物繪像,力求當時相機所不能達到境界。

蔣經國開放探親。

爸爸沒有說,但是,我們都知道,爸爸是顧慮台灣的媽媽的感覺,並沒回去探望大娘。

媽媽與爸爸相差20來歲,她60多歲就因為肺腺癌而過世。

2000年我到了北京為了工作而長期定居。

媽媽生病,就離職,回來台灣與哥哥共同照顧媽媽。

去年爸爸90歲,身體不適,就又辭去深圳的職務。這麼做,都沒與爸爸商量。

太太還在中研院工作。

爸爸生病初期,希望要將一生藏書在台灣成立圖書館。

設立沒問題,可是維持很困難,婉轉解釋,就沒同意爸爸的想法。

爸爸也沒生氣,認為生活還是要緊,同意而暫緩了。

10多年前爸爸有給我北京的胡同的老地址,並沒有說要我去探視。

老胡同只有擴建馬路沒有拆。

找到了那老房子,大娘早過世了,有看到大姊,不知道該怎麼說?就折返。

當晚寫了一封信請快遞送去。

之前大姊與爸爸有書信聯絡,知道有我們這兩個弟弟,不是詐騙集團。

約了見面。

外貌比年紀老很多,她不大願意談進入童年後所面臨的各種鬥爭運動。

來台灣依親三次。

最後一次是去年年底送爸爸的終。

探親的申請入台,本來是台彎7天,大陸2周的行政作業時間。

因為是病危通知分別縮短為是37天。

爸爸從來不開口要求我們兄弟倆,除了設立圖書館那一回,但是,平常,做兒子的猜得出而自動為他去進行。

成立圖書館,財力做不到,但是知道爸爸最愛的是台灣的中央研究院,無償捐贈,爸爸一定會很開心

於是由傅斯年圖書館派人到我們這裡收了1075種,共幾千本書。

爸爸的遺願我們設想得出,他希望這些書能繼續活著。

我們花了2個月做書單,一本一本將書名,出版年月,出版社,作者打字成冊,提請中研院評估。

而中研院也花了將近3個月評估挑選。

那天中研院按照他們自己擬好的書單來挑書,好肅穆。

剩下的就請您來收,希望您能讓它們繼續流通。

您說,這些是很難得的書,怕我沒考慮清楚,我知道,您看,這是某某圖書館等3家圖書館的電子或書面回信。

中央研究院挑選後,有寫信給這幾家,他們表示架上已有,才會請您來收。

爸爸的一生都在買書,做畫,直到去年病倒在床上為止。

每一本書都讓出了,感覺,沒有對不起爸爸,雖然沒有設立圖書館。

……

告辭愛書人的二公子,並向牆上的遺照鞠了躬。

6個月前的往事了,那收書過程,屢屢浮現,就記憶所及,剛剛筆記下來。

分批看二公子推薦的那6本書,今天讀完。

知道愛書人65歲退休後還是回到中央研究院繼續工作和提攜後進。真正退休後,還是為了台灣的某某藝術學會當志工而奔走。

好認真的長者。

中央研究院李濟先生悼念胡適先生的過世,寫了一個三句新詩當輓詞:

明天就死又何妨?

努力做你的工,

就像你永遠不會死一樣。

((李濟先生學行記略(未定稿)1995年印李光謨撰,非賣品。北京,中國人民大學靜園172號。))

。。。。。。。。

以下摘錄出自湖社一書。策畫:遼寧湖社書畫研究會。主編:孫世昌:

()湖社:

湖社1920年代末期在北京所成立的。前身是同年代初期的"中國畫學研究會",會長是金城(字鞏伯,拱北,號北樓,藕湖),副會長是周肇祥。

19225月在日本東京府廳商工獎勵館與日本畫家辦第二次聯展。金城,陳師曾,吳鏡汀攜帶北京上海400餘幅參加。

陳師曾帶去的齊白石作品受到好評,從此齊白石在中國的聲名大振。

192696日,金城去世。192612月在北京,金開藩(潛庵)及金城的弟子們在北京錢糧胡同另行成立畫會。

金城別號藕湖漁隱,取湖字名為湖社畫會

1930年代末期,"北京古物陳列所"成立"國畫研究所"北平藝專和輔仁大學美術系等一批畢業生進入"國畫研究所"成為研究員,在導師黃賓虹,張大千,于非闇等名家的指導下,直接摹臨古代繪畫名蹟。

()“雪廬畫會”:

雪廬畫會的湖社畫會山水畫家李上達(號五湖)就曾經教張學良的子女,張閭珣,張閭玕,張閭瑛。

 

 

 

 

 

 

IMG_6380

去年春三月的九份豎崎路


繼續閱讀
2014/10/14

堅毅的老彫塑家:台北市中山區到府收購回收買賣二手書舊書中古書日記

 

IMG_7480

IMG_7497

愛書人為于右任先生彫塑。

IMG_7498

打赤膊,穿了一件齊膝的短藍格子外褲,在一樓公寓門口接我。

將近90歲了,手臂的肌肉還是隆起。聲音宏亮,眼睛有神,頂上那髮線向後的頭髮銀亮著。

再兩三天就是雙十節,秋風清涼。

說定了準備出讓的藝術畫冊的事宜,愛書人邀我坐著看一本相簿。

翻著相簿,看到了他和四弟年輕的黑白照片。

說,台灣光復後的民國三十五年,12歲,帶著5歲的四弟,到了阿姨家。

阿姨和姨丈沒有生下孩子。

爸爸是彫刻師,可是一生不出名,而姨丈是壁堵繪畫師就頗有名氣。

很小就對藝術很有興趣,但是對爸爸的彫塑很有意見。

18歲時對爸爸說,幫媽祖廟的媽祖雕像的五根腳趾,刻得齊齊的成一直線。

愛書人蹲下身來要我看我自己的腳趾,這我才發現他的腰好柔軟,一彎身就到我膝蓋前。

看來是常動刀動斧的。

說,你看,你的腳趾有沒有長短不一?爸爸就是如此不注重真實,也不注重研究。或許是這樣吧?沒有研究,讓一家人很難溫飽。

笑著說,甚麼嘛?好嚴厲啊,那年代父權多高啊,爸爸真好,容得您批評。

請教說,帶四弟到阿姨家作客嗎?

愛書人說,哪是,太窮了,連稀飯都沒得吃,幾個兄弟姊妹常常有一頓沒一頓,是要將四弟送給阿姨當兒子。而我負責送,趁四弟不注意走出阿姨大門。

四弟站在阿姨的門下的戶碇,而我站在對面亭仔腳,四弟反覆哭喊著:阿兄啊,阿兄啊,阮欲轉來去厝ㄟ啦。

而我也哭得眼淚直流,甚麼話也說不出。

就隔著馬路對哭,只是四弟同我一樣,哭聲越來越小。可能是四弟也認命了吧?

我請教說,四弟過得好嗎?叫甚麼名字?

愛書人說,姓名是【某重四郎】。走上了工筆畫,但是誤入歧途,愛看紅樓夢,總共有600多本,看紅樓夢能幫助畫畫嗎?50歲搬去九份,以三萬元買了一間廢墟,幸好,九份的房子前年有賣了點錢,三年前住進養老院。不知道,那些畫冊和紅樓夢被誰收走了。

到府收購二手書,曾經收過好友的親朋好友們。甚至,也遇過愛書人的親朋好友,今天就是了。

看著愛書人的輪廓,記憶一下全回來了。說,四弟的書是被我收的,愛書人說,四弟跟著養父姓某,改名為某某。

為了驗證,我說起四弟說愛書人的一二往事。

我說,四弟說:您女兒女婿在美國取得博士同時定居,兒子在台灣教育事業有成。80歲時,您從美國僑居地回來,開車去九份看四弟,對四弟說,現在台灣開車很危險,年輕人的超車都是從右側超的,尤其是摩托車。您為了研究黃某某先生,收集資料,親自走過黃先生走過的路線去感受,沒眠沒日,贏得遺孀黃夫人的敬重,甚至將黃某某先生的遺作轉贈給您。全天下黃先生的贗品很多,可是各個藝術館若是要借展,一定打您的主意。您很執著,為了精進雕塑走天涯.....您可是四弟也是令尊的偶像哪。

愛書人覺得不好意思也很不可思議。

我說四弟為了畫畫,尋找真正的山水,在蔣經國還沒開放探親旅遊前,就曾經在中國大陸待了好幾年,甚至是透過關係出入那邊的博物館的庫房觀摩。

愛書人說,沒錯啊,我排行老大,那是我的{重四郎}四弟,可是紅樓夢研究得入迷,就常被我罵。但是還算是不錯的是,到了九份以開計程車為業,總算有口飯吃,還能繼續畫畫。

而我呢,自始至終都沒離開本業。28歲左右為基隆市城隍廟完成了三尊立體石雕200公分神像,之後,也為于右任,蔣介石,蔣經國等等先生雕塑。

愛書人隨即轉身到臥房找出了很多黑白相片來印證。

翻到了一張他帥氣的商船制服裝,背景是一條大船。說,您看,這張宇宙學府號,是海上大學,1971年上船的相片。直到1973才離開航運業。

1971年,那時候反共復國。出國不像現在那麼容易。為了去答謝雕山大師,我常與雕山大師書信往來,還有體察自由女神像以及世界各地的雕塑品,愛書人講到這裡,親手寫了Mt.Rushmore National MemorialLincoln BorglunMalvina Hoffman等等英文字讓我看,他說,顏面神經(好像是這麼說,不敢確定)中過風,咬字不準確。

那時,30歲出頭。就去考商船船員證。

考試是以英文為主。為了學習更先進雕塑藝術,就已經自我學習過了英文和日文。

去上課,一班50多人,有兩班。

第一天,老師環視一下班上,寫了DOCUMENTSMOG兩個字。說,會的舉手。

看沒人舉手,就站起來回答,分別說了DOCUMENT美式和英式的念法,同時解釋SMOGSMOK+FOG所形成的。

那時,第二班的老師還沒找到。補習班老闆約談後,第二天就被請去當那一班的老師。學生變成老師。

考取了證照,到了宇宙學府號當了洗衣工。

洗了三個月,船上的長官知道曾經當過商船補習班的老師,就被提升為高級職員。

籃球國手丁克鍼小姐也是同事。

臂章(我記憶不好了,好像是說帽沿)若是白線是一般職員,而我成了高級職員戴著金線。

看著相片,說,書架上除了中,英,日怎麼有那麼多德文,法文的書與畫冊呢?

他說,他早在1958年左右就開始研究美,法,德等國的雕塑資料,就必須學會他們的語文,才能獲取第一手感動。

也因為想要研究自由女神,經由介紹認識了羅丹的的得意門生霍夫曼女士Malvina Hoffman,趁著當船員之便,也曾專程拜訪她紐約東35街寬敞的藏書室和工作室。

我說,您好認真啊。

愛書人說,不只這樣,以同等學歷考上某某大學某某系夜間部的我,讀了一年後就為了生計沒繼續念,可是,我很敢,為了研究自由女神,蒐集自由女神作者,法國的雕塑家巴多帝以及當年的工作紀錄,就寫信給法國巴黎市長。

這讓我聽說寫都能自如,雖然沒有正規高學歷。而這一切都是為了彫塑。

為了看人體結構,還曾經拜一位解剖學的教授朋友為師,到某某總醫院跟著看醫師的解剖,了解肌腱等人體構造。

我說,怎麼會有這張某某某藝術史老師的書信呢?

他說,打筆戰。只要於史不合,就會跳出來,因為這樣才能促進台灣文史真實度的進步。某先生描述黃某某先生與事實有差距,而我去信,或者在雜誌上互打。某先生很有風度,打筆戰也會寫信來解釋。都留下來。

12點,怕影響愛書人的作息,就告辭了。要我稍等。拿出一本書簽下了{樂伯先生惠存.....某某某先生敬贈}。連忙說不敢當,很感謝您的賜贈,同時請他幫我問候四弟。

愛書人說,常逛二手書店。這本緬甸蕩寇志,孫克剛著,是民國35年版本。

我說這太珍貴了。我不能收。他硬賜給我,還說,在美國還有很多中國抗日的書,再幫你寄回來。

我只好收下,並在設想我珍藏的書中哪些書可以當回禮。

簽名時,得到他的同意,幫他拍了一張側影,這才想起,那天,向他四弟收書時,對紅樓夢癡迷的四弟也是裸著上身正在庭院裡畫畫,那專注神情還真是像。

(民國103107日筆記)

。。。。。。。。。。。。

 

  1. 九份老藝術家:劉其偉先生:匪諜罪嫌:謝雪紅女士()

lobo32xl.pixnet.net/.../248158565- 九份老藝術家%3A劉其偉先生%3A匪諜罪嫌%3A謝雪紅

 

。。。。。。。。。。。

以下是幾年前的筆記:

 

連著兩個禮拜,雲,雨,霧的風中籠罩著;這是九份最美的季節了吧?

趁著雨弱,撐著傘走到九份樂伯二手書店上頭的土地公祠。幾十年前的搗金礦石的水車間水壩,依然屹立;海中的基隆嶼
⋯⋯露出來,只是大哥的六榕居上了鎖。

他說:{當我還是青壯年時期,與幾位藝文工作者到對岸,彼時陣,台灣還沒開放大陸旅遊。三年後,返來台灣。其中一位就是趙岡先生。趙岡先生與他的媽媽鐵蘭女士都是紅樓夢的研究者,旗人;並且也曾在民國780年左右在九份仔買房子來偶住。}

承蒙信賴,我向他購得許多紅樓夢的書。

我是不收字畫的,因為外行。

119日雨好大。那是他離開九份搬進安養院的日子。送行。他還是為我開示紅樓夢。送我這幅鐵蘭女士當年到他六榕居時所寫下的字當作紀念。

看他滿眼的回憶,認識六年,這時,才覺得他真的老了。

他說,鐵蘭女士與她的先生的家,當年,作家們到了大陸東北總是會登門拜訪。

這幅字是引用自元代的喬吉先生的【客窗清明】吧?

折桂令

風風雨雨梨花,窄索簾籠,巧小窗紗。
甚情緒燈前,客懷枕畔,心事天涯。
三千丈清愁鬢髮,五十年春夢繁華。
驀見人家,楊柳分烟,扶上簷牙。

昨天。我去看他。感慨地說:畫了一輩子工筆畫,眼睛差了,還是無法繼續小楷手抄紅樓夢。

懷念著住了三十年的九份。問我,那大水櫃(搗金礦石的水壩)與屋子是否安然?

提起了與李梅樹,劉其偉,王藍,....席德進等諸位先生的往來,他眼睛好年輕。猛地說:朋友半為鬼了。來世間只是做個客,我還能閒下來過日子真是好。

當下想到了磺溪陳肇興先生這首詩,記不完整,只記得:{屈指百年驚漸老,

回頭萬事不如閒。}。他聽了,笑得好開懷。

剛剛才查到:

柴關

清泉白石鎖柴關
豪氣銷殘夢寐間
屈指百年驚漸老
回頭萬事不如閒

悠悠落日牛羊下
策策空林倦鳥還
惟有丹心依舊在
浮雲望斷海中山(陶村詩槀,台灣銀行。)

改天再抄給大哥看。(20111116筆記)

。。。。。。。。。。。。。。。。。。。

 

 

http://lobo32xl.pixnet.net/blog/trackback/cb56b999ea/248158565

IMG_7479  

IMG_0903   

去年九份春天

 

IMG_2541

水壩:大水櫃

IMG_3747   

閘門

IMG_7501

老畫家四弟昔日九份居所的近鄰。

IMG_7504

10月7日天氣陰。九份老畫家四弟屋旁附近的無人的小徑。


繼續閱讀
2014/10/13

爸爸是老師:台北市南港區到府收購回收買賣二手書舊書中古書

 

  IMG_7335

鳳凰颱風後的三貂角燈塔

IMG_9366.jpg

老舊鋼琴上,一本2010年出版,320頁的翻譯書端正地供奉在愛書人的爸爸的遺像前方。

鋼琴的右側是世界,中國和台灣現代史,文學,傳記和藝術書籍。

愛書人引領我走到鋼琴對面,讓我瞻仰兩幅于右任先生不同時間點書寫的字,寬約30,高約150公分,內容是丘逢甲的各56字的詩。

愛書人說,那是于右任送給爸爸的,您看,某某先生就是我爸爸。

那是于先生為了答謝爸爸對他的子侄輩的耐心教導,在畢業兩三年後親送的。

愛書人說到爸爸時,眼神好光亮。

爸爸民國16年次,日據時代,出生於傳統客家庄,畢業於台北師範學校。

我說,好厲害啊,那可是非常難的。

愛書人好得意,說,有一張相片,是在校求學,八年抗戰的末期,日本政府軍事化訓練,斜揹著值星帶,挺立在隊伍前方的正中央,喊口令帶領同學操練,英姿煥發,氣勢不凡。

非常幸運,二二八事件恰好回客家庄老家不曾捲入。

幾位台灣同學就不是了。

而白色恐怖的期間,兩位外省同事因為說了些政治看法,情治單位帶走後,直到爸爸過世前沒再見過回來。

爸爸享壽83歲。

當了40年的國中教員。

同學們很多都當了主任,校長。

可是爸爸每當有機會升遷時,家裡就會發生事故,因而無法就任,比如說長輩生病必須照料。

爸爸不相信命理,但是我總是認為很玄。

看過爸爸的另一張相片,那是爸爸五十來歲已經從升學班調到放牛班的上課寫真。

睡覺的趴著,吃零食的咀嚼著,聊天的張著嘴……只有一兩位聽講。

小時候,和姐姐看過爸爸上過老三台時代的電視教學節目,教導如何寫毛筆字,算是知名人物,同時是升學班的名師,問爸爸,被下放到放牛班當導師,不難過嗎?

爸爸說,這是學校給我退休前的福利,不用在競爭激烈的升學班為了多考取一位建中和北一女而傷神。

爸爸雖然在放牛班,上課的前一天,依然是努力尋找新時事當作上課內容。

問爸爸說,根本沒有人聽,備甚麼課啊?

爸爸說,領了薪水就要辦事。放牛班50多個人,總是會有一兩位認真聽。更何況,多準備些有趣的題材,也許會有一位臨時加入聽,這就值得了。

爸爸退休後,最常來探望的大部分是那些調皮搗蛋的。

說來也怪,之前循規蹈矩的大部分都是社會上穩定的上班族。

而那些功課差的,反而成為中小企業的幹部,負責人,甚至是大主管,大老闆,其中有一位是上市公司的創辦人,和一位銀行總經理。

我問說,爸爸與學生們感情都很融洽喔。

愛書人說,哪是,爸爸有一回下午被一位男學生打了一個巴掌,只因為爸爸很愛唸,開導個不停,那位學生犯了錯,規勸時,情緒爆發。

放學後爸爸回到家,左臉頰還是紅的。

爸爸說了事件原委,自責技巧不夠;說,當時,反而請求校長,訓導主任與趕來的家長原諒這位學生。

這位學生隔天也真心道歉,改正了脾氣,畢業後,也沒一如大家的預測走進黑社會。

我說,爸爸心腸真軟。

愛書人說,也不完全,很硬頸的。

爸爸有三點給我很大的身教。

一就是尊上,看到年紀大的,也許是來資源回收的阿桑,他都會鞠躬問好。

二是惜物,但是不會髒亂,只要我們家丟出的東西,必定是廢棄物,而沒有一點堪用的可能性。

三是,講母語。

講母語,這讓我就業吃虧很大。

在學校,政府只准講國語,在家裡,跟媽媽講國語,爸爸只准跟他講客家話。

變得河洛話只會聽不會講,這樣找工作很困難。

爸爸還是堅持,並且以身為客家人而為榮。

教國語的爸爸曾經糾正我說,那哪是國語?

是北京話,就像我小時候的國語不是真正的國語,只是日本話,雖然日本殖民政府的老師比較認真。

我們是客家人我們的國語就是客家話。

媽媽是國中裡的少數外省籍教員同事,教生物的她不知道為何看上了爸爸?

小時候聽爸爸和媽媽說往事,總是左耳進右耳出,不認真,於是,爸爸日據時代的苦楚,媽媽的共產黨作亂而逃離大陸的驚惶,就都模模糊糊。

他們好像是同事介紹的。

我說,眼神是不會老的,您看他相片裡是不是很有自信?而且,年輕時應當很俊,媽媽至少可能是看上這兩點。媽媽很幸福吧?您看,嘴角很自然地揚起,正在對我們微笑呢。

愛書人說,爸爸與媽媽,文化不同,年輕時有磨合期,雙雙退休後一起散步寫毛筆字,很是諧和,幾乎同時期先後去世。也從沒見過為了政治看法有過爭執,彼此尊重。

爸爸影響我們很深,您看,遺像前的那本書,是當翻譯的姊姊擺的。

姐姐外文系畢業。興趣於翻譯,雖然那工作的待遇很低。藏書怕不有上千本。每當有新的譯作出版,就會把新書供奉在爸爸面前。

已經在愛書人府上待了40分鐘,而先前已經曉得他在12點要外出。於是,準備離開。

愛書人說,爸爸還有很多書,整理好後再請您來一趟。

好高興,直說謝謝。

告辭前,向鋼琴上的兩位遺像鞠躬,感謝他們的書,當我抬起頭,看見愛書人也在一旁答禮。

剛剛記錄了今天的收書日記。廣播電台說,教師節要到了。

教師節快樂喔,尊敬的老師們。

IMG_2541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後方100公尺左右的鍊金搗礦石水壩一隅

IMG_7333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