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清晨,夜間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皆收
2014/06/28

像隻狗:台北市文山區到府收購回收買賣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日記

IMG_6158.jpg

九份。

IMG_6122.jpg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附近改建中的老雜貨店的流浪貓

IMG_6132.jpg

梅雨稍歇的瑞芳基隆河。

IMG_6133.jpg

基隆和平島看漁船

IMG_6135.jpg

正濱漁港小渠

IMG_6138.jpg

八尺門遊艇製造廠遺址

 IMG_6150.jpg

書畫冊,線裝書,大陳島文史,原文小說,歌譜…..以及孫立人將軍相關文獻為主。

好挺拔,喜歡爬山的愛書人說:

{民國20年生,出生於浙江省奉化縣溪口鎮武嶺。}

請教說:{您怎麼都沒有鄉音呢?}

:

{武嶺學校很大,從幼稚園,小學,中學到等同大學的學院都有。私立的貴族學校,學費很貴,校園很大;都是外地人在讀。我從幼稚園讀起,所以講話沒有同鄉-老蔣-那麼重的口音。蔣介石是校長,一直也是名譽校長。}

當我翻閱著關於孫將軍的傳記,愛書人說:

{18歲,武嶺高中畢業前幾天,民國38年,孫立人親自到武嶺學校演講。國軍和共產黨徐蚌會戰剛結束。兵敗如山倒。孫立人四處到各個學校演講,勸學生們從軍,說國家存亡到了緊要關頭。那時的年輕人愛國心重,就沒告訴家裡人,就直接去報考,考取了,跟著孫立人部隊走。也沒想太多,以為像抗日一樣,國軍最後會勝利,很快就會跟著國軍收復西北華中,華北和東北。}

這麼多年來,到府收書遇見孫立人將軍的部屬,每當提起孫將軍的名諱,眼睛就會像雨後的藍天般的光輝,充滿尊崇,愛書人也是。

怕打岔愛書人的思路,就沒請教是否怕被母親反對才不告而別?

接著說:

{我家是武嶺大地主,幾代是官紳,家裡有許多字畫古玩。當我從航海界退休後,就會去看畫展或者是看收藏展。}

請教,{府上都有逃出大陸嗎?若沒有,共產黨建政後,身為大地主和官紳,豈不是遭殃?}

:{1948年媽媽看共產黨在東北得勢,趕緊帶著孩子們和幾位傭人到上海,做為預防。大哥到香港經商。家教嚴。6個兄弟姊妹終生不抽菸不喝酒。}

請教,{到台灣訓練很苦吧?穿著紅短褲,戴著斗笠在南台灣受訓。}

:

{6個月,入伍生總隊,在台南;6個月,第四軍官訓練班,在鳳山。白米参地瓜煮成飯,米不夠嘛,打赤膊,沒甚麼菜,偶而有肉,國家很窮嘛,經常吃不飽。戰鬥訓練出來後就當少尉排長。之後調大陳島。兩年。在下大陳。當時多神氣,180公分高,70公斤重,穿美軍裝備。駐紮在民家,與百姓都很好,許多女性都很看得起我們這些年輕軍官。肉罐頭很多,美援嘛,臉上開始有好氣色。一江山島陷落在共產黨手裡,大陳島不得不撤退後,奉派到嘉義。}

請教,{那您算起來是孫令人將軍子弟兵,孫將軍被整後,您沒吃到虧吧?}

說,{哪是喲,調到嘉義後的夏天,半夜,不知道幾點,在部隊營舍被叫醒。三個人,一前,兩左右,將我眼睛蒙布,雙手綁背後,押我上吉普車。之後才知道是屏東鄉下。甚麼東西都不能帶,也不准收拾物品。}

請教:{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堂堂的中華民國國家軍官呢?方便說嗎?您有甚麼可疑形跡嗎?這又是為了甚麼?}

:

{無聊嘛,無聊的嘛。第一次被審問,審問人問說:哎喲,哎喲,可惜啊,才20來歲,年紀輕輕為什麼要造反?要背叛國家?這是要槍斃的。}

愛書人無聲地閉唇,吞咽下沫液,繼續說:

{我憤怒地申辯,我沒有啊,我效忠國家啊,我就是愛國民黨討厭共產黨的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才來台灣受訓的。}

緩一口氣接著說:

{抓我之前,高階的已經都被抓了。該問的都問了,案情都已經清楚了,就隨便問我。那時,抓人都是半夜,我只是個基層軍官,即便是將軍也是吃了很多苦頭,哪談甚麼尊重國家的軍官?我倒是沒有被刑求。}

愛書人兩手食指比畫著一個四方形說:

{之後轉台北保安司令部,小小的【木頭房】。獨居。要自殺都難。}

聽愛書人說起小小的木頭房,聯想起,段世革先生的【楚狂流亡史-傳記文學。民國八十年八月初版】。

段先生說,相信【人不出門身不貴】,也因著【十萬青年十萬軍】的美好印象,投考青年軍。民國36年以205師上等兵的身份與部隊由廣州坐【中興輪】來台灣。後來,認為不是正統軍校畢業,發展有限,留了張字條給連長,就開小差,跑去台大圖書館當僱員。初中畢業的他,居然以轉學考方式考上台大。考上台大的之前和之後,兩次被警備總部逮捕。半夜睡夢中被抓。

禍因是一封寄到日本給友人的信被檢查出。

信裡頭有:{我想以自己的勞力,去賺取麵包。這是光榮的。}。這段字被檢查人員畫了許多紅圈圈,就好像國文老師改作文。這樣,被認定標準共產黨思想,是共產黨黨員。被刑求【做老虎凳】,搬來一個長板凳,命令他坐上。把雙腿壓平,而後用麻繩把雙腿綁牢在板凳上。用力在腳跟處,把他的雙腳撬起來,塞上一塊磚,他痛得大哭,再塞第二塊,就不省人事了。同牢的政治嫌疑犯告訴他說這是最起碼的【刑】。

段先生說,{這不是最慘,慘的是那些,擺在走道上,有如關野獸般的【木龍子】。人頭在外,其他全部身軀,捲曲在籠中。這種非人道的活受罪,比赴刑場被槍斃,還要苦一萬倍。…..}

揣測,愛書人沒那麼嚴重的吧?所說的【木牢房】應當與段先生所描述的不同,不敢多請教,怕勾起愛書人的暗淡回憶。

記得九份畫家李承宗先生,五六歲時吧?民國36年,養父因為台灣共產黨黨員謝雪紅女士228事件前來新北市汐止區拜訪他和當地四位仕紳,被檢舉後而逃亡。李承宗畫家被獨自帶到汐止警察局,關在牢房被問話,隔天才釋放。他說,日據時代,牢房的籠子都是木頭做的。木頭房,可能是民國40年前後,被監禁者共同的回憶吧?

可是,愛書人兩手指畫的,卻是小得不能再小,有如是畫一個中型犬的狗籠大。

愛書人說:

{那時候還沒有警備總部。保防官也知道冤枉,就是要抓,沒有起訴書,也沒再審問,好像遺忘了我,讓我恐怖了一年多,雖然自認我沒甚麼錯事。蔣經國比蔣介石厲害,在蘇聯學會共產黨鬥爭的方法,很殘酷。}

這豈不像是卡夫卡的審判這小說裡(遠景,黃書敬翻譯),那位主角K先生,莫名其妙地被逮捕,說是逮捕,很荒謬卻又沒進監牢,可以孤獨地為了未知的罪在四處奔走;不被給罪名和犯罪事實,不曾有起訴狀;面臨生死審判,最終卻沒有開庭,律師也沒遞過答辯狀;K先生與眼前這位愛書人的差別是,幾個月後,被兩位戴著高禮帽,穿著禮服,沒有表明身分的執法人員,從k先生家裡直接左右夾緊,兩人的手臂橫跨在K先生的肩上,三人倂成一字肩,走過鬧區,去到小石礦區,沒有判決書,執法人員從自身禮服內,拔出一把屠刀,掐住喉嚨,一刀刺入K先生心臟。被刺入後,K先生逐漸模糊的眼光,還能看見那兩個執法者,然後,書上結尾說{似乎指這件審判的事情中所含的羞恥,竟比自己的生命還久,而說出:像隻狗。}這三個字。}

【像隻狗}這真正涵義是甚麼呢?我讀後的230年,還是不懂。這當下卻想起。

一下子思緒飄遠,彼此靜默,愛書人盯著我看了一下,可能認為他對案情發展說得不夠詳細吧?:

{許多孫立人部下被抓。我畢竟只是低級幹部,一切都是奉命行事,但是保安司令部也不敢立即釋放,關了一年多,才宣佈結案。}

文獻,老兵日記,和收書時遇見的孫立人將軍麾下,總是對他愛戴不已。就此請教愛書人。

他說:

{孫立人在鳳山的司令部,任何學生都可以去找他聊,很親切,也常親自示範基本動作。

抗戰在西南打了勝仗。英美國家都稱讚。與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關係很好。

民國389年台灣還不穩,都準備流亡了,台灣省主席陳誠不敢保證蔣中正的安危,是孫立人說沒問題。

蔣經國模仿蘇聯政工,孫立人力主政黨退出軍隊,抗拒著。}

請教:{那您被釋放後,離開部隊了嗎?}

:

{復職。補發被抓那一年多的薪資。}

{他們還是要利用我,讓我回部隊,又當了兩年軍官。但是都是非主官,很難過,大家怕死我了,當我是瘟疫的細菌,比引起登革熱的蚊子還不如,是大家防範的對象。知道前途完了。於是,打退。}

請教,{那您退伍後在哪裡視事呢?}笑著說,{您這大少爺,能做甚麼活?}

說,{人事檔案害慘我,走到哪,跟到哪,到處碰壁。}

{甚麼苦力都做過。一被看到檔案就被排拒,連苦力也不給當。石門水庫正修建。找苦力工。考試挑一擔40公斤左右的泥土走100公尺。年輕嘛,有的是體力,卻因為人事檔案被刷下來。}

{為了吃飯;水泥工,挑糞工甚麼都做過。總不能怕歧視不找飯吃,總是要面對陽光讓陰影在背後。}

不禁笑出來。心想,如果徐蚌會戰,80萬大軍不被犧牲和潰散,那愛書人也不會聽孫將軍的話從軍。好巧啊,徐蚌會戰,國軍的【徐州剿匪總司令部】的總司令劉峙將軍在民國55年左右寫了一本【我的回憶】自傳,檢討這戰役,引言就說:{我們惟一畏懼的就是畏懼本身。面對太陽,陰影只能在你的背後。}

還好,愛書人沉浸在回憶裡,沒看見我的失態。

愛書人接著說:

{甚至金瓜石銅礦也待了3個月。喜歡金瓜石那山與海的環境。很多被關過,被懷疑過,走投無路以及出了問題的人投身在那裡。挖銅礦,知道對肺臟不行,就又離開。}

{都是沒人做的,危險的,骯髒的;然而,那些乞丐不如的工作夥伴倒是會互相尊重與幫忙。沒米了,大家量一些來,沒錢看醫生,大家湊份兒,過年,彼此拜年;工作後,不敢窩在工寮內,而是三三兩兩坐在外頭,讓行人可以看得到的地方,看他們喝喝小酒,甚至輕輕哼唱,那是好多省份,好多口音,台灣本地人也有。我還是遵守母訓,不碰菸酒喲~彼此不過問彼此的過去,只是享樂一晚的自由,然後睡去。}

請教:{那您一開始說,航海退休是甚麼回事呢?還以為您是海軍。}

愛書人說,{很幸運,讀過武嶺高中,有點文字智識。被抓後的第3年,在基隆上近海漁船。苦啊,風浪好大。我的人事檔案讓我被不准上漁船出海。一位老長官在基隆的警備總部上班,就請他幫忙作保。}

請教,{這位老長官這麼大膽,不怕您替他找麻煩嗎?更何況他是在警備總部當軍官?那可不是容易待的單位啊。}

愛書人:{老長官知道我是愛國的,根本是冤枉的。雖然是近海漁船,但是都還是有報務員。同一條船上了幾次,船上的報務員問我說,看你不像是個粗活底的。也不到30歲。一聽他這麼問,很沒心機地全部說出來我的過去。}

{報務員說:這麼著,教你報務。這是我人生的轉折點。學了幾個月,還是請警備總部老長官幫忙疏通,准予報考。很難考,但是考取了。考取了,卻不給證書。老長官又同意再幫忙保證,同時讓我當漁船報務員。}

{漁船幹了2年,又去報考商船。那時候的商船,除了海關,也是要接受警備總部檢查的。更不好考,考取了,發證了,上船了,也都是老長官的一再保證。}

{【中國船運】等等公司都待過。薪水比陸地上高23倍。從此,往後的30年都在跑船,生了4個兒子和1 個女兒。}

說,{那個年代願意做保,很不容易;願意嫁給一位蹲過牢的叛亂嫌疑犯也是要很大的勇氣,是台灣本地姑娘嗎?}

愛書人說:

{是啊,那位老長官和那位報務師傅一樣是恩人。}

{我的內人是我跑商船後,38歲在基隆搭公車時,在公車上被她喚住的。我是認識大她10歲的姐姐的。那時,大陳島的軍民很融洽。在下大陳島駐防時我內人才56歲,不知怎地就記得我。喚住我,就問我是不是下大陳那個某某某中尉?就這樣,不讓我跑了,逮著我,就直接說要嫁給我了。}

聽了,哈哈哈大笑,我說,{您夫人不在家,才敢講這大話喔?}

愛書人說,{真的啊,真的啊,沒誇大啊,民國40年初頭幾年,才20多歲,正是英姿煥發,前途看好,很多大陳老人家都屬意著我當女婿呢。}

:{好吧,好吧,好吧,看您的現此時的容貌,倒是可以遙想當年。府上在大陸可好?反右…..文化大革命到底有沒事呢?}

愛書人說:

{媽媽將兄弟姐妹們帶到上海去,沒吃多大的苦,可是留在家鄉武嶺的祖父母。共產黨一來,第二年就雙雙被共產黨槍斃。房產被很多人住進,四合院變成大雜院。}

{跟著孫立人,離開武嶺,到了台灣,很快地,上海和浙江也都淪陷了,就沒機會寫信向媽媽報平安。}

{離開家鄉後的第十年,當了商船報務員,靠岸香港,趕緊去找在香港經商的大哥。寫了信寄到上海,媽媽才知道我還活著。}

愛書人似乎又陷入懷念之中,就沒請教愛書人為何都沒提起他的尊翁?

愛書人說:

{香港來的信台灣檢查得很嚴,一封信隔很久很久,甚至幾個月才收得到,甚至不見了。}

請教:{那您怎麼解釋被抓的原因呢?似乎國家也沒給一個說法啊。}

愛書人說

{解除戒嚴後一段時間,孫立人平反,而我也被補償一百萬元左右。只是若問我,到底為何被抓,我到現在還不知道真正原因。}

怕愛書人說話的時間太久太累,就準備告辭。沒請教那位警備總部老長官和那位漁船報務員的生平。

愛書人說,{我在準備後事,坐過牢,知道世事不可預料,誰知道今天半夜會發生什麼事?怕書太多將來我走了時,還要讓孩子們操心我那些書。他們的領域是在理工。等我再整理一些,孩子同意後,下一回還要請您來寒舍收書。}

笑著說,{後事?說那甚麼話?讓這些好書再陪您一段時間吧,有買新的,放不下了,您再命令我來。身體硬朗還在爬山,搞不好爬基隆山都不如您呢。好吧,爾後請再賜我幾個收書機會,肯定會到府上再收書的。}

愛書人哈哈哈大笑後,說,{好好好,一定,一定,一定的,但是,這一兩年有請您來收書的話,若是您不嫌棄,再和您聊我落難後,所認識的那些底層的大陸來的流浪者的故事,我到台灣後的這大半生除了感謝報務師傅和警備總部老長官,也很懷念卑微的他們。}

愛書人說到這裡,他沉默了下來,眼神瞬間有光。而我依稀記起有一首德文歌{Zigeunerleben流浪吉卜賽人}是這麼歌詞的,打字打到這裡查了出來:

 

在山毛櫸林的黑暗角落

乞丐們蜷縮的聚成一團彼此取暖

伴著他們得是蕭瑟的寒風 和清冷的月光

這就是這些流浪者的寫照

他們取出了各種樂器

開始一場螢火晚會

大人小孩們和著音樂跳起了波卡舞

歌手們唱起了愉悅的歌

吉他聲多麼美妙 和著鈴鼓的敲擊

夜是這樣狂熱   雄雄營火多美妙

夜漸漸遁去   白日來臨

疲倦的人們隨地而臥

誰在乎這一天如何的過

及時行樂就是我們的天性啊(世界民謠名曲全集。美語雜誌。華美圖書。民國74年版)

愛書人流浪在危險,髒亂,辛苦的工作環境裡,抽菸,飲酒知道不可能,但還是否還能如吉普賽的乞丐們歌唱在月光下?下回再請教了。(民國103年5月18日筆記)

IMG_6153.jpg

梅雨停了的九份,陽光乍現

IMG_6155.jpg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