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清晨,夜間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皆收
2014/04/29

時晴時雨的九份就在宜晴宜雨中迎接每天一天

 IMG_2294

IMG_0372  

 

一隻小黑貓,忽地從這一頭的油毛氈屋頂,跳到另一頭。

 

正在拍攝天空,就這樣闖進了鏡頭。

 

重陽節都過了好多天,那熾烈的午後陽光還是將牠的毛髮照耀得好晶亮。

 

九份大竿林石階路上的貓與人,各過各的,跳過之後,牠曬著太陽,我看著牠。

 

走進巷弄親像是初闖入一家書店,每一列書櫃的盡頭,轉個彎,又會撞見不同的書區;也許是石厝屋,大海,也許是青山;墳墓,教堂,廟宇都有可能;一缸有魚游的睡蓮,五色鳥,大冠鷲,鍬形蟲,懶洋洋的狗兒,一落落的花,一棵光禿禿的櫻花樹等待春天的奔放。

 

白髮蒼蒼的老大姊,正在翻著棉被的面;舉目一看,發現滿山城的花花綠綠,被風吹得鼓鼓的。

 

若是有風有雨,那也別有風情。

 

北一女中的老師陳正家先生在民國87年出版的【走過一世紀】中的【褪色的黃金城】與【金城丰采】的兩篇長篇散文裡宣稱,最喜歡九份的霏霏霪雨了。

 

{….把山用飄逸的輕紗包裹著,把海用縹緲的綾羅覆蓋著,把每間小屋用寂靜和濕潤籠罩著,每面石牆上,每個空階上都刷上了一層層的苔綠。也很喜歡九份的風,薰人欲醉的海風,涼透肺腑的山風,都可以披襟當之,讓每件飄飄的衣裳,都鼓成一面面的帆,就有一種御風而飛的感覺浮上心頭。}

 

正是東北季風的季節。雨絲突然微微飄落。沒幾滴,迅即停止。也就沒有喊出聲來要大家趕快收棉被。

 

時晴時雨的日子總是在宜晴宜雨中度過。

 

每家書店久久才挪換個方位;九份卻會因為每一秒鐘的光,雨或風,而改變了人神鬼,蟲魚鳥獸山川大海的樣貌。

 

與陳正家老師當年同為北一女中老師的蕭蕭詩人在這本由調和文化出版的序文說:

 

{九份基山街,豎崎路,每一個轉彎都該有一個出其不意的驚喜,如果每一次轉彎都看到可以預期的海灣,九份也不可能成為陳正家所愛。}

 

蕭蕭詩人真是與陳老師一樣,很享受九份。

IMG_7056.jpg 

 

 IMG_0706    

 立立二手書店

2012/10/28 19:07筆記


繼續閱讀
2014/04/22

中華民國103年4月22日農曆3月23日金瓜石迎媽祖遶境活動

 

金瓜石祈堂巷老街

明天禮拜二,就是中華民國103422日也就是農曆323日。台灣各地有慶祝媽祖誕辰的廟會,而新北市瑞芳區金瓜石勸濟堂也不例外。

這裡曾經是許多藝文人士駐足過的所在,吳濁流…..劉其偉,溥心畬,席德進等等先生都曾為它驚嘆過。

金瓜石緊挨著九份,是可以看海的山城。

而其中的李唐基先生也是如此說。

宇文正作家在【永遠的童話-琦君傳】(三民書局出版,鄭瑜雯小姐著。)中記敘說,琦君女士的先生,李唐基先生,1946年的夏天,來到台灣。那時是抗日戰爭結束後需要大量人力建設中國,當時剛畢業,因為是單身最適合被派到台灣來,就這樣到了台灣。先是到羅東,後來金瓜石金銅礦務局有個科長的缺,有人推薦他去。

李先生說這裡很像是他的家鄉,可以眺望大海,跟重慶很像,重慶也是個山城,下面是嘉陵江,長江,他覺得像回到家鄉,就決定留了下來。…..

金瓜石金銅礦務局就是台灣金屬礦業公司的前身。

百年來的金瓜石遶境,除了蜿蜒陡長的石階,油毛氈屋頂,美麗的祈堂巷老街,也會看到高聳的茶壺山,基隆山,半屏山,礦坑,索道遺址和陰陽海。

金瓜石出了不少人,簡政珍詩人也是佼佼者。詩人就以山,礦坑,斜坡上的索道和陰陽海寫過【故鄉四景-金瓜石】這一篇詩。

而詩人向陽先生導讀時說:

{這首詩以四篇與金瓜石有關的景觀,表現金瓜石的特色。作者描繪金瓜石在【臺灣金屬礦業公司】停產之後的生計問題,以及長期採礦之後造成的【陰陽海】地景。寫出了一個礦村的歷史,已經廢棄的礦坑仍然森森留著礦災和礦工血淚,探查坑道,更感悲哀。整首詩作讓我們看到一個礦村的起落和蕭條。}(太平洋的風,向陽編著,國立編譯館出版。)

朋友們,建議明天到金瓜石。

每年的這一天,山城復活而且喧囂,鞭炮鑼鼓聲不斷,遊子回來了,國內外攝影家也來報到,繞境的陣頭,神轎與人們走在狹窄的石橋與石階之中。

每年的農曆四月一日是九份的迎媽祖遶境活動,是由九份四大里輪流,去年是九份樂伯二手書店所在的福住里里辦公室值東,辦得好熱鬧成功。主辦的里長蘇進益先生當時有一句話讓我好訝異與折服。他說,迎媽祖,辦廟會最重要的是吃。

這應當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吧?只是我不曾去思考過。

當然,照舊,明天金瓜石,頂多帶瓶水就可以。許多老礦工,他的家屬或者其他行業的本地人都會沿途提供點心或飲料。中午11點在五號寮隊伍休息時,更是有燒酒雞,芋圓湯,米粉湯,米苔目,…..西瓜,香蕉等等台灣料理與水果準備著。好像是居民的競賽,競相供應好吃的餐點,免費【食平安】。不吃,就是不給面子喔。

這場景就如同夏綠蒂,白朗特在【謝利】(曹庸翻譯,遠景出版)這長篇小說中描述的,英格蘭五月降靈節後的禮拜二,白萊亞菲特爾特教區舉辦紀念遊行,遊行的隊伍1000多人。遊行的下午三點多,準備比人數還多一倍的葡萄乾甜麵包,很甜的熱茶,啤酒。差別是,後者是教區長等仕紳準備的,而金瓜石大部分是居民自動自發的。

記得早點睡,前後行程大約六個小時,早上八點就要在勸濟堂開始,直到下午兩點多。邊走,邊看李唐基,簡政珍,吳濁流,……溥心畬等等藝文作家回憶中的山與海。 

(2014年4月21日)

 

故鄉四景-金瓜石                簡政珍

一,山

當道路為心事迂迴
妳可曾想到雲何故縈繞山頭?
眉宇間驚起一隻雲雀
風輕輕拂掃臉上起皺的畫面
這反常的七月
處處弄亂季節的次序
陽光在雲堆裡思考是否退隱
突來的雨滴已預言即來的風暴
茶壺山穩當座落
信手揚起壺嘴,邀約
盤旋的老鷹
群山次第展開
準備迎接
排比追逼的
墳墓


二,礦坑

妳問這細長的山洞
能裝載多少回音
要考驗的卻是哽塞的喉嚨
可能在此穿梭的鬼影
嚇走了聲音
風倒不甘寂寞,撩起妳
長髮的驚愕
人影黏貼在黑暗中
幾乎成為同一種面貌
二十年的時空阻絕
竟分不出年輕或年長
摸索水珠滴落的餘音中
驚出一身冷汗
雖然這是七月


三,斜坡上的纜車

誰想到當時的歇腳
竟成永恆
當四輪已銹化成塵土
自我的身分只有草叢能辨認
鋼索長長伸向那一端
想攀附未來或拉回過去?
拉來霧中升起的遺體
拉來母親一臉的空白
拉來暮色嘲弄的歸客
拉走質疑命運的童心
你總拒絕承載夜色
斜坡奔馳中連滾帶爬
高度驟降的心驚,只為
遠方火車的汽笛和黑暗中
緩緩起動的車身
唯恐錯過瞻仰
晨光下港口吞吐垃圾的肚量
和城市製造噪音的豪邁
二十年後從喧囂的紅塵歸來
我聽到你寧靜的
悲歌


四,陰陽海

妳問海的名分
為何在陰陽間徘徊
膚色是礦山流下的血液
沈積點燃成都市的

霓虹燈,已習慣

驚濤駭浪
和工廠機器的咆哮合韻
如今聲音在會議桌上
為拳頭增強效果
餘音散亂如
失業工人留連國會前的
沙啞,飄渺如
漁火的了無蹤跡
每天海鳥在此憑弔,無視
山頭的蒼鷹
每天見證
廠房在摧折中對抗歲月,把青春
交給風雨,把命運
交給決策者指縫中的洋煙
海總要為人事低語
我們在褪色的浪花中
重新檢視它的身分

 

茶壺山 

金瓜石報時山

基隆山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4/18

九份是一首詩

IMG_5324  

早上從基隆市回到九份,在瑞芳老埔頭等公車。看到公布欄。這就業困難的時代,街頭看到招工紅榜會讓人很開心的。

一張紅榜就是一個家庭的希望。好感謝國內外的觀光客來九份玩。您看,12張裡,有8張是九份在誠徵,這都是觀光客賜與的。

IMG_5091  

今天變天了,九份樂伯二手書店旁的石階梯上這位小貓好像有點煩惱。

 

IMG_2781.jpg

 

IMG_8418.jpg

IMG_5205.jpg

 

8年前到九份開樂伯二手書店,原本以為逛些日子就可以將這山城逛透。

到今天,還是深深為它著迷。似乎,這是一個任何一個點都可以舉起相機取景的好所在。

在老街裡,是多彩的商品,抬頭仰望,卻又是日據時代的古樸牆面。

本該悽苦的漫天雨霧,卻又因著各個季節的美麗花朵而顯得像是一簾布幕為了不搶走演員的丰采而特地暗沉。

就更別說晴天了,整個九份就是一幅絢麗的畫。

晴天與雨天全都適合走在繁複曲折的石階梯上,裡頭的巷弄那是老九份的精神所在。

該用甚麼簡短的語詞來描述這山城韻味呢?

20104月讀了詩人顏艾琳小姐的那一篇【九份是一首詩】。

顏艾琳詩人說,老九份不適合半日遊的,最起碼要三天兩夜,也不宜開著轎車上去,而是該騎著機車,悠哉悠哉翻遍各個山頭,日出,日落,雲海的撲襲或是看那分不清是漁火還是星芒,發現隱藏在九份與金瓜石的詩意。

她說,九份是別人的散文。於她,卻是一首不斷有著新意,教她一醉再醉,返來覆去,想要重新閱讀的,詩篇。

說得是喔,雖然我是個粗俗的書的販夫走卒,也描述不出造物者所鋪陳的九份意象。

IMG_5336  

20104月華品文創出版。顏艾琳著。微美。封面設計:翁翁。美術設計:不倒翁

IMG_5180.jpg

前天還好天氣哪,台北到府收書歸來時的黃昏。

 

IMG_5181.jpg  

前天九份老街舊道口的觀景台(2014年3月12日)


繼續閱讀
2014/04/12

1949年尊敬的上海特務:台北市中正區到府收購回收買賣二手書

 

愛書人說,即將要搬離這四樓層的公寓,而新家比較小,爸爸所遺留下的愛書,不得不割愛一部分。

抗日,國民黨,共產黨有關的近現代史以及中國傳統經史子集等書籍。

出版日期開始於民國41年之後。

愛書人說,爸爸是民前三年出生。

九一八事件後(民國20),東北人的爸爸就成了流亡學生,留在關內。

由陳果夫實際主持的中央黨務學校,也就是中央政治學校第四期畢業,與馬星野是同學。({民國1655日,南京國民黨中央決議正式成立該校。直屬國民黨中央黨部。蔣中正擔任校長。戴季陶教務主任,丁為汾訓育主任,陳果夫總務主任。2000多人報名,錄取340名。畢業時因反共立場不堅定,身體家庭因素又刷下60名。19296月改名為中央政治學校,學制四年。}。引自蔣家天下陳家黨,范小方著,周知文化1994年初版。)又({民國16年北伐革命軍克南京,中央常會決議成立中央黨務學校。翌年改名為中央政治學校。今總統 蔣公為校長,吳挹峰先生為總務主任。迄二十七年達十餘年之久。}。引自:吳挹峰先生八秩書畫)

四年制大學畢業後,奉派到浙江省省政府轄下的地方工作。

民國27年擔任SH縣KC區區長時,這裡是錢塘江南岸,是國軍防衛日軍的浙東的第一線,接到命令,到武漢大學所在的璐珈山受訓,成為青幹團男女學員中的一員。(江海東先生說:{領袖在武漢決定了長期抗戰的國策,為了號召全國青年,一致奮起,參加神聖民族抗戰,特組織三民主義青年團,並親自組織青幹班的訓練,即中央幹部學校第一期。領袖的官邸就在面臨東湖的珞珈山上,傍晚時分,經常由夫人陪同巡視。}。引自珞珈三十年編輯委員會印,珞珈三十年,中華民國五十八年十月出版。)(作家柏楊郭衣洞先生也是愛書人尊翁的青幹班同學,引自珞珈五十年。)

那時的武漢保衛戰實際上已經展開,外圍戰況激烈。身負抗日重責的團長蔣中正卻經常蒞臨巡視,訓話。

青幹班訓練完畢後,戴笠曾經親自詢問爸爸是否有意願到蔣中正委員長的長公子蔣經國所主持的贛南那兒工作?

已經有行政經驗的爸爸當場請教戴笠,到贛南和派往前線有何不同?(姚冬聲先生說:{{南京失守,民國273月,日軍迫近武漢,中國國民黨臨時全國大會通過設立三民主義青年團部工作人員訓練班。挑選中央政校,中央軍校,軍委會戰時工作訓練團畢業學生,以及各大學優秀畢業生,經考試及格共錄取540餘名。畢業典禮時團長蔣公號召有志的青年應當到敵後去工作;說:{去敵後工作應當要深入民間,必須喬裝商人,或做算命的,測字的,相面先生等等。}。此時,我心底萌發去從事敵後工作的志向。}}。引自: 珞珈四十年。)

戴笠不諱言地說,到贛南是接近太子,爾後仕途看好,到前線是接近死亡。

爸爸認為他是堂堂3000多人中所錄取的300多人的早期中央政治學校的大學畢業生,而蔣中正又是他的老師;理當與蔣經國是同輩,要致敬也當是以老蔣為對象,怎好與2021歲的年輕同學一同去蔣經國底下行走?更何況,直接抗日是他這東北人的初衷。

訓練完畢後,武漢也即將撤守,跟著青幹班準備撤往長沙,到了咸寧,日本軍機大舉入侵,隊伍被沖散,幸好沒被飛機上的機關槍掃射而死,所有的衣服書籍全部遺失,一路有如逃難,兩隻腳走到嘉魚,輾轉到了長沙,又再返抵浙江省SH縣。

民國二十八年到三十二年間就擔任浙江省WH縣主任秘書和縣長。

這個縣是國民黨CC派要角的家鄉。太湖南岸。是兵家必爭之地。曾經籌組抗日自衛團隊達4000人之多,使得日軍以及偽政府軍疲於奔命。

民國38年大陸淪陷於共產黨之手。爸爸被組織命令留守上海,擔任上海地區地下情報組織頭頭之一,也就是擔任特務,以電台,密碼等方式將上海情況報告給台灣。

共產黨剛建政時,大批前中央和地方政府人員被留用,局勢還很亂,各種舊勢力還沒完全倒下,爸爸得以遵行命令。

媽媽上海沒辦法待了,就帶著我那才幾歲大的大哥回到娘家浙江鄉下。

在城市,還好隱匿,回到鄉下,就常被共產黨追著問爸爸去哪裡?

媽媽都回答,他一個男人家去哪裡我哪知道啊?

那時的共產黨還是講理的,不為難婦人,老人以及15歲以下的小孩。

也不管為抗日出了多大的力,許多爸爸的中央黨校,政校以及青年團璐加訓練班的同學被共產黨殺害了,這裡頭的意味,與其說主義信仰不同,不如說是報復,報復國民黨當年的殘害共產黨的集體心態。媽媽會怕,但相信爸爸會逃抵台灣述職,於是,經由上海青幫的協助,千辛萬苦逃出大陸,抵達香港。然而,年幼的大哥被迫留在家鄉。我是爸媽在台灣生的,今年剛好60歲。

而爸爸呢?隨著共產黨政權的穩固,越來越難潛伏了。許多他的親戚,朋友,長官,部屬都因爸爸而被逮捕,調查或者判刑甚至槍斃。民國40年冬天躲到了他當WH縣縣長時手下的糧食局局長家裡。

這位部屬是中央政治學校的學弟,好像是晚兩期吧?爸爸早就知道他是共產黨,當縣長時並沒有舉發他。主義不同,但是救國抗日的目標是一致的,又何必呢。

這位學弟,居然當上了NK市市委。那是赫赫高官。當時,沒有人敢到共產黨高官家搜索的。

爸爸追憶往事給我聽,常說,人情留一線,將來好見面,沒想到放了幾個共產黨員,後來卻靠這些共產黨員以及WH縣與上海這些地方基層老百姓的幫忙,才能屢屢逃脫共產黨的追捕。共產黨初期也是講人性的。

躲在NK市委的家裡,那位學弟的夫人難免會怕事,曾經勸先生要不要將爸爸交給政府?

學弟勸說,學長並不是壞人,也不是甚麼大地主出身,沒有貪圖人民與國家的財產,也沒有妄害人命,只是死腦筋仇視共產黨,但是,並不是窮凶惡極。讓他趕快離開中國,才不會因為他牽連更多人,讓更多故舊遭殃。

於是,由學弟出具路條,關照沿路的省分,讓爸爸化妝改容,變更身分職業,憑著路條以及關照,驚險卻又順利逃往香港。(張忠渠先生說:{民國381130日重慶陷落於共產黨。淪落重慶的黨政軍教幹部千千萬萬。共匪認為這些都是龐大的肅清對像。共匪運用【還鄉生產】的漂亮口號,誘使到軍管單位去登記,經過嚴細檢查,才能發給【還鄉路條】。不過當你回到家鄉後,清算鬥爭屠殺難免。聽廣九鐵路服務的朋友說香港九龍的前一站叫油麻地。於是,冒險,就填選回鄉路線{由重慶-武漢-油麻地。},一賭幾乎不識字的土包子共匪幹部,不曉得油麻地在哪一省哪一地。沒想到居然獲得路條。隨即連夜奔出,到了廣州,然後由昔日國防部同事幫忙送到香港。}。引自珞珈四十年。)

爸爸的逃亡是台灣以及上海組織所命令的。上海組織那位最高領導還致贈給爸爸100元美金零鈔供作逃亡之用。那是一筆很大的數字。而這位特務長官繼續留在上海。

民國四十一年回到台灣後,並未受到政府重用,而蔣經國越來越重要後,更是。

中央政府撤退到台灣後,內鬥反而更激烈,爸爸被歸類屬於陳立夫以及在民國40年就去世的陳果夫的cc派。雖然爸爸認為他是屬於中華民國,最愛的和效忠的是國家,基於這個動機為國家當敵後特務。但是也因為這淪陷地區的上海地下工作經驗,直到前幾年過世倒也平安度過。

沒有從大陸帶任何一本書到台灣,定居後,就開始買書,就業與退休後,最大的樂趣就是看書。

考慮了好幾年,終於決定將這些書請您轉讓給研究它的人。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4/07

民國103年2月26日九份基隆山登山口觀景台看金瓜石和野柳

IMG_5185.jpg

九份樂伯前五番坑公園看野柳,和平島方向。

IMG_5309.jpg

  

IMG_5201.jpg

 

IMG_5240.jpg

金瓜石茶壺山日出

IMG_5243.jpg 

櫻花杜鵑花。

IMG_5317.jpg  

IMG_5250.jpg

雲海來了。

IMG_5254.jpg

IMG_5266.jpg

 IMG_5279.jpg

IMG_5283.jpg

櫻和杜鵑花交替綻放的春天,溫度若是上升同時又沒下大雨;無論前一天,到府收書是多麼費力,黎明前,還是會登上基隆山登山口的觀景平台。

很有機會有雲海,但是不保證有。

今天也是。

好開心,雖然這回海上來的霧並不澎湃。

昨天新北市讓給我將近1200本台灣文學與社會科學書的愛書人教授問我說,

是甚麼動力讓我親自下架,打包,從公寓三樓扛下?這很吃力哪。

拿起大年初二所拍的九份雲海給同樣愛爬山的愛書人看,說,您看,過年以來

同樣的氣候條件有好幾回卻只有三次的平流霧醞釀成雲海,可是,每回都守候著;那是貪婪,祈求看到美景,與到府收購二手書,有時一天爬個一兩座台北101高度的階梯扛著書箱的動力是一樣的,渴望聽到書與人的故事,還有貪婪那好書。

IMG_5284.jpg

IMG_5290.jpg

IMG_5292.jpg

 

IMG_5294.jpg

九份老街

IMG_5298.jpg

IMG_5302.jpg

星期一,2月25日,收了3家書,分別是1646以及212本書,繞了大台北一整天。一位資深書友打手機來說介紹國外知名同行傍晚來九份店裡買書。

隔天有大量舊書要收,怕睡眠不足會恍神,就放這位同業生了。

今天早上5點半開門讓新鮮空氣進來,就見到那位國外同業在店門口。他說,星期一,台北幾位同行與文藝朋友宴請他,席中,我的一位同業告訴他說,每次到九份來找,從來不約,都是三點半從台北開車上九份,五點左右與我不期而遇在書店門口,或者對著我的窗大喊樂伯樂伯。

為了表達昨夜失陪的歉意,就陪國外同業走到基隆山登山口,同時帶上我的手推車。沒想到有日出也有小雲海。這位同行,看著雲海生成與迫近,感動地說,不高的山就有?直嚷著要我去他們國家最有名的名山。那裡有他的分店。煙霧好美。

我笑著說,清朝光緒年間宜蘭有位詩人到大陸西北當縣官,曾經說三山五嶽歸來,還是三貂嶺最美,而您此刻就在三貂嶺的九份,對我來說,家鄉最美。

7點,要下山收書,就只好忍痛割愛這正在發展的雲海。而他也要趕到日月潭。

IMG_5305.jpg

九份

 

 

IMG_5273.jpg

包夾而來的海霧

IMG_5213.jpg

雲海就從鼻頭角和南子吝開始生成,請問您有看到薄薄的霧升起嗎?

IMG_5225.jpg

  

 


繼續閱讀
2014/04/01

很多鑽石鈕扣的九份夜景

 

今天是正月23號,剛剛走出大門時,室內溫度是12度,都已經八點,可能是乾冷吧?慣聽的蟲鳴都還禁著聲。

層層疊疊,飛得好快的灰暗的雲,偶而失序,騰空出一小小塊的藍天,乍現幾顆星星或是那半月;然後比按快門快的速度,隨即抹去那晶亮。一再反覆著。

穿起大衣,戴著棉帽,坐在樂伯二手書店前的五番坑公園,仰望也俯瞰。

是星期六,卻也沒甚麼遊客行走到這裡。

平地,海岬和山陵的一排排街燈將這大地與大海清澄得好恬靜。

詩人楊濤曾經在【港都夜色】一詩中說:

 

路燈給夜空的灰大衣上

裝飾了兩排整齊,玲瓏的鑽石鈕扣

月牙兒在窗縫裡微笑

雲朵呵

駕縹緲的輕車

掠過了星之海(海歌。葫蘆出版社。中華民國七十年十月初版。)

 

九份因為夠高,看到的鑽石鈕扣,那可是錯綜無邊的許多排,基隆港到大屯山之間甚至是擁擠成一盤了。

豎崎路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所在的大竿林福住社區

輕便路

汽車路公車站牌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