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清晨,夜間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皆收
2014/03/23

九份金瓜石侯硐不厭亭雲海雨霧








 九份代天府看九份老街基隆嶼 ,野柳海面即將進擊九份的平流霧,排成一列。來時,是猛然,驚訝和讚嘆,根本來不及拿相機就席捲而至。

大年初七黎明前,循著四番坑的福德廟,走上樹梅坪,沿著102號公路抵達不厭亭 。山嵐環繞著五分山 。鐵路與基隆河並行的河谷,街燈還在淡淡的霧氣中明亮。

氣象報告說,西部有局部霧,氣溫回升,同時有平流霧…..經過多年觀察,這些都是判別春天九份雲海可能產生的關鍵字。

趕著到台北市到府收購二手書,七點就下山。

九份櫻花盛開的平流霧季節,雨霧是以霧為主,雨只是副產品;爬上比雨霧區高,那就是雲海。手若閒,就不會再被雨霧拘束,而是往上走。

傍晚,滿載愛書人所讓售的書,回到了九份。承蒙雅意,那位愛書人是十年來第五回喚我。曉得急著回九份守候雲海,就沒有如往日留我多聊。

看見平流霧凝結在鼻頭角 到野柳之間的海面,一字排開,不知道是誰下一道指令,有如廟宇迎媽祖時的衝廟儀式中停放廟埕的眾神轎,瞬間一路分頭衝上了山城,那白色輕煙的浪頭掩過我之後,眼界就陷入灰茫茫的雨霧裡。

從樂伯二手書店走上小粗坑古道 ,兩旁的咸豐草花,杜鵑花…..和櫻花的花瓣上停駐著水珠。

走了30分鐘蜿蜒陡峭的泥徑,即將抵達小粗坑露頭時,聽見了鶺鴒鳥和竹雞的覓食所發出的鳴唱,我的雀躍一如牠們所奔放的歡欣。

再爬幾步路,果然,看得到天空了,雖然煙雲瀰漫,但是,穿出雨霧區了,不再有雨點而是偶而的雨絲,腳下,是雨霧的背面,也是雪白的雲海的正面。

很冷,大約13度吧?氤氳的天空,和雲海的分際並不明顯。值得觀賞,卻不適合我這傻瓜相機來拍照。

微弱夕陽偶而從雲隙投射而下。

潮水般來去的雲瀑和雲流,將基隆山 ,茶壺山,半屏山和牡丹山 時而飄浮時而淹沒。

那更遠的草嶺,雪山以及大屯山等山脈,迷濛中,與浮雲分不清;浮雲像是山脈,山脈像是浮雲。

不論遠近,山影,如同葉維蓮先生在【剪出的山影】的新詩中所說的那般的扁平。:

 

雨霧裡

山影

緩緩的

一層層

被剪出

 

竟是如此的輕

竟是如此的薄(三十年詩。葉維廉。東大圖書公司印行。民國七十六年六月初版。)

 

因為是制高點,好大的風,滿天的剪紙,滿天的皮影戲,而我,是這個也被稱為河馬山的百年產金地的惟一的觀眾。

溫度沒有高出昨天很多,可能是這樣吧?天空不夠清朗,霧氣很重,雖然是雨霧區之上,卻還是迷濛,雲海看不真切。留待下一回平流霧的到來吧。

朋友們,春天若是這種氣象局所說的{西部有霧}的天氣,那,就不妨來九份走走,別怕雨,那是我們身在雲海裡,爬得比它高就會有機會當個雲上人。早安,平安快樂,有很棒的星期天




201402090716

繼續閱讀
2014/03/17

九份雲海金瓜石春霧夜景

2014-02-08 12:30:34

 

 

銀亮的彎月將夜空照耀得更深藍。沒有大風朵朵白雲停格。春夜的霧好像是一張絲棉籠罩著基隆山和報時山之間的谷地,盞盞街燈因著朦朧而渲染成金色光華。

   民國103年2月6日,農曆元月7日。九份基隆山隔頂下。

 


繼續閱讀
2014/03/12

大年初三台北市大同區到府收購回收購買二手書舊書中古書日記:九份平流霧下的夜景



今天是大年初三,中午2點接到台北市大同區到府收購二手書的收書電話,希望中午4點到,因為只有年假有空,而今天6點前最方便。我就立即趕往。下山時,九份山下的海面,有微弱平流霧。會不會一如昨天有雲海呢?

愛書人說,很多書,有簽名,有沒有關係?

回答說,ok的啊。愛書人的名字類似國光,復華,建中,衛國等等一系。

愛書人說,民國37年的農曆新年,爸爸15歲,從湖南省鄉下老家進鎮裡趕集看熱鬧。被封街抓兵的國軍沒針對性給逮住逼著從軍。立即負責協助伙伕燒飯煮菜扛鍋爐碗盤。幾次戰役僥倖沒死。

隔年,在港口,排長說,過幾天搭船到台灣去,台灣是個美麗島。

爸爸猶豫著要不要溜走。排長知道被抓兵的小兵們在想甚麼?就說,開小差被逮回來,就是往死裡打,被打死了也沒人聞問。你們想想,前陣子,北平,天津,青島有多少闊人拿著多少金條也買不到飛機票,可以逃到廣州,上海,南京更別說台灣?

講到這裡,好巧,書架上剛好有一本{桑青與桃紅}小說。

裡頭說,民國38年1月2日,傅作義將軍決定率領二十餘萬大軍,開出北京郊外,接受八路軍收編。隔天,也就是農曆正月初6吧?八路軍開著坦克車架著機關槍和大砲,後面跟著救護車和吉普車,幾百輛車子,全部是美式裝備,進北京城,在天安門前沉沉開過去。

而這之前,平津鐵路斷了,飛機訂座的好幾千人,捧著金條買還買不到。書裡的新婚男女主角,從北京逃到濰縣。濰縣再過去就是兩不管的地帶,更過去就是國民黨的青島了。他們與另外10個陌生逃難者擠在濰縣一個寫著共產黨八路軍標語{不參軍就是反動。分得了田要參軍。}的棧房的一張大炕上一起過夜。

怕說話被聽到,夫婦在手掌心畫字談話,對話中,說:

睡不著。

過來搖你睡

害怕

睡著就不怕了

安全第一

哪兒安全

青島

八路快去了

南京

八路也快去了

回北平了

回不去了

只有向前走

走到哪天為止

走到好地方生孩子

台灣

美麗的島

我要個兒子

我要個女兒

兒子叫耀祖

女兒叫桑娃( 桑青與桃紅。漢藝色研。民國77年8月初版。聶華苓。)

港口?是上海嗎?離開家鄉是很難的決定吧?那很煎熬吧?擔心愛書人大年初三會很忙,就不敢多請教他令尊有沒有設法跟家裡通信?還是說到了台灣才聯絡上?

爸爸來到台灣後,部隊打散,很幸運地被整編在裝甲部隊。那時,中華民國陸軍中,這個兵種吃得最好,身體倒也算強壯,沒有飢餓到,沒有慣見的營養不良的小兵。

只是很想家。

聽說,空軍是反攻大陸時,可以最快回到湖南的,不用像陸軍還要搭船很費時。於是,請調。被分發到花蓮的北埔空軍基地,從此在美崙定居了40年。直到十多年前,將爸爸接到台北來奉養為止。爸爸今年88歲。母親已經先走了。

現此時,那些房舍已經被鏟平了。好可惜。

不曉得,愛書人的媽媽是哪裡人?

愛書人說,我是民國51年次。那時,反共抗俄,殺朱拔毛,檢舉匪諜人人有責的標語貼滿街頭,就是不能說台灣的各種族的語言,說國語以外的會被罰錢。

在美崙,小學和國中同學中,阿美族,客家,河洛和外省人各占四分之一。阿美族的【阿賴】,客家的【安自謝】等等謝謝語,都是到了海軍退役後才學會。

民國64年,士官學校派學生兵來學校的國中三年級放牛班演講。我就成了那一屆全校唯一剃光頭的入伍生。

這是愛書人的意思嗎?除了愛國意念,那時,許多家境困難的軍人子弟以及尋常人民常會以就讀軍校來減輕家裡負擔。

還是沒請教,繼續聆聽。

還記得,頭一年的零用金大約是每個月400多塊,扣掉日常用品的支出,大約還能剩200元。這是一筆大數字,再怎麼苦也就不苦了。

部隊的訓練,是當做反攻大陸和保衛台灣而操練的。整個設計是往死裡操,避免戰技體能不足而枉死在戰爭裡。士校長官常說的口號是:{當兵不怕操,婊子不怕x。}。這您或許會認為對性從業者很不禮貌,可是,當時,兩者的辛酸與地位是一樣的。

很震撼,這句是甚麼話啊?還是我頭一回聽。但是,愛書人莊嚴的神情,與低沉的語調,讓我不禁升起尊敬這兩者之意。

當然這個字不好寫出來,就只好以x代替。

士官學校畢業後,在海軍服務了十多年。戰爭沒發生,而爸爸在蔣經國開放兩岸探親後,就搭民航機輾轉轉機,帶著三大件,五小件和金飾回鄉,然而,最終還是回到台灣,將台灣當作家鄉。國家對榮民沒話講,不論是民國38年左右來台灣的,還是這之後新生代的志願入營者。潛在的福利好。我很高興有為台灣出過力,也享受國家給的恩典。

已經6點了。

愛書人尊翁的湖南老家,在共產黨的各類運動直到文化大革命期間,有沒有因為是來台灣的蔣軍身份而被清算鬥爭?就留待下回到府收書時再聊了。

愛書人說,退役後,從事的工作,是屬於到處跑的性質,因此,台灣文獻類的文學,歷史,哲學和藝術比較多。

不敢多耽擱了。

告辭後,將書從五樓公寓搬下。

台北居然不是空城,塞車,可能是今年春節只有6天假期的緣故吧?

很感謝這位名字具有時代意義的愛書人。開工,又收到好書。

回到九份,放下書,盥洗好後,已經是晚上10點。山城下的海面和陸地有煙波輕輕搭在黃色的街燈和白色的漁火。









繼續閱讀
2014/03/06

大年初二樂伯二手書店前看九份雲海

IMG_4743.jpg  

 IMG_4780   

五番坑公園

 

IMG_4735.jpg  

 

九份住久了,會與本地老人家一樣,按著歲時節氣過日子。

 

大年初二了,櫻花自然是陸續綻放;有別於其他三季,春天,是每日起床後,必須注意海面的季節。

 

中午起,深澳與八斗子這兩個海岬浮沉不定,基隆嶼上半截露出,而其他陸地都陷溺在雲海裡。

 

今天只有我一個人顧著九份樂伯二手書店。

 

守候著雲海的變化並不只是為了欣賞,同時也有一份擔憂。

 

過了後中年,煩惱事因為沒上進心而少了,相對突出了雲海的要緊。

 

深怕它淹沒了書店。

 

這間店面是三樓透天。

 

幾年的山居,經過老人家的指導,才懂得,若是席捲而來,只留最上頭的一座大窗開一隙縫,讓熱氣排出;其餘的22座大窗和18座小氣窗全部關閉。如此,才不被會讓雲海掠過而沾濕了書。

 

必須跑在雲海的浪頭前去關窗,但是,不能取巧先闔上,店裡沒有冷氣機,所有的通風就是靠海風,谷風和山風。

若是被飛霧鎖了,將玻璃門拉上。若有買書人進出,顧店的人則在一旁伺候,快速啟閉。

 

室內18.5度,陽光下的門口外卻是24度。是暖春。去年入冬以來,雨少晴多,還真是大好年,與我來此地的這八年大不同。

 

一整個下午,不時跑出店門外看雲海,警戒卻也很期待它能打上門前來。 

 

忘了哪本書上說的,蘇東坡被貶到嶺南後的612歲,寫下【和陶詩】中的那首

 

【九日閑居】。

 

很喜歡其中所說的{…..閑居知令節,樂事滿餘齡。登高望雲海,醉覺三山傾。…..。坎軻識天意,淹留見人情。但願飽秔稌,年年樂秋成。}

 

新年快樂,朋友們。

 

 

IMG_4706

金瓜石日出

 

IMG_4707

(蘇東坡全集,下冊,世界書局,2005年1月初版9刷,第76頁。卷第三。)

和陶詩  九日閑居全文:

 

明日重九。雨甚。展轉不能寐。起坐索酒,和淵明一篇,醉熟昏然,殆不能佳也。

 

九日獨何日。欣然愜平生。四時靡不佳。樂此古所名。
龍山憶孟子。栗里懷淵明。鮮鮮霜菊艷。溜溜糟牀聲。
閑居知令節。樂事滿餘齡。登高望雲海。醉覺三山傾。
長歌振履商。起舞帶索榮。坎軻識天意。淹留見人情。
但願飽秔稌,年年樂秋成。

 

 

IMG_4718

今天早上鼻頭角

 

 IMG_4757      


繼續閱讀
2014/03/05

會暈機的戰鬥機飛行官:台北市萬華區到府收購回收購買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日記


 
今天在九份隔頂等待金瓜石日出。天光前,茶壺山,半屏山上,月亮與星星各一顆。

鼻頭角水湳洞日出後海面

即將農曆新年。昨晚愛書人的公子約我今天中午到府收購二手書。
書櫃裡,盡是民國30年到前幾年的中文與英文原文文學。
讓我走進他府上後,就說,20分鐘後,要回公司開會,這書房裡的書就請您自理。
先生說,爸爸是空軍幼校某期生(基於隱私,暫以某期代替。)。民國16年次,勤於自學,也翻譯過一些外文書,所以有原文書。三年前過世,經過媽媽同意,確認後,希望將這些書轉給喜歡它們的下一手。
空軍幼校某期?那可是讓人尊敬的愛國抗日小勇士。不禁抬起頭再看桌上遺像一眼,輕輕點個頭。
幾年前到府收書,還能聽到【抗戰】;而如今,【剿匪】與【逃難】的故事也少了。
前天報紙說;陸委會主委王郁琦將代表中華民國與大陸的張志軍會談。大陸以敏感為理由否決許多提議,自由,民主,人權話題當然是,然而,其中之一是:參觀南京航空烈士陵園,上海松滬抗戰紀念館,大陸認為這會突顯抗戰勝利是中華民國打下的。(聯合報,民國103127)
因為到府收書,聽了好多愛書人的抗戰往事,不僅是民國38年前後來台灣的第一代,也有在台灣可以上溯好幾代的台灣人遠赴大陸參與。
先生說,爸爸幼校畢業後,直升空軍官校;畢業後,開戰鬥機,直到退役。國家對飛行官是沒話講,福利,待遇,撫卹比其他軍種好很多。
這讓我想起一位也是空軍幼校的老愛書人讓給我的一本書裡的一段話;民國28年冬天,是中國對日抗戰正值最艱苦之際,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鑑於【無空防即無國防】的理念,決定成立【空軍幼年學校】。隔年年初在成都成立籌備處,全國共分成都,重慶,芷江,南鄭,貴陽,桂林,昆江等七個考區。每年招收成績優秀,合於空勤體格之小學畢業生,施以六年一貫的普通中學教育,及嚴格的軍事基本訓練。當時預定每期招收三百人,但是,每個考區,因為基於抗日熱忱,都有數千人報名,錄取者卻僅有數十人。而入學後,隨時會被淘汰。這算是精英了,在四川灌縣蒲陽場的學校裡住的是茅草屋,用的是煤油燈,可是膳食極為講究,因為當時的校長蔣中正認為空軍的身體最重要。(空軍幼年學校各期同學通訊錄,中華民國七十九年九月一日)
我說,吃得好,爸爸身體很好吧?
先生說,哪有。爸爸會暈機。第一次上飛機學習時,就暈,直到民國50多年,當起了飛行教官,還是暈。每次教學,停好飛機,爸爸就會跑到飛機旁嘔吐,看得後輩學生驚訝不已,大呼,教官您怎摩會暈機?
這聽了好難想像。
先生說,爸爸被發覺了,可是中國沒有飛行人才啊,只好留著爸爸,勝利後,共產黨茁壯了,中央政府跑到台灣,總要有人開飛機保護台灣對抗共產黨敵機,爸爸就繼續開。
我說,那不是很危險嗎?
先生說,那時,開戰鬥機本來就是很危險的事,隨時會死,這也是政府善待飛行員的原因之一。除了與共產黨空軍格鬥外,很多失事於機件故障,操作,天候等等意外。小時候,住在空軍眷村,若是聽到淒厲的哭喊,我就知道又有叔伯摔飛機了。這是經常。部隊也知道爸爸暈機,可是,還是一句話,飛行人才短缺啊。
我說,那爸爸也不顧慮自己的身體特質嗎?
先生說,爸爸忠於領導他們抗日的蔣中正和國民黨,不管這兩者外界的評語是如何兩極?是多麼好或差?長官要他開戰鬥機,他是不可能說【我不行的】。【某某】先生是爸爸的姻親;爸爸在世時,逢年過節,辯才無礙著作等身的【某某】先生,總是會恭敬地來問候,若是有新出的書,就會簽好名,鈐好印,來家,親送給爸爸一本。而爸爸總是不很熱情,不如對待他文,武學校的學生;會在【某某】先生離開後,向我說,【這反動份子】。
反動份子?我說,【某某】先生當年可是很受民主,人權,自由人士的景仰啊?也坐了那麼多年的政治牢。
先生說,爸爸就是這樣認為啊?
是認為應該團結一致,才能集中力量反攻大陸嗎?距離先生開會時間快到了,就不敢多請教他尊翁更多的往事。
先生說,這裡許多書,是爸爸抱著,牽著,帶著我到台北牯嶺街,光華商場買來的。與【某某】一樣,爸爸也愛逛舊書攤。我經常陪他去賣書,也去買書。這些書和那些書法帖,是晚年的陪伴。爸爸民國五十多年奉命上校退役。當然不能開民航機。於是,又自學考上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畢業後,受聘於私立某某中學當老師。學生與他的感情很好,學生畢業後還常來探訪。
先生必須離開書房了,說,時間不趕,要我慢慢來。
到府收書,眼睛是不能隨意瞄的,這才不會侵犯愛書人的隱私。可是,發現一頂帽子,就在一排書的上端,移動時,冒昧地看一下,前沿除了有空軍軍徽,國旗,也還有一枚蔣中正肖像寫有永懷領袖的徽章,但是忘了看英文縮寫的全文,不敢確認是否是空軍幼校某期紀念帽?除此之外,還有上百張的老相片,學生畢業後寄的感謝卡,書信夾雜在許多的老書與老書之間,這就不敢隨意翻了而是留著讓先生來審視。
兩個小時後,將軍帽與它們擺正在書櫃中,向遺像鞠個躬,就將打包好的書箱搬出原愛書人書房。


幼校校歌          校長蔣公訓辭  張錦鴻曲(稱呼用語尊重並照抄前揭通訊錄;蔣公即蔣中正。另,實際校務是由教育長汪強少將主持。)
 
崇墉九仞必厚其基
峻嶺千尋必登自卑
惟我空軍嶽嶽英姿
下俯雲漢上接虹霓
咨爾多士朝斯夕斯
論年則幼用志不歧
宏爾造詣正爾威儀
德與時進學與歲馳
毋自暴棄勿用詭隨
邦家杌隉望爾匡持
驅除寇盜海宇清夷
雲程萬里遠大為期
 

 
 
 
 

繼續閱讀
2014/03/02

書櫃裡陳年的愛:台北市大安區到府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中古書

IMG_3762

讓書給我的小姐說,爸爸生前就是喜歡逛畫廊,畫展,博物館,認為對畫家最好的鼓勵,就是購買畫作或者所發行的畫冊。過世兩年了。媽媽說,懷念爸爸的方式就是將這些書轉給有緣人。

有一些書很特別,請教這位小姐,是否要繼續寶有?

爸爸生前若是買一本藝術的書,就會幫我也買一本,因此,這書架上的書,我家幾乎也都有。我擁有的書大約有三千本。

爸爸買那麼多給您?

不是全部。爸爸是以國畫,水彩畫為主,而我是油畫,西洋畫;我自己買的數量遠比爸爸送的多很多。

為何另外再買一本呢?

爸爸知道我喜歡藝術創作。民國68年考完大學聯考,怕我讀美術,就在登記分發時,指派哥哥押著我,要我填選可以有口飯吃的醫學院科系。

爸爸從來沒買過給哥哥,可能是哥哥的領域不在這裡吧?一買三十多年。爸爸是日據時代臺北州臺北工業學校畢業,工作之餘,卻出版許多藝術方面的考據的書,而您所說的特別的書是爸爸所蒐集的資料,爸爸都有買給我。

爸爸並沒有留下房地產,現金等遺產,只是和媽媽不停地著作,買書和買畫。這間公寓房子還是租的,我和哥哥都得靠自己努力。

到府收購二手書,打開愛書人的書櫃的那一瞬間,經常,迎面而來的景象是愛書人的前半或者一生的隱遁田園或者奮鬥歷程,那書的味道有著陳年的夢想氣息。

我說,令尊愛女兒的方式很特別。

在這老家度過出嫁前的歲月。這娘家書櫃與我家的書櫃重複著爸爸的愛。這愛是會流轉的,我有兩個小孩,與他們的外公很親,每次到這書櫃前,就會分別坐在外公的兩條大腿上。大前年,當外公病重,無法自理屎尿,分別就讀大學2年級與高中三年級的外孫們,就會細心地清理與哄慰外公。

我們沉默了一會。

問說,有沒有受到外公的浸染,而走上您未就讀的藝術?

可能受外公的影響吧?都很喜歡藝術。可是說來也怪,都讓孩子自行選擇科系,卻分別選擇醫學與電機。這些書都有經過他們審視,有帶走一些家裡沒有的,留下的,就麻煩您轉給會喜愛它們的新一手愛書人們。

 

IMG_3800

IMG_4022.jpg

非常感謝這位愛書人,他的夫人與女兒。

IMG_0688


繼續閱讀
2014/03/01

九份大竿林聚福社頭手許大哥。採金。小粗坑。米罐坑。巡丁。台陽礦業公司。散花仔。

2014-01-26 19:55:30

 

                

台陽礦業公司九份國英坑還在運作中的礦車與師傅

 

明天是農曆1224日。

 

許大哥可能是剛做完【清囤】的準備工作,門口放了一根掃把,一塊抹布,和一桶準備為公媽神主牌桌清洗的清水,就坐在藤椅上在院子門口曬太陽。

 

連續著六天室內濕度是65,這樣的冬天真是恩典。

 

住宅區裡不止曬人;棉被,枕頭以及衣服也是。

 

許大哥問我說,昨天有一對女生說是幫黃金博物館來採訪老礦工,是你介紹的嗎?

 

我說,對啊,她們與我素不相識,打電話給我時,而我人剛好在台北市萬華區到府收購二手書,沒辦法陪她們來拜訪。於是,就請她們請教您或者我們這一里的福住里蘇里長。

下礦坑,金礦和碳礦您都落過;而礦坑大小事,蘇里長知道很多,更是樂於分享,而我也從他那裡學了不少。

 

許大哥說,當我30幾歲時,九份的採金事業已呈現下滑趨勢,那時,大約是民國50多年吧?就曾經跟著Jiam shi  guei先生做過【散花仔】,那是沒有和台陽礦業公司簽合約的採金。

 

這位Jiam先生很厲害,他是【師傅】,而我沒有這個才調,就認真當【二手】,【出大力】,與另外兩三位負責清運,挖崁等助理工作。

 

雖然厲害,可是孤掌難鳴,還是需要許多二手來幫忙。

 

伊呢,經常就在你的樂伯二手書店的後方,也就是四坑與小粗坑的中間,現此時有個大型電力高架座的前後,我們稱為筆架坑的所在,做【山皮仔】的露天挖採。

 

你看,那兩座小山峰像不像是筆架?

 

還真的是ㄝ。

 

帶領我們一行四五人,走在小路上,就會停下來,看看【石紋】,那石紋也就石層,研究礦脈走勢與含金量,然後坐下來,靜靜思考,決定開不開挖這表層?我們都不敢出聲。

 

十次有八次都會挖到【有食】的礦脈。

 

有一次,我沒跟到,那一次,一天之中他們挖到了含有20幾兩金子的礦土。

 

這種含金量的礦脈大約是一尺高的橫向延伸,隨著石紋而改變路徑,遇到大斷層,石尾,甚至中斷或者豎直再橫向。

 

必須懂得地質才有福氣向土地公討到金子。

 

請教說,那,台陽金礦公司的巡丁不會來巡山嗎?

 

台陽公司是很有量的,有資本承包礦脈的,最好;沒有,他們也不會像日本時代的日本巡查兩個眼睛像牛一樣大,深怕我們小老百姓來偷挖金。

 

這些金,是土地公伯的,兩百多年前還是原住民的地呢。台陽和巡丁也攏知知的,知影有人沒簽約來挖金,可是,還是一,兩個月才來走一趟,意思意思巡一下。

 

聽許大哥這麼說,想到,店家批貨來賣而去偷,那叫做賊仔;可是跟以勞力,資本賭運氣向土地公多藏點不申報或者私挖黃金被叫做【偷金仔】應該是不同的吧?在九份8年了,有聽過偷金仔,但是沒聽過偷金仔賊。

 

許大哥接著說,當我十九歲時,民國四十年左右;我,大哥,姐夫就曾經和里長以及他的大伯與台陽公司簽約在小粗坑挖金礦。

 

這山皮的礦坑,深度大約100步,這類坑,被稱為【米罐坑】。

 

礦坑分兩種;一種是大礦坑,有許多分枝的【kada】,很多坑道密佈著,就會使用輕便車,小粗坑再過去就是大粗坑,現此時的昇福坑就是。另一種就是這種淺層的,全部用人力搬運坑內的【捨土】,【有食的以及沒有食的礦土】。

 

和台陽公司簽約最大的目的是為了【蹦子】,也就是炸藥,這樣才能遵守政府規定合法開炸礦坑。

 

里長的老爸,大伯和我大哥,姐夫,年紀較長,經驗豐富所以是【大人額】的工,而我和里長另外兩個弟弟是【二手】。總共七個人,我最少歲。

 

我很能【出大力】,從坑道內扛出100斤重的砂土,那是小許事情;腳很勇,從小粗坑跑到人煙密集的大粗坑聚落是輕可。

 

經常,台陽公司的巡丁來,我就負責跑到大粗坑的柑仔店,30分鍾就來回,買新樂園和米酒。

 

我們都是抽紅樂園的,為甚麼呢?不要為難台陽公司嘛。新樂園比較貴,巡丁看到我們抽新樂園,就會想到我們挖金,挖到很多,才會抽好菸。

 

巡丁來,【大人額】的里長老爸,大伯和我大哥就會招待他,陪他玩【老鼠仔牌】,巡丁輸,就貢獻一支新樂園香菸,我們這邊的人輸,就拿一支紅樂園給巡丁。

 

而我呢,就繼續搬運砂土。

 

若是我們正在沉澱,【沒食的砂土】,我就要不停地用半人高,拳頭大的大木頭攪拌池裡的水與土。

 

那面積的大小隨地勢而定。

 

我們那個沉澱池大約60公分寬,40公分長,20公分高,底層鋪水泥。

 

金礦坑裡的砂土,沒有用的,含金量小的叫【捨土】,累積到兩百公斤左,就會兩人一起,將籮筐叢坑洞口外的高處倒下,要倒之前,就會高喊三聲:倒土了。以防有行人經過,就如同,自家逢年過節放鞭炮會喊放炮了是一樣的,避免鄰居行人著驚。

 

有含金量的礦脈砂土,又分兩種:

 

一種是叫【有食的】,就是大約三台斤的砂土,可以沉澱,提煉出五分重黃金的。

 

一種是【沒食的】就是只能提煉兩分至一分重黃金左右的。

 

而我則是判斷含金量的高手。挖到礦脈時,負責拿著鐵盤碗,倒下一手掌多的砂土,平面搖晃,將泥沙晃出後,顯現的金沙粒,我就知道含金量。

 

小粗坑,水不容易取得,【有食的】,當天帶回大竿林提煉,當天分配所得。

 

【沒食的】,就堆在工寮旁,幾天沉澱一次。

 

巡丁是小粗坑人,可是,台陽公司也沒叫他認真查察每個礦坑。台陽公司創辦人的顏欽賢,顏國年一直到現在的子孫,都是以厚道著稱,對底層人很寬厚,可以說是積德之家。

 

通常,巡丁一兩個月才來一次,查看有簽約的【米罐坑】,來時,若是剛好我們在沉澱,攪拌【沒食的】砂土,我就會繼續攪拌,來多久,就攪拌多久。要保持這水池裡的水混濁。有時陣,一攪拌就是三,四個鐘頭,連我這可以【出大力】的人,手都沒力了。

 

為什麼要不停攪拌而不讓水清呢?

 

攪拌是運用比重的原理,砂土較輕,盪出去,金砂較重,會沉澱在水池最低的外沿的水泥表面上,亮閃閃的,若是水清了,就會被巡丁看到一層黃金砂粒,這不是為難他嗎?

 

還以為我們多賺錢呢,報不報告給台陽都是困擾。

 

大約挖了兩三年吧?問我賺多少,只能說,【食雞肉】有。那年代,吃飯大多是配自家種的青菜和自家醃的瓜,除非是王爺生,聖母生,土地公生,很少吃雞肉,頂多是醃魚。天天能吃雞肉,那就是富貴。

 

可是沒有長錢。

 

九份俗語說,【金坑趁,金坑了。】,台陽公司做了一百多年,多少人投入金礦礦坑的承租和挖掘的事業而破產?

 

巡丁也曉得這苦情,若是有大著金,我們會多報些,也會送個一錢左右的金子

 

給來巡山的巡丁吃紅,只是他都得要我們再三塞,才肯不好意思地說,歹勢,收這艱苦錢,再三道謝之後才收下。

 

這是三級層包制,我們若是承包了,可以取得礦坑挖掘,也可以取得【蹦子】,但是,給不給黃金是看土地公以及挖金者的福氣。

 

挖到金,台陽抽成,沒挖到,我們要自負損失。

 

那位Jiam shi  guei以及我們,不管是我30多歲,還是19歲時,大家並沒有致富。但是,一個家就養成了。

 

十次挖掘有八次著金被稱為真有才調,但是,兩次的失敗就有可能會蝕去老本,更何況摃龜的機會多?

 

於是,這1930歲之間與之後,就去挖煤礦。

 

民國快到50年,當完兵回來時,九份的人已經開始散了,而金礦也掘到【石尾】了。

 

可是呢,我就告訴那兩位來訪問的小妹妹說,挖金很有趣味。

 

尤其是【米罐坑】,這三個字的意思是,每天只能挖到一罐的米,可以讓家人食用而已。困乏年代還能吃到雞,而台陽公司也能抽成,這是很快樂的。

 

怕他要準備【清囤】,已經請教了30分鐘,快三點三十分了,待會太陽就開始下山,不敢多打擾,告辭了。

 

這八年來,經常請教他,希望,許大哥對那兩位認真的小女生的研究有幫助。

走在石階梯巷弄,九份歷史的老師可能就在我們經過的門前。好厲害,長年下金煤礦坑,不只沒甚麼砂肺症,而且,記憶力超好。n次的開講裡,很少有重複,每次新奇得都讓我不得不認真聽。

 

茶花,此刻正盛開

金瓜石黃金博物館太子賓館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