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清晨,夜間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皆收
2014/02/27

新北市瑞芳區侯硐美援厝礦工女兒童年回憶之二

IMG_4486   

今天黎明後,九份樂伯二手書店門口的小花咸豐草。(謝謝愛書人喬依告訴我它的名。)

 

IMG_3943 (65).jpg

 

金瓜石祈堂巷裡的楓葉

 

IMG_7056.jpg

九份茶壺山,去年二月拍。

IMG_7080.jpg

瑞芳區逢甲路瑞三煤礦義芳居

IMG_8362.jpg

去年春天九份基山街和豎崎路

。。。。。。。。。。。。。。。。

愛書人民國47年次,爸爸在四歲左右就往生。往生前就因為坑內落磐,壓傷,癱瘓,躺了5年,只有勞保給付沒有任何資方賠償;為了生計,媽媽也曾下過炭坑,後來轉到礦主家幫傭。愛書人說,很幸運,一位廖順吉老師,讓她懷念至今。

 

我好納悶,是好到哪種程度?

 

廖老師從小一帶他們帶到小四。廖老師與【九份山下的瑞濱國小老師】(九份樂伯二手書店部落格)來台第一代的郝正亮老師不同的是,他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是同樣認真。還記得,廖老師,那時就發行了【點劵】,每當每位同學考試有進步,他就慎重其事地頒贈。而且不是看排名,即便是最後一名的同學,只要進步了一分,他也會大大表揚。

 

問說,獎品是甚麼呢?畢竟那個時代,軍公教的待遇是很差的,老師的薪水頂多是五六百圓。只夠一家四口吃上幾碗白飯罷了。

 

有鉛筆,橡皮擦,鉛筆盒.....甚至是故事書。

 

好驚訝。以小學教師的薪水,哪買得起那麼多給所有成績有進步的同學?那個年代,惡補的風氣很甚,有些老師應家長的要求,在家裡為學生補習,順便,貼補家用,這也是社會認同,但是不公開的秘密,莫非,廖老師劫富濟貧,拿補習收入來補貼獎品?

 

笑著說,廖老師是有為同學課後輔導,但完全是免費。更何況,侯硐是礦區,在她看來大家都一樣窮,差別只差在有沒有黑膠鞋可以穿,有沒有外套可以披在身上。

 

黑膠鞋,可能那時候沒有添加塑化劑吧?夏天,因為是密閉的,所以很臭;天冷時很硬,腳板會很痛。

 

聽了描述,這離我的記憶實在太遠了。慢慢地追憶,才想起,對啊,我們小時候也是穿這種,硬梆梆的鞋走路上課。好久了,四十幾年了,那個年代能穿上牛頭牌,中國強等名牌球鞋是沒幾人。

 

愛書人說:侯硐,那時候好冷,每年的十月到隔年的五月,雨,下個一兩百天也不是少見,雲霧,那更是常在山頭裊繞。還記得,班上,大約是有二分之一的同學,赤著腳上學,冬天還是穿著七分袖的單薄卡吉制服,沒有衛生衣,沒有外套,常常,凍得兩個鼻管鼻涕直流,不停地發抖。為什麼是七分呢?因為那是哥哥傳弟弟,姊姊傳妹妹,衣服不合身,或者是,衣袖磨壞了,剪短了。

 

說著說著。也想念起我那些流鼻涕,將鼻涕努力吸回鼻管,不敢使用手帕,因為手帕是用來給老師檢查的同學了。我說,你們還有再跟廖老師連絡嗎?

 

有啊。在他很年輕的時候。大家還跟老師合照了一張相片。這張相片還在。

 

我要求他傳給我看。他說,好啊,讓你猜猜看老師是哪一位?我笑著說,不就比較老的那一位?

說,哪是。廖老師師範一畢業就當我們的老師,年紀差不了十幾歲。大家一出社會,看起來就跟老師一樣的老了。

 

聽了,不禁笑了一下。

 

那麼年輕就到風,雨,雲,霧還有整天運煤車空瀧作響的煤礦區,不會忍耐不住嗎?那時的侯硐應該都是黑色的,連基隆河也是黑嘛嘛的吧?

 

愛書人說,對,整個侯硐幾乎是烏鴉鴉的。

 

1950年出生,台灣基隆人的作家東年先生在【初旅】這本書裡說,小學一位同學楊德進掉了一隻紅色的派克鋼筆,導師將全班同學叫到操場去,帶著班長與排長搜索所有書包。有四隻派克鋼筆。林有財也有一隻,可是爸爸是礦工,沒人相信他也會有,於是,就被面壁罰站。主角還是小學五年級,獨自搭火車要到宜蘭,當視景越來越灰暗;房舍和車站都積染了煤塵的黑影,像一堆陵亂褪色的積木。與主角相鄰座隔鄰的一位陌生女老師望著窗外兩堆金字塔的煤山對主角說:{我們一定到了瑞芳了。}

 

東年先生還說:車子剛停,兩個赤身裸背的人影;全身沾滿煤泥,他們看起來就像剛鑽出地獄的魑魅。於是就問那位女老師。那位女老師回答說:那是礦工,在地底下挖煤,很危險,很可憐,所以每個人從小就要用功讀書。(東年著。初旅。麥田出版。台灣省政府新聞處贊助出版。1993年初版一刷。)

 

想到這裡,請教愛書人說,瑞芳下一站就是猴洞(侯硐,更是煤鄉中的煤鄉,年輕的廖老師受得了嗎?

 

愛書人說:才不。給他帶的那四年。我們從沒見過他愁眉苦臉。偶爾也會發脾氣。但是從不體罰。從不言語侮辱同學。那時候的考試沒現在多,頂多是三次月考和一次期末考。廖老師教的是國語,發成績單時,都不用抹老母薑或者是抹辣椒。

 

【抹老母薑或者是抹辣椒】做甚麼呢?愛書人說,只要考得不好,有的老師就會用藤條打手心,侯硐可不是台北那麼熱。老師正在發成績單,忙著打手心時,同學們心裡也有分數,台下就會一片的摩擦聲。大夥兒將手掌抹得熱呼呼,火辣辣的。好準備挨打。

 

廖老師不打不罵,這樣成績會好嗎?礦區的孩子,別說,補習了,放學後,不是在煤礦車道旁撿墜落的煤塊,要不然就是要到【土尾堆】裡撿拾煤屑,.....到番薯園檢採收遺剩的番薯等等工作,總是要幫忙工作的居多。廖老師的風格行得通嗎?

 

愛書人說,班上的成績還不錯。尤其是班長以及幾位穿不起黑膠鞋與外衣的同學們。班長是同學們推舉的,是我所敬佩到現今的,名字叫黃萬清,最惹老師的愛憐。很特殊,所有同學的父親都是礦工。就只有班長的爸爸是紅頭仔的【道士】。法事不是天天有,反而是常常有一餐沒一餐的。母親的精神狀況又不能處理家務。但是,班長很自愛也很聰明,也是班上的第一名畢業生。只是,國小畢業後,班上同學有一半因為貧窮,沒辦法再讀國中,而班長也是其中之ㄧ。

 

我心裡想,廖老師恐怕很心疼的吧?只是我忘了問。

 

那廖老師應該很偏愛班長囉?

 

沒有。廖老師也很照顧成績差和調皮搗蛋的同學。所以,班上的同學都很團結,沒有差別心,每次打躲避球,總是所向披靡。一般老師對特別優秀與成績差和調皮搗蛋的同學,總是印象比較深刻,但是廖老師對我們中段班的同學也很照顧,就像我都在十名前後,老師還是勉勵有加。

 

我笑著說,第十名ㄟ,那應該很認真喔。

 

哪有。小時後,礦區,大人們不是忙著上礦坑就是忙著家事,哪有閒工夫去管小孩子的功課?那時候更自由,爸爸已經不在了,媽媽又到礦主家幫傭。可以說,除了幫忙工作,可以說,玩得天黑地暗。有一回,記得她人爬上侯硐弓橋里基隆河畔的肉桂樹上,去剝那香香外皮啃來當零食,爬啊,跳啊,啃啊啃,沒想到,摔到河谷裡,昏迷了,也不知道誰揹回家,也不知道躺了多久,醒來時,是躺在【侯硐美援厝】的家裡床鋪上。

只見到母親很慈祥地望著他,手上還有一罐【鳳梨膏】。小時候,如果你想有零食可以吃,除非是受傷,生病了。畢竟,那個年代的礦區子女,是不容易擁有鉛筆,鉛筆擦,有了,也是捨不得寫與擦拭,而【鳳梨膏】罐,那更是與鉛筆盒和故事書等同珍貴。

 

我說,廖老師真有心,待遇那麼微薄,卻有心激勵同學們。與【九份山下的瑞濱國小老師相仿,郝老師也為我的朋友阿平先生,親手量製毛線衣,好讓小二的他,可以過一個寒冷的冬天。

 

廖老師的好也形容不上來。當她國一時隨著母親到礦主家幫忙時,才發現,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文具,報紙與故事書。看到故事書,便愛不釋手。

 

我想,這是廖老師的啟蒙,讓她不厭倦書本嗎?

 

長大了之後,從故事書裡,知道有史懷哲這個人。就覺得廖老師就是台灣礦區的史懷哲。廖老師從小一帶他們帶到小四。民國五十七,八年,那時候的侯硐國小,每個年級有五六班,一班有六十個學生。如果問他廖老師有多好,小五時這一班被拆散分班,必須被分散到其他五個班級裡。所有的同學哭了好幾天。除了不捨同學,擔心【孤鳥插人群】之外,就是,更捨不得廖老師。

 

史懷哲?現此時,回憶起【九份山下的瑞濱國小老師裡阿平與九份黃金茶鋪沈先生所敘述的的郝老師與嚴老師,不也正是如此嗎?他們與所有認真的老師一同款,都是我們台灣最偉大的默默耕耘者。是讓人捨不得的好老師。

 

打字打到這裡,打個電話給九份黃金茶鋪沈先生。他正就是郝老師的學生也就是阿平的同學。他好懊悔,他說,他的大姊,也是受教於郝老師,那一班的學長學姊與郝老師常連絡。一年前,阿平和他向我提起郝老師時,怎麼不會想到,趕快與老師連絡呢?那時候的老師應該還很健康啊。還可以當面向他說聲謝謝啊。如今郝老師已經在幾年前走了。

 

我心裡想,那恐怕是因為老師的年輕笑容盤縈繞在我們做學生的心裡。所以我們才會忽略老師也是會老的,會病的,會先走一步的;就像所有當兒子的總是認為父母親是堅強的巨人,不設想父母親也是會老的,直到其中一位老人家往生後。

 

九份的雲霧風雨終究有來去,老師的青春老去是不再來的;只是,雲霧風雨終究有散時,對老師的懷念那是永恆的。怕耽誤愛書人時間太久,就沒再多請教廖老師以及其他同學們的近況。改天吧?

。。。。。。。。。。。。。

 

 

IMG_8389.jpg

九份基隆山

                        IMG_4494.jpg

 

 

繼續閱讀
2014/02/25

新北市瑞芳區侯硐美援厝礦工女兒童年回憶之一

 

 

新北市瑞芳區侯硐三貂嶺火車站基隆河上往平溪線小火車

五分山望向侯硐

。。。。。。。。。。。。。

 

愛書人說,媽媽生於日本大正5年(1916,民國5年。),曾經在礦業鉅子家裡幫傭。日本昭和初年來自桃園縣。母語是客家話。和爸爸來到猴洞(侯硐)炭礦區做碳工。那時在某些地方,講客家話有時會受到其他語言種族的歧視。人後,被稱呼為<客郎仔><客婆仔>,語調若是輕佻些,那是偶爾有的輕蔑。

爸爸於1958年,因為礦坑<落嵌> 也就是北京話的落磐,壓到神經,往後再也沒起身過。五年後便闔了眼。遺留下的只有鍋碗瓢盆。

工寮還是礦業公司所繼續提供的<美援厝>,那美援厝已是當時碳工寮中的豪宅了。一般的寮是用木板隔成的簡便宿舍,而美援厝是運用美國援助而建的磚瓦屋。

 遺留下的還有七位子女,不是當兵就是沒什麼薪水的年代的學徒。最小的是還未上小學的愛書人以及她的雙胞胎妹妹。 

爸爸臥床的那幾年,媽媽便已經<落碳>,也就是下碳坑和男人同樣做挖鏟搬運的勞力工作。做完飯菜,顧不得吃,打包好就上工,經常冷冷的吃。爸爸就放在家裡。媽媽也曾在礦坑外頭做【拚土尾】。那是從將礦坑裡一車車重達200公斤以上的廢礦石堆,推倒,傾倒的勞力工作。前者,當時已是違反法規的,為了賺更多的錢,不得不如此。

童年時,對媽媽和爸爸回家時的印象,是一身的黑,好像是一張會動的只有黑色的調色盤。

愛書人講到調色盤,同樣是來自桃園縣的張英岷詩人曾經在【出口-記洪瑞麟礦坑畫作】一詩中的第二段裡頭說:

每一個礦工用身體當作調色盤

然而卻只有一片稀薄的黑

有如一隻烏鴉飛過無月的夜

這裡是夏天酷熱有時也是冬天冰冷

這裡還有鏽斑,有尖銳

岩石替你畫上背後的痂痕

有樑柱撐起潮濕的知覺

出礦後一定要抽一口菸

吐出煙圈代表和死神不同世界

 

爸爸往生後,曾有教會人士安排美國人,認領兩位幼小的她與雙胞胎妹妹。

一向和善溫順的媽媽,卻不肯割捨;也有鰥夫表示願意迎娶或同居,以便相幫彼此缺樑少柱的家庭。然而依然無視於,那明擺著,一肩挑不起的重擔。

當年,慈善的鄰居們擔心地指責她,不會,替後嗣著想。 

礦主李先生,擁有数千位的碳工,這位台灣北部頭面人的辦事職員之一是鄰居。為了照顧媽媽的生活,介紹給礦主李先生,安排媽媽這個外地客家人進入<本店>也就是礦業總公司。這可是北台灣當年少數興盛而神秘的辦公室。

礦主本身也是九份的大金礦主之一,雖然是幫傭,但是媽媽被礦主及所有會社人尊稱為<總鋪>。

<總舖>相當於北京話的【大廚】。

礦主的<本店>,那是一座ㄇ字型的上千坪建築;一樓是辦公的會社,二樓正廳供奉著兩尊礦主父母親的銅像,是祭祀祖先家族聚會的公廳。典雅富麗的外觀,即便是今日,仍然可以想望當年風華。

媽媽起初並未攜帶愛書人雙胞胎姐妹一同前來,就住在二樓靠窗臨街,十五坪大的採高榻榻米房間。 

我聽了不可思議,讓一位幫傭的使用人住那麼大的房間,而且是當時最豪華的榻榻米房?

更重要的是那是視野最好,瑞芳最高的市區建築。在二樓可以俯瞰瑞芳的繁華,俯瞰瑞芳等於是傲視台北。當時的信義計畫區還只是稻田。好東西都往礦山送。古時候傭人都是窩居,無窗沒戶的,陰暗角落,不是嗎

 愛書人說,媽媽清晨梳洗完畢後第一件工作,便是權代礦主擦拭礦主安奉於二樓公廳的父母銅像,也就是<洗面儀式>,並焚香祭拜,打掃本店並煮一頓兩桌的飯菜供應會社辦公人。 

禁不起礦主,嚴厲地再申前令,要求媽媽和<小使仔>的青少年工友不可以吃剩菜剩飯而是

先盛起自己愛吃的菜.,她第二天才敢享有溫熱的菜餚,這溫熱可能是先生臥病以來的第一頓。

 幫傭前六年,媽媽將愛書人與雙胞胎妹妹,寄居在親人處有六年之久,由於親人夫妻間觀念的扞格,小姊妹除了有寄人籬下的不安,更有一份傭人之女的自卑.

小姐妹常常由猴洞(侯硐),走兩個小時或撘霸王火車到瑞芳找媽媽。小孩子好吃,

會社上上下便奉獻各式零食給這對小姊妹,上國中了,母親才將她們接到礦主的<本店>來同住,順便幫媽媽工作,減輕媽媽的操勞。

逢年過節以及紅白帖事,開枝散葉的礦主家庭成員,便會返來<本店>,那是媽媽最忙

也是最忐忑的時刻。因為工作量大,時間緊湊,而令她不安的是礦主及所有成員,會一一向他鞠躬致意,感謝她日日代他們盡心拂拭父母銅像,與,她為這個總部所付出的辛勞。更難推拒的是

每一位成員,都會包一個紅包當作禮數。媽媽總有說不出的感動,因為那也是一份底層人不敢渴望的尊重,是上層人的尊重. 

礦主提醒媽媽,掃完地不可以倒掉,因為二樓有一個隱密鍊金室,地上有許多的細微小渣屑。

收集好,年終再提煉一次,足夠打一副戒子,那當然也是媽媽必須收下的【艱苦禮】。

是大老闆,難免有正負不同評價-

談到這裡,愛書人電話響起,就此打住,改天再請教了。

 

。。。。。。。。。。。。。。。。。

謹鈔錄張英岷詩人【出口-記洪瑞麟礦坑畫作】一詩如下:

 

在一張黑暗的畫布上開挖

一個洞穴,洞穴裡有畫筆正在鏗鏘鑽探

你說那不是畫筆,是一個

礦工正在用頭燈照耀著

自己的身體,與十字鎬擺成一個象形符號

一個熾熱的字母,照映在緊繃岩石上

正在探取一面黝黑生命的節理

一段地熱的扭曲

 

每一個礦工用身體當作調色盤

然而卻只有一片稀薄的黑

有如一隻烏鴉飛過無月的夜

這裡是夏天酷熱有時也是冬天冰冷

這裡還有鏽斑,有尖銳

岩石替你畫上背後的痂痕

有樑柱撐起潮濕的知覺

出礦後一定要抽一口菸

吐出煙圈代表和死神不同世界

 

那些粗獷汗身──也是畫布

一片暗中,便將寂寞與悲傷速寫

加入滄桑水洗進入頭燈橘色

厚重的感慨添入咖啡色

死亡的漆黑無須再調整

只需把所有嘆息混合一起便成

每日捲揚畏懼,害怕嗡嗡聽見警報

友人甲,無色無味出磺瓦斯氣爆炸

友人乙,挖破礦坑水脈噴湧而出

友人丙,魚骨般煤巷落崁之後和礦脈合而為一

友人丁戊己庚⋯⋯消失在一片濃稠的黑裡

雄壯的男體終究發黑發腫

遺孀和土尾仔一樣

被堆擺成一座壯觀的小山

你說,如此人的生命終究是個符號啊

揮手擺頭,彎挺坐臥

一筆一畫濃烈的筆觸

煤煙粉塵爆炸後靜謐的死亡

也僅是一橫一豎

進入礦坑之後祈禱看到出坑的光亮

黑色的金子若能出礦

今日勞動便成為明日的米糧

那麼礦坑外晴雨都是光亮

燒煤的卡路里就能點燃萬家燈火

快出礦了,光點愈來愈近

煤車不斷通往能大口呼吸的地方

你說,只有到礦坑走一遭

才能聞到自己身上

燈光照射後一點遺留的煤屑味

出礦了,脫出隧道到了出口

才能明白眼前礦工畫上面

為何有礦工坐臥時的

眼淚與汗水

 

(引自:張英岷詩作品集2003-2011。1980.5月20日出生於台灣桃園。)

  

。。。。。。。。。。。。。。。。。。

金瓜石三板橋迎媽祖

 

 

繼續閱讀
2014/02/23

期待2014年春天九份平流霧季節的雲海

2014-01-19 17:36:17

 

 

賴賢宗先生在199448日寫下一首新詩:【九份觀霧】。在【從淡水望觀音山】這首詩的後記說,{這兩首詩都是寫給美雲}。

 

九份觀霧:

思念妳 像起霧
溫馨的思念 像冉冉山霧
襲人輕輕
恰似春衣薄薄 膚在身上
膚在一再受傷的大地上
天地也隨著曾經那麼幸福與那麼美的人間
起舞

霧暖人間芳雲
九份菲菲香林
前身俱是明月
今世則是自散形姿的山蘭

自散形姿的山蘭
曾凝聚多少好漢的意氣
用藍海洋和綠大地攪拌出
黃金麵包

山蘭的舞姿
迴環著彩虹與香雲的舞姿
湧現自靈魂深處的夢眼
湧現自五番坑八番坑的黃金道
……
仍繼續以愛的清歡刻劃人世深痕

(雪蕉集。賴賢宗著。詩之華出版社。社長:張默。民國83年10月初版。)

雅虎部落格在2013年12月26日正式告終,九份樂伯二手書店裡的相片,轉檔不順,操作不當,幾千張的九份圖片大部分遺失。

沒有太多的可惜,除了拍得不好,畢竟,九份的山海依舊在。

每年二月到六月是九份平流霧的季節,有機會,樂伯二手書店山後的大粗坑,雙溪區以及店門前的五番坑,八番坑,甚至,書店也陷於雲海中。

這幾張相片是去年春天拍攝於傻瓜相機的記憶卡而還未被消除的。

看雲海,必須爬得比它高。年年的櫻花,鍾萼木花,紅星杜鵑花....以及百合花接力開的春與夏,如果恰好沒有下山到府收購二手書,而是在九份看著店以及等著收書電話響起的同時,總是會注意門外有沒有飛霧襲來;若是有,奪門而出。若是隨即退卻,那就靜靜觀賞。若是繼續漲上,就趕緊跑上蜿蜒陡升的石階梯,簡直是被海上來的大霧追著跑;當下只有歡樂,喘口氣後,就會很想告訴親友們這份驚艷。

朋友們,若是這季節來九份,建議請多停留一會兒,期待與守候雲海的到來。

 

 

 

繼續閱讀
2014/02/22

新北市瑞芳區深澳蕃子澳象鼻岩入口處的海菜,海鳥,礁岩與日出

2014-01-18 16:59:07

九份五番坑公園的櫻花群幾乎都開始綻放了,再過兩天,節氣就是農曆1220日的大寒。

東方微微有晨曦。

不知道日出點快接近大海了沒?

騎著50cc摩托車,7分鐘來到了深澳蕃子澳象鼻岩入口處的海邊。

果然,太陽從一個月前的茶壺山移步到了基隆山的後方而投射光芒。

鼻頭角海面,徹夜燈火大亮的漁船,已經熄滅,可是依然捕撈著,起伏在浪濤中,看得很心驚。

海水拍打的礁岩上,紫菜,頭毛菜,青笛仔,…..海菜等等正大出,像是一塊暗綠與深咖啡交錯時寬時窄高低不一的梯田,綿延兩三百公尺。

一隻從頸部延伸下腹部到尾巴一色雪白的海鳥,自以為上半身是褐色,就從容行走在被海浪擊打的礁石的最前沿,看著海而緩緩前行。說是覓食,不如說像個詩人在瞭望,偶爾走在一片綠之上,身形好明顯。

趕緊躲在隆起的蕈狀石下拍攝牠。傻瓜相機居然也可以拍到,好開心。

怕嚇起牠,同時,礁岩很濕滑,也不敢再走近。

好幾分鐘後,第一道朝陽將這綠與咖啡照耀得好鮮亮。

瞬間,急急飛起。抬頭搜尋天空,一如往常,有老鷹在象鼻岩的老碉堡上空巡弋。

那隻海鳥應當是知道我的存在吧?氣象局說今天會有冷氣團,會更乾燥。看可不可以明天這個時間來等牠,然後大膽地更近一步。

7點了,就到基隆忙了。

九份有山有海,景點真是多,輪流去走看,常要很久之後才會再度踏上。這個地方兩個多月沒來了,看到櫻花才想起,象鼻岩海上看日出的春天也快到了。

 

 

 

 

 

 

 

 

 

繼續閱讀
2014/02/21

宜蘭縣礁溪鄉林美石磐步道風景景點

2014-01-17 16:04:09 :
 
 
 
 
 

                                    

愛書人喬依說,這是蛇根草。

請問,有看到小鳥嗎?

入口處有座湖。好多我不認識的水上鳥兒。

宜蘭礁溪到府收購二手書時,愛書人建議我必須來走一趟。

木馬。軌道與車。

早上10點在礁溪火車站前,搭【台灣好行】公車。20元車資。10點20分抵達,下一站是佛光山大學。入口處有指示牌。一段碎石子路。

大約700公尺。右進入口。步道維護得很好,很用心,總長是1.7公里,右進左出,會走回原點。除了泥地,人工地板幾乎採用有止滑功能的。可以說,適合全家徒步。

林美石磐步道有許多解說牌。石磐是四稜砂岩。

牠的同伴。

岩石是戀家的,寧願被山澗沖擊,也不願輕離河床。青苔依附著它密密編織生存的夢。愛短短啾一聲的水鳥,不畏懼寒冬的小雨絲,輕快地在每顆岩石上跳躍,抬頭望著前方的同伴,呼喚共同來覓食。山澗兩側是小花草,之外與之上是森林。陽光很少穿透這森林吧?岩石,青苔,小鳥,同是一般的暗黑。只有流水沖擊出的波光與那小花是雪白的。年輕時,愛那大浪拍打那堤岸;此時,只希望林美石磐步道的它們永遠寶有這份的靜謐。

上方恰好有遊客。

櫻花

 

有白鷺鷥的校園

 

 

繼續閱讀
2014/02/20

九份的冬天,起床後適合先泡杯茶。




 
每年的二月到四月之間,九份不只山後的基隆河與雙溪河兩個流域,甚至,九份樂伯二手書店前的大海,也三不五時陷於雲海裡。在平地裡忙著到府收書時,就會掛念著;而九份朋友們也會隨時打手機給我,現場報導。再半個月就農曆過年了。很期待。這張是去年從台北到府收書回來時,下午經過邱錫勳畫家門口時所拍的。朋友們,春天時,手若有閒,建議記得來九份守候。

 
 冬天的九份,一早起來,老是還沒泡杯茶就已經是滿山城裊裊的霧氣,就更別說,雨絲也會不停地來添茶水。
說海是無邊的卻經常被封鎖在霧氣與和雨絲之外。而基隆嶼和野柳有如是寬腹深底茶壺裡的彎彎葉片,濛濛中,想看也看不清,同一片片的海岬和半島一起沉澱著。
剛剛,居然有黎明,遠近的街燈和漁火,跟著晨曦點點溫熱著冰冷了好多天的山和海;這依然是一幅寧靜的畫,還是適合起床後先泡杯茶再工作的好日子。
早安,朋友們,農曆12月16日了,平安喜樂


 

繼續閱讀
2014/02/19

書影:海之歌 詩集 亞汀 新中國報社出版 民國四十年八月初版 主編:江楓

 

 

 

 海之歌 亞汀 新中國報社出版

裝幀 何方

民國四十年八月初版

主編:江楓

發行者:趙德修

民國卅七年春,江楓主辦純文藝的創作月刊於台灣台北,亞汀經常為該刊寫稿;同年夏,在台北中山堂文藝集會里與亞汀第一次握手。

謝冰瑩鼓勵和指示;方向和顏彤封面木刻裝幀。

                汪珩生 ,當時,台灣銀行會計室。亞青  平陽子

                    黎耙

從鉆鐵上生出

這付磨練的骨格

和開拓荒涼的抱負

 

跟牛犢與農人

共同記錄著地下的消息

 

別去黃昏

又開始感受著

風    雨    朝陽.....

走遍田園

 

把種子

交給泥土撫養

終生合作

與耕耘者訂下無條件的契約

終生希望

給田地改造

翻身                       民國34年10月15日於皖南新棠邨

 

 

 

                     島上

 

眺望這塊突出海面的地皮

像滿泓池水裡的一片青萍

更像一顆紅荳

長青的翠綠使人眷戀

給遠遊莫大的嚮往 相思

 

它聳立在海洋上

迎受著四面八方所湧來的風浪

的確老練

過慣了

 

當半世紀在太陽旗下挨過

這三年來

正在摸索的希望中找尋考驗

                                                         民國三十七年春於台北

 

                             

 

共104頁

定價六元

 

 

繼續閱讀
2014/02/18

書影:藍色小夜曲 詩集 鄧禹平 野風出版社 民國四十年七月台灣初版

藍色小夜曲 詩集 鄧禹平 野風出版社 民國四十年七月台灣初版

木刻 陳其茂

68頁

定價新台幣六元

主編發行:辛魚

為影片阿里山 風雲而寫就高山青,膾炙人口至今。

電影劇本【惡夢初醒】,詩劇劇本【大陸之戀】,話劇劇本【紅流】【山洪】。

 

 

簽贈書

           

 

你若問我為甚麼不羨天堂

我說天堂就在我自己心上

一切神底聖境

都美不過我底思想。

 

你若問我為甚麼不怕地獄,

我說我已經在地獄中生長,

一切人底臉譜-

不就是那魔鬼底模樣。

                         釣愚(魚)人

你夢見和我一塊兒釣魚嗎?

默坐在遠離塵囂的小溪邊。

 

我們一句話也不說,

靜靜地看著平柔的水面;

一個個的希望呵,

剛圓了 又渾散。

 

小魚兒就像我們的詩呵,

如此地難以獲得,

然而送到市面上,

卻是這樣不值錢。

                        高山青 

澗水藍


阿里山 的姑娘美如水呀,
阿里山 的少年壯如山。


呵。


阿里山 的姑娘美如水呀,
阿里山 的少年壯如山。


姑娘和那少年永不分呀
碧水常圍著青山轉

高山常青 

澗水常藍
姑娘和那少年永不分呀
碧水常圍著青山轉.....

                        民歌

 

 

繼續閱讀
2014/02/17

與花樹相連的石階梯深處蘊藏著九份古老的元素

 2014-01-13 :
與花樹相連的石階深處蘊藏著九份古老的元素,花開或者葉色的轉換,孕育出不同的節氣,誘引我們一再走進這山城去探索它的神秘。
樂伯二手書店前,五番坑公園那幾棵櫻花樹各開了兩,三朵,快春天了。
隨意走在福住社區交錯緩升的石階,走進了兩座完整石厝屋夾束的廢墟。
說是隨意,那是有疑義,這幾天,一直惦念著那些金色的楓葉如何了?
這廢墟兩側各有一棵楓樹與它們接壤。後面聳立一排石磚砌成的擋土牆;這之外,則是有小泥徑深入的森林,清朝的茶園與菜園,以及廢棄的金礦坑。
沒有殘餘的樑柱與壁面,只剩幾張20x20褪了色的塑膠地磚在平坦的水泥地上。
這是誰的住家呢?
門前,百年的石磚打造的石階反倒是比水泥地高。
可能是中午的關係吧?鳥兒休息沒有鳴唱。
隔著福住社區的山谷對面,被招牌群隱匿的基山街老街,不時有笑語不清晰地傳來。
遊客的衣服五彩著基隆山山稜線上的石階。
深澳港裡停泊著等待夜航的漁船。
離枝的楓葉們:石階上的,想必都被風吹走了吧?而零落在廢墟地板上的,幾天的乾冷,泥漬痕跡還在,皺捲了葉沿,因著風,不時揚起,然後一陣低迴,落下,再次揚起。
廢墟兩側各一棵的楓樹,剩沒幾片的葉在冬陽的藍空下,好像八月盛夏,被晚霞投射的雲般的焦紅。
每當下山到府收購二手書,告辭愛書人後,就會快快地趕回九份,這山城真是會讓人迷戀。
 
林盛彬詩人有一首【九分山城】的詩(風從心的深處吹起。林盛彬著。
台北縣政府文化局出版。民國9112月。):
 
循著古樸的石階
我深入妳的世界
在蜿蜒幽深的眼神裡
山忽而在這邊升起
海忽而在那邊沉落
看不清妳的容貌
卻觸著妳山形堅定海波幻化的靈魂

走進熱驣驣的老街
百年印記冷冷地掛在小店的門柱上
笑鬧聲在起落的腳步間被一分一秒剪碎
甚至連我的影子都不成形

彷彿聽見妳的微笑
幽幽的
在掀掀合合的布簾市招
在山稜線上頭不經意翻過的雲
在我踩下的零亂痕跡裡

人來了人走了
山成依然錯落橫臥著
引人思慕的山形
 
 
 
 
 
 
 
 
 
 
 
 

 
 
 
 
 
 
 
 
 
 
 
 


 
繼續閱讀
2014/02/16

青鳥集 蓉子 中興文學出版社 民國四十二年十一月初版



 

青鳥集  蓉子 中興文學出版社  民國四十二年十一月初版

 

發行人:葛賢寧

編輯人:青雲

新台幣六元

尋覓

 

尋覓人性的完美,

  如在過多的砂石中

淘取金粒。

 

雖然單調的砂石

  令我煩厭

流水的潺潺

使我心驚

而我仍不甘於留停。

 

淘取金粒

  不是為著指環,

是為了它珍貴的光輝。

 

 

小舟

劃破茫茫大海的,

不是白晝的太陽,

不是夜晚的星星,

也不是日夜吹著的風。

 

劃破茫茫大海的,

是一隻生命的小舟。

 

生命

生命如手搖紡紗車的輪子,

不停地旋轉於日子底輪輻,

有朝這輪子不再旋轉,

人們將丈量你織就的布幅。

 

 


繼續閱讀
2014/02/15

2014年宜蘭縣南澳鄉花海田嘉年華活動花海祭牧師米有機米

2014-01-11 20:18:04

 

  
 
下午二點三十,告別了八年來第五回讓我到府收購二手書的愛書人。
說,既然來到了羅東市,建議到南澳鄉的朝陽步道走走。
於是,三點十七分抵達南澳火車站。
好特別,剛剛的羅東市還下著有如鰻魚苗細的雨絲。
隔一個蘇花公路的山頭,就差那麼多,火車不過自強號二十分鐘的距離,
地面是乾的。
依照站前的風景旅遊告示牌開始徒步。
右轉,穿出涵洞,走進了南澳南路。
被一大畦的紫花霍香薊吸引,走到一個轉彎處,有個指示牌寫著往南澳農場
很疑惑。
攔住一位騎著腳踏車的中年先生。告訴我說,朝陽步道在另一頭,可是,從這裡往前走也可以看到大海,別怕迷路,看到人問就是了,南澳鄉適合亂逛,下趟可以在火車站前租一台腳踏車。
怕我還是弄不清楚,牽著車,陪走了百來公尺,他這才回頭。
道謝後,就往海的方向前進。
走在田與田之間寬約8公尺的柏油路上,總是難免驚起一群群的白鷺鷥,不認識的鳥與麻雀。牠們就憩息在各種花所編織成的一塊塊大花布裡,要注意別打擾也很難。
天暗下來了,居然五點了,這時才走到一座寫著龜山橋的小橋。
似乎是不停歌唱的鳥群,走近河堤邊,才發現好是幾百甚至上千隻的白色鴨子。
十來座白漆的圓鐵槽,直徑大約兩公尺左右,高約5公尺,底部有一盞黃色的燈,
好像是上昇中的平溪天燈,矗立在兩座足球場寬的泥土地上。生活空間還真是大,難怪鳴叫聲很暢意。
看著看著,幾輛看來行慣礫石路多少有些落漆與凹洞的小貨車與轎車減速而小心地經過我身旁。打招呼時,幾乎全是原住民朋友們的口音。
大竹筒架纏繞兩端的鰻魚苗網就放在貨車上和轎車的右側車體外懸著。繼續往海邊開去。
很暗了,按捺下,跟著去看捕撈鰻魚苗的渴望,回頭走向南澳火車站。
這時,蘇花公路上的車燈,在漆黑的北與南的的懸崖上綿延成有如一條銀河般地閃爍著。可能是今天是2014110日星期五的關係吧?車輛不少。
風不大,依舊可以聽到鳥的夜鳴。
果然分不清東西南北,沒想到今天到府收購舊書還會順便來走,就沒準備指南針。
走到了一個稻田中的十字路口。
好不容易出現一輛紅色廂型車,外表底部也是沾滿了泥。
請教這位黝黑嚼著檳榔的四十來歲的先生。
聽完後,說,來,你上車,載你比較快。
後車箱,好多捕魚的網,電鋸,電螺絲起子,鐵槌等等工具。
路上,他說,就住在我剛剛走過的地方。這裡每年只耕作一期。農曆年過後播種,夏天收成後就休耕。撒下紫香霍香薊,百日草,大波斯菊,向日葵,黃波斯菊等等的種子,成為天然的肥料。是有機稻米,被稱為牧師米,幾年前,一位基督教長老教會 的牧師倡導的,不只國內,還行銷到國外。
兩分鐘後,經過一條有護欄的馬路。
他說,這條路是往朝陽步道,沙灘和朝陽漁港。朝陽漁港的魚都是現撈的,吸引台北,桃園人專程來買。非常新鮮。下一趟去走走,那裡也很漂亮。
三分鐘後,抵達南澳火車站,說,他正要趕去捕魚。
聽了,好驚訝,特地為我繞一圈。
目送著車子的遠去,坐在車站月台前的石階上喘口氣。
一位慈善的原住民口音的銀髮小姐趨近時跟我說,看你穿雨鞋,是不是剛爬完金岳,武塔,金洋那邊的山回來?別急著走,明天,我們這裡有花海嘉年華祭的活動,有空的話,就找家民宿,
住我們南澳一晚,明天有大太陽,那日出時的海面很棒,花海也是。
還是回到台北,途中,打電話給羅東那位愛書人小姐說,期待您再次以及新的愛書人的宜蘭到府收購二手書的電話,再來看這讓我走了三小時還沒走透的花海田;以及拜訪傳說中美麗的海岸和熱情而自信的南澳人。
。。。。。。。。
     
 
那位騎車幫我報路的朋友。
 
 
主動載我一程的捕魚人;
剛剛上網查了一下,有興趣的朋友,參考看看。
www.alum.ntu.edu.tw/wordpress/?p=12578
o    頁庫存檔
台九線公路以西為南澳鄉,以東為蘇澳鎮,雖然在行政區域上是分屬於兩個地區,但 ... 在協會的靈魂人物張竣喨先生及張興仁牧師(大南澳教會)的帶領下,加上農委會 ... 日首度辦理花海田嘉年華會,邀請民眾到「大南澳」看表演、賞花海、享美景、嚐美食,成功打響了「大南澳」有機農業區的名氣。 ... 一月13th, 2012 | Category: | 發表迴響 ...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2/14

九份大竿林的金礦,碾金礦石,石厝屋,石階梯,淘金與老礦工

 

1月8日,今天是臘八,黎明後行經瑞濱,回頭看基隆山,九份,以及海面倒影。
 
   水車間蓄水池一角。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後方30公尺的大竿林溪。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前的石厝屋廢墟的煙囪。
。。。。。。。
九份持續了六天,室外濕度低於70度,溫度在15度徘徊。
 
天空有大陸飄來的塵靄,暗沉沉,原來台灣與大陸是如此地近;可是,我卻與書店旁邊的20公尺內

 

卻又那麼遠,不知道這裡的歷史。
走到了書店旁的廢棄金礦坑觀看出水量。
九份可喜的是,有許多老房子,採金設施還在巷弄裡延續著昔日的風華。與75歲以上大哥大姐聊天的話,就可以聽上一堂課。
樂伯二手書店的左側,緊鄰著大竿林溪上游,說是溪,這裡的老人家卻慣叫它【山溝仔】,
這山溝仔寬約兩公尺,從小瓜露頭而下到大海。夏天時,都還有毛蟹從海邊溯源回家經過書店
窗外的芭蕉樹前。
從基山街到書店之間,是佛堂巷的起點,是個寬約5公尺,長約10公尺的巷弄,也是福住里住家密集地的入口。
前一個月,九份接續下了18天的雨。末了,連著三天,總是有山水從靠山壁的石階漫延到馬路來。
轉晴了,將這情形報告給蘇里長,以避免路滑影響老人家與遊客的安全。
隔一兩天,馬路居然乾了,正在奇怪,走上石階梯看時,蘇里長恰好也來,帶我繼續前行十步。
嚇一跳,是高與寬各1公尺高的小山洞。
那山洞不規則,那是多堅硬的岩石?那一體成型的石穴的顏色,風和雨磨潤很久了吧?可是依然尖銳。
那小山洞入口是流動的水瀨,棕黃又泓澄,水流越過瀨邊奔向大竿林溪。
蘇里長說,這以前是個金礦坑,只能彎腰駝背屈膝扛著採金工具走進去挖金。
來九份8年,不知道這是個礦坑。歷史,還真是該從自家或者旁邊仔細探討起。
不覺地,對這坑洞有了尊敬與好奇。
蘇里長說,坑內可能已經崩壞,而被終年不停的水淘上來的砂石塞住了往【山溝仔】的出口,
才會溢流到馬路來。昨天已經把它清通了。
蘇里長所說的【山溝仔】,與書店的外牆是無縫接軌,下大雨時,雖然生意差,可是芭蕉樹旁就是一溪的澎湃,
震得書店內水聲轟隆隆,也是一番天然交響樂。
蘇里長帶我走回馬路,指著那個四方形的水泥箱裝置,說這是水櫃,接引自剛才所說的礦坑。
16個水管孔,代表當年有16戶人家來這裡接水。
明天臘八了,聽說又要變天,明天晚上台北平地要降到14度,那麼,九份大約又是陰雨的11度吧?
與其抱怨即將來到的壞天氣,不如好好享受現下的暖暖冬日。
今天,走到了那個廢棄金礦坑觀看出水量。水位低了20公分,水量弱了些。
觀看完後,走到了這大竿林溪的上方,距離書店大約20公尺。
有一座昔日礦車輕便鐵軌壓守鐵浪板人字型屋頂。
鐵軌與浪板都鏽蝕了,等著陽光從雲隙射下,想看看暗淡的鐵褐的表面會有怎樣的光彩?
人與古老建築一齊曬太陽是可以暖人心的享受。
一位大姐恰好也來散步。
似乎也期待著冬陽吧?也許是這棟石厝屋給她的回憶,停下了腳步。
說,民國34年【光復】時,她八歲。在九份仔大竿林出生,結婚,然後養育四個子女。
光復前幾個月,被日本政府強制全家【疏開】到台中沙鹿。那是將豬寮臨時改建的僅能遮風蔽雨。
為厝主人做田做工來換食。日本政府根本不管你認不認識這主人,就指配。
而,那時,九份仔經常被美軍轟炸。
光復後,馬上就回到大竿林。
彼當時,這條山溝,隨便將溪土挖一塊,就含有金粒。
再往上幾步路有二坑,三坑,四坑,越過山頂再過去就是小粗坑,大粗坑。
礦坑有兩種:一種是小坑,只能駝著背走進去;書店旁的小坑就是。
還真是沒錯,蘇里長也曾經如是說。
大姊又說,另外一種就是大坑,像五番坑,四番坑等等,就有輕便車的鐵枝路進坑運送。
鐵枝路在九份仔很重要,吃的,穿的,用的佔真大的地位。
現此時的古窗茶館,原址就是日本時代到光復後的輕便路驛站。
日本時代與光復後,【舊街仔】(基山街)還沒有現此時【流籠頭】(琉榔頭)到古窗的熱鬧,舊道口(102號道路與基山街入口處)只能算是路尾。
從瑞芳到九份仔,主要依賴的是輕便路與流籠以及汽車路這兩路線。
這段描述,我曾經聽【觀海樓 茶館】的林老闆也是如此說。
大姐說,輕便路路線是這樣的:一個個輕便車箱;古窗,經過五番坑,頌德公園,磅坑口(隧道),流籠頭。再由流籠頭往下垂吊到流籠腳。
汽車路,就是現此時的102號道路,可是,很窄,交會車很困難,而且是泥土路,沒有護欄。
拓寬後,輕便路的效用被取代,重心才會移到舊道口(老街入口)
現此時最旺的舊道口,是被視為路尾,汽車路拓寬後才興起,而且街面也還沒鋪平。所致,
貨物從瑞芳經由流籠,輕便路抵達【古窗】;卸完後,許多【苦勞仔】再將各家商店
或住家的貨品,以肩挑方式運到各個石階的巷弄裡。
九份現在的熱鬧,沒有出金(產金)年代的十分之一。
那時,九份住好幾萬人,不像現在幾百人;每條巷弄都有店家,不像現在只有舊街仔(九份老街)
光是查某間(藝妲間,酒家,茶室等等)就四,五十間。
九份75歲以上老人家們形容九份的繁華,並不是像學者背誦每年生產多少黃金,哪一年是產金高峰期。
而幾乎都是以有多少家【娛樂場所】來說明。對於【值勤】女子也沒有道德家慣見的鄙夷,也沒有人道主義
者式的悲憫,彷彿,那就是鄰居女孩正從事別無出路之後的養家的普通工作而已。
記得童年住過九份山下的已廢村的跌死猴坑的【九份黃金茶舖】老闆的沈先生也這樣回憶說,他的阿嬤曾經不勝懷念地說過,清朝與日本時代,跌死猴也有查某間;以表示是曾經多麼興盛。
這不是今天的重點,就沒請教查某間的昔日現象。
大姊又說,彼時陣九份人沒有儲蓄的觀念,錢花完了,第二天入坑再向土地公伸手要就有,
大賺錢就大手骨(很海派),早上入坑,穿得像乞丐,傍晚出坑,穿起西裝襯衫就到查某間與朋友們你兄我弟。
我請教說,那,您也是因為著金(挖到礦脈)而好額(有錢)的嗎?才能蓋起那麼氣派的石厝屋和以
輕便鐵軌壓頂的油毛氈屋頂?
大姐說,哪是。阮尪(我的先生)並沒有入金坑;因為沒本錢。怎麼可能是好額人?
這讓我很驚奇,入金坑還要甚麼本錢?
那時入金坑,大部分是以合股方式向台陽公司(台陽金礦公司)或者台陽的下包廠商貝+(不懂得如何打這個字。河洛音ㄅㄚm,承租)金坑,如果著金,大家與台陽公司比例分,這樣錢才賺得多,純做金工(挖金工人)的薪水不懸(不高),不如做碳工。
這讓我好驚奇,向來以為當採金工人錢好賺,為何還要去做挖碳工?碳坑更容易落磐與瓦斯爆炸。
關於合夥採金;【大竿林聚福社】北管許大師兄的80多歲的許大哥也是如是說,而且他曾投入【分金孔仔】的合夥採金事業。曾經記錄過幾篇請教許大哥的經過,就不贅述了。
大姐說,阮尪沒才調(能力),就四處去做炭工,基隆,瑞芳五路去。炭工的薪水,劬勞做就有,不像金工,還要看有沒有福氣,土地公得蔭不得蔭(保佑不保佑)?
二十歲前後就出嫁,阮尪也是在地的九份仔人。
我做查某子仔的時代,就在書店頂頭的【水車間】【碾金仔】,碾到出嫁為止。
碾金子,碾,大姐的河洛音是ㄖ一ㄣm ,沒去查台語那是一個字,就暫時借用碾。
我見過那設備;是個凹形的狹窄細長鐵槽,通常是女性員工,踏著一個像是小孩腳踏車輪子,
坐在椅子上,雙腳踩在輪子上,不停地用力在槽裡滑踏,將金粒踏成一條條薄片。
大姐說,而這個水車間的頭家名字好像是就是土火伯,還是火土伯,忘了。
水車間下方的【六榕居】李承宗畫家曾經告訴過我水車間老闆的名字,可是被大姐一迷糊,
我也不敢確定是火土,還是土火?
大姐說,如果老頭家還在就100多歲了。人真好,不刻薄。子孫開枝散葉,如風吹菅芒花穗粒般地移居生根在台灣各個角落。這間房子就是他的古厝。
好高興,得知這是那依然存在的美麗雄偉的蓄水池的主人故居。
大姐說,水車間就是將輕便車,人工等等運來的礦石,碾碎,分離出含金的石頭。很多石厝屋都倒了,但是
那個水壩還在,水柵欄還剩一面牆。彼當時,還有十幾戶在水車間的前後,現此時成了樹林與菅草叢。
水車間搗練後流出的水又被放流到水溝。
彼時陣,書店旁的這條水溝,密密都是【洗金仔】(淘金者),短短的幾步路,上少有120人在洗;
在水溝仔邊,攤開一條毛毯,將水倒進或者引進毛毯裡,砂石滾落水溝仔底,而金粒就會留在毛毯上。
那金仔粒好多哪。金閃閃,光看就很漂亮。
大姊似乎懷念【洗金仔】的光輝多過於踩踏【碾金子】。
詩人王蓉子女士在【尋覓】(青鳥集 蓉子中興文學出版社 民國四十二年十一月初版)這首詩引用淘金的過程中說:
尋覓人性的完美,
  如在過多的砂石中
淘取金粒。
雖然單調的砂石
  令我煩厭
流水的潺潺
使我心驚
而我仍不甘於留停。
 
淘取金粒
  不是為著指環,
是為了它珍貴的光輝
大姊的眼睛也滿是光輝。
大姐說,書店旁的那個小坑,挖沒多久,就放棄。
為什麼呢?
因為啊,掘到水,這樣很危險。
大竿林有很多小坑,當時的【做金仔】很厲害,挖個幾天,就知道有沒有礦脈,產量不豐就不挖,就放棄。
不禁好奇地請教,既然好賺錢,為何會有許多悲哀的故事在九份仔流傳?
大姐說,雖然趁錢容易,但是,50多歲就會病死於砂肺症。金坑內是要用炸藥來開挖的。一引爆,塵土飛揚,吸入肺裡是常有。是恐怖,為了養家只能下坑,而對做工仔人來講,趁得了錢,能放鬆就會想放鬆。
看了許多下坑的長輩四十多歲就臥病在床,五十歲出頭就過身,誰能不多喝杯酒?誰能不賭不與朋友到查某間談散?
彼時陣的厝都很小,5,六坪可以住上一家十幾個人,甚至容留親友暫住當做來討生活的中途站。
以木板,茅草蓋起來的房子居多,石厝屋通常是著金的好額人才翻起的。
一家經常生養四,五個小孩,日本時代甚至是八,九個,做老爸的如果走了,而長子還沒長好翅膀,那麼這家就慘了。
做金仔的事業,後來到民國60年左右啊,就不時興了。人都搬出去了。那是九份許多家庭的艱難期。
好佳哉,二十多年前,九份仔【做醮】,才慢慢變成觀光城,才興起來,但是呢,合永過的繁華不能比。也沒查某間了。
我的四個子女沒下過坑,或沾過礦;民國70多年,台灣碳礦收起來,阮尪就沒繼續做碳工,
但是也得了砂肺,一生都吃這個苦頭,舊年(去年)往生。
做碳工時,一家六口加上公婆,真是不容易維持。
可是阮尪真肯做,民國70多年左右,九份仔人散了了,有賺到錢的,就回到故鄉將老厝改建更適合居住的水泥房。
阮尪卻堅持四界去向改建石厝屋的親朋好友鄰居要丟棄的石頭磚,紅磚或者木料,蓋起了現此時住與做生意的
石頭厝,油毛氈屋頂上再壓著輕便鐵軌好防風。
講到這裡,我說,這棟房子已經是大竿林重要的地標,許多觀光客造訪與拍攝的最愛之一。
大姐聽了好得意。
說,20年前左右,九份沒落後的新起的第一家茶館是九份茶館,再來是樹窟人文茶堂(+),第三家是天方夜譚。
做媽媽的總是希望孩子都在身邊看得到的地方。
出外奮鬥後歸來的兒子和孫子們按照自己的意思做著與觀光客有關的事業。
古早人說,在外頭趁一百不如在家趁十元,為甚麼呢?出門在外開銷總是高啊。
除非是落地生根的打算,無,還是回鄉創業或者共同打拚的好。就將兒子與孫子都叫回大竿林來。
而我當下想,是不是大姐的先生經常奔波於外地挖煤,而讓她捨不得家人在外頭吃苦?
說到這裡,大姐滿足而快樂的嘴角一輪上弦月般微笑著,而眼神滿是金亮。
怕耽誤大姐的散步時間,就告別了。
明天要下雨,應當會洗去塵靄,放晴時,再來走一回看看老建築上的光彩。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旁的礦坑入口。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後方35公尺水車間的殘存閘門。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旁邊,早期接引礦坑湧水的水池。每個水管孔,代表一戶人家的仰賴。
輕便鐵軌
 
 

繼續閱讀
2014/02/12

書影:聖女 戰馬 鎗 王藍 紅藍出版社 封面設計 麗堅 民國四十八年十月台灣四版

書影:聖女 戰馬 鎗 王藍 紅藍出版社 封面設計 麗堅 民國四十八年十月台灣四版

0
收藏
0
推薦

 

 

 

聖女 戰馬 鎗  王藍 紅藍出版社  封面設計 麗堅 民國四十八年十月台灣四版

台北縣永和鎮竹林路25巷30弄9號

台北曦園

昆明翠湖濱

民國三十一年十一月重慶初版1-3000,當年,19歲。

民國三十三年二月重慶再版3001-5000

民國三十四年十月北平三版5001-10000

民國四十八年時月台灣四版1001-12000

翟君石 鍾雷

 

王藍先生簽贈

唐紹華先生說:

謝冰瑩主持西安【黃河月刊】投稿者菓子就是王藍,很受大西北閱讀者喜愛。王藍號果之。

更早時代少年時北平【覆瓿】月刊(音韻學者高慶賜主編)以菓子為名投稿,抵達重慶後以王藍本名。

民國31年中央文化運動委員會全國文藝獎以小說【一顆永恆的星】獲第一名獎金。中央宣傳部部長張道藩親自頒獎。

民國卅二年十二月重慶七星崗東方書社出版王藍第一本小說集【美子的畫像】,第一篇即是一顆永恆的星,而同時收有:我的自己,戰馬和鎗,美子的畫像。銷路很好。(傳記文學出版社 民國85年5月出版。文壇往事見證。)  :

 

 

 

立立二手書店

昨晚九份樂伯二手書店旁的空地很熱鬧,好多年輕人等著跨年,年輕真好;我呢,七早八早就上床睡了,迷迷糊糊中,聽到歡樂聲。
書店後方曾經住著一位工筆老畫家,六榕居的李承宗先生。
十三四歲時,李先生就存了一筆錢,先斬後奏,瞞著父親,拿這筆錢拜師郭明橋先生,山東人的郭老師畢業於日本東京,老師是蔣兆和。郭老師當時是建國中學美術老師,後來成了私立復興商工第四任校長。郭明橋先生將他在永和市水源路的住家,當作畫室兼教室。當時,郭明橋老師總共收了四位學生;外省人與本省人各半。其他三位同學的名字他⋯⋯忘了。但是都有所成就。當時台北與永和的水源路,都是很荒涼的地方。

李先生說,當完兵,有些畫畫基礎之後,才到劉其偉的【中華藝術學苑】。劉其偉辦得很認真。很認真地在為學生解說理論,激發學生的天份。不僅大量啟用台灣新秀,也大成本聘請外國老師。翻譯就是王藍先生。這個藝術學院辦個一兩期就結束了。劉其偉說,那是因為政府不願核准設校,沒有文憑,學生就不來了。

李先生說,這也不能怪學生。當年學畫畫,有文憑的都不能找到工作了,如何要求沒文憑呢?劉其偉每天晚上都讀書或者寫書,都弄得很晚,沒多久經由王藍的協助,到菲律賓做原住民調查。王藍與菲律賓關係很密切。當時【菲律賓華僑】這幾個字,代表的就是【有錢】。陳其祿先生又指導他如何做原住民文化的研究。

我問他說,王藍當時已經是知名作家,彷彿也是三十幾歲人吧。

他說,王藍與郭明橋,也很好。那時候,有一回,郭明橋請王藍當模特爾,拿著【藍與黑】這本書,坐在藤椅上,由郭明橋素描。而我們四個學生,就坐在更後面,也嚐試著畫。王藍沒有架子,對待我們這些十四五歲的學生,親切的好像老大哥。

李先生說,郭明橋,王藍與劉其偉都很著重遊歷與閱讀。

早安,朋友們,有空還真得多到戶外參加活動。

新年快樂

繼續閱讀
2014/02/11

九份大竿林油毛氈屋頂上頭與國英坑金礦坑口前的輕便鐵軌

 

 
 
 
 
 
 
 
 
 
 
閒走九份石階巷弄與古道,總是會出現預料外的景。
一座座油毛氈屋頂上的輕便鐵軌,駝出過礦坑裡被挖出而無用的砂與石,更奔馳過黃金,或許也曾從瑞芳拉上魚,肉,果,菜,鮮花.....以及人群。不再天天背負千斤萬斤。由鍊條綁住緊緊地連接地面,是與這塊土地僅存的聯繫。鎮牢著家屋,抵禦海上來的狂風。
這些老鐵軌,與老礦工們的牙齒一樣,同樣被礦山的風雨給鏽蝕得黯淡而有缺口。
今天早上經過大竿林溪旁的國英坑,那塊注意礦車出入的交通標誌已斑白,不遠處,卻有硿隆隆地號角似地響徹,引得我狂奔;該不會這麼幸運吧?
一個車頭拖拽著一個車箱,從礦坑口開出,載運著一車的隆重不知道是礦石還是礦工們所說的【捨塗】(ㄒㄧㄚㄊㄨㄡˊ )?後者是無用的砂與石。
駕駛與兩位隨車的灰白頭髮的勞工朋友們很驕傲地告訴我說,這是東北角孤孤有的不是為了觀光而是為了事業而行走的輕便鐵軌。
來九份八年,頭一會見,雖然只有三分鍾,30公尺。車體舊,鐵軌軌面晶亮。經過三位同意,拍與朋友們分享。
 
 
 
 
 
 
 
 
 
這張是2013年2月九份的雲海。今天是2014年1月7日,即將過農曆新年了,很期待今年的春天一如歷年會再出現這番景致。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2/10

書影:現代詩 春季號 1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 中華民國四十二年二月一日創刊號 紀弦主編 發行人兼社長 路逾 娼女 鄭愁予

書影:現代詩 春季號 1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 中華民國四十二年二月一日創刊號 紀弦主編 發行人兼社長 路逾 娼女 鄭愁予 吹笛者 文奎


 

現代詩 春季號 1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中華民國四十二年二月一日創刊號
紀弦主編 
 
 
 
 

發行人兼社長
路逾

 

 
 
 
 
紀弦簽贈書
 
 
 
 
 
 
 
 
 
 

娼女            鄭愁予 
        
我認得出妳,妳是東街的娼妓,
曾為孩童們嘲罵追逐過 . . . . . .
我看見妳走進矮門的百貨店,
買了盒廉價粉,又低頭走出來 . . . . . .
妳用蘊有著遲疑的倉促的腳步
拐向街隅的小巷,一閃,
那褪色的花裙不見了。
那兒沒有妳底家,和妳底親友。
那條陋巷是污濁而泥濘的,
然而,你卻像覓見了草塘的孤雁,
向這車輪衣角的大街
投下自安的一瞥 . . . . . .

我說,都市的法律不是妳的,
都市的文明也不是你的,
通衢上僅有微弱的陽光
也不是妳的呀。
為了怕見更多的人眼的你,
繞行了小巷,
那麼,都市的甚麼是你的呢?
端想妳在夕陽裏撲粉的心情,
揣想著孩童們嘲罵時妳的記憶,
年華,田園,遙遠了的一切啊 . . . . . .
那麼,還有甚麼是妳的?



吹笛者                文奎
 
一聲聲,像是生命掙扎於冰點。
我好似看見你被枷鎖羈絆的腳步,
移動著,在黑夜。
 
一聲聲,像是埋怨上帝的不平。
我好似看見你被陰影封鎖的眼睛,
歎息著,在黑夜。
 

 
 

繼續閱讀
2014/02/09

書影:現代詩 夏季號 2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 中華民國四十二年五月一日出版 李莎詩抄 給 兩塊石子 路進

書影:現代詩 夏季號 2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 中華民國四十二年五月一日出版 李莎詩抄 給 兩塊石子 路進



 

現代詩 夏季號 2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中華民國四十二年五月一日出版
紀弦主編 
 
 
 
 
 
 

 
 
 
發行
人兼社長   
 路逾
 
 

 
 

李莎詩抄 
 
那些衣衫襤褸的罪犯們
帶著沉重的鐐銬啊,行動是
多麼的艱難呀,不要大聲地
催促,讓他們慢慢地走向候審室
聲音柔和一點吧,法警同志
 
記著:我們該把【同情】給他們
 
那些大清早趕來的探問者
已經在候審室的門口等待好久了
當渴望一見的親人蹣跚地走來時
她們的眼裡閃著淚光,不要大聲地
吆喝,像趕蒼蠅一樣的驅散她們
聲音親切一點吧,法警同志
 
記著:我們該把【同情】給她們
 
 
 


 
 

兩塊石子         路進
 
把兩塊小小的石子拋下溪水
便激起兩朵漣漪
遠遠的離著,多美;
倘靠近了,豈不是太擠。

繼續閱讀
2014/02/08

書影:現代詩 秋季號 3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 中華民國四十二年八月廿日出版 新畫的夢 楚卿 山城 梁雲波



 

現代詩 秋季號 3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中華民國四十二年八月廿日出版
紀弦主編 
發行人兼社長路逾
 
 
 
 

 

村居散頁 新畫的夢                           楚卿
 
像孩子離去了夢,
我離去了農村,
那原是我落土生根的地方啊。
 
柏油路上底閃光,
玻璃櫃里繽紛的彩色,
電影院中如林的慘白的腿,
霓虹燈灼黑了的眼皮,
我都愛著他們;但不如你-
這只流著水,堆著稻屑,
未經掃除牛糞落葉和腐草的土地。
 
我底詩章裡只有參差,沒有高下,
而且我都歌頌,我不咀咒,
像最後審判的辯護師:
我高叫著:
-誰敢破壞神底創作?
一片小草和一個巨人一樣。
 
 
 

山城                               梁雲波
1
微風掀開回憶之窗,
窗外的山坡有燈火堆集,
-那像是夢裡的燈火,
 夢裡的人家,
  夢裡的記憶啊……
2
 
穿過一列挺直的白楊樹,
佇立於常在夢中回來的河畔,
投一塊石子於河心,
我聽見童年的笑。
 
石子沉在河底,
水上的漣漪推到岸邊,
  白楊樹的影子彎曲了,
 我的影子彎曲了……
3
 
吐著濃煙的火車來了,
在山坡灑一串車窗燈影,
軋軋的輪聲
又駝去了一堆歲月。
 
4
 
夜裡的炊煙像往般的直,
工廠又加工啦,
那批沒出嫁的姑娘,
還是數著如飛的梭子,
-數著如飛的青春。
 
5
 
愛我的那姑娘是個黑煤球,
可是她的嘴唇紅又甜,
十年啦-
可愛的黑煤球。
帶一隊光屁股的髒孩子睡著了吧?
 
6
 
擺攤的小販回家了,
打更的老頭走遠了,
街口的警察打盹了,
雨來了,
雨粒兒比豆子還大,
但山角的雲縫還剩幾顆星。
 
7
 
我夢見山城在雨中,
山城的屋簷彈下淚珠,
山城的路上沒有人行走,
山城的石頭路油光光的…..
 
 
 
 
 

繼續閱讀
2014/02/07

書影:現代詩 冬季號 4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 中華民國四十二年十一月廿日出版:煤礦 王谷

2013-12-31 19:36:30
書影:現代詩 冬季號 4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 中華民國四十二年十一月廿日出版:煤礦 王谷

 

 

現代詩 冬季號 4 現代詩季刊社發行中華民國四十二年十一月廿日出版
紀弦主編 
發行人兼社長路逾
。。。。。。。。。。。

 

煤礦    王谷
 
自從一次猛烈的地震,以及巨飇
發生在遺忘的年代,蔥綠的遍生在我心野,
那些理想的羊齒植物,便被深深地沉埋,
我的情感遂亦進入冰河期,任命運的季節
默默地變換,披著白色的憂鬱…..
 
哦,你是太陽,你是惠風,
你欲將兩極帶到赤道之下,
讓冰川融傾?朋友,我是多麼渴望
你的足跡會蒞臨我的心野,
即使你不能再尋到
我的青春殘痕,也該在那荒蕪了的土地上
發現那座豐蘊的煤礦,等待採掘。 
 
 
 
 
 
 
  

繼續閱讀
2014/02/04

加工轉外銷:台北市萬華區到府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中古書買賣日記

 

下午三點準時依約抵達台北市萬華區,愛書人說四點要離開。

不敢多談天,快速地打包。

愛書人看我跪在地上將書裝箱。

勸說,如此容易傷膝蓋,隨即拿了個小板凳給我。

答說,到府收書,習慣跪著與書保持距離,這樣,流汗,就不會將額頭上的汗珠滴落在書上。

愛書人笑著說,他是民國41年次,到現在還在跳國標舞。國標舞分兩種;

一種是標準舞也叫做摩登舞,一種是拉丁美洲舞。

跳的是第一種,很傷膝蓋軟骨,所以注重預防,收書跪著也是違反自然,容易受傷。

就不客氣地坐下來。

看到書陸續被拾起,似乎翻開了愛書人生命中的昔時冊頁。

開明而民主的爸爸是1949年跟部隊來的江蘇省人。住眷村,鶴佬話卻說得很好,住台第二代的愛書人說,

讀某某初中;白天,翹課碧潭游泳,晚上,彈子房打撞球;

喜歡讀書,但不是課本,而是文學方面,是許多家長以及老師眼中的麻煩學生。

那時候,高中,職等學校很少。

初中三年級快畢業,怕將來我們這夥人出路有問題的老師說:你們是垃圾,

垃圾需要再加工;會游泳,又敢違反校規打彈子,你們就報考基隆海事學校,

可是呢,會考不上,考台灣東北部的某某海事學校好了。畢業了,就去當商船船員,這就是垃圾加工變成商品轉外銷。

我笑著說,哈哈哈,這位老師會不會有點毒啊?.....您也曾為國家賺外匯喔。

愛書人接著說,考上了,讀了三年輪機。那時,從台北搭火車到學校所在的

平快車,叩叩叩,要花四個鐘頭。成了住宿生,一到兩個禮拜回台北的家一趟。離開繁華都市,這三年給他很大啟發;

之後,跑了兩年商船。

這5年思考的歲月讓他深深感謝老師的安排,也懂得沉靜。

民國62年左右,一個月的薪水是350到400美金之間。那時台幣

與美金比是40比1。這是同年紀人高職畢業陸地薪水的三,四倍。

可是,沒有假期,一天24小時都在船上。

跑了兩年,就想轉業從事珠寶。所以買了許多珠寶方面的書。

珠寶,是很危險的事業,只要一次疏忽,就容易出事。

許多珠寶業者的【走大路】(鶴佬話)的業務員,常常穿得很普通,事實上

卻是胸懷數百萬的珠寶在鬧區的珠寶店中穿梭兜售。

發現自己未必適合。於是,離開珠寶業。

接著,考上公職人員。還是會關心這行業動態。

30年來,總是有一些不幸的消息。

在20幾年前,一位某某某大盤商,平日很小心行蹤。不知怎地,

洩漏了,全家四口都被滅口。同業們普遍懷疑是境外人士行兇,

珠寶不是海關查察的重點,放在口袋,搭飛機離境很容易。才會

查不出指紋沒辦法破案,後續,也沒有銷贓的傳聞。

從事公職,依然喜歡主題性地認真研究,才會有許多文學,歷史,中醫,

哲學與藝術方面的書。

喜歡投入,鶴佬話說得好,也是因為從事珠寶業的關係。

61歲了,已經留下了一部分,而這些書希望轉給有緣人,能讓它們能再被利用。

四點,怕耽誤愛書人,不敢多請教珠寶之外的書種的買書緣由就鞠躬告辭。

愛書人說,要去陪伴93歲的爸爸,改天再聊;記得喔,要保護膝蓋。

好感謝這位愛書人,一如到府收購舊書時所有的愛書人,讓我不僅得到好書。

 

繼續閱讀
2014/02/03

金瓜石紅磚天車間與六坑斜坡索道閃電芒花與鳥群

 2013-12-08 19:57:06

IMG_3590

天車間上的小鳥

IMG_3546   

閃電。

IMG_3527

水湳洞

 

IMG_3585

IMG_3588

  

IMG_3594

白咸豐草花,黃芒花以及紅綠葉參雜的小樹,簇擁在只剩下三面斷牆的天車間。

這之外,停霧縹緲了山與海。

一隻鳥兒從面海與天車間相連的六坑斜坡索道飛來,佇立在柱子的頂上。

正在拍攝這棟頹圮紅磚建築。

頂上有一株小草,迷濛中看不出那小草是甚麼來著;牠凝視著它。

趕緊蹲下與芒草齊高,靜靜看牠為這蒼茫世界帶來的躍動。

昨天日落後,拍攝大海時,沒預期地,拍到天車間前方細微漁火上的閃電。

那真是極遠,沒聽到雷聲。

屏氣,試著與之後每道的銀光同步而按快門。

趕不上而沒有成功。

覺悟。

收起手上的傻瓜相機,專心觀看一次次打光後的海與天。

未必都能抓住乍現的美好,可以遠遠欣賞,那就是很棒的人生了吧?

小鳥跳上跳下,就沒再拍攝。

當牠遠颺,順著身影,這一抬頭,才發現基隆山,報時山,茶壺山以及陰陽海的停霧正在往南席捲而清明。

同時,好多的鳥兒瞬間一起開唱。

這是因為黎明還是因為霧散呢?

早上六點四十分,離開。走沒幾步路,霧又全部鎖住。

IMG_3603

露珠嗎?

IMG_3615

IMG_3620

IMG_3625

IMG_3627

IMG_3643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2/02

金砂般的一本本書:台北市文山區到府收購回收購買二手書舊書中古書日記

2013-12-05 19:17:42

 

九份102號道路不厭亭菜刀崙芒花 

 

 

 

 

爬了大約四層樓的石階梯,才抵達大門口。

 

再爬四層樓才是愛書人的府上。

 

搬書到大馬路上也是。

 

我們的到府收購二手書是完全配合愛書人的時間;第一天,

 

愛書人給我1.5個小時。

 

總共是12200公分高,80公分寬的書櫃。

 

好開心。

 

都是文學,歷史,哲學與藝術方面。

 

第二天,則是2個小時。

 

即將到中國上海拚事業,百忙之中,還是掛心著想

 

將陪過的愛書轉給下一位有緣人,讓它們在台灣永寶美好。

 

愛書人說看我下架的喜悅好像是她小時候童伴們淘金沙的眼神。

 

原來,愛書人來自新北市瑞芳區侯硐地方的大粗坑。

 

在大粗坑溪裡淘過金砂。

 

淘到再多的金砂還是會讓她們想繼續淘。

 

對親自到府收舊書的我來說,當時的表情,應當一如往昔,貪婪而專注的吧?

 

嘴角微笑於得到了金砂般的一本本書。

 

那兩天,大概爬了3101高度的樓梯。平常都是親自

 

下架,打包,搬運,爬樓梯而習慣了,體力一點也沒問題。

 

今天,黎明後,騎車上九份102號道路,

 

經過愛書人的童年所在的大粗坑。好感謝她的信任。

 

看見了大山國小遺址,也見到了那條溪。

 

親自到府收書,是一家淘過一家的過程,從來是不會覺得書夠多了。

 

1954年出生,湖南省隆回縣人,當過水泥工人,農村電影放映員。

 

該縣的文化館,曾經為他出版過【如夢的青山】。

 

一首【淘金】詩:

 

如一顆卵石與一顆卵石鏗然相擊

 

那瞳孔極深處跳濺著希冀之火星

 

一粒砂金燦然放大瞳孔放大世界

 

河灘充滿了懸念如一部燙金的書

 

被多少粗糙的手反反覆覆的翻閱

 

而讀過的人好像沒誰感到過滿足

 

(大陸當代詩選。爾雅叢書229。洛夫。李元洛編。爾雅出版社。

 

民國78220日初版。)

親自到府收書,鞠躬告辭愛書人時,就是懸念下一家,下下一家.....大家府上的書櫃,會有甚麼書的開始。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2/01

九份金瓜石貂山古道看芒花

2013-12-04 15:16:00

 

IMG_3379  

這個冬季對九份來說很特別吧?

連著八天的乾濕度在55與70之間。

日夜溫差很大,天黑後到清晨,室內常常在13度上下;卻有暖暖的陽光,常會見到住宅區曬著棉被,以及小貓,小狗在巷弄階梯上鼓著肚皮朝著天。

黎明後,從樹梅坪走進貂山古道,經過本山礦場抵達樹梅礦場旁的半屏山登山口,大約兩公里多吧?

兩側山巒,曾經是露天的採金礦山。

芒穗微微的揚起與低伏的沙沙聲,取代了昔日的礦車與鋤鏟對鐵軌與礦石的撞擊。

一路上有許多大彎嘴,小彎嘴......與竹雞。看起來都很肥,歌唱得很輕快,果然是風調雨順的一年。

因著晨曦的斜斜照射,有了染過金色顏料的片刻耀眼;雖然迎著大海,株株芒穗飽滿得不像往年有如我這後中年男人剩沒幾根頭髮的腦袋。

這條古道,因為風雨沖刷吧?水泥路面只剩下一小段還是,大部分都成了泥土礫石。

很少有車輛行駛。平緩,很國民化。

朋友們,今年很適合到東北角賞芒,有空歡迎來。

 

IMG_3442  

 

IMG_3372

IMG_3376

IMG_3386

 

IMG_3395

左前方是茶壺山

IMG_3404

左前方是基隆山

IMG_3406

IMG_3429

 

 

IMG_3362.jpg  

 

IMG_3426  

7點30分返抵樹梅坪,開始工作了。

祝大家

平安喜樂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