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清晨,夜間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皆收
2014/01/31

102道路九份小金瓜露頭瑞芳電視轉播站看芒花與雲海:台灣地質先行者王源先生與九份金瓜石

 

 2013-12-03 12:42:32 筆記

IMG_3340

九份後山中的小金瓜露頭可以望向平溪區以及三貂嶺大華壺穴段。

那是高山逼仄的基隆河河谷。

黎明前,只要氣溫不低於昨日,風又不疾,這一段,就常會有雲海

可以說是九份雲海的基本盤。特別是春夏兩季。

每當日頭攀爬出東方的武丹山;這雲海就屢屢溢流而抵達下游的侯硐,然後在朝陽下迸裂,終至於銷鎔。

天還沒亮,就抵達102號道路19公里小金瓜露頭入口處。

對親自到府收購二手書的走卒來說,腳力是基本的,才能扛書爬樓梯;讓自己沒有雜念而專心鑑賞愛書人的愛書,同時向愛書人請益,那更是首要。

每天總是會以登山或健行來當做一天的開始。

行經過小金瓜露頭,直到200公尺外的瑞芳電視台轉播站,雪白芒花夾束著寬約1.5公尺的柏油路,而竹雞35隻一群群地在路上覓食。

好冷,大約8度吧?沒有大冠鷲們在天空巡弋,竹雞好悠哉。看到我,不驚慌地,比烏龜快一點的速度閃入芒草叢裡。

為了看竹雞們,就沒攀登,而是繼續健行,直到轉播站的鐵塔前。

那裡,也是看雲海與芒花草原的山巔突出點。

要很小心翼翼,深怕跌落懸崖下。

雲海,有,但不是很浩瀚,而且距離很遠;倒是,寒冬裡的芒花有如是大雪覆蓋著廢棄礦山的山頭。

看雲海以及看芒花草原,總是會讓人沉澱。

兩者像是深濃不同的雪,每當第一道晨曦緩緩撫過,卻就會分別呈現鹽白與金黃,那是多光明而快樂的掃描?

台灣地質學先行者王源博士1925年出生於台北士林鄉下的基隆河畔。

1944年考入校址在今天台北市和平東路國立師範大學的【高等學校】。

按照當時的學制,凡是進入高校就讀的學生,不必再經過大學入學,就能進入台灣大學唸書。

那時正是日本戰敗,日本不再殖民台灣的1945年的8之後,日本地質學者早坂一郎先生對王源先生勸說:

{【光復】後,中國的天地那麼大,年輕人應該放遠眼光,走出去,活躍在人生的舞台。況且中國地下資源的開發很落後,你現在學地質的話,將來一定可以一展長才,為國效力。}

那時,沉醉在重回祖國懷抱的興奮浪潮之中,心中所唸的是大家口口聲中的祖國。

心想,此刻正是台灣青年大開眼界的時候,既然祖國那麼落後,土地資源急待開發,那我還等甚麼?於是,退出台大醫學院改唸台大地質系。

而班上只有兩位學生,另外一位是孫適先生。

王源先生畢業論文就是探討以前日本人在九份,金瓜石的要塞地區的地理,地質及地形。

過去日本人在靠近平地的淺山區都做過地質圖。

而深山區則是王源先生第一個進去調查的人。

調查的範圍達30乘以30公里。

在日治時代,這個地區因曾是軍事要塞,所以民間沒有辦法取得該地的詳細資料。

因為台大地質系教授顏滄波先生(伯父是台陽公司前身的【金裕豐號】設立人的顏雲年先生,父親是第二代掌門人的顏國年先生。)的經濟資助與各方面幫忙,得以在山區行動自如,總共花了50幾個工作天,上山下海做實際探勘工作。最後以英文寫成100多頁的畢業論文。

王源先生在當台大講師的時代,應政府要求又回到九份,金瓜石與東北角探勘尋找金,銅與硫磺礦脈。

他說,金瓜石礦山內的坑道長度達600多公里,已經深入海平面下132公尺,裡頭的溫度有時達攝氏40幾度。

而王源先生可以說礦山礦坑內的大小洞坑都走過,也為台灣找到了許多好的金,銅礦。

也為了台灣;應國家外交的需求,協助友邦或者是僑胞,探勘過中東,南洋與非洲,那都是艱險的所在。(台灣地質先行者王源。楊金妮著。玉山社出版。200610月初版一刷。)

為九份,金瓜石等礦山貢獻過心力的王源先生說:

{從一個地質人的角度來看大自然,往往會發現自然界經常透過一些訊息來教導人類。一個人在成長的階段是否接受過磨鍊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在四季分明的地方,冬雪就像對人類的磨鍊。不過下雪的大地呈現出的蒼茫,會使人的內心也跟著沉靜下來,這正是每個人一年一度沈潛反省的好機會,先讓人停下腳步來深刻思考人生的方向,再蓄勢待發。} 

 

 

IMG_3341    

 

 

IMG_3351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1/29

九份102號道路21公里處不厭亭菜刀崙日出的芒花草原:九份與王昶雄先生

 

  • IMG_3250  
  •  2013-12-01 19:20:52

     

    IMG_3149

     

     

    IMG_3151

    IMG_3210

    IMG_3213

    IMG_3221  

    作家王昶雄先生(1915-2000):

    {….頭一次到九份就受到很大的震撼,因為從整個小城的呼吸中,嗅到一種神祕而幽眇,淒迷而孤寂的氣味。

    那淅瀝的雨聲,竟也會引人遐思,讓人恍如置身淒美的詩畫中。……

    以後,我的雙腳在這片土地來來往往不知踏過了都少次,對我來說,

    已有一份羨慕的情感,終於凝聚成我心靈上的寄寓……}

    先生還說:我愛九份,也就是愛九份的層層起落的石階和那數不清的

    曲徑小巷。留日時代,曾在東京看過法國名片【望鄉】(1937)

    該片的背景就是非洲阿爾及爾城裡的一角落----卡斯巴,風光奇佳。

    九份很像卡斯巴的景觀,熱愛九份的緣故,其實是源於這部影片。

    …..

     

    有多少的石階路與巷弄,就等於是有多少的機運通往九份的美麗與

    沉寂。因著四季,雨晴,日,月與星的光移,…..雲霧飄流以及漁火

    與燈火,整個九份各處的美就與前述的變數相乘而有無止盡的呈現。

    景,從來就不是一個樣。

    這也難怪王昶雄先生不停地來領略。

    來九份,八年了。愚陋不懂文學的我,卻比王昶雄先生幸運。

    每天可以踏在石階上,彎進巷弄,通達各個古道,接連神韻

    猶存的所在,而不只是【心靈的寄寓】而已。

    黎明前,大約十二度。海面居然還有幾十艘漁火在北方大海上作業。從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走進基山街,接豎崎路,繞了幾個巷弄,爬了

    很多的階梯,經過隔頂,福山宮,大眾祠,走古道仰攻樹梅坪。接

    102號公路,經過大粗坑,牡丹金礦,來到21公里處與雙溪區交界

    的不厭亭。

    與太陽爬上武丹山的速度一致,抵達不厭亭時,第一道曙光從這山後

    投射在不厭亭前的菜刀崙東側。

    那是一片芒草原,已然泛白的芒穗,頓時金黃,微風中輕擺。

    鳥兒們窩在芒草原的各一端深情而持續對唱著。

    這裡是分水嶺,東側的雙溪區,西側的平溪區,各有一湖雲海還沒

    逸散。今天會轉暖吧?才會生成。與昨天天亮我來時的清明不一樣。

    明天就要下雨,韻味又會如何呢?九份是幻化多采的片場。很期待。

    IMG_3123

    IMG_3124

    IMG_3130

     

    IMG_3134 

    IMG_3174

     日落

    IMG_3093

     

     

    IMG_3162   

    日落

    IMG_3235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1/28

    君仔趁食大菅林:新北市雙溪區泰平里的前一公里路

    2013-11-29 06:53:14

     

  • IMG_3066.jpg  
  • 櫻花木。

    IMG_3064.jpg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位置在九份老街尾巴的大竿林。

    大竿林也被稱為大菅林。

    下午四點二十分,抵達新北市雙溪區雙泰公路7.5公里處。

    辭職嶺古道入口處,有一座解說牌說:

    …..。辭職嶺古道由來是民國60年代有一位新就任老師行經至此,感慨前途崎嶇,故而辭職而去,這裡本是無名山嶺,從此如此命名。…..

    好懷疑,有人行走居住的山,很少會沒有老地名的,而,這位老師真是如此嗎?

    不過,這不是今天的重點。

    懷念起今年夏天,宜蘭到府收購二手書時,所經過的這裡;小溪水面的光影,路邊的紅與綠的樹梅果,一池池的睡蓮,梯田以及許多的鳥兒。

    十五分鐘後,徒步登上蘭平千里瞭望台後的制高點。

    夕陽餘暉下的谷地;果然如同5歲就離開泰平的方素娥老師所說的:

     

    一切源於月光下那一片靜謐的田原。

    民國70年代的星期六,常隨著父親,搭火車到雙溪,當時沒有公路。…..

    一前一後,手裡各拿著一隻手電筒,崎嶇的山路踽踽而行。越過大樟嶺(今名

    為辭職嶺。)進入漆黑森林。……。好不容易從森林鑽出,到達所住的山間谷地。

    只見山巒在月光下起伏,梯田畫出一道道曲線和飄動的雲不停地交錯。…..

     

    山坳裡,五點,就已暗沉。

    雲隙中的落日,從雙溪區的柑腳的山巔之上投射,閃耀著泰平的山巒,梯田遺跡,芒花,櫻花木,相思樹,…..柏樹。

    看著看著,腳步就被遲緩了。

    五點三十分,還來不及走到泰平國小,天黑。

    半小時,只走了一公里,路牌說是泰平一鄰的入口處。改天再來。

    雙泰公路還沒開通前,必須經由辭職嶺古道,走進泰平里,覺得辛苦;那外出打拚的遊子呢?以及,在家鄉的守候者呢?

    從這世外的田野,進入異鄉奮鬥,不容易的吧?

    昊天嶺文史工作室2005年採集了泰平(大平,太平。)99首的相褒歌

    ;有一首與九份的大竿林有關,節錄如下:

     

    君仔趁食大菅林:

    kong2kun1a2# than3ciah8# e0tua7kuann1na5#

    君仔趁食大菅林

    cing5ko1# li2khi3# e0bak8sai2# lau5kah4tann1#

    從哥汝去目屎流佫今

    bak8sai2# na2lau5# e0si3goo7tann3#

    目屎那流四五擔

     

    lau5loh8kha1thang2# e0thong1se2sann1#

     

    流落跤桶通洗衫

     

    【釋義】   你到九份大菅林那裡去討生活,自從你離開之後,我的淚水從來沒有停過。累積的眼淚已有四、五擔那麼多,流到洗衣盆裡都夠拿來洗衣服了。

    【賞析】   九份大菅林在日治時期有多處採金礦坑,有些大平地區子弟受雇於此。在礦坑裡討生活,除了眾所皆知的職業病——矽肺病(沙肺sua1hi3)之外,礦坑裡處處危機,最慘重的是坑中災變,一旦礦坑坍塌,瞬間就是許多戶人家的天人永隔,其次是火藥的不穩定性,使得儲藏、埋設、引爆都有爆炸的潛在危險,總而言之,採礦的工資雖較一般勞動業來的高,危險性卻是特高。難怪當褒歌中的女主角得知情郎到大菅林工作後,每天擔心受怕的淚水止也止不住。

    唸唱者:黃朱束         採錄者:林金城。郭秀芬

    時間:200583       地點:簡連順子宅

    整理者:林金城         釋義,賞析:方素娥

    (雙溪相褒歌。出版者:昊天嶺文史工作室。林金城主編。指導單位:台北縣政府文化局。協辦單位: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台灣文化及與語言文學研究所。台北縣雙溪鄉泰平社區發展協會。撰稿:林金城。方素娥。200511月出版。151)

    。。。。。。。。。。。。。。

    關於這首相褒歌,請點閱下列網站可以聆聽。

    1. 君仔趁食大菅林 - 文化部臺灣社區通

    sixstar.moc.gov.tw/blog/shuangxitaipin/myBlogArticleAction.do?...

    君仔趁食大菅林. 2012/10/04 21:46 | 泰平褒歌. 泰平褒歌系列-2. 褒歌屬於民間文學範疇,是一種以傳唱來表達情緒、情感與思維的即興創作。在昔日文字未普遍以前, ...

    。。。。。。。

    PYO6xt4XcEmIGw9WbLR_eA  

    夏天所見的小溪。

    IMG_3050.jpg

    蘭平千里瞭望台也可以看見貢寮海邊

    IMG_3053.jpg

    路邊野生沒人照顧的果實。

    IMG_3054.jpg

    新店溪青潭自來水保護區。

    IMG_3076.jpg

    IMG_3080.jpg

    梯田裡的芒花,自以為是稻穗,也正美麗地金黃。

    IMG_3083.jpg

     

    IMG_3088.jpg

    有兩班免費公車。

    OK6KXpodl3qgheIWdDt_6Q

    太湖春日暖。平地福星臨。弟子方賴合謝。萬福祠。

    OysJYOPJWoMEuQ5bGs6C3Q

    睡蓮池。

    TE9r8xn_WjQm8KI8ApdZnw  

    FL6d2A9L1EapwiMfCNPvhA  

    樹梅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1/27

    九份後山102號公路與雙溪交界的不厭亭守候日出

    2013-11-27 20:11:07 
     IMG_3027  

    茶壺山。半屏山。日出後。樹梅坪。

    IMG_2929

    武丹山芒花草原上夕陽。

    IMG_2965

    日出前茶壺山。金瓜石。水湳洞海面。

    IMG_2977

    基隆山。

    IMG_2992

    日出前菜刀崙102號公路不厭亭。

    IMG_2994

     

     

    節氣已經過了小寒。

     

    聽說,明天氣溫就要下探14度,同時,開始下雨。

     

    黎明前,趁著天晴,獨自來到九份後山102號公路與雙溪交界的不厭亭。

     

    還有甚麼比芒草更卑微與不安的?連綿好幾座被廢棄的礦山山頭,狂風中,使勁地擺盪。

     

    然而,廣大的初生芒穗中很少看到有被風剝落,或者,穗桿被折斷。

     

    夏目漱石在{礦工}小說裡說的,礦工是排在牛,馬之後的工作;然而,並不是每個人的身心都有資格能成為銅山的礦工,在這階層底下還有三種角色:掘子(礦工助理),支柱(礦坑裡的木工),山市(敲石塊工)

     

    明年的暮春,芒穗種子就會順著風飛揚,搖了一個冬季,難怪都很懂得如何遠颺與安身。

     

    就像在東北角所認識的貧困礦工與相關行業的子弟們,再怎麼惡劣的環境,都很能適應而生存。

     

    。。。。。。。。

     

    (礦工。久大文化。夏目漱石著。黃臨芳導讀。石榴紅文字工作坊譯。19908月初版。)

      

    IMG_3000

    五分山。

    。。。。。

    不厭亭菜刀崙的芒花草原是面向西方。
    冬季時,天晴,就會有許多攝影師將腳架排成一排守候日落。
    喜歡黃昏時來,更喜歡日出前到,因為沒人,常常只有我,於是,可以聽到鳥的飛舞與鳴唱在風中。

    IMG_3016

    等到了早上快七點,守候到了從牡丹山山背灑下的第一道晨曦落在菜刀崙上。就回到九份樂伯二手書店去忙了。IMG_2980    

    雞籠山。金瓜石。茶壺山與大海。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1/26

    不厭亭菜刀崙:九份與雙溪區102號公路的菅芒草原

     

     

    雲很厚重。仍然騎著摩托車到九份後山102號公路22公里附近的不厭亭。

    好冷。野柳到基隆嶼的海面居然還有漁火在徹夜捕撈。

    果然沒有西沉的明月與東昇的旭日。

    菜刀崙以及牡丹山山山相連的芒草原,因著微風的吹拂,自身盪漾起一湖湖的淡金色的波光。

    好幾組的小鳥們在芒草原隱匿處遠遠對唱著,好有情意,一位雄赳赳,另一位細膩膩。

    嶺下的侯硐火車站偶而傳來列車行駛的空巄聲並沒有驚擾牠們。

    芒草原裡應當很溫暖的吧?

    不敢走進去領略,怕亂了牠們的程序。

    於是,就在不厭亭獨自看著芒舞鳥鳴。

    許丙丁先生(1900-1977。字鏡汀,號綠珊盦主人。出生於台南市大銃街,即今之自強街元和宮附近。){菅芒花}:

    菅芒花,白無芳,冷風來搖動。
    無虛華,無美夢,啥人相疼痛?
    世間人,錦上添花,無人來探望。

    只有月娘,清白光明,照阮的迷夢。

    菅芒花,白無味,生來不對時。
    無玉葉,無金枝,啥人會合意?
    世間事,鏡花水影,花紅有了時。

    只有風姨,溫柔搖擺,顧阮的腰枝。

    菅芒花,白文文,出世在寒門。
    無美貌,無青春,啥人來溫存?
    世間情,一場幻夢,船過水無痕。
    只有金姑,來來去去,伴阮過黃昏。(許丙丁作品集,下。許丙丁原著。呂興昌編校。台南市立文化中心。民國856月出版。1960年代作品,見莊永明,孫德銘合編【台灣歌謠鄉土情】,自印,19946月。)

    剛剛翻出九份樂伯二手書店雅虎舊部落格,卻發現當時引用的歌曲出處,不小心,

    已被誤刪了。幸好還有歌譜的片段,只是書名只能待查了。 

    5   5   5   2      2   21   2   2       3    23   23    1       2   2   2   3

                                    

                                        

                               

     

    5  5    5   2     2   21   2    2       2   12   6     16      5   5    5   5 

                                              

                                            

                                              

     

    世間事一場幻夢船過水無痕

    多情金姑來來去去伴阮過黃昏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1/25

    寧靜的九份與承讓的王少濤全集

     

    IMG_2648.jpg  

    IMG_2644.jpg  

    IMG_2754.jpg 

    九份後山102號公路不厭亭黃昏。

    IMG_2753.jpg

    五分山黃昏。

    IMG_1400.jpg

    九份

    IMG_2779.jpg

    今天黎明只有13度,好冷。可是海面上有許多徹夜捕魚的漁火。

    IMG_2781.jpg

    溫文爾雅的愛書人將好多本台灣傳統詩集讓給我。

    那回到台北市大同區到府收購二手書時,不敢相信這份好運,再三確認要割愛嗎?

    愛書人當下說:閱讀了,吸收了就轉給更多人來喜歡,這才是書的價值。

    繁華的基山街與豎崎路,一轉入分枝的巷弄或者是走到末端,

    就是截然不同的寂靜世界。

    放輕腳步,不揚聲,可能也會遇見看著海的貓。

    貓就好像是沉思中的詩人或畫家,喜歡蹲在吹得到風的高點看著海,沿著山坡層層疊疊的房屋或者是陡長蜿蜒的石階梯上。

    百多年來,有許多詩人,畫家,音樂家…..等等藝文人士蒞臨而讚美過九份的美。

    每回讀到有藝文人士對九份的描述,就會覺得好驕傲。

    畢竟,名勝不一定都是要靠寺廟教堂…..宮殿等等才能偉大。

    昨天讀完承讓自愛書人其中一本書:{王少濤全集}

    為了再次領略王少濤詩人對九份的觀察,午後,走進書店旁的大竿林社區與石碑巷。

    就看到了相片中這兩位流浪的小貓。

    詩人同時也是畫家的王少濤先生(1883-1948年,誕生於新北市土城區。)

    曾經在昭和741(1932)九份的奎山吟社擊缽錄擔任詞宗。

    在這年,同時,發表了6首與九份有關的傳統詩:

    分別是:

    呈吳梅州

    贈雞籠山諸吟侶

    謝雞籠山吟社諸君子

    以及:

    瑞芳途次集錦:

    雲薄難成雨,山多倍覺寒。乘車臨絕頂,瞰海忽歡欣。

    帆影鑽天沒,波光入眼寬。景佳忘路險,載筆足游觀。

     

    九份村二首:

    九份成山市,雨常近海邊。人家皆錯落,石徑盡盤旋。

    地下多金脈,山中絕水田。我來別無意,訪友結詩緣。

     

    人為黃金至,我因攬勝來。樹添山聳翠,石激水??(兩字缺)

    海氣充天地,煙雲自揚開。置身圖畫裡,恰好展詩才。

     

    宿瞰海山房二首

    晴來天如醒,雨來天如夢。淅淅撼山房,手足寒徹凍。

    靜偎小火爐,陋室大如甕。海山兩渺茫,唯看蕉竹弄。

    …..。我為愛山林,山齋重小住。(臺灣日日新報。第11458號,昭和734)

    (王少濤全集。北台灣文學73。台北縣政府文化局出版。民國9312月出版。)

    好感謝這位愛書人,讓對九份無知的我,多了一點點的認識與體會。

    IMG_2783.jpg

    巷弄裡的九份黃金博物館指標。

    IMG_2785.jpg

    九份日出前的明月。今天是農曆17。

    IMG_2803.jpg  

    基隆山。九份。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1/24

    九份:小金瓜步道賞芒

     

  • IMG_2702  

      

    小金瓜步道總長大約650公尺,芒穗夾徑,是昔

    日金礦坑的棄石所散亂鋪陳。相當國民化,卻是

    少人行。

    距離九份樂伯二手書店大約200公尺外的頌德公

    園旁另外有一條小粗坑步道,輾轉,也能通到這

    裡,大約費時
    30分鐘。

    黎明後,趁著難得的東北季風的雨停,騎摩托從

    書店行經九份老街而來,大約
    12分鍾,抵達102

    號道路
    19.1公里處,

    停車,15分鐘徒步到了最頂端的電塔。

    朝陽已然在燦光寮山的山背投射。

    可以看見台北,野柳,基隆嶼,金瓜石,草山,

    燦光寮山,雙溪,坪林,
    …..平溪。

    山與海中,只有野鳥的鳴唱。

    大,小粗坑山,茶壺山,半屏山,燦光寮山,河

    馬山,
    …..牡丹山這些金礦開採遺址的貧瘠山坡上

    披著大面積的雪色。

    很難懂,芒草,為何喜歡搶先在受了傷的土地生

    根,然後,寒冬,將穗株迎向天空
    ?

    滿山,因著風的一波波襲來,低伏再低伏;卻不

    像被壓迫的民族,當下,只是垂頭靜默;反而,

    即時迸出咻咻聲響。

    風大時,捲埋了鳥叫;那爆裂的聲勢,8年來,常

    登九份的高去看芒,慣看慣聽也愛看愛聽的我還

    是會有些心驚。

    風停後,依然是挺拔的億萬年舊姿態,祥和柔

    弱,一株株優雅地在山坡上編織著願景。

    國曆117日立冬後,這十天來的淒冷風雨,不

    敢登上九份的後山群,而,芒草似乎都沒礙到,

    晨曦下,
    芒穗施展得好有精神,完全沒有怨嘆的

    衰頹。

    本性就是如此高傲與頑強嗎?真是讓人困惑。

    李敏勇詩人曾經這樣禮讚蘆葦花,想想,芒草彷

    彿也是這般。

    蘆葦花 1971:

     

    蘆葦綻開的語言

    只有蘆葦理解

    你純粹的思考啊

    你奧秘的暗喻啊

     

    在秋天的山坡

    通往天國的階梯上

    你的放逐

    就是你的回歸

     

    你的沉默

    就是你的抗議

     

    你寫下一行行

    潔白的詩句 (暗房。李敏勇詩集。笠詩刊社。1986年2月出版。1987年6月再版)

       

    IMG_2683

     IMG_2720

    IMG_2722

    IMG_2724 IMG_2730

    IMG_2734

    IMG_2736

    IMG_2737

     

      IMG_2739  

     

    立立二手書店

  • 繼續閱讀
    2014/01/23

    房東們

     

     

    IMG_2509

    小粗坑山。

    IMG_2515

    基隆山

    IMG_2534

    九份芒花盛開了。朋友們,得閒就來逛逛。

    IMG_2538

    IMG_2541

    九份樂伯二手書店後方的金礦坑水車間蓄水池

    。。。。。。。。

    九份所在的瑞芳區,有很多朋友讓我很喜歡狗腿地說,{我的朋友某某某。}。
    就拿這三個月,三位當房東的朋友的故事來說吧。
    樂伯二手書店是在九份老街尾巴的佛堂巷。
    五年前,遊客很少行腳到這裡,很多空房子出租或出售,可以說沒甚麼人氣。
    今年不同了,售價與租金幾乎都上漲五成左右,可是呢,有行無市,一屋難求。
    九月,我們的房東來談續租,好擔心房東漲租,沒想到,房東說,租金與租期都不變,不能因為書店活下來了,就要調價。⋯⋯
    十月,一位朋友,她先生在台北精華區當房東。店面,二十幾年來,常常,到現在還是,有知名企業們,想要承租,有的一開口就說,以現在房客租金的一倍來租。可是,他先生還是讓原來開書店的房客繼續依照原租金,或者,久久,調個意思意思,來續租。
    這兩位,分別是出生而且長大於九份和瑞芳市區的礦主與企業家第二代,但是都很節省。前者,穿得好像是到府收購二手書的同行,簡單隨便,很沒氣派;後者呢,捨不得將日常用品換新,
    這個月初,一位來自瑞芳區侯硐的礦工女兒,在她三,四歲左右礦工父親就過世,媽媽只好幫傭,家境很差。熬過來了,在瑞芳也有一家學區的小店面出租。房客是做小吃的。上個月住院開刀了。
    昨天,問這位樸素的,七年來,在馬路邊檢了4隻流浪犬回去養的礦工女兒說,房客出院回來了嗎?您免他一個月的房租應當可以恢復收了吧?
    礦工女兒說:前天在瑞芳第一市場內,遠遠看到房客的太太,低頭,眉頭深鎖,走著。就趕上前去問房客的病況,說,還要住院一陣子。我就告訴他太太說,請某某(房客名字)放心養病,住多久,就免收租金多久,把身體調好再回來開店,房租就不用擔心了。
    我說,若是住2,3個月以上怎麼辦?
    這位開了一間社區型文具店,每日營業額不過1,2千的礦工女兒說,就全都免啊,總認為不必捨近求遠,我們應當盡一己之力優先同理心身邊的人才是啊。
    …..。
    剛剛打字說,四隻流浪犬,可能會被這位礦工女兒糾正,將四隻流浪犬當作天上掉下來的小天使的她常要我說:那四位小朋友,而不是四隻流浪犬。
    IMG_2544

    武丹山芒花

    IMG_2548

     

    牡丹山入口

    IMG_2558  

    樹梅露天礦場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1/21

    九份一早喝茶的閒人多,貓也是。

     
    天光後,寂靜老街,除了雨滴,只有賴阿婆芋圓店手工搓揉芋圓的啪啪聲響。
    撐傘繼續漫步蜿蜒巷弄,經過九份黃金茶舖沈先生黑油毛氈屋頂紅磚牆平房的寓所;有蔡琴小姐的黑膠歌聲滄桑逸出。
    喚開了他的門。
    準備泡茶的空檔。
    菲特颱風在外海.
    風和雨似乎微弱了。
    打開門一看,果然,基隆山隱沒在停霧裡。
    門口卻有一隻小貓,澄淨的雙眼凝視著我,久久不眨,很想進來喝一杯茶的盼望。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1/19

    花東線上鐵路疾駛中車窗外的景

    2007/06/12 17:44

     

    時速八十公里的窗外:稻田,農舍,山嵐,台東海岸山脈


     


     


    稻田上的白影是飛翔中的白鷺鷥

    趁著北台灣的雷雨
    下了決心
    將二手書店交給了讀國二的兒子
    開車前五分鐘
    買了火車票直奔台東
     
     
    總是認為旅行是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上了車才想起該有什麼原因
    這二十幾年來
    總是會往台東跑
     
     
    有一句話
    <<浮光掠影>>
    來形容文章膚淺或者匆匆閃過印象不深
    但是我想
    可以借用來形容這一趟的台灣東部鐵路旅行
     
    時數80公里
    一時心血來潮
    將200萬畫素數位相機
    緊貼著車窗
    浮移的光所掠的影
    每一張都是沒有修飾的朦朧美
     
    一開始
    不敢使用鎂光燈
    擔心影響其他乘客
    過了頭城站
    大家對我的好奇
    改成了加入
     
    手機相機,數位相機,傳統相機
    紛紛對著窗外
    猛按快門
    接著是一陣陣的低聲讚嘆
     
    過了蘇澳
    一位小朋友
    直喊著<台灣好美>
    媽媽趕緊制止
    只見到慈祥的原住民年輕老婆婆說
    <沒關係的啦,小朋友就是要學會讚美的啦>
    突然間車廂間熱絡了起來
    鎂光燈開始閃爍
    有的人講起了花蓮台東的故事
    有的人解說起鐵軌旁鳳梨香蕉甘蔗茶的栽培法
    有的人驚呼起所漏拍的美景
     
     
    由於是第一節車廂
    幾乎都是花蓮以南的長途旅客
    每一站
    下車的揮著手道別
    喊聲加油繼續拍
    上車的在地人
    當起導遊
    告訴我們下一幕是怎樣的美景
    該在那一根電線桿後按快門
     
    過了花蓮
    不再是鐵路電氣化了
    少了電線障礙
    視野更是遼闊
     
    旅客們漸漸安靜了
    金澄澄的稻穗
    遠接著
    山嵐纏繞的綠暗暗海岸山脈與中央山脈
    或是白或是紅五顏六色的民宅錯落其中
    旅客的快門沒停止過
    但是他們的眼神卻是迷離地不知飄向何方
     
    窗外景緻快速轉換中
    一位老外
    怪聲怪調地喊起<我的天呀>
    原來是到了鹿野
    指著長達數公里的利吉惡地地形
    不敢置信地忘了拍照
    那一隻比著窗外的手擱懸了好久
    我才驚覺台東快到了
    這時車廂上只剩下八個旅客
     
    旅行需要理由嗎
    國外也許需要
    台灣似乎沒有理由需要理由
    即便是浮光掠影
    也是很美



    利吉



     


    lobo於台東大南部落20070510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4/01/18

    腰背依然俐落:台北市文山區木柵到府收購回收買賣二手書舊書中古書日記

    今天到府收購二手書的第二家是木柵的山區。
    上禮拜,穿了新鞋後,這幾天都是跑四樓,五樓沒電梯的公寓。
    有書收就很快樂,更何況老公寓容易有珍稀書。
    今天是六樓,可是,是公寓五樓加蓋還是得爬樓梯。
    割愛愛書的愛書人希望能將不適合的當下立即盡速載走。
    於是,從早上9點半扛到下午兩半。

    愛書人不停地加油打氣兼送茶水,還真像是我以前在跑馬拉松的場景。
    我們總共扛45袋吧?一袋15公斤的話,應當是700公斤。
    很開心的是,有六袋是文史哲,此行收穫滿滿。
    愛書人說,還有很多書,過一陣子整理好,就會打電話給我,害得我喜孜孜地鞠躬告辭時,腰背依然俐落,趕緊答謝。
    謝謝愛書人也謝謝伍英先生和幫我們顧車的伍夫人。


    繼續閱讀
    2014/01/17

    從二手書店來,到二手書店去;專注於畫畫的藝術家:到府收購回收買賣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日記

    2013/09/28 15:35

     

    盡是藝術,文學。
    愛書人因為要搬家,新家有電梯,室內卻小很多,放不下全部的書,不得不割愛一部分。
    愛書人先前已經打包了一千多本,明天搬家公司就要來運到新家,剩下來的書希望能讓有緣人繼續使用
    因此,昨晚她的夫人打電話給我,要我今天中午到。
    這讓我好驚訝,年紀好輕啊,怎會有這麼多書呢。
    愛書人說,他是民國45年次,從國中起就在牯嶺街以及之後的光華商場逛舊書店。喜歡選買藝文方面。
    也常常會去蒐集藝術的作品集,甚至,報刊也是。比如說,書架上這四本英文中國郵報年度合訂本(student  post,1987年起),有許多圖畫連載;花了好大的勁,才從報社買得庫存樣本書,還是親自開車去載的。
    國小上課時起,老師講課,他在課本上畫畫。
    學生,當兵時代就出公差做壁報,屢屢得獎。
    高中念的是私立學校的普通科。
    退伍後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建設公司當繪圖員;依然逛舊書店,不斷地參加比賽,努力地閱讀與畫畫。
    一次的徵圖比賽中,獲得第二名(我的記憶有點模糊了,抱歉,也許說的是第一名。);獎金是二十萬元。
    這間4樓公寓在二十八年前買的,價格是一百二十九萬。可以說都是這筆獎金與之後應邀畫稿得來的。
    辭去了建設公司。成為職業畫者。
    愛書人在紅了之後,愛惜這份得來不易的機運;仗著年輕,曾經三天兩夜為了趕各方的稿,沒有闔過眼,睡過一分鐘。
    那時,景氣好,愛書人就依賴著畫畫的酬勞買下這間公寓,同時,養活一家人。
    而他夫人也有自己一份職業。
    為了不受干擾,專注作畫,日夜生活顛倒,總是晚上開始畫畫直到天明。
    二十歲時就與名校的夫人結婚。女兒也是從事藝術方面。
    這讓我很好奇,愛書人的夫人是怎樣信任愛書人對藝術的堅持呢?
    收書的電話是愛書人的夫人打給我的;收書過程中,愛書人也與夫人偶而以電話聯絡事宜。
    似乎,職業婦女的愛書人夫人同時也是愛書人的生活秘書。
    基於尊重隱私,我也沒請教。
    愛書人問我有沒有宗教信仰?
    他說,他不怕鬼神,就算農曆七月,也經常半夜獨自一人到海邊看海,甚麼事也沒有。
    不喜歡城市的喧囂;總是開車往宜蘭,花蓮,台東鄉間走,去尋找靈感。
    本身必須編劇,更是需要大量閱讀早期的文學,所致,這間房子住了28年,才會累積那麼多書。
    當時一起崛起的同行們,因為藝術成就,而不是學歷,許多都當了正教授或者系主任。
    我問說,那您呢?
    愛書人說,他總認為,畫畫是天分與努力學習佔絕大成分。自認為無法給學生甚麼好的教導,怕誤人子弟,就不曾應聘,只是,樂於當個認真的評審。
    我再次確認他的確是45年次嗎?因為,頭髮又密又黑。
    愛書人說,哪有。
    他撥弄著頭髮,要我走近一點看,然後說,因為搬家,為了取捨哪本書該帶走,而苦惱了一個多月。
    大前天到愛買購物中心剪一百塊錢一顆頭,當理髮師父掃下落髮時,發現突然有很多灰白,這都是因為這些書的緣故。
    我看了看,說,比我滿頭白髮好啊。
    愛書人說,我們這行畫畫的,可以說是賣笑的行業;在構圖時,要先讓自己能笑,才能夠成四格幽默畫。可能是這樣吧?才會讓自己很年輕。
    怕耽誤他作畫時間,不敢多耽擱。
    鞠躬告辭時,我問他說,這附近有郵局嗎?我想去一趟辦點事。
    愛書人愣了一下,搔搔耳根下的頸部,想了老半天,離離落落的,講不出確切位置;才說,這真是抱歉,他不是很清楚。
    我笑著說;這我看慣了,許多文學家,藝術家,大老闆幾乎都是生活。
    趕緊止住了嘴,怕不禮貌,怎可以如此用語呢?
    愛書人看我沒講下去,就接著說,對對對,生活白癡,生活上的白癡。他的58歲(台灣農曆算法吧?)生涯中,可以說,想的,做的都是畫畫。最近領域轉向迷上了山水畫,心思都在如何精進,更是嚴重了。
     

     




    基隆市廟口奠濟宮
     
     

    繼續閱讀
    2014/01/16

    愛爸爸的方式:台北市文山區景美木柵到府收購回收購買二手書

     

    2013/09/16 05:46

     



    0年代鄉土文學論戰雙方的理論書籍與各自陣營作家們的作品,大約有300本左右。

    擔心愛書人是一時衝動而要割愛這系列好書;問她說:要不要我改天再來,讓您考慮幾天看看?

    愛書人說,還留著一千本左右的文學書。今天這些都是確定要割捨的,書架放不下了,希望轉給更需要它們的閱讀者。

    這都是您的書嗎?總共擁有1300本書?

    愛書人得意地說,都是自己的,書架一滿就會捐書到圖書館,偏鄉或者請舊書店來收;爸爸過世後所遺留下的書都還沒動,還沒整理。

    問說,那您不就小學時期就在看志文,遠景,…..遠行出版社的書了?這是受到令尊的影響嗎?

    愛書人說,對啊,爸爸一輩子都是花時間看書,寫作或者招待朋友。從小,就認為愛爸爸的方式就是讀爸爸愛看的書。可是,書都是我自己零用錢買的,或者是姊姊,朋友們送的。

    那為什麼那麼有那麼多台灣本土的文學書呢?

    愛書人說:我跟您說,美麗島事件過後,是不是,全台灣都在抓施明德?我們家門口也有治安人員站著。

    我說沒錯啊,隨手拿起她準備割愛的書堆裡那本民眾日報社出版的【美麗島事件始末】,翻開中間,說,通緝施明德先生的獎金,創記錄達到三百萬元整。可是這跟看鄉土文學的書?又跟府上所在的政大教職員宿舍有甚麼關係呢?

    愛書人說:那時,政大教職員宿舍外圍,也有幾個崗哨,專們盯緊那些叔伯阿姨們。大家都以為政大與中研院三民主義研究所都是思想忠貞者;事實上,這兩個單位裡政府眼中的反動派特別多。

    有一天,我放學回來,一位年輕的,比我大個一兩歲吧?不是外省腔的情治人員看我在宿舍門口突然停下腳步,就對我說:我知道你幾歲,你讀哪個學校,你的朋友是誰?趕快進屋子裡啊,沒事的。

    問說;方便問令尊事做了甚麼事嗎?

    她說,也沒有啊,爸爸只是性情中人,只是聽。剛好我那台灣省籍的媽媽也信賴我爸爸,認為不會出事,所以家裡經常招待同事喝茶喝點小酒;於是,很多有了皺紋的叔叔伯伯阿姨喜歡來家裡坐,聊各自海峽那一端的家鄉,討論如何讓台灣社會更好,讓中國的未來更有光明的可能,有幾位作家也喜歡辯論鄉土與民族的文學問題。

    鄉土與民族?我問說,那位作家尉先生您認識嗎?

    她說;哪能不認識?是言行合一的真君子,常來家裡聊天,就在這幾把老椅子上。尉伯伯就住在這兒哪,他也是政大的老師啊。是被盯的最緊的。別人是遛狗,尉伯伯是遛兒子,每天早晚都會帶著兒子在社區內散步。

    問說,這又是為甚麼呢?

    愛書人說,這是告訴情治人員啊,請他們放心,尉伯伯沒有亂跑;尉伯伯是體貼的人,不想讓奉命行事的盯哨者難安。那個抓美麗島人的安和專案,因為施明德跑了,壓力大得不得了,何必讓他們緊張與懷疑,尉伯伯是不是跑去窩藏施明德了?更何況,久了,盯哨者與被盯者,大家混熟了都變成朋友了,出入遇見了還會點個頭。

    問說,那令尊也有投入鄉土文學論戰嗎?令尊是流亡學生嗎?

    愛書人說:爸爸應當沒有。爸爸是在抗戰期間,親眼目睹日本軍隊侵略中國,在就讀中學時,響應老蔣的號召,熱血參加十萬青年十萬軍,而成了青年軍。我也不知道是哪一師的?退伍官階多大?走遍了大半個中國,而後跟著部隊來到台灣,那時,不過二十歲。也不知道隔了多久,就辦退繼續升學。

    問說,那令尊有跟您提起童年,戰爭和來台灣後的往事嗎?

    愛書人說,沒有,一個字也沒跟我提過,無論在大陸還是在台灣,爸爸似乎有很多不愉快的事卻不想向任何人提起;我也尊重爸爸,從來不問。甚至爸爸想不想念老家,我也沒聽他提起。

    問說,那令尊前年過世後到現在,您有跟尉先生等那票叔伯阿姨們聯絡嗎?或許他們會說出令尊的往事。

    她說,哪敢和他們聯絡啊,會被他們唸我不長進,但是,彼此知道大家過得如何?就如同我知道尉伯伯的兒子目前在做甚麼?至於,爸爸的往事?倒是有想過可以去請教他們,但是又放下來了。只知道爸爸在戒嚴時期就經常寄錢回四川老家,老家的親人因為爸爸參加抗日的青年軍而被清算鬥爭了。

    基於尊重隱私,沒請教為何放下來;就說,您擁有那麼多書還算是不長進嗎?

    她笑著說,爸爸總是很沉默,我喜歡讀書,是因為想品嘗出爸爸的讀書樂趣,這樣,就覺得和爸爸很親近很親近很親近,很心疼爸爸那麼年輕就離家那麼遠,開放探親前,他應當很想念老家吧?叔伯阿姨們看我愛讀書就認為我可以做更多的成就出來。但是,會努力搜尋與編輯爸爸的資料的。

     

    不敢再多聊了,已經待了一段時間,怕打擾太久。

    愛書人同意讓我觀賞牆壁上的六幅字畫。

    鞠躬告辭時,向我要了名片,說,兩三年後會再清一次書,到時候,再麻煩您。

    聽了,好開心,向她說聲非常謝謝,非常期待,同時,對她說加油喔。

    今天經過了九份山下的海濱里,那裡的兩百年的火庚子寮老街部分的建築還是傳統的亭子腳,木造屋檐,土埆泥壁;老街入口處還保留著檢舉匪諜人人有責,團結自力更生建國等字樣,那氛圍是70年代的;不禁想起了今年8月下旬到政大附近到府收書的請教過程。

    非常感謝愛書人以及她親切的媽媽。

    那六幅泛黃斑駁中寫的是甚麼?已經忘了,禮貌上也不允許我請求拍照;應當是民國50年左右的書寫了,大約是沉潛,懷鄉與期待之類的詩句;當時觀看完後,聯想到的是吳晟先生的這首詩:{一般的故事----給連上共事一年的資深弟兄},記得是完成於民國六十二年左右:

     

    攀過這山,還有那山

    涉過這水,還有那水

    磨破這雙鞋,還有那雙鞋

    二十餘年來永不停歇的眺望啊

    日落後,在你們酸楚的眼中

    涔涔著無從傳遞的淚

     

    日落後,所有歷史的哭聲

    傾進你們的酒瓶裡

    將千萬言語釀成沉默釀成寂寞的酒瓶裡

    猶如舉著山川河嶽,你們舉著杯

    飲你們濃濃的鄉愁

    飲你們綿綿密密的懷想

     

    當你們的懷想,幽幽湧起

    我總望見

    一幅憂傷而美麗的版圖

    在你們為烽煙

    薰了又薰,烤了又烤的臉上

    紋絡而出

     

    那一張張美麗的版圖啊,那一張

    不幸密織著不幸的大海棠

    所有血跡斑斑的創痕

    烙在你們心上

    落在你們年少的肩上

     

    山山水水之間,一奔馳

    竟已耗盡了青春

    一耽擱,竟已悠悠二十餘年

    家園啊家園,隔著千重萬重煙硝

    你們悽苦的眺望

    何時,才能棲止     (引用自:飄搖裏 吳晟先生著 洪範書店出版 民國746月初版)







     

     

    繼續閱讀
    2014/01/15

    告白:台北市大安區到府收購回收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日記

    2013/09/08 18:12

     



     
    83歲愛書人的書大多是民國50年左右的文學與歷史書為主,大約有400本。
    他與夫人已經搬到有電梯的公寓了。
    是他的女公子接見我。
    白天要上班,因此指示我晚上七點到。
    她說:爸爸一輩子都在讀書,退休前在三重的國小教書。媽媽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爸爸努力地維持著這個家。
    那年代的那些書字體都太小,爸爸老花了,無法閱讀,希望能流通給台灣其他喜歡這些書的愛書人。就只留下解嚴後的書,因為,字體比較大。
    然而我卻也見到許多關於民國38年7月13日的七三一事件,也就是山東流亡學校煙台聯合中學匪諜案的相關書籍;以及紀念校長張敏之,鄒鑑以及五位學生王光耀,張世能,明同樂,劉永祥以及譚茂基等等諸位先生被以匪諜罪名判處死刑的紀念集。
    她說:這些還各留有一套,爸爸就是這樣,重要的書總是會買兩本。知道您是以文學歷史哲學藝術為主,相信會喜歡,就拿出其中一套來。
    很開心,向她道謝了好幾回。
    問過她趕不趕時間,當場迫不及待翻看了起來;就邊請教她一些問題;很訝異的是,她很清楚她的尊翁遭遇了甚麼事,因為她父親有對她說起。
    這是很難得的,到府收購二手書的經驗;上一代經歷過白色恐怖,通常,是不願意告訴下一代。
    她說:爸爸是屬於乖乖牌的,不惹事的,希望在老蔣(蔣中正先生)領導反攻大陸之後,可以平安回到山東故鄉。可是,沒想到,也被捲入事件裡,被叫去問話了兩天,最後釋放......。
    這個事件的經過,網路有,就不贅言了。
    我問說,那,令尊會討厭老蔣嗎?
    她說:爸爸認為那是時代的悲劇。老蔣的北伐是有功於中國的統一;抗日更是歷史勳業;毛澤東有做了甚麼事?不過是抗日勝利後的內戰趁時得了大陸。.....小時後住在三重區菜寮這裡;那時,電梯高樓不多,民國64年老蔣去世移靈時經過我們家這座大橋,那時,很多人民在街頭致祭而痛哭;非常多的詩人作家寫詩寫文章哀悼;在窗前,媽媽只是看,爸爸卻是垂淚著,因為,認為回山東很難了。
    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不敢耽誤她太久;收書通常是聊書聊掉的;這一晚也不例外,擔心影響她的作息,十分鐘左右就打包完畢。
    沒電梯,就徒手搬運下去。
    上來告辭時,她又拿出一本她的尊翁的煙台同學的回憶錄讓給我。
    她說:去年,這位長輩,在同學會的場合,喝過了幾杯酒後,向我的爸爸告白說:{藏了一個秘密幾十年。我對不起你,當年,我的自白書裡將你供了出來,才換得調查官的信任。}。
    我說:那令尊不是會很難過?
    她說:不。爸爸遲疑了一會兒,也對這位長者說:{我也是供出你才換得自由。只有好朋友才能清楚對方的一切。我們才18,9歲,能認識多大的共產黨高官?發展甚麼共產黨組織?不是好朋友,又能供出誰?那個年代,告密者與被告密者,甚至是調查官,都是不自由的,是沒甚麼好苛責那一方是軟弱的。}。
    非常感謝這位愛書人與他的夫人和這位小姐。
    今天打開紙箱整理這些承讓的書,想起今年8月13日的收書經過,距離今天九月八號快一個月了,怕忘記,就敲鍵盤記錄下;而愛書人說的的那句話:告密者與被告密者,甚至是調查官,都是不自由的,是沒甚麼好苛責那一方是軟弱的;一直縈繞在我心上。
    至於被調查的那兩天發生了甚麼事?就沒請教。收書時,向來是會避免提及的;通常,那是不堪的往事,相信83歲的愛書人也不願意告訴任何人,包括這位小姐吧?



     
     

    繼續閱讀
    2014/01/14

    對故居總是會眷戀的:台北市大安區台大公館到府收購回收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日記

    2013/08/23 17:19 :
     

    對故居總是會眷戀的:台北市大安區台大公館到府收購回收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日記

    0
    收藏
    0
    推薦

     

    2013/08/23 17:19

     






    早上十點來到台北市大安區的台大教職員宿舍。
    送走了愛書人,就隨意行走;然後,選定一幢有九重葛花的舊日式住宅前坐下。領略一下愛書人所說的與那些與所割愛的愛書同老的的巷弄。

    愛書人說,祖父當台大教授當了好久;屋後所種的的桂花樹都高過了宿舍的屋頂。

    明天要還給台大了。一屋子的寶貝還真難決定去留,這幾天總算清空復原。在這裡出生。童年。成長。到今天。

    愛書人所說的這忙亂與不捨,恐怕就像谷崎潤一郎先生在【細雪】一書中所描述的那位三十七歲,因為先生榮升東京丸之內分行銀行行長,而不得不從大阪上本町舉家搬移的那位百年世家的女主人;三十七年來沒離開過大阪,包著頭巾整裡倉儲,一落落的舊箱子疊著五,六層高;會發現每個陳舊的皮箱子上的褪色的紙寫的是【紅漆桃木大小餐桌二十張】,【湯碗二十個】等等字樣。而當大家恭賀夫婿工作得意時,女主人卻為了沒有一個人可以理解她的眷戀鄉土之心而哀傷。(志文出版社。齊俠飛翻譯1992年9月再版。)

    她帶領我到後院看那桂花,果真好讓人尊敬的高。

    桂花樹下居然還有一個高約50公分的銅製酒樽,寬約15公分,鑄工好細膩,很重,大約有七公斤重吧?乍看之下有如陶器,斑駁得看不出年月。愛書人就將它帶到新居了。

    忙著看桂花與研究那被遺忘的銅器,倒忘了為它們拍一張照。
     

     


    繼續閱讀
    2014/01/13

    比煤礦工好:台北市內湖區內溝里五分煤礦的坑外工

     

    2013/08/17 16:36

     

    新北市瑞芳區鼻頭角



    水湳洞




    煤礦工到底是多辛苦呢?
    今年六月的中旬,趁著到桃園縣中壢市龍岡到府收購二手書之便,拜訪一位住在陸軍專科學校旁的長者。
    今年86歲吧?
    曾經是台北市南港區內溝五分煤礦場的從業工,做過二十多年【檯仔邊】,【顧天車】等等礦坑場外的工作。
    曾經記錄過兩篇向她請教的經過,就不贅言了。
    那天,她送我走出她府上大門時,正好有金黃的夕陽。
    小時看過三年牛的她說,她的先生,也看過牛,被牛鬥過;兩隻牛角,將十歲左右的他頂拋,然後再甩落;從此身體很不好。
    也因為這樣,一輩子不用像所有當地的散赤人一樣下那陰暗,悶熱,潮濕的地底。
    先生只能依靠內溝滿山的竹林;趁著黎明後上工前或者是下工後的手閒時陣,由她砍下,挑回來再由先生編製竹龍,竹簍,竹籮等竹製器具。
    先生雖然四十歲就往生,留下了八個未成年的子女;可是,不同於讓做家後驚惶的煤礦工,那是足足十多年的真實相伴。
    每當她黃昏歸來,見到先生正在穿藤撓竹,她就很心安,煮與吃完晚餐,善後好了,就與先生還有兒女們,同樣是在這初夏,五指山的滿天星星與內溝溪的到處飛的火金姑下,繼續編織。
    賺得比煤礦工少,卻因為用得少而夠用。
    她是【檯仔邊】,也是【顧天車】負責洗選煤炭剔除石頭與操作電鈕控制煤車進出礦坑;每一顆煤炭都是煤礦工用血汗換來的,有時,拉上來的不是一車煤與石,而是一位受傷者甚至是遺體。
    她笑著;先生消瘦落肉的身軀以及之後三年的肝炎病倒在床所帶來的長久困境,那與煤礦工的賭命怎能相比?
    這兩個月以來,因為是收書大旺季的夏天,天天早出晚歸忙於到府收書;今天早上終於起得比太陽早;就去九份礦山的隔頂看日出;天上還有星星與一顆半月;金瓜石的燈火好像一盞盞的礦工盔頂上的礦燈微微亮著。
    路易士安德邁爾的【煤礦夫】;余光中詩人是這樣翻譯的:
     
    上帝,我們並不是喜歡訴苦-
        我們知道開礦並不是好玩-
    可是,這兒都是雨水的池塘;
        可是,這兒是又冷又暗。
     
    上帝,你不懂這是怎麼回事—
        你,在你那燈火輝煌的天上,
    俯視著流星嗤嗤地飛過;
        暖暖的太陽總在你身旁。
     
    上帝,如果你只有那月亮
        塞在你帽裡做一盞礦燈,
    就連你不久也會要厭倦,
        在這又暗又潮的深坑。
     
    頭頂上只有一片漆黑,
        洞裡只見煤車轔轔-
    主啊,你如要贏得我們的愛戴,
        請灑給我們一把星星。(引用自:文星書店股份有限公司出版。英詩譯註。譯註者余光中先生。民國四十九年五月初版。民國五十五年十二月三版。發行人蕭同茲先生)
     
                      Caliban in the coal mines
                        Louis Untermeyer(1885-)
     
    God,, we don`t like to complain--
        We know that the mine is no lark--
    But--there`s the pools from the rain;
        But--there`s the cold and the dark.
       
    God, You don`t know what it is—      
        You, in Your well-lighted sky,
    Watching the meteors whizz;
        Warm, with the sun always by.
       
    God, if You had but the moon
        Stuck in Your cap for a lamp,       
    Even You`d tire of it soon,
        Down in the dark and the damp.
       
    Nothing but blackness above,
        And nothing that moves but the cars--
    God, if You wish for our love,     
        Fling us a handful of stars!  
     








    左側是基隆山東側;右邊是金瓜石。

     
     

    繼續閱讀
    2014/01/12

    少了垃圾桶之後進化中九份的貓

    2013/08/14 20:41

     



    自從沒了垃圾桶的裝置後,九份的流浪貓分成了兩派;繁華老街任人撫摸或是在寂靜巷弄裡找機會而看人就躲。
    這都是適應地域性的覓食時代的改變而需要的演化吧?
    想念起了九份的垃圾桶,那似乎是更能顯現貓兒無需人類的孤冷本性的裝置,求的只是不被打擾與役使的自由;就更別提詩人林彧先生曾經給我們的想像了;一首【貓】被余光中先生極力推崇解讀為是絕佳句子,一瞥之中道破上班青年的寂寞;可是,九份少了垃圾桶之後,我怎麼看都不是只有這樣而已:
     
    不用打卡上班的日子
    我匆匆走出公寓
    你在垃圾桶中,翻撿著我的生活
    嚼食著我遺棄的夢與詩
     
    於是,這一兩年行經九份的流浪貓身旁,就很容易去反覆思考這首詩。
    (詩與余光中先生評語引自: 林彧先生著:夢要去旅行:時報出版:1981,11,29作:民國75年6月1日初版二刷)


     
     

    繼續閱讀
    2014/01/11

    不認老:新竹縣市到府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中古書日記

     

    2013/08/03 17:20

     


    吳濁流先生曾經在他的【濁流詩草】裡寫過【金瓜石即景】:

    筆峯聳天外
    岩上屋連雲
    山北山南海
    煙波萬頃紋

    與【九份遠眺】:

    東溟憑此眺
    浩蕩渺無垠
    孤島浮嵐處
    浪花翻白銀

    前天傍晚,在九份基山街190號愛的物語民宿旁看夕陽;接到吳濁流先生的家鄉新竹縣新埔鎮之前讓我收過書的愛書人的電話,有書要讓給我們;這是第三次到她府上收購二手書了。

    今天早上依愛書人的指定時間前往,收完書,請教過吳濁流先生的生平,告辭前,拿起隨身攜帶的傻瓜相機裡前天拍得的九份黃昏,請愛書人觀賞;愛書人隨即從架上,那些還不肯割愛的書中取出前衛出版的【無花果】;引用了書裡那張濁流詩草出版的紀念相片,當年七十三歲的詩人吳濁流先生的自題:

    且喜夕陽餘豔在

    殘威燒卻半天紅









    請卓參:

    古典詩w7.ydu.edu.tw/w03-11.htm

    【黎明前的台灣」在日本出版有感

     消息傳來喜欲狂 扶桑出版夢初償

     半生荊棘遺民淚 誰解傷心一老蒼

    文章僥倖被推崇 豈為虛名得意中

    且喜夕陽餘豔在 殘威燒卻半天紅 ...


    九份。

     

     

    繼續閱讀
    2014/01/11

    基隆市中正區長潭漁港與八斗子漁港的漁工朋友的眼神

    2013/07/29 10:19

     

    九份今天的日出。鼻頭角。南子吝。

    基隆市中正區長潭漁港。後方是海洋科學博物館。





    基隆市中正區八斗子漁港。




    推船離岸。


    黎明後的台二線海岸邊,補網與卸魚的漁工朋友的眼神,看起來,都是那麼認真。早安,朋友們,平安快樂
     

    繼續閱讀
    2014/01/10

    九份的七月夕陽

     

    2013/07/28 19:59

     

    九份,七月傍晚的風很清涼,適合在面海的地方守候夕陽;那是個轉折,日落大屯山之後,雲朵開始放膽地著色;注視著,很難懈怠;偶而,會聽到各國語言的驚嘆;恆久以來,最大聲的是自己內心的感動吧?當下,只有讚美而遺忘了人間事。


    基隆嶼。野柳。和平島。八斗子。深澳港。

     

     

    繼續閱讀
    2014/01/09

    2013年民國102年七月二十七日第三十一屆基隆市都歷同鄉會豐年祭大會

     

    2013/07/28 12:34

     


    聯合進場舞。
































    新舊理事長交接。





    大會舞。中間攝影者也是都歷青年。












    大會舞,一開頭只有一位下場。

    窗外的鞭炮聲隆隆,原來,今天是關帝君關公的聖誕,有廟會。
    在台灣,行走在街頭,只要稍微傾聽或者搜尋,很容易就遇見大型民間傳統活動。
    昨天早上,行經基隆市中正區八斗子漁港附近,聽見了我們真正的老地主的原住民音樂;那是,讓人很歡樂的。
    拐個彎走進漁會裡,碼頭上的印尼,菲律賓,中國與台灣的漁工朋友依舊在烈日下補網,而迴廊上,掛了一個紅布條,寫著:
    旅居基隆市都歷同鄉會第三十一屆同鄉會豐年祭
    這麼好運;居然碰到來自台東縣成功鎮的原住民朋友,更不可思議的是;會場上,分成五個休息區:
    敬老區,都歷青年區,太平洋區,新豐區,八斗子山莊區;
    三十年前,在新豐街這山頭還沒開發成好幾萬人的大社區之前,這裡只有三個一,二樓透天或者是四樓公寓的社區;聚集了很多原住民,沒想到,是來自都歷為主;他們,不只是台灣的原住民,也是,新豐街這個大社區的早期住戶之一。
    三十一屆?那是多少心血?
    已經九點三十分了,這簡易的會場,周遭有漁網疊得快到天花板;港區不時傳來漁船之間因波而起的傾倚聲;好多的家族已經形成一個個的烤肉喝酒中心,應當有五百人以上;許多老人家顫巍巍地掏出紅包袋,遞給服務台,看來,是贊助金吧?服務台原住民的新一代將數額與大名,騰錄在身後的全開的大壁報紙架上;姓名都是陳,李,......潘等等漢姓,金額是1000元起跳。
    這裡,四十歲以下的第二,第三代,走在路上,外表或者在腔調,很難看得出是原住民了吧?
    可是,當他們將祖先所傳承的服飾一一披戴上,口裡說出阿美族的母語;就會感覺出那份不同的榮光在會場上濃郁著。
    這是很微妙的傳承,無論是頭飾,.....披掛還是衣服,似乎都得有另一位幫忙才能端正約束;於是,看到了祖父幫孫子,兒子幫父親,夫妻,少婦與小女兒,朋友,長老與青年之間的彼此照應;而更有趣的是,年少的一代,完成後還會拿起手機自拍自看,檢查一番。
    十點十分,由楊太田長老帶領大家祈禱;這我聽不懂,會場上,只見到一片的虔誠。
    主持人是一位將北京話說得比北京城人悅耳的年輕都歷小姐;在聯合進場舞之後,介紹著蒞臨的貴賓與族中長老;她特別說:都歷旅居基隆的鄉親非常團結,在選票上有影響力,獲得了基隆市長,議長,議員,區公所等等的注意,…..希望能獲得更多的經費,幫住同鄉會的穩定發展與鄉親的福祉;同時,感謝名譽會長八斗子必誠電器行的老闆的三十多年來的贊助,今年一如往年贊助十萬元,這些年來,已經付出了三百多萬元。
    政治人物退場後,全程百分之九十,使用的是阿美族母語。
    舞蹈的團體有老,中,青,少等四代。
    擴音器裡不時傳出保存文化的呼籲,不要忘記四十年前,都歷的老一代,到八斗子的艱辛;雖然很多下一代未曾回到台東的都歷,但是,要記得,我們是一家人,一生中,應當要回去一次;在其他縣市看見都歷人,要伸出有如家人的手。
    跳大會舞時,首先是由林津元,陳正男兩位先生領跳;然後第三人,第四人加入了,二十分鐘後,不知不覺中,我與一位都歷青年身陷在數不清有多少人的人龍圓圈中;他是負責攝影的吧?好擔心我闖禍了,破壞了那神聖的典禮;領頭帶唱起舞的那位先生看出我的疑惑,對我點點頭,要我心安。
    這樣被歡樂包圍住,是很容易錯覺自己也是阿美族人的。
    果然,接下來的幾場舞蹈,另外一位年輕攝影者,偶而將攝影機擱著,下場舞在前方,自信,狂放,那是,他心中勇士的沉醉吧?
    這是個尊敬長者的族群,新舊任理事長的交接,都是由一位銀髮老人家主持;再由名譽會長監交印信;找來了三個大碗公,三個人各喝海一大碗啤酒。
    每一個表演團體表演後理事長照例起立頒獎,並與代表者互相喝完一杯啤酒而致意。
    今天有舞蹈比賽;就是那三個社區分別成立一隊;每一個社區都有一位區長帶隊。很認真比賽,也很誠摯地為其他隊伍鼓掌;是由新豐隊獲得冠軍;隊員們,好像是獲得足球世界杯的狂歡;而其他兩個隊伍也彷彿一場公正裁判後的給予掌聲與祝福。
    比較可惜的是;豐年祭最重要的下午場大會舞被迫提早半個小時結束,而不是,原定的一個鐘頭;這是因為,今天傍晚基隆市政府在碧砂漁港八斗子漁市場的另一頭舉辦一場【基隆鎖管季鎖管祭】的活動,為了交通管制而如此。
    當大會舞被迫結束時,年輕的一代,20歲左右,一位先跳出來起舞;一位年輕的都歷輪椅坐者也下來了;雖然主持小姐再三說,這場地是向漁會免費租借的,我們不得不早點還;年輕人還是一一下去跳;最多到了四十幾位,其中,居然有兩位菲律賓與印尼漁工朋友;年輕人對那位輪椅坐者喊著我聽不懂的母語,只見他笑得很開心。
    跳了十多分鐘,那兩位領跳的後中年下來教跳,指導,可能是看不下去踩踏語歌唱不夠力吧?他笑著以北京話說,你們中午沒吃飽嗎?看我的步伐,聽我的歌聲;主持人小姐以北京話說,很高興,有傳人跳大會舞;四十年前,這些老人家像你們那樣年輕,你們要記得,四十年後換你們來領跳。不要忘記我們是都歷人。
    果然精神不同了,那位輪椅坐者也前後飛奔在隊伍前。
    十分鐘後,這才開始了頒獎儀式。
    對台灣老地主之一的族群,我的敬意是很不及格的;只會說你好和謝謝;這是我昨天聽得懂也說最多的詞;前者發音大約是耐阿好,崖阿好之間的nga ai ho;後者則簡單多了;阿賴ar ay。
    主持人最後以北京話說,她不曾說過母語的再見(記得一位阿美族朋友對我說過,阿美族母語沒有再見這個詞。),但是希望明年能繼續辦,這是我們收割的感恩的慶典。
    閉幕後,所有的族人就開始整理環境,回復原貌。








    楊太田長老以阿美族母語帶領祈禱,祈求上帝。




    聯合進場舞





    太平洋青年舞蹈





    都歷少婦舞蹈?還是藍心姑娘舞蹈?給忘了,真是抱歉。



    新豐小朋友舞蹈

    都歷少婦舞蹈,那位都歷攝影官,插花下場跳。



    新豐社區舞蹈獲得冠軍,團團圍住了都歷同鄉會名譽理事長必誠電器的老闆;老闆拿著啤酒正向前向她們祝賀。

    這是第二名,太平洋社區,頒獎與得獎者都很誠敬。

    今天,我參加了一場最美好的音樂會。



    終了,開心的年輕一代,給自己一場節目表外的安可曲。



    這是上午的大會舞。背對者,舞姿與歌喉讓人深深敬佩。


    阿賴,不好意思啊,讓大家花那麼多時間看這麼多像片。
    昨天好像學了一句話,u li haw,請慢走。
    請慢走,各位朋友。
     

    繼續閱讀
    2014/01/08

    遺產:台北市大安區到府收購回收舊書二手書中古書日記

    2013/07/24 07:11

     

    九份黃昏基隆嶼。


    收書時,經過台北市中坡南路。




    九份日出。



    愛書人的夫人說:我的父親是北京大學政治系畢業,是胡適的學生;抗戰勝利後,擔任山東省濟南育英中學校長;他從來不領薪水(我沒打岔,請教,是否家境很好?),所有的薪水都是提供給家境清寒的學生當作學雜費;民國38年山東省淪陷給共產黨,街頭巷尾都畫有他的像,要逮捕他,因為,他同時也兼任山東省臨時參議會祕書長,屬於惡霸;育英中學的在學與畢業同學們幫助他,將他剃了一個光頭,找來一件農民穿的衣服,帶他逃出濟南。
    愛書人說:我的父親是北京大學歷史系畢業與我岳父是校友;倒不是逃難來,而是民國36年應台灣省省立師範學院的聘請。我太太是民國39年考取台中師範學院,而我則是就讀台北師大附中。我的祖父,父親,弟弟,妹妹,與我都是讀歷史的,可是,我高中二年級時,患了偏頭痛症,這影響了我一生,無法像他們在歷史領域多研究;而我的岳父,內人,內弟們卻都是在教育界服務。
    愛書人的夫人說:對。我的父親就是死於大甲中學校長任內。是突發的心臟病,得年59歲。他是被奉派到學校做整頓的工作。那時的校長權勢大,有決定校內校師與行政人員聘請的決定權。一開頭,都有人會送禮盒來,那年頭,有的禮盒會藏錢,都被我的父親給嚴拒;後來,就都趁著他不在家時進門,我的媽媽也是如此。
    愛書人說:那時,大約是民國四十九年左右吧?我到岳父的校長宿舍,裡頭很簡約,榻榻米都凹陷了,也沒更換。相反地,我的父親一生在教育界,從不擔任行政職,也拒絕擔任系主任,因為,那時,人情壓力會很大,社會風氣與現今大不同。
    愛書人的夫人說:我父親上任的西裝,是在當鋪買的;過世時,口袋只有36塊新台幣,那就是總遺產,他可能不只承受學校也參雜這家庭經濟的壓力吧?才會辦公時腦溢血;喪事只能簡單辦;媽媽有腎臟病。很幸運的是,那年我19歲,已經從師範畢業,開始教書了;除了配給,月領350元新台幣,這些錢我都交給媽媽。我是長姐,必須拿出方法;上有一位哥哥,還有弟妹各一名;我鼓勵哥哥到國外深造,於是四處借錢,籌得出國費用,哥哥沒有獲得美國,而是加拿大的全額獎學金;這全額獎學金包含了每個月的生活費,於是,哥哥按月寄回美金100元給媽媽,除了還債,生活也能貼補。
    愛書人說:岳丈很有脾氣,可是對與他頂撞卻書教得好的老師很寬容;我內人的大哥對國家很有貢獻,是小有名氣的生化專家;小姨子與小內弟也都讀書有成。內人喜歡讀醫學或者是天文;只可惜,數學與英文不是師範的重點,考不取,後來就讀台灣省立法商學校社會系,是龍冠海先生的學生;法商學院就是後來的中興大學與台北大學,是比台大先有社會系的;龍先生是台大社會系的創辦人;而我內人則是班上第一名,很受龍先生的器重。
    愛書人的夫人說:我是先教了三年小學才去讀大學的;這三年所得的薪水除了媽媽家用外,起初還可以勉強支應我的生活費;到了大三時,就不行了,準備要休學;正在煩惱時,經過系辦,助教拉著我說,美國有給兩個名額的獎學金,大三,大四各500美金,我的成績是第一名,有資格申請看看;於是,我就與第二名的宜蘭人某某某,他是主張台獨的某某市前市長的太太,後來改了名(基於隱私姓名保留。)分別獲取了。那時候,不懂得置產,那數目可以在台北郊區買一間房子。
    愛書人說:那時候新台幣與美金比是1:40,可以換得四萬元。
    愛書人夫人說:這一生,可以說,遇到困難時,就會有奇蹟,;大學畢業後,考取了郵政,先是在北門總局服務,每個月薪水800元,我先生教初中則是400元;後來調任板橋,那時,這郵局很小,全部都是台灣人,只有我是外省人,可是對我都很好;幾個月後,颱風席捲了我所承租的平房;板橋局長為我找了一間空宿舍,很幸運,剛好有同人買了房子搬出;這解決了我的一個大困難。我問局長要不要錢?局長說,只要付自己的水電費就可以了。
    愛書人說我內人一輩子很認真,就像我岳父,或許是這樣,才會有貴人相助。
    愛書人的夫人說:這不敢當,只是,覺得,還真是一輩子都有貴人出現在急難時,就如同,我父親逃離大陸,多虧那些學生們。我父親的執著與自愛,這可能是給我們子女最大的遺產吧?很遺憾的是,我父親生平有寫日記的習慣,也都有記載著在北京大學,抗戰,山東省參議會的往事;可是,因為租房子常搬家,最後就與那件西裝不知所終了;否則,他的日記就是行事狀。而民國49年,在大甲中學老師與員工發起所立的紀念亭,紀念他的清廉,也被後任的校長,以校地整頓的原因給鏟除了。母親的腎臟病當時看不起醫生,街坊鄰居提供了一個偏方,說是不吃鹽,熬冬瓜皮煮湯可以緩解,於是,到處要,節制飲食,配合運動居然也治好了。

    收書,偶爾會認為自己是劫匪;愛書人看著書的離去有時會紅著眼眶;我們總是會翻箱倒櫃;可是呢,卻不會像是強盜般地掘地三尺。
    這個月十七日命令我去收的從南加州回來的愛書人打電話說,床鋪底下還有五箱書很重,那天我沒發現,要我再去收。
    記得那天,她看著六拾箱的書被我搬走,眼淚都掉下來了。這些裝在箱子,書齡都在50年左右。我請兩位愛書人離書箱遠一點,以避免過敏。一一打開,大部分是愛書人與他尊翁歷史方面的珍藏書,兩位自然地又緩緩靠近,想看看曾經裝了甚麼書,我得不時提醒;漸漸地,果然,兩位都打噴嚏或咳嗽,而我沒事;而往事,也在每一本書的拾起時而浮現。
    兩位都很驕傲地告訴我他們尊翁的名諱,以手指比劃給我看,眼神滿是崇敬。
     
     

    繼續閱讀
    2014/01/07

    再流轉:桃園縣中壢市到府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中古書日記

    2013/07/21 14:54

     








    搭凌晨四點三十分的莒光號火車到桃園縣中壢市。愛書人約我七點整到府收購二手書。

    愛書人是藝術家;要搬家了,因此割愛了許多畫冊與藝術理論的書,這些與她繼續保存的比是三比一。

    年輕的她說,希望這些書能夠再被使用而不是變成紙漿;打包過程中,經常為我解釋某些書的特殊與購買的原因,甚至是從國外帶回的;有幾本,還建議我應當自己珍藏;我這收書人若是對浩浩書海有一丁點細沙般微小的淺淺認識,可以說,絕大部分來自割愛愛書人的面授;但是,快八點了,很擔心誤了她的時間,笑著說,您再拿起書指點的話,就會遲了您的周日約會;她像是夢醒者般,回復到即將與愛書分離的真實世界來;減少了摸書與評述,默默地注視著每一本被我收納。

    一個鐘頭內我就完成下架,打包,搬運;喝完愛書人準備的咖啡,愛書人八點半就出門去上班,互道謝謝與再見後,幫我載書的朋友也趕來了。

    早班的火車上總是會看到宜蘭縣,新北市各鄉鎮漁港挑擔而來的菜販,魚販甚至是野薑花販的先生與小姐們在台北站下車;他們本身就是漁夫,農夫與花農吧?將收成而來的散逸給四方的朋友;我們到府收書的二手書店的走卒也真像他們,也都是要跑遠路;每一本書,每一把菜,每一隻魚與每一朵花的傳遞都是在謝謝聲中達成;只是,他們謝謝老天與大地,而我們是謝謝割愛愛書的愛書人讓我們的店內書架常滿;他們挑去叫賣,而我們是扛回店裡坐賣。

    新北市瑞芳區九份代天府看基隆嶼以及大屯山的黃昏。


     

     

    繼續閱讀
    2014/01/06

    看他高興;台北市中正區到府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日記

    2013/07/18 13:23

     


     

    瑞芳區酋長岩公園黃昏
    遠方是潮境公園

    愛書人約我早上六點三十分到她府上收書;因為;七點,就要出門上班了。
    大部分是社會科學尤其是哲學類的書。
    她說;她先生出過與翻譯過各一本書,這些要割愛的書都是他的,現此時,閱讀的方向改變了;同時,兒子或許會從宜蘭縣東山鄉慈心華德福教育實驗國中回來,要騰出書架讓兒子放;兒子雖然喜歡寫詩與閱讀,可是畢竟才國中剛畢業,這些書兒子他還不想碰。
    為什麼是或許呢?不是高中都放榜了嗎?
    她說;兒子申請的華德福高中部還得面試;也不知道能不能過?
    若不能過,那該怎麼辦呢?
    她說;若是不能過,回家,明年再重考一般高中;那,就讓他晃蕩一年,盡情地去讀有興趣的書,到夢想中的地方去走走;我與我先生也曾在轉業過程中,待業過一兩年;這也不壞啊。;而小孩子,重要的是讓他發現自己,空白一年,也許會增加更多的人生色彩。
    那麼厲害,會寫詩?
    她說;兒子從小就很有同情心,很容易有感觸;不過,會寫詩,那是因為懶得寫週記,都以幾句來打發;可是,他在華德福遇到很好的老師,總是用幾百字在評述那幾句詩。
    待業不會緊張嗎?
    她說;我們的生活水平很低,可以撐很久,並不曾煩惱失業;您看,牆腳的自動烤肉機和磨米機,就是我們前幾年開店的生財器具,可是呢,租金太高了,開了三個月就收起來;我們並不難過,因為,學到了如何做養生餐,這可是一輩子都受用的知識。
    失去與獲得的界線似乎很模糊ㄝ?
    她說:從小就住在公館的東南亞電影院附近,那時,多熱鬧啊;捷運各線陸續完成後,各站形成新商圈,公館目前的繁華就沒有30年前的三成。可是,多了一份悠閒;再放大到整個台灣來看,台灣的25歲到50的青中年很多在海外工作,相對地,消費主力層在台灣就缺了一大塊;產業也外移不少;可是,您不覺得嗎?台灣就沒有那麼擁擠了,山,天空與水更清朗了?
    我與我先生,十多年前就喜歡閱讀與工作無關的舒壓與養生書籍;誰知道,這幾年,我們就在文山區興隆路三段的養生足道上班;這幾年,有許多的客人願意花錢來舒壓,這是三十年前所少見的吧?而這些客人,未必都是有錢人,只是他們懂得人生而已。
    孩子讀書是要讓他快樂地讀,所以我不想給過多的期許;就如同,沒那麼緊張的公館與台灣,反而有更多吸引境外人士的喜愛與留連?我們何必抱怨景氣不若外國好?也何須擔憂小孩跟不上別人?
    快七點了,不敢多打擾;就問說,那,您先生有繼續寫作與翻譯書籍嗎?
    她說;努力工作之餘,正構思一本30萬字以上的小說。這是一種新挑戰,他喜歡。
    我說;這些書,寫小說用不著嗎?
    她說;與重心不同範疇;我總認為,書放在書架上而不去動,那本書就沒有生命力了;不如讓喜歡它的愛書人挑走它。而您看,那一整個書櫃都是健康,經絡,花草與詩集,這我們會再看,就應當留著。
    告辭了,她告訴我說:改天約個時間,與我們一家人共同享用我們自做的養生餐,這可是我們的驕傲喔。









    酋長岩公園入口處的正豐造船廠




    2013年7月11日到她府上收。這幾天忙,直到今天才筆記,希望沒錯記了。祝福這位愛書人,心想事成,闔府平安。非常感謝他們的好書。

     
     

    繼續閱讀
    2014/01/05

    愛書人:台北市大安區到府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日記

    2013/07/17 21:54

     

    九份日出。
    。。。。。。。。。
    愛書人剛從美國南加州回到台灣。
    因為他的小姨子的介紹,讓我有這機會到他府上收購二手書。
    今年八十三歲。
    民國三十八年;十二,三歲,從河北省與他的父母親搭船到台灣。
    高中畢業後,隨即考上台灣省立師範學院;分組,自願讀歷史組。
    畢業時,分發當初中老師。中年後,在大專院校任教。
    一旁的夫人笑著說;那時,國小老師的薪水是350,初中是400元新台幣;反而,剛考進台北市北門郵政總局的她,是800元;軍公教的待遇都很低,不像她們這種事業單位的。
    又說,這趟,預計在台灣停留一個月;有些書在20多年前移民美國之前,就已經捐出了,因為,先生的家族上溯三代都是吃歷史的飯,希望這些有關歷史的書籍能留在台灣;眼前的,都是當時被中央研究院史語所所挑選剩下來的,捨不得割愛,就繼續放著;今年有事回台灣,就趁此機會為這些書找下一個去處。
    捐書與讓書,這習慣是傳承自於她先生的父祖。
    愛書人說,他的尊翁,北京大學史學系畢業,離開大陸時,帶來了不少珍稀線裝書;其中,有一套有關於明史,總共有數十卷,在當時,被認為是世界上看得見的三套之一,是清朝盛世時的刻版,清晰精美,不像清朝末年的粗糙;剛到台灣時,曾經有人出價300大洋要求讓售;他的尊翁在中年後,不再以明清史為主,而是轉向唐史,認為該將這套明史資料給其他學者來使用,就在民國五十年左右捐給了中央研究院史語所。
    當我告別兩位愛書人時,他的夫人說;若不是我先生老了,視力弱了,沒辦法再研究這些歷史方面的書,他會繼續保存著,至少,挑幾本到美國去。
    將書箱從五樓沒電梯的公寓全部都搬到一樓後,告別,愛書人堅持要握我的手。
    我說,我的手很髒而且汗淋淋的。
    他說,非常感謝您,讓我們幾代的書,能夠繼續保存在台灣給下一代看。
    我連忙說不敢當,這愧不敢受,畢竟,我是以承讓愛書人的愛書而過生活的;該深深感恩的是我。


    九份山下瑞芳區蝙蝴洞公園黃昏。

     
     

    繼續閱讀
    2014/01/04

    九份隔頂看金瓜石鼻頭角日出

    2013/07/10 10:11

     











    七月,人在九份看完夕陽後,就會很為難;是看明月與星空,甚至是等流星雨好?還是,早早去睡,翌日凌晨四點三十分到看得見東方海面的地方去守候日出?



     

     

     

    繼續閱讀
    2014/01/03

    新北市雙溪區平林里的稻穗快金黃了

     

    2013/07/09 13:16

     

    平林里的稻穗快金黃了。

    竹林裡的小徑,除了晨曦,還有新綠的清香。

    蓮霧掉落滿地的後方有紅磚人家;這幾乎是這一里的常見。


    古老的石磨被放在老樹旁,繼續為人類盡份心力讓過路客好乘涼。


    呼喚了幾聲,大門雖開卻無人應;我也就止步了。


    另一家,嵌著銅環的古扇門,一旁有年初新貼的恭賀新禧。


    地上有瓠瓜在曬著,好像是在做日光浴的小豬。


    窗前也有。比較接近火腿。


    居然有五分車的車軌露出一段來;這裡,曾經運送過煤碳嗎?雙溪就在九份的南方,只要我們是自由的,50cc的摩托車,時速40公里,半個鐘頭就到得了。


    朝陽下,花朵好燦爛。


    兩位戴斗笠的大哥騎著腳踏車緩緩交會,彼此問聲敖早。


    過幾天,應當更金光閃閃了吧?只是,聽說,週五會有強颱來,希望別打壞了。

     

     

    繼續閱讀
    2014/01/02

    九份日出後的基隆市中正區長潭港

     

    2013/07/08 20:36

     







    晨曦下,基隆市中正區長潭漁港,船長坐在船首,掌控著滑輪繩,好讓菲律賓漁工朋友們將漁貨從船艙吊上甲板;大盤魚販老闆將貨車開過來後,一位漁工朋友隨即跳上車,準備開始裝載魚貨;魚販老闆第一個動作是拋出一罐提神飲料到裸露碎冰的魚箱上;車上的漁工朋友領受了好意後,笑了,隨即,將飲料罐藏進碎冰中;待會忙完後,取出,就會很清涼了吧?施與受,無須言語,彼此的謝忱自然在。






     

     

    繼續閱讀
    2014/01/01

    九份基山街老街金山岩與深澳番仔澳港看夕陽

     

     
     
     
    2013/07/06 06:58
     







    七月,九份以及它的海邊的黃昏,起初,總是很平淡,非得到日頭被收納於大屯山的那一刻,才會知道老天爺端出甚麼畫;要耐心地守候,看海久了,已學會,就算見到一團濁密的烏雲擋住它的歸路,也無須失望;有雲,晚霞才會有渲染的憑藉。前天的九份,昨天的深澳港都是到了六點五十七分才見到它極致的多彩。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