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到府當場現金回收買賣收購舊書收購二手書長輩書老書中古書收購回收.我要賣書:台北立立二手書店0958571502,當天或次日本店負責人即可到府完成收購,當場支付酬謝金並且載運完畢.假日,清晨,夜間也可以。台北新北桃園宜蘭基隆新竹.....皆收
2011/10/04

台北大直內湖東湖大安區中正區汐止區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中古書cd二手黑膠唱片




新北市雙溪區


文,史,哲與藝術的書占了大部分。每一座書櫃就是愛書人半生的回憶錄的片段吧?

一屋子九隻流浪犬,叫得好不熱鬧。愛書人說,三位女兒在路上看到了,感覺有緣了,就帶回來;可是呢,愛心是她們,耐心養得要靠愛書人。

愛書人;從小就不曾吃隔夜飯或者隔餐飯。那是因為家裡有七個弟妹不夠吃,哪可能有剩?父母親必須盯著菜看,不許以大欺小讓做兄,姐的吃超過比例。

芭樂還容易,一個梨子就必須切成好幾等份。

眷村的文化是從餓肚子開始形成與累積的。

走過了許多眷村,每個眷村的村口總是有個本地人開的雜貨店。童年住在台北市龍江街與嘉德兩個地方的眷村。就如同所有眷村的父母親一樣。到雜貨店賒帳然後隔月領薪水,米與麵粉時,再去清帳或者是以後兩者折抵欠款。

雜貨店的老闆娘不識字。牆上就掛一個冊子。賒帳的眷村人就自己寫欠多少。兩個地方的老闆娘一個樣。從不去檢查是否數字正確?那時,也很少聽說誰賴帳?最遲,大年三十晚前會去結清。

而,老闆娘們呢,總是會在新年初一,將欠帳本當著來拜年的頭一兩批客人一整本撕毀,一筆勾銷,於是,沒能力償還的人就可以安心過個新年。

出生地在河北的父親是清華大學畢業。就如同孫立人將軍等清華校友一樣,從軍了。那年頭,他們一腦子的愛國。平常來訪的客人若不是談些反共抗俄解救大陸同胞的前途,而是講些柴米油鹽蟲魚鳥獸,父親就會滿臉掩飾不住的不耐煩。

打過日本軍閥也剿過共產黨。來到臺灣已經是中階軍官了。可是還是必須到雜貨店賒帳。那時侯的軍人待遇是很低的。而父親又將配屬的眷舍讓給有更多家庭成員的部屬去住。

他的父親堅決反對兒子們當軍人。認為當軍人沒尊嚴,讓媳婦守活寡就算了,還讓孩子們沒飯吃,每到月中就要為一家人的吃而發愁。

民國六十四年,那時愛書人正在讀高中。他的父親官拜陸軍中將局長,與陸軍總司令于豪章將軍,其他十幾位將軍及侍從官同搭一架直升機。不幸墜毀。父親從此臥病三年。為了得到最好的照顧,改住進榮民總醫院。逝世時,不被認為因公殉職。撫恤金根本不夠償付轉醫院後所增加的欠債。

除了服義務役的期間。這一輩子第一次,也是母親與弟妹的頭一遭吃一顆完整的梨子就是身為長子的愛書人領了第一筆當記者的薪水。

也開始養流浪犬了。

童年時台灣流浪犬不多,更別說眷村了。幾乎一被發現就成了蛋白質來源。

早安,各位愛書人。

非常謝謝這位愛書人。

。。。。。。。。

立立二手書店



土地公拐花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市中正區新北市板橋區土城區三重屈蘆洲區新莊區收購回收中古書二手書舊書


一座書櫃就是一生的美好過往


因為是到府收書,所以店裡每一本書都是從前一手愛書人的書櫃中,由我取下,
經過擦拭,磨除整理後,才放置到店裡的書架上.等待下一位愛書人.

也因為是到府收書,所以我才可以每天觀看不同愛書人的書櫃.
那是一款期待,每一個書櫃都是愛書人的珍藏,也是他們的美好過往.

常常驚艷於愛書人的珍藏,讓我目不暇給,艷羨不已.

於是,到府收書成了我每天最大的期待.

這是今天的收穫,這可是爬了五層樓階梯才得到的好書.總共十箱,
來回走了十趟.
比如說

台灣鳥瞰圖 源流出版1986年 莊永明先生編

華玉天寶 紫東堂 2005年

新安海底遺物 同和出版公社大韓民國 中國語版1984年版

玉石鑑賞藝術 金泊特國際

好得意的一天,而今天割愛的愛書人,更是得意,
因為珍藏的愛書又可以等待下一位愛書人.
讓自己曾經擁有的美好過往,
陪著將來的新愛書人繼續美好.



非常謝謝台北重慶南路二段這位愛書人.
祝福您
平安快樂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市萬華區大安大同中山區的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中古書


 


 

 

清晨七點出發

八點來到台北市寧安街五巷

愛書人張小姐

指著愛書說

希望我們可以讓愛書們

轉給下一位愛書人

 

很快地

我們談好了收購的價錢

 

文史哲居多

 

打包下架時

她又指著不在收購範圍內的

一套童書繪本

品相內容均屬一流

那是她孩子幼年讀物

好希望可以捐贈

我建議她寄給台東縣東河鄉都蘭國小

 

張小姐眼神為之一亮

回憶起大學時代參加原福社的種種

至今猶然感念部落原住民朋友

帶給她的視野與喜悅

 

於是

這一套套書當下就決定寄送給都蘭國小

正當我準備打包先送到郵局時

張小姐的先生說

它可以開車送去

在我堅持代付郵資後

她們才勉強同意

 

開學時

不知道都蘭國小的小朋友會多開心呢?

>>>>>>>>>>>>>>>>>>>>>>>>>>>>>>>>>>>>>>>>>>>

2008  08  05收書

謝謝張小姐與她的先生

>>>>>>>>>>>>>>>>>>>>>>>>>>>>>>>>>>>>>>>>>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松山信義南港區內湖區的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中古書

平溪基隆河



平溪線


 

八點三十分

走進了台北市敦化北路165巷

涂小姐的娘家的書房

一半是好書一半是筆記本

 

筆記本樣式皆不同

全未使用

精緻乾淨宛若書店架上的新品

新潮又耐用

看得出是費心的珍藏

涂小姐的父母親笑著說

這些都是她國中與高中的收藏品

 

涂小姐說可不可以將筆記本捐給偏遠地區的學校

這可傷腦筋了

因為今天是假日

郵局沒開門

 

我們喜歡為客人送到郵局郵寄

是因為一箱一百元

而且不論遠近

划算的很

因此每每寄到台東去了

 

我們花了六個小時整理

竟然有九大箱

一箱約有一百本

這傷腦筋了

因為我是書商

畢竟市儈

如果宅即便

怕不花去我兩三千元的運費

 

涂小姐說何不送往台北縣的山區海邊的小學

 

是啊

山區海邊

突然想起

台北縣瑞芳鎮金瓜石水湳洞的濂洞國小與瓜山國小

不就是依山面海

那裡有一位"記億九份民宿"業者歐陽先生最為熱心社區事務

 

歐陽先生

開了一個半小時的車程

從東北角來到繁華的台北東區

那輛車破舊的真是看得出海風與山風吹蝕的歲月痕跡

 

晚上

歐陽先生告訴我們

已經送達了

他好興奮

寫到這裡

趕緊回報給涂小姐

 

涂小姐更是高興

她的珍藏也可以讓小朋友們

繼續珍藏

或者抒寫心中的願望

 

對小朋友來說

一本就是一冊的揮灑與一個願望

涂小姐將年少時的珍藏

化為千百筆揮灑與千百個願望

>>>>>>>>>>>>>>>>>>>>>>>>>>>

2008   8   03敬筆

>>>>>>>>>>>>>>>>>>>>>>>>>>>>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木柵文山區新店區的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中古書

 

基隆山

雙溪鄉礦區昔日豪宅

 


基隆河,平溪鄉

>>>>>>>>>>>>>>>>>>>>>>>>>>>>>>>

清晨

七點三十分來到台北市動物園秀明路二段九十五巷

登上了五樓

收購二手書

 

開門的先生與小姐

滿滿的書卷味

 

滿書櫃的書

正等著我們的收購

 

先生是插畫家

他說

很希望可以將部份的繪本捐給偏遠的學校

 

於是建議他們

何不捐給台東都蘭國小?

 

他的夫人

聽了很高興

完成了收購程序之後

替我走一趟

到政大門口的郵局

買了兩個一百元郵便箱

 

買回來了

她的先生回到畫室趕著交稿

 

閒談中

知道她的先生是屬於接case的在家上班族

通常是由出版社委託

 

工作機會不穩定

而且畫好了

交給出版社

最後

卻常常因為出版社週轉困難或者不幸倒閉

而收不到錢

 

我問那日子怎麼過呢

她說

只能按算她的那一份護理薪水過日子

省一點就是了

 

告辭後

將兩箱繪本書

送到郵局

立即打了電話向她報告

 

她很高興的說

這足夠她們快樂一整天

 

打著鍵盤

我想

我不僅收購帶回了十二箱的好書

也帶回了她們快樂的種子

 

>>>>>>>>>>>>>>>>>>>>>>>>>>>>>>>>>>>>>

2008  08  19 


繼續閱讀
2011/10/03

臺北縣中和永和新店市回收收購二手書舊書中古書


清晨7:30分

來到中和市收購二手書

這位愛書人

將書分成希望收購的與準備捐贈給偏遠的小學兩部分

談好收購部分的價格

打包好

也同時

將她準備捐贈的部分

送到附近的郵局

分成兩大箱

寄到台東都蘭國小

這兩箱大部分是大地地理出版社的好書

她說

希望小朋友

看到這批地理的書

便能開啟認識世界的第一頁

 

>>>>>>>>>>>>>>>>>>>>>>>>>>>>>>>>

非常感謝這位愛書人2008  0923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市信義松山區收購二手書舊書

 


翻攝自THE HISTORY OF AVIATION

>>>>>>>>>>>>>>>>>>>>>>>>>>>

昨晚,有點擔心

天一亮
趕緊到書庫來尋找
這兩本絕版的原文書
是精裝本厚厚的軍事飛機與民用飛機的介紹書

還好
都還在

昨夜晚上9:00接到愛書人王先生的電話
他說前一天我到他府上,台北市信義區永吉路,收購二手書
其中有兩本是他大哥的
希望我能找看看

這兩本
我有印象
雖然書本已然老舊
但是看得出稀有性

收購二手書時
總是會有這個習慣
請割愛的愛書人
再檢查一次

這回也不例外
再一次檢查後
王先生也撿拾起許多他的愛書再放回書架上
但是這兩本可能因為是他大哥的
所以沒有注意到

昨晚接到電話後很緊張
因為
前一天到他府上
講好收購價格並且付款後
經過整理與過濾
總共有20袋因為時效性而必須送給拾荒的老阿桑,有7袋討論後準備轉捐贈給王先生的母校
可以帶回店裡銷售的大約有6袋

好高興又收到許多的好書

王先生希望
我們可以代為處理那20袋,另外7袋準備轉捐贈的書籍留在客廳就可以

那是義不容辭的

如果我們有到府收書,而且達成收購的協議
那麼為割愛的愛書人處理帶走所有的割愛書
是我們必須有的服務

因為是五樓公寓沒有電梯
所以我必須一袋一袋扛下一樓

因此總共是26袋必須扛26回
等於扛著書走了一趟101大樓
或者是兩趟台北站前新光三越


會擔心的就是在這一點
深怕忙中有錯將王先生的大哥的有關飛機的愛書
被誤放在送給附近拾荒老阿桑的20個書袋裡
或是扛到一樓時
將要帶回店裡的6袋書與送給拾荒老阿桑的20袋
搞混了
那就無法向王先生以及他的大哥交代
而且市面上恐怕也很難買得到

當然
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
因為我們都會作記號
但是就是會擔心有錯誤


剛剛將這兩本愛書
趕緊送到郵局
快遞寄還給王先生

忙中真的是還有錯
誤以為是松山區而寫錯了郵遞區號
但是王先生
還安慰我
叫我別擔心
郵差先生會依照地址投寄的

而更離譜的是
我忘了將這兩本書擦拭乾淨再寄

我實在很喜歡這兩本書
寄之前
翻了一遍
裡面幾乎是1914年以來所有的飛機型式
其中有一張是
1936至1945年軍用機的國徽
而中華民國也有兩張,因此我就拍照留念了
您見到了嗎

好慶幸
它們都可以安然再度返回到王先生的書架上
繼續受到原主人的寶惜


翻攝自MILTARY AIRCRAFT

其中中華民國的國徽也在其中



同上

>>>>>>>>>>>>>>>>>>>>>>>>>>>>>

2008  12  10

立立二手書店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市東湖,汐止市收購舊書二手書中古書回收





平溪天燈

>>>>>>>>>>>>>>>>

記得五年前參加過平溪的天燈節,那萬千盞寫滿祝福與願望的天燈同時升起時的那一霎那,整個會場發出驚艷的一聲"啊",大家的臉上不自覺地洋溢著溫馨與感動.心裡盤算著今天傍晚再去回味一番

元宵節
按照客人指定的時間
來到汐止收書

好驚訝
怎麼會有許多不出名的作家
與暢銷作家的作品
並列在書架上
而這些都是經典


談好收購價格
開始打包
其中有幾本書依照收書慣例
詢問這位愛書人是否確定要割愛
因為那些都是值得寶惜的珍奇好書

這位二月二十八日即將返回馬來西亞僑居地的愛書人說
帶不走喔而且運費很貴
別叫我再確認了
再多看一眼
我會捨不得而將所有的書帶回馬來西亞
這畢竟是三十六年來
打從回台灣讀大學就收藏的好書
除了四千餘本捐給母校外
自己留下大約五百本還在考慮是否確定帶走,剩下的就麻煩你了

我說台灣郵局應該不貴才對啊

問他說為何不繼續留在台灣呢
他說
前兩年服務的報社精簡人事
因此才從記者的工作退了下來
我是馬來西亞第三代的客家人
回到偏僻的僑居地
生活費才可以省下來也可以省下在台灣的房租
也可以繼續從事寫作的副業
我們台灣的生活費畢竟比馬來西亞高多了

不禁肅然起敬
原來是位作家
我們繼續閒聊著

告別時最後忍不住
問了他這個問題
為何買了將近8000本的書

他說
對我這個台灣人來說
多買一本書就是多了一份鼓勵給勇於努力創作的寫作人
尤其是剛起步的作家更需要支持
如今將書割愛掉
還真像是女兒嫁掉一般的捨不得只希望她們都有好歸宿

最後我帶走了三十二箱好書

為他轉贈或者清理掉有時效性的書籍與雜誌,這些不得不淘汰的書籍雜誌將一台"載卡多"裝得滿滿的,開車送到附近拾荒的老人家的家裡,讓他們再過濾是否有他們親人朋友喜歡的.剩餘的讓他可以賣給資源回收商再利用.而這位割愛的愛書人,非常捨不得,認為可惜了,當他一聽這些過時的雜誌的與部分商業醫學電腦等的書一公斤才四毛錢時,更是心疼.

他又為拾荒的老先生難過,他說一台載卡多的書與雜誌讓老先生賣,賣不到老先生一天的飯錢

而除了那原先的500本,他又多留下了將近六十本

他約我兩天後再過來收一趟
他說他去詢問郵局看看
如果運費還是很貴
還是必須請你來帶回560本考慮後不帶走的部份

我很矛盾
那些書我還真是喜歡,真希望全部能讓我有機會帶回店裡

有一部分是我找好久很想珍藏的不出名作家的作品

今天沒趕得上平溪的燈節

不過回想起這位愛書人說的買一本書就是鼓勵一位作家,

當時心裡就有那份有如萬千盞天燈同時從平溪國中操場上升起時的感動

畢竟台灣有許多讀者同時在書店裡購買著書籍,那是對作家們萬千盞天燈的鼓勵與祝福

>>>>>>>>>>>>>>>>>>>>>>

lobo 非常感謝這位愛書人

感謝侯書友提供相片

2008 0209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市南京東路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收購回收





一早就到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來收書

是不該急著今天來
因為與許多位書友約好了要到立立二手書店的倉庫裡見面
 
只是這位愛書人昨天說
她搬家了
將一小箱的愛書放在她已經搬離的大廈警衛室
希望可以轉給下一位愛書人
要我過去收
 
我問說
如何付
該付給她的酬謝金呢
她說幫我捐出去
 
本來想明天再過去
但是又擔心那箱書造成大樓警衛室的不方便
於是今天早上七點就來收書
 
總共有五十本左右的好書與六七十本不得不送給附近拾荒阿桑的雜誌與過時的書籍
 
回到倉庫所在地 
煙雨迷茫
入春來的最大雨
只見
芒花種子飜飛
櫻花初開朵朵紅緋
 
芒花孕育成種子的那一刻同時櫻花也綻放
好似年年相約
盡在春雨初落時
哪管有沒有人們來觀賞
自在長成自在開自在香
 
心裡聯想
常常有書友因為搬家移民整理房子
而將愛書割愛
主要目的只是將愛書轉給下一位愛書人
甚至也有不少愛書人割愛愛書時
連讓我見一面也都沒有
只是告訴我樣鑰匙藏哪裡
自己找自己搬
 
 
回到店裡
真是僥倖
老書友們也就到了
讓客人等那可真是會不好意思
 
春雨如此大
本來擔心造成他們的不便
只是這些愛書人
不辭辛勞還是來了
 
沒想到馬祖當兵的一位年輕書友
今日休假
陪伴女友春雨中不期然地騎著摩托車來閒晃
大伙齊聚ㄧ堂
笑語不斷
 
 
 
傍晚送這些老書友到門口時
山坡的泥土上盡是芒花種子而櫻花正迎風爭豔
我想
這櫻花再幾天也會成為種子
 
決定了
打了一通電話給南京東路五段的愛書人
我告訴她不如我以她的名義捐一箱童書給偏遠小學
讓她的五十本書
變成種子
在遠方落下與生根
 
她好高興
>>>>>>>>>>>>>>>>>>>>
感謝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的吳小姐
謝謝您
謝謝各位給我們收購二手書的朋友們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市忠孝東路三段收購回二手書舊書中古書回收收購

上周三
來到台北市忠孝東路三段的某基金會收書
一踏入六樓辦公室
就見到黃君璧,梁中銘,梁又銘...的畵與王雲五...的字
我不禁深呼吸了一口氣
大飽眼福了

於是就與愛書人張秘書長與秘書李小姐
邊欣賞著字畫
邊聊了起來
他們為我敘說
這些藝術家的昔日點點滴滴
索性
最後帶我到地下一樓保管室看更多的字畫

忘了哪位作家說的
自古相輕的是文人而不是書生
在張秘書長與李秘書眼中
這些藝術家都是可愛又可敬的老書蟲
彼此詩文唱和著在基金會裡聚會

牆上也有許多老相片
看得出這裡以前曾經是冠蓋雲集
這棟由海外僑胞捐贈興建的六樓起大樓
一半的產權還是歸屬於基金會

走近藏書櫃
時空似乎停留在民國五六十年代
忍不住
抽著幾本來看

隨手翻了翻一本書
書名是台灣詩選民國六十二年出版
很幸運的是有一朱泥方章蓋著是岫廬謹贈
岫廬是王雲五先生的別號
 
書中有兩首詩很吸引我注意
 
 
魚唱   顏雲年
 
幾曲寒吹灘月白
數聲響徹海天青
滄江釣罷人歸浦
落盡梅花酒未醒

這顏雲年先生是九份台陽金礦的創始人
家財萬貫
但是在日據時代與詩人都有詩文往來

於是和張秘書長以及李秘書聊起了九份
九份此時的煙雨與櫻花
以及昔日的詩社

沒想到
李秘書說
九份豎崎路的昇平戲院正是她高中死黨的家族企業

真是人生何處不驚奇

這些書
怎能不動心呢
踏進基金會都快兩個小時
倒忘了該言歸正傳了

不到一分鐘就談好收購的方式與價格
比較特殊的是
張秘書要求我和他把地下室的畫通通移到六樓來
而且他說
沒有時間表
讓我可以慢慢過濾不適合或是有時效性的書

雖然全部的圖書與資料都歸我了
但是我還是花了五天
從早上九點到中午十二點
才完成這次收購的工作

總計
帶回將近四十袋文學的書籍
為基金會清理掉大約三台小發財,不得不割捨的書籍雜誌,按照我的收書慣例
載給附近的拾荒阿桑請她幫忙回收

為何會花了五天的時間呢
因為基金會只有早上上班
而不得不割捨的書和資料與文學書比是20:1吧
因為是老牌的基金會
擔心誤將歷史文獻當廢紙成了文化罪人
必須小心地一本本檢視

果然
大約篩選出大約一百份的文件與三百張的相片
其中還有五十年前第一屆基金會成立的相片集
交給了他們兩位繼續寶藏

當然
會花了五天的時間
大部分原因還是在於"聊天"這兩個字

第五天
我們開始從地下室搬運六幅畫上六樓

天哪
原來這每一幅畫都進不了電梯
多大呢
大概有150公分高250公分寬

心涼了一半
我拒絕兩鬢已經見得到數根白髮的張秘書長幫我扛上六樓
我說我自己來就好了

他說
別看我是在大陸出生的年紀
我身體好得很
常在運動
沒問題的

於是
我們倆
從地下室慢慢往上爬
心裡竊喜著整棟住戶都沒人出來抗議
抗議我們畫框撞到鐵門時所發出的巨響

第二趟時
我們已經汗流浹背
氣溫只有十三度脫到只剩下一件ㄒ恤
不過張秘書長
還是穿戴整齊不肯將襯衫脫下

第三趟時
張秘書長好得意
他說
你看
我們碰撞越來越少了

果然
熟門熟戶後腳步就穩多了
尤其第四趟後氣力已經放盡
那些字畫會如果被我們撞壞了
那真的是對不起那些藝術家了


終於搬上了六幅畫
掛在牆壁上
還真是有成就感
我們聊起了保養字畫的問題
於是我就打了一通電話給中研院史語所的拾餘叟老師
讓張秘書長與他直接談

我問說
為何要將字畫搬上六樓


他說
基金會這幾年因為時空的關係
會員越來越少了
而字畫保存在地下室需要很多人力與物力
這些字畫都是準備捐給政府機構
畢竟
它們都是台灣的歷史的一部分
叫別人搬或是吊車吊
不放心
損壞了就對不起我們的國家和那些來台第一代的藝術家了

他還問我
哪些機構是可以考慮的

聊著聊著快十二點了
該是告辭了
按照慣例請李秘書檢查書櫃的時候
我笑著說
張秘書長還真是省
連字畫都是自己搬自己掛

她說
才不是省
只是他認為他可以作的盡量作
何必增加基金會的負擔
雖然他有坐骨神經痛的毛病
每天圍著護腰帶

我聽了嚇一跳
剛剛那兩小時的搬運
都沒有聽他唉一聲

我真的是愧疚
沒問清楚就讓他爬上爬下七個樓層

回到辦公室向他道別時
我也沒再提起
只是很老式的深深向他一鞠躬
他也趕緊向我回禮

終於完成了這回的收書工作
下樓梯時有一位好心的小姐對我說
你在幫人搬家嗎
輕一點喔
房東的張秘書長是這棟大樓的管理主委
乒乒乓乓的
吵到住戶,刮傷牆壁
他可是會出來罵人的

回憶起前幾日到九份的路上
煙雨迷濛不知到哪一座寺廟正撞著鐘
鐘聲遠遠傳來


想起那本詩集的另一首詩

晚鐘  顏雲年
 
何處沉沉一杵鐘
清音驚起石潭龍
溪煙疏雨黃昏後
聲在前山第幾峰


這詩
卻又像是基金會裡那幾幅畫中的意境,讓我彷彿還置身在基金會裡,喝著茶,觀賞著

真是感謝割愛愛書的愛書人
讓我有機會收到好書

>>>>>>>>>>>>>>>>>>>>>>>>>>>>>>>>>>>>>>>


 
感謝基金會的林理事長,張秘書長與秘書李小姐,中研院拾餘叟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市北投區天母收購舊書二手書中古書回收



 



 

 

>>>>>>>>>>>>>>>>>>>>>>>
舊書店總是將愛書的客人稱為書蟲
最近有一種感覺
舊書店的書蟲越來越年輕了

星期六下午接到台北縣新店市一位愛書人的電話
告訴我
書已經放在陽台上

我向她說明,如果書種適合,通常我們都是當天或隔天就到府上收購完畢

但是因為今天她較忙
約好下星期一晚上六點

講完電話
有些猶豫
擔心如果下雨
那書會不會淋濕
雖然剛剛她強調說
不會的
因為有玻璃擋著

這時
我在東北角忙著收購二手書
天空與海面是同款的藍
但是還是有些掛慮
萬一下雨
那書會不會受損

經過三十分鐘的考慮
撥了一通電話這位愛書人
她說
正與家人在河濱騎單車
我看看
時間是四點
於是我就請教她
傍晚六點府上收書方便嗎
我向她保證
收書都是聊天聊掉的
不聊天的話
三五下不用五分鐘就好了

 

我解釋說
我擔心禮拜一如果下雨
那些書會受潮的
那就可惜了

她笑著說
我們家陽台有玻璃
別擔心
不過歡迎你等下來


於是從東北角經過瑞芳,轉往天母
一路上圓圓夕陽緩緩降落山巒中
兩小時吧
來到她府上
有一位文質彬彬的先生與兩位可愛的小女兒陪著她

好驚訝
怎麼會有如此多的新書與舊書
抬頭一看
陽台上果然有玻璃窗
而且是氣密式的
這颱風來也不用怕會飄雨進來

 

我多慮了

很好奇
她涉獵怎麼那麼廣
有各類的書籍
而且她如此年輕

她笑著說
她是寫手
常常必須配合作家寫各類的書
因此天文,地理,文學,健康,商業...各類的書都要讀要寫
才能領略各領域的"作者"心中的意旨
將作者的文思看法信雅達地
變成"作者"的著作

寫手?
這幾年我遇見好幾位
但是從沒好請教過

我問說
當寫手會不會很委屈
明明是自己的文筆
卻必須冠上名作家當作者名

她說
不會啊
因為這也都是"作者"的創意
我只是作"文字整理"
通常
都是出版社一個組在負責
有"編輯"有"作者"有"文字整理"各司其責
將一位"作家"的書完美製作出來
呈現給讀者

我說
那親自執筆的您不就成了幕後英雄
她笑著知足地
為我翻開好幾本書
指著書後的內頁說
你看
這"文字整理"的姓名就是我


我說那您有出過書嗎
她很高興地說
有啊這幾本就是
我好替她高興
她說
當了十幾年的寫手
終於有自己的筆名出現在精美的書上
好感謝出版社

我已經答應過這位愛書人不能耽誤太久
因此只是翻了一下
所以不好對她的新書發表意見

三十秒鐘吧
談好了應當付給她的酬謝金

開始將書打包
她兩位小朋友
也幫我將書遞給我
老大是小學四年級老二可能還在小一階段吧

我有些好奇
這些書不用留給小孩子看嗎
她的先生說
小孩子長大再買就好
前兩三年他們才捐了一櫃大約五百本書給圖書館

沒想到
老大說這些書我都看過了
如果需要的話再到圖書館借
聽了嚇一跳

這位愛書人接著說
兩個小孩子長大了
需要新空間
因此不得不割愛

於是我們繼續將書放進袋子
老大問我說
請問叔叔您們都是收甚麼書為主
收書的判別標準在哪裡
好驚訝
我似乎看見了新的書癡與未來二手書店的書蟲

我趕緊收拾起嘻皮笑臉
嚴肅地回答她們姊妹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不嚴肅也不行
因為那些問題都切中核心
是開二手書店每天面臨的基本原則

末了
愛書人她向她女兒說
暑假如果要做行業訪問的功課
我們再去找叔叔好嗎
她們好高興

我也好高興
她們恐怕
將是專程來訪的書蟲中最年輕的

書終於裝完了
沒想到已經晚上七點了
還是因為聊天耽誤了愛書人的周六夜
是公寓三樓
我將適合與不適合的書全部扛下一樓來

兩位小姐妹向我揮手道別
她們的爸爸謝謝我
幫他家清乾淨並帶走所有割愛的書
而她們媽媽告訴我很高興認識你
相信你會將書妥善交給下一位愛書人

我一開始並不明瞭
這位寫手的愛書人
為何那麼開朗
為人作嫁執筆那麼多年

看著她們一家人的和氣自然
我大約懂了一些
她在文化產業裡做一位無名英雄
善盡她的職責
那就是喜悅與收穫
而這未必是名氣與存款簿可以換得的
但是她不計較的付出
也讓她有出書的機會

心裡想
還好今天有來
否則下禮拜一上安親班甚麼的
未必見得到未來的二手書店的小書蟲

祝福這位作家
闔家平安
出的書再版又再版
一刷又一刷
不管是"作者"還是"文字整理"

>>>>>>>>>>>>>>>>

感謝這位寫手以及她的先生與兩位小朋友,這是一個愉快的周末


繼續閱讀
2011/10/03

基隆市收購舊書二手書中古書回收收購

中午,手機響了.是一位口音依然在的老榮民,他說今天您方便到敝舍來嗎?舍下有一些不值錢的書還有幾本線裝書,您過來看看.
不嫌棄就請您帶回去.

雨好大,,一個鐘頭來到了基隆市中正區中正路的山坡下,
爬了一大段石階路,他的家就在蜒蜒而只能讓兩人擦身而過的巷弄裡.
喘一口氣,定一定神,休息了大約一分鐘.

視野真好,可以俯瞰看基隆港,屋舍依山而建,高高低低,前院護欄緊接前一排屋舍的後簷.護欄與屋舍中間的巷道,既是通路也是庭院.

這是一排木造的違章建築,六戶人家共用的一間廁所,就在入口處.而一列的茶花倚靠著庭院的護欄,可能因為雨打風吹,部分掉落了,而有些還在樹上堅強地迎著寒風.
護欄外是另一排人家的油毛氈屋頂,或許是春雨很少停,還沒來得及重新刷上柏油,顯得有些滄桑.

狗兒們有的狂吠有的搖尾巴,引得這六戶人家的好奇.
有兩位原住民太太,一位正在整理鰻苗網的原住民朋友,兩位上了年紀的老鄉還有一位精神狀況不太好的台灣口音的老人家.
友善地對我微笑著.巷弄裡雖然堆滿了回收的寶特瓶,紙箱,牆壁上掛了些魚乾,魚網,乾菜還有魚槍用具,紛雜中倒也相當整潔.
只是走路時兩隻手不能亂擺,否則會撞到懸掛或者堆積物以及護欄上的茶花樹
 
一進屋子,就見到牆壁還掛著一大幅行草,多大呢?大約是五十公分寬八十公分高.
那字,好像是基隆山,鋒面初來時飛騰而過的奔雲,那樣流暢自然.

不自覺地揣測到底寫著甚麼字.其中,兩個大字我還可以辨認,那就是忠與孝.底下的小字我就很慚愧了.
署名倒是可以看得出寫著的是"八十一叟某某某題贈"
老榮民告訴我那些字大約是寫著"人若無私自然忠於國,孝於家"

空空蕩蕩地,一屋子就剩這麼一幅字,與一張桌子.桌上有一楨相片,相片中是一位和藹的出家人寫著某某尊師等字樣.
相片前方有這兩年時報,臉譜,皇冠...新出版的的推理小說,怕不有百來本.這都是嶄新的好書.
更讓人眼睛一亮的是有一套線裝書是""石遺室詩話"著作人寫著是""侯官陳衍"",時間是""歲在強圉單閼"",
涵芬樓主人印.這是哪一年呢"強圉單閼"? 打手機請書友上網查,原來是丁卯年也就是民國十六年,總共是四冊三十二卷.

我就與老榮民聊起了陳衍的一生與著作,最特別的是他告訴我,陳衍還曾經與鹿港的洪棄生先生有過書信往來.我說我恰好也有一本洪先生
民國九年自費出版的線裝書.他好高興.

老先生是當年的青年軍.明天就要到板橋的榮家安養,說著說著,他拿出了一疊的信給我看,
都是家鄉親人四十年來陸續寄來的感謝函,感謝他寄錢回家鄉.從信裡看得出老先生還是獨身一人.
由於初見面我不好探問他為何不婚的緣由.他說這本"拾遺室詩話"是他抗戰末期棄筆從戎從家裡貼身藏帶的紀念物.
是他一位女性朋友致贈的.我笑著說,該不會是您的女朋友吧?他很靦腆地說""哪是喲哪是喲""

八十二歲的人還是像個容易臉紅的青少年

最後一封感謝信是他妹夫寄來的,那已經是1995年了,之後就是一般普通的問候了.信裡大約是感謝他陸續寄了大約十五萬人民幣回家,妹夫說這是天文數字,因為他一輩子也存不到一萬元.我問老先生,為何後來您就沒再寄錢了,

他說,那一年他生病了,生病的時候將財產作了分配,所有的儲蓄的三分之一寄回大陸,三分之二留在身邊.
雖然那時病給榮民醫院醫好了,但是他再也無法挨家挨戶檢紙箱與穿梭馬路上翻垃圾桶檢寶特瓶.盡管領有終身俸,但是要寄錢回家鄉,那就必須額外工作.

他又拿出了公證遺囑給我看,他說,他看了很多老鄉往生在榮家外頭,遺產老是弄得不清不楚.因此弄了個遺囑,並且準備到榮家等待走完人生這條路,才不會造成國家的困擾.

剛剛看信只有看內容,看遺囑也只有看條文,不曉得他的祖籍.他笑著回答我說,"哇係山東仔台灣郎".

我一聽就哈一聲地笑了出來,
他很納悶地說,大家都說我台灣話說得蹌蹌叫,難道"哇係山東仔台灣郎"還不道地?

我說不是的,因為我突然想起前幾天從某基金會收來一大批的商務書局的書,其中民國58年初版的"泥土"這一本小說的末尾裡,作家田原寫道<<老山東對著兩歲大,唐山與台灣混血的未來主人翁說,你將來可不能受你的母親的影響,說"哇是山東台灣人.>>

老先生聽了哈哈大笑,他說,人的一生都是會受到母親的影響,而台灣就是我第二個母親,所以"哇係山東仔台灣郎"


他一說完,靜默了好久.接著,他指出了一條條文說,他立下遺囑將大部分遺產指定捐給台灣某一個基金會.
不用再寄給生活已經大幅改善的大陸親人.雖然因為他是國軍的身分,讓他們在每次的政治運動中吃盡苦頭.他說,他很冤,當年他是抗日才當軍人,後來不得不打共產黨,沒想到親人就被鬥得很慘.

又是一陣沉默,接這,又說,榮家是不能讓我帶鍋碗瓢盆或是冰箱電視,因此這些我都送給了左鄰右舍.我問,這些推理書為何不帶進去呢?他說,看過了就該處理,更何況榮家給的空間有限.

我又問,那這套線裝書呢?為何不寄回山東呢?他說,送的人雖然猶原在,恐怕也忘了,無端惹起一陣波瀾地,幹嘛?
而且,來到台灣就是台灣文化的一份子,就請你帶回去,讓它留在台灣吧.
我的小木箱只裝桌上那張從壇裡求來的"老師"的相片,信,遺囑還有那張我團長寫的字陪我到榮家,


我將酬謝金交呈給他,沒想到他隨即拿到隔壁給一位原住民朋友,說是要他買雙鞋給小朋友,原住民朋友不肯收.說小朋友買那麼好的,會慣壞了.
最後原住民朋友又拿出了一些錢,說是晚上本來就要辦歡送烤肉會,本來這是國家機密的,晚上要給你驚喜的一個,現在你這些就讓我們湊合著拿去買酒吧.多請一些老鄉和朋友來.

這位老榮民拍了拍這位原住民的朋友說,我跟了房東阿桑信了一貫道,天天吃齋,你還烤肉?

原住民朋友說,酒肉腸中過,我彿心中留,老鄉,你信佛信得不認真的啦.不如悔改跟我改信耶蘇.幫你買些素的來烤就是的了.
一老一少用著台灣國語打鬧說笑還真是有趣

他們邀我一起來,原住民朋友怕我不相信,還帶我去看他的冰箱,冰箱裡還真的都是烤肉用品,但都是素的.我說您真用心,他說,應該的啦,大家是好朋友嘛.指著冰箱說,我家可是雙冰箱家庭喔,
這一台就是老鄉送的啦,唉,以後就沒人講推理故事給我小兒子聽了.我麻煩大了,將來還得自己編.我問說,為什麼不將這些推理書要了過來,
他說,賺錢都沒空了,更何況我兒子也聽過了,要看懂那些字起碼要十年,不如早點給其他人作利用的囉.

晚上我還要到新店收書,好遺憾,我最喜歡參加原住民的嘉年華了.尤其是有老榮民的場合.
喜歡聽他們的歡樂,尤其是老榮民唱那時代的愛國歌曲與現此時的台灣歌謠.我將這些話說給這位原住民朋友聽,
他說,那就對了,你知道嗎?這個戒了酒的老民國人,唱的愛國歌曲雖然好聽,但是我聽不懂,我也懶得學,距離我太遠了.
但是一首"雨夜花"才是讓人感動.尤其是這種歡宴時的下雨天,茶花被吹落,只有幾朵掛在樹上的巷弄裡.


繼續閱讀
2011/10/03

基隆市收購舊書二手書中古書回收收購

中午,手機響了.是一位口音依然在的老榮民,他說今天您方便到敝舍來嗎?舍下有一些不值錢的書還有幾本線裝書,您過來看看.
不嫌棄就請您帶回去.

雨好大,,一個鐘頭來到了基隆市中正區中正路的山坡下,
爬了一大段石階路,他的家就在蜒蜒而只能讓兩人擦身而過的巷弄裡.
喘一口氣,定一定神,休息了大約一分鐘.

視野真好,可以俯瞰看基隆港,屋舍依山而建,高高低低,前院護欄緊接前一排屋舍的後簷.護欄與屋舍中間的巷道,既是通路也是庭院.

這是一排木造的違章建築,六戶人家共用的一間廁所,就在入口處.而一列的茶花倚靠著庭院的護欄,可能因為雨打風吹,部分掉落了,而有些還在樹上堅強地迎著寒風.
護欄外是另一排人家的油毛氈屋頂,或許是春雨很少停,還沒來得及重新刷上柏油,顯得有些滄桑.

狗兒們有的狂吠有的搖尾巴,引得這六戶人家的好奇.
有兩位原住民太太,一位正在整理鰻苗網的原住民朋友,兩位上了年紀的老鄉還有一位精神狀況不太好的台灣口音的老人家.
友善地對我微笑著.巷弄裡雖然堆滿了回收的寶特瓶,紙箱,牆壁上掛了些魚乾,魚網,乾菜還有魚槍用具,紛雜中倒也相當整潔.
只是走路時兩隻手不能亂擺,否則會撞到懸掛或者堆積物以及護欄上的茶花樹
 
一進屋子,就見到牆壁還掛著一大幅行草,多大呢?大約是五十公分寬八十公分高.
那字,好像是基隆山,鋒面初來時飛騰而過的奔雲,那樣流暢自然.

不自覺地揣測到底寫著甚麼字.其中,兩個大字我還可以辨認,那就是忠與孝.底下的小字我就很慚愧了.
署名倒是可以看得出寫著的是"八十一叟某某某題贈"
老榮民告訴我那些字大約是寫著"人若無私自然忠於國,孝於家"

空空蕩蕩地,一屋子就剩這麼一幅字,與一張桌子.桌上有一楨相片,相片中是一位和藹的出家人寫著某某尊師等字樣.
相片前方有這兩年時報,臉譜,皇冠...新出版的的推理小說,怕不有百來本.這都是嶄新的好書.
更讓人眼睛一亮的是有一套線裝書是""石遺室詩話"著作人寫著是""侯官陳衍"",時間是""歲在強圉單閼"",
涵芬樓主人印.這是哪一年呢"強圉單閼"? 打手機請書友上網查,原來是丁卯年也就是民國十六年,總共是四冊三十二卷.

我就與老榮民聊起了陳衍的一生與著作,最特別的是他告訴我,陳衍還曾經與鹿港的洪棄生先生有過書信往來.我說我恰好也有一本洪先生
民國九年自費出版的線裝書.他好高興.

老先生是當年的青年軍.明天就要到板橋的榮家安養,說著說著,他拿出了一疊的信給我看,
都是家鄉親人四十年來陸續寄來的感謝函,感謝他寄錢回家鄉.從信裡看得出老先生還是獨身一人.
由於初見面我不好探問他為何不婚的緣由.他說這本"拾遺室詩話"是他抗戰末期棄筆從戎從家裡貼身藏帶的紀念物.
是他一位女性朋友致贈的.我笑著說,該不會是您的女朋友吧?他很靦腆地說""哪是喲哪是喲""

八十二歲的人還是像個容易臉紅的青少年

最後一封感謝信是他妹夫寄來的,那已經是1995年了,之後就是一般普通的問候了.信裡大約是感謝他陸續寄了大約十五萬人民幣回家,妹夫說這是天文數字,因為他一輩子也存不到一萬元.我問老先生,為何後來您就沒再寄錢了,

他說,那一年他生病了,生病的時候將財產作了分配,所有的儲蓄的三分之一寄回大陸,三分之二留在身邊.
雖然那時病給榮民醫院醫好了,但是他再也無法挨家挨戶檢紙箱與穿梭馬路上翻垃圾桶檢寶特瓶.盡管領有終身俸,但是要寄錢回家鄉,那就必須額外工作.

他又拿出了公證遺囑給我看,他說,他看了很多老鄉往生在榮家外頭,遺產老是弄得不清不楚.因此弄了個遺囑,並且準備到榮家等待走完人生這條路,才不會造成國家的困擾.

剛剛看信只有看內容,看遺囑也只有看條文,不曉得他的祖籍.他笑著回答我說,"哇係山東仔台灣郎".

我一聽就哈一聲地笑了出來,
他很納悶地說,大家都說我台灣話說得蹌蹌叫,難道"哇係山東仔台灣郎"還不道地?

我說不是的,因為我突然想起前幾天從某基金會收來一大批的商務書局的書,其中民國58年初版的"泥土"這一本小說的末尾裡,作家田原寫道<<老山東對著兩歲大,唐山與台灣混血的未來主人翁說,你將來可不能受你的母親的影響,說"哇是山東台灣人.>>

老先生聽了哈哈大笑,他說,人的一生都是會受到母親的影響,而台灣就是我第二個母親,所以"哇係山東仔台灣郎"


他一說完,靜默了好久.接著,他指出了一條條文說,他立下遺囑將大部分遺產指定捐給台灣某一個基金會.
不用再寄給生活已經大幅改善的大陸親人.雖然因為他是國軍的身分,讓他們在每次的政治運動中吃盡苦頭.他說,他很冤,當年他是抗日才當軍人,後來不得不打共產黨,沒想到親人就被鬥得很慘.

又是一陣沉默,接這,又說,榮家是不能讓我帶鍋碗瓢盆或是冰箱電視,因此這些我都送給了左鄰右舍.我問,這些推理書為何不帶進去呢?他說,看過了就該處理,更何況榮家給的空間有限.

我又問,那這套線裝書呢?為何不寄回山東呢?他說,送的人雖然猶原在,恐怕也忘了,無端惹起一陣波瀾地,幹嘛?
而且,來到台灣就是台灣文化的一份子,就請你帶回去,讓它留在台灣吧.
我的小木箱只裝桌上那張從壇裡求來的"老師"的相片,信,遺囑還有那張我團長寫的字陪我到榮家,


我將酬謝金交呈給他,沒想到他隨即拿到隔壁給一位原住民朋友,說是要他買雙鞋給小朋友,原住民朋友不肯收.說小朋友買那麼好的,會慣壞了.
最後原住民朋友又拿出了一些錢,說是晚上本來就要辦歡送烤肉會,本來這是國家機密的,晚上要給你驚喜的一個,現在你這些就讓我們湊合著拿去買酒吧.多請一些老鄉和朋友來.

這位老榮民拍了拍這位原住民的朋友說,我跟了房東阿桑信了一貫道,天天吃齋,你還烤肉?

原住民朋友說,酒肉腸中過,我彿心中留,老鄉,你信佛信得不認真的啦.不如悔改跟我改信耶蘇.幫你買些素的來烤就是的了.
一老一少用著台灣國語打鬧說笑還真是有趣

他們邀我一起來,原住民朋友怕我不相信,還帶我去看他的冰箱,冰箱裡還真的都是烤肉用品,但都是素的.我說您真用心,他說,應該的啦,大家是好朋友嘛.指著冰箱說,我家可是雙冰箱家庭喔,
這一台就是老鄉送的啦,唉,以後就沒人講推理故事給我小兒子聽了.我麻煩大了,將來還得自己編.我問說,為什麼不將這些推理書要了過來,
他說,賺錢都沒空了,更何況我兒子也聽過了,要看懂那些字起碼要十年,不如早點給其他人作利用的囉.

晚上我還要到新店收書,好遺憾,我最喜歡參加原住民的嘉年華了.尤其是有老榮民的場合.
喜歡聽他們的歡樂,尤其是老榮民唱那時代的愛國歌曲與現此時的台灣歌謠.我將這些話說給這位原住民朋友聽,
他說,那就對了,你知道嗎?這個戒了酒的老民國人,唱的愛國歌曲雖然好聽,但是我聽不懂,我也懶得學,距離我太遠了.
但是一首"雨夜花"才是讓人感動.尤其是這種歡宴時的下雨天,茶花被吹落,只有幾朵掛在樹上的巷弄裡.


繼續閱讀
2011/10/03

台北市大安區松山區內湖區收購回收二手書舊書中古書cd黑膠唱片收購回收

台北市忠孝東路四段
一扇扇長長的落地窗
迷迷濛濛
凝結著不知道是露珠還是清霜

路上空空蕩蕩
爾偶有小貨車,清潔車,以及攤販的推車
匆匆走過

以為自己是早起人
沒料到大馬路上
停著
一輛回收車
而地板上還有一臺磅秤

只見到老人家們三三兩兩
蹣跚地推著小推車
來到磅秤前
然後從守在磅秤旁的老闆
收下了銅板

原來回收商是如此利用清晨
在寸土寸金的繁華地段
做著回收的生意


我沒有走近
但是可以聽到他們愉悅的道謝聲
以及彼此彎著腰行著禮的身影
那彼此流露的感激
彷彿是完成了千百萬元的好交易


看著看著
倒是晃了神

一位老阿桑
喜孜孜地
緩緩地往我的方向走來
望著她已經空了的手推車
我才想起
該換我去收購二手書了
於是
急忙地
推著我那一台手推車
轉身往前走

我是有聽到那位老阿桑的叫喚聲
以為她是在招呼同伴
我沒有回頭
因為有點晚了
必須
趕著早上七點
準時來到205巷黃先生的府上

這是我第二回來到這位愛書人的家中收書
昨天他來電要求我再來一趟

很感謝他的盛情

好高興
又收了五十本左右的好書
當然
還有三大袋有時效性的書籍
需要由我們清運,這是我們必須有的服務

下了樓
我先將那三大袋的書籍
置放在手推車上
按照慣例
送給首先碰到的回收老人家

走沒幾步
習慣地回頭望望我那要帶回店裡的五十本好書
這時
才發現剛剛那位老阿桑
手提著早餐袋
從早餐店走出來
望著那電梯口走去

我擔心她誤會那是要回收的書
因此準備走回去
沒想到
在書堆旁
對我揮揮手
示意我我往前走


有些納悶
我不禁轉頭往前方看去
卻看見又有另外一位老阿桑緩緩地往我這方向走來
我又回頭看了一眼那五十本書堆旁的老阿桑
只見她向我比比了我手推車上的那三大袋書
又比比了那位老阿桑

於是
我迎向那位老阿桑
請她收下這三大袋書
並且幫她
送到回收車旁
讓老闆為她磅秤

那位老阿桑口腔裡只剩下五六顆牙齒
再三地向我道謝
顫顫地
摸著我的手
直說感謝的話

她的手看不到一點點肉
骨頭外就是青青的筋
怕不有八十歲了吧


雖然這幾年
已經慣習老人家的厚禮數
但還是
會讓我很困窘
畢竟這三大袋書籍
就像之前收購二手書的情況
是我帶不走的淘汰書
真的受之有愧
實際上是老人家在幫我解決問題


但是這位老阿桑
堅持自己以自己的力量
將這三大袋書籍送去磅秤

只好由著她
雖然還很硬朗
但是三十公尺的路
還是讓她花好一段時間

這時
忠孝東路的車輛
多了起來
回過神來時
才想到我五十多本的書
還在那愛書人的電梯門口

那位老阿桑
手提著早餐袋
還在那裏笑盈盈地望著我
趕緊走回去
向她說聲謝謝
感謝她幫我顧著書

她笑著說
你不認得我了
剛剛我向你走來
你卻趕緊轉頭走到這戶人家
我想你又來收書了


她又說
你上個禮拜不是也來過
而且還送我八袋書
還和我聊過?

我上個禮拜來過
而且的確也送了許多袋給回收的老阿桑

但是我真的對她沒有印象
但是又怕失禮
只好說對啊對啊

在交談中
才慢慢想起

上個禮拜的晚上八點,因為前一家的書很多,為了準時赴約,請朋友繼續打包書,我先搭捷運來
就在附近巷弄
找到她
並請她到電梯口
載運八袋淘汰的書
那時好感謝她
那麼晚了
我不知道該將那麼多的淘汰書往哪裡送
又不能請朋友義務幫忙將它們載到倉庫附近
送給拾荒的老阿桑
價格掉很多了
那很不划算

我趕緊為上個禮拜她的幫忙回收
向她致謝

老阿桑聽了
好高興
她說是她該向我道謝

問我趕不趕時間
我說
我還有三家要收

聽完
她就將早餐袋遞給我
要我趕緊趁熱吃

我說
這怎麼可以

她說
這是要答謝你的
不吃就是不給老身ㄟ面子
沒遇到就算了
遇到了怎可以不讓我表示淡薄心意


雖然蛋餅有點涼
但是豆漿還有點溫

實在很難推卻
老阿桑都快翻臉了
而且路人已經多了起來
於是我就坐在電梯口的人行道吃了起來

她看著我吃
滿臉的成就感

邊吃邊聊起
老阿桑說她已經75歲了

每一位回收的老人家
總是有一段故事
但是在這麼只有15度的清晨
實在不好請教她的生平過往

我說
紙價直直落
您為何還辛苦地回收呢

她笑著說
阮老歲ㄟ
並不驚價格不好
顛倒驚價格太好

聽了好驚訝

像我還好
剛剛那位老身ㄟ就真慘了

那位老身ㄟ
指的是剛剛另外一位載走三大袋的老阿桑

半年多前
紙價漲到五六元
結果我們都再也撿不到了
因為少年ㄟ也來撿,社區管理委員會也來撿,.....
可以說滿街在回收
哪能輪到我們老歲仔來撿
結局是更賺不到錢

她又說
彼個老身ㄟ
因為身體不好
又有骨刺與關節炎
家內又是一大堆的烏魯木齊的事情
從很遠很遠的台北城的角落
行了點多鐘久
撿到忠孝東路四段仔
也沒撿到多少

最近
紙價削到剩五毛錢
阮才能有好日子過
不用跟少年仔搶回收

我問說
那划算嗎
她說
合算不合算
都還是要撿
不撿
還能賺甚麼錢呢

而且
在這裡撿紙撿了十幾年了
捨紙的都是菩薩心腸的老主顧
總不能
價格好就來
不好就將菩薩丟在一旁吧

退一步,現實來說
價格不好的時候不來撿
價格好的時候怎麼撿得到
怎好意思再伸手取,地盤不就沒了

 

她抬起頭
挺直了身軀說
阮做這一行的
可以說全年無休
是沒閒生病的
就算感冒或者是腳扭到腰閃到
還是拖著老命來撿
風雨再怎麼大
日頭再怎麼炎
都還是得來撿
總不能
讓菩薩的好意變成困擾
誰喜歡家裡放著不要的回收紙
堆在厝內來多過一瞑來多過一天

她說
回收價格越差,風雨越大,日頭越炎
顛倒有機會多撿一些回收紙

說完
她又向我道謝
我連忙說不敢當

掏出了五十元硬幣
我想付了這頓早餐
她猛力地推回來
老人家竟然有這麼大的腕力
讓我吃了一驚

晨曦微現在忠孝東路兩側的高樓大廈之間的馬路上,落地窗已不再是一片迷濛,可以看出內裝的豪華
人來車往了
只是還很少
可能因為才早上八點的關係吧

 

那頓早餐
大約是四十元吧
那可是五十公斤重的紙
才換得成我的一頓早餐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