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2 17:44
 

時速八十公里的窗外:稻田,農舍,山嵐,台東海岸山脈


 


 


稻田上的白影是飛翔中的白鷺鷥

趁著北台灣的雷雨
下了決心
將二手書店交給了讀國二的兒子
開車前五分鐘
買了火車票直奔台東
 
 
總是認為旅行是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上了車才想起該有什麼原因
這二十幾年來
總是會往台東跑
 
 
有一句話
<<浮光掠影>>
來形容文章膚淺或者匆匆閃過印象不深
但是我想
可以借用來形容這一趟的台灣東部鐵路旅行
 
時數80公里
一時心血來潮
將200萬畫素數位相機
緊貼著車窗
浮移的光所掠的影
每一張都是沒有修飾的朦朧美
 
一開始
不敢使用鎂光燈
擔心影響其他乘客
過了頭城站
大家對我的好奇
改成了加入
 
手機相機,數位相機,傳統相機
紛紛對著窗外
猛按快門
接著是一陣陣的低聲讚嘆
 
過了蘇澳
一位小朋友
直喊著<台灣好美>
媽媽趕緊制止
只見到慈祥的原住民年輕老婆婆說
<沒關係的啦,小朋友就是要學會讚美的啦>
突然間車廂間熱絡了起來
鎂光燈開始閃爍
有的人講起了花蓮台東的故事
有的人解說起鐵軌旁鳳梨香蕉甘蔗茶的栽培法
有的人驚呼起所漏拍的美景
 
 
由於是第一節車廂
幾乎都是花蓮以南的長途旅客
每一站
下車的揮著手道別
喊聲加油繼續拍
上車的在地人
當起導遊
告訴我們下一幕是怎樣的美景
該在那一根電線桿後按快門
 
過了花蓮
不再是鐵路電氣化了
少了電線障礙
視野更是遼闊
 
旅客們漸漸安靜了
金澄澄的稻穗
遠接著
山嵐纏繞的綠暗暗海岸山脈與中央山脈
或是白或是紅五顏六色的民宅錯落其中
旅客的快門沒停止過
但是他們的眼神卻是迷離地不知飄向何方
 
窗外景緻快速轉換中
一位老外
怪聲怪調地喊起<我的天呀>
原來是到了鹿野
指著長達數公里的利吉惡地地形
不敢置信地忘了拍照
那一隻比著窗外的手擱懸了好久
我才驚覺台東快到了
這時車廂上只剩下八個旅客
 
旅行需要理由嗎
國外也許需要
台灣似乎沒有理由需要理由
即便是浮光掠影
也是很美



利吉



 


lobo於台東大南部落20070510